(宋熠安沁)失去不必不舍_(宋熠安沁)全集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失去不必不舍》,相信已经有无数读者入坑了,此文中的代表人物分别是宋熠安沁,文章原创作者为“安沁”,故事无广告版讲述了:没办法,圈子就是那么大,当时她没有喝醉,所以两人得体地微笑颔首——很体面的样子,任是谁看见都要夸一句,这两人离婚离得也很有风度…

小说:失去不必不舍

类型:都市小说

作者:安沁

角色:宋熠安沁

宋熠知道她手术的时间地点也很正常,明明做手术的人是她,但他却像是痛极了般,一只手以拳抵住额角,眼睛闭着。安沁刚做完手术浑身都在发抖,所以看什么都在抖,宋熠颤抖着过来扶她的时候,被她一掌推开了。她没用什么力气,也没有力气,宋熠却一个踉跄,靠着墙才稳住身形,惨白着脸和她说抱歉。她已经痛得麻木了,目不斜视地和他擦肩而过。宋熠终于如愿以偿,已经是在一年后了

评论专区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虽然20章过后,书变的可以看了,可是到后面,主角也是废物一个,各种限制,各种打酱油,总体来说,这就是一本不停骗读者说:主角能崛起,结果写到后面还是废物的一本书

地狱电影院:(阴间地图卷弃)我也不知道这本书算啥类别,反正它就是我的仙草。喜欢女主、

全球怪物在线:打发时间

失去不必不舍

失去不必不舍小说免费阅读第3章  

宋熠知道她手术的时间地点也很正常,明明做手术的人是她,但他却像是痛极了般,一只手以拳抵住额角,眼睛闭着。
安沁刚做完手术浑身都在发抖,所以看什么都在抖,宋熠颤抖着过来扶她的时候,被她一掌推开了。
她没用什么力气,也没有力气,宋熠却一个踉跄,靠着墙才稳住身形,惨白着脸和她说抱歉。
她已经痛得麻木了,目不斜视地和他擦肩而过。
宋熠终于如愿以偿,已经是在一年后了。
那时她正在澳大利亚度假,身边的人将安沁保护得很好,她是刷朋友圈看见他们共同的朋友在朋友圈分享的照片,是一张请柬,背景是花束,白色的桌布,大概是婚礼现场,拍得虚焦了,能看见抬头并列手写的两个名字:宋熠赵婧。
她愣了一下,再刷新的时候看见评论下面有相熟的朋友评论了一条:你发朋友圈干嘛?
大约是怕她看见,那条朋友圈很快就被删除了——也不知道有没有屏蔽她重新发。
晚上有人给她打电话,她躺在阳台上,湛蓝的天幕低垂,好友在那边支支吾吾半晌,最后连安沁都听不下去了,所以直截了当地问:宋熠和他初恋修成正果了?
她的语气实在太过坦然,没有愤慨没有难过,于是好友长舒一口气,大约是觉得宋熠为了一个草根初恋和她离婚,只是伤了她的面子,两个因为身世匹配结婚的人,有什么感情呢?
所以好友惊完就兴致盎然地开始和她八卦,语气不屑:上不了台面的人,宋家老太太你又不是不知道?
那样大的家族,长子长孙的媳妇,连酒席只摆了五桌。
当年她和宋熠结婚时,单宋、安两家本家的婚宴流水席就摆了 8 天,好友为安沁打抱不平,所以语气很明显带上了幸灾乐祸的腔调:据说是宋家老太太原话,来路不明的女人,没有掩着门悄无声息地接进宋家就算给宋熠面子了,还想怎么大张旗鼓?
这算是给安家面子了,安沁沉默不语,最后意兴阑珊地挂断电话,思维空白,像是想了很多东西,又像是没有。
最后她躺在躺椅上睡着了,迷迷糊糊中似乎做了一个梦。
梦中依稀是她刚嫁给宋熠的时候,他们一起去德尔斐度蜜月,德尔斐是她选的,并不是度蜜月的最优选择,但她很喜欢,因为在希腊的传说中,有一天,宙斯想弄清楚世界的中心在哪里,就朝相反的方向各放出一只鸽子,两只鸽子终于在德尔斐相遇,而且双双停留在一尊卵形的巨石上,所以宙斯认定德尔斐就是世界的中心。
很浪漫的一个城市。
但没有感情基础的两个人度蜜月实在是和浪漫沾不上边,他们从出发一直到在酒店放下行李,宋熠处理公务就没有停过。
她和宋熠一开始接触到结婚,只是双方长辈觉得合适了,没有一方提到过感情,安沁善于隐藏自己的感受,但她再怎么得体大方,也不过只是二十三岁刚结婚的姑娘,在宋熠头也不抬地处理公务时,她赌气地说了一句:你忙吧,我自己出去逛逛。
这一逛就迷了路,她在 Kalambaka 小镇山脚下失去了方向,这里的遗迹古老而完整,庄严肃穆地屹立着,白天是雄伟的景色,到了晚上,高大古朴的石雕在夕阳的光线中映射着拉长的倒影,空旷的地方似乎空无一人,安沁那时候才感到怕。
她给宋熠打电话的时候差点就哭出声来,但宋熠的声音隔着电话的声筒,有种奇异的安定人心的力量,他很镇定地问:你在哪?
身边有什么标志性建筑?
最后他说:你站在原地不要动,我很快就到。
顿了顿,补充一句,别怕。
他来得确实很快,高大的身影逆着光从高大古朴的石雕中穿梭而来,不停地张望,脸上有明显焦灼的神色,安沁其实也不知道自己那一刻在想什么,就是脑中轰的一声响,她下意识地伸出手朝宋熠招了招,大声地喊:宋熠——宋熠闻声抬眼朝她望过来,长舒一口气放松下来的神色莫名令人心动,就像她知道他原来是在担心她,安沁在那刻在心底悄然地叹息,突然不合时宜地想,这真是个浪漫的城市。
她和宋熠,他们就像是从世界两端出发的鸽子,绕着不同的轨迹飞翔,然而没关系,不管怎么样,他们最后会相逢在德尔斐,从这里开始。
会不会有可能,这会是一段美好故事的开端?
他们的婚姻,虽然短暂,但不得不承认,其实有过很多很美好的回忆。
宋熠是个责任感很强的人,成熟稳重,除了忙一点,没有其他的缺点,婚后为了方便,他们不怎么歇在宋家祖宅,两个人住在 A 市的平层里,但安沁和他都是私人领域比较强的人,不怎么喜欢陌生人打扰自己的空间,所以没有找钟点工或者保姆。
家里的东西都是安沁收拾的,刚结婚同居的时候,她收拾完东西没有记性,有一天早上宋熠上班,前天晚上两个人睡得都很晚,早上宋熠可能睡过了头,又有一场比较重要的晨会,安沁睡得迷迷糊糊的,只听他过来摇她,在她耳边嗡嗡地问:安沁,我那套黑色西装你帮我放哪里了?
还有那条深蓝色领带呢?
她困得眼皮都睁不开,徒劳地挥开他的手,整个人蜷进被窝里,并试图将头也蜷进去,宋熠似乎笑了,一边笑一边急,在她耳边哄她:快点,安沁,我真的来不及了,他贴在她的耳边,气息拂在她的耳朵上,痒痒的,安沁耳朵最敏感,一笑就醒了,宋熠补充着说:我真的要迟到了,董事会都等着呢,等会儿再睡,乖。
安沁挣扎着爬起来迷迷糊糊的去衣帽间给他找衣服,找到递给宋熠换,等宋熠换完回头,安沁穿着睡衣靠在身后的柜子上,头一点一点的,已经又睡过去了。
于是他将她抱到卧室的床上,让她继续睡。
其实没有什么轰轰烈烈的情节,就是这种家常的氛围,久了反而会生出温馨和家的眷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