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婉婉傅沛)傅少的冷情娇妻_《傅少的冷情娇妻》完结版免费在线阅读

“林婉婉”的《傅少的冷情娇妻》小说内容丰富。精彩章节节选:“林小姐,肺癌三期,你只剩下不到半年的时间了” 肺癌? 林婉婉瞳孔一震,她才27岁,怎么会有肺癌,还是晚期? 她颤抖着双手,不可置信:“医生,你确定?”…

小说:傅少的冷情娇妻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林婉婉

角色:林婉婉傅沛

林婉婉抬手用袖子擦掉唇边的血,跌跌撞撞走到浴缸边,将喷头打开,也不顾水还没热便坐了进去。那个曾经站在神父面前,发誓会爱她一生一世的男人,变了。两年前就变了,只是她好像迟钝到现在才反应过来。他把她关起来,表面上好像金屋藏娇,可实际上不过是为了折磨她。对于傅沛而言,她林婉婉到底算什么?法律上的妻子?还是泄愤的玩具?水温终于热了起来,让她冰冷的身体终于有了一丝回温

评论专区

造个系统来读书:这个,98年,最富裕的地区平均月工资也就一千多~~主角钓鱼去卖就够了,主角所在还是贫困县下的贫困山区~~这么好的发财机会居然无人去做~有点毒啊~~

史上第一掌门:随身藏经阁流架空武侠-都市-仙侠文,个人觉得冥域写的最好的一部状态:完结毒点:主世界剧情(直接砸钱买下豪门球队啥的。。。)爽点:大量港漫功法乱入,各种人物名玩梗,主角也是cos狂魔

我开动物园那些年:最近在看的文,追连载真的好累。感情戏刚开始发展,文笔流畅有笑点,第一次看到主角建设动物园的,设定喜欢

傅少的冷情娇妻

傅少的冷情娇妻小说第5章  

林婉婉抬手用袖子擦掉唇边的血,跌跌撞撞走到浴缸边,将喷头打开,也不顾水还没热便坐了进去。
那个曾经站在神父面前,发誓会爱她一生一世的男人,变了。
两年前就变了,只是她好像迟钝到现在才反应过来。
他把她关起来,表面上好像金屋藏娇,可实际上不过是为了折磨她。
对于傅沛而言,她林婉婉到底算什么?
法律上的妻子?
还是泄愤的玩具?
水温终于热了起来,让她冰冷的身体终于有了一丝回温。
她将头浸入水中,眼睛一闭,脑海里便出现傅沛掐着她脖子的画面,瞬间感到窒息,惊恐地从水里探出头,深吸了好几口气,才缓过神。
弟弟还没找到,她还不能死。
林婉婉从浴缸里走出来,换了一身衣服,再次走到门边试了试门锁。
依旧打不开。
她又走到窗边,推了推,窗户也被锁上了。
看来,这一次傅沛是铁了心要将她锁在这间房里。
她想打电话找傅沛,至少他们谈谈,不论结果。
可找了一圈,她才想起来,手机掉在傅沛车上了。
这栋别墅曾经很热闹,但随着傅沛的改变,这里也随之清冷了下来。
刚开始,还有人做饭,到了后来就连做饭的人也没了。
如今,整座别墅黑漆漆的,只有她一人。
她又饿,又累,趴在床上昏昏沉沉睡着了。
半夜,窗外突然下起倾盆大雨。
一道闪电划过漆黑的夜空,在空中响起一道炸雷。
林婉婉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抱着被子惊恐地看向窗外。
窗户被风吹地窸窣作响,摇曳的树枝更是在墙上投下一道道暗黑摇摆的影子,像极了一个个在窗外偷窥的人。
狂风呼啸,宛若恶魔的低语。
林婉婉怕雨夜,最怕打雷闪电的雨夜。
她将身子蜷缩进被子里,身子不住地发抖,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十岁那年,她被人拐走之时,就是这样的夜晚。
所以,每逢雨夜,她都会想起那人披着雨衣,阴森森站在路灯下,朝她挥手。
当她走近之后,一道闪电划过照亮了那人的脸,赤红的眸子配上脸上的刀疤,还有那猥琐而又变态的笑声,让她直到如今依旧历历在目。
又是一道雷声在耳边响起。
林婉婉吓得捂住耳朵,将整个人都躲在被子里,带有一丝颤抖地哭腔喃喃道:“阿沛,你在哪?
我好害怕。”
阿沛……”回应她的只有凄惨的风声,让原本诡异的气氛更加恐怖。
那个会在雷雨夜将她抱在怀里,用温热的双手捂着她的耳朵,安慰她别怕的男人终究不在了。
也不知是害怕十岁那年的雨夜,还是想起傅沛而伤心,一时间她泪流满面。
阿沛,我们终究是回不去了。
医院。
傅沛本已将叶朵儿给哄睡,可雷声响起之时,却又将她给吓醒了。
她哭着拽住傅沛的衣袖:“阿沛,你留下陪我好不好?
我好害怕。”
傅沛低头睨了她一眼,想起了林婉婉。
那个女人也怕雷声,她一个人在别墅还好么?
刚结婚的时候,只要一打雷,她便往他怀里钻,像一只受惊的小兔子,让人怜爱不已。
不等傅沛想下去,窗外又是一道闪电划过,叶朵儿惊慌地往傅沛怀里钻。
还因为牵扯到了伤口,痛的嘤咛一声,瘦弱的身子躲在他的怀里瑟瑟发抖。
随即,她抬头,脸上挂着泪珠:“阿沛,你别丢下我,好不好?”
傅沛心一软,坐在床边,搂着叶朵儿,轻轻拍着她的肩膀,柔声道:“我不走,你别害怕,牵动了伤口又会流血。”
叶朵儿乖巧地靠在他的怀里,软软糯糯地说道:“阿沛,你……是不是在担心婉婉?”
听到这个名字,傅沛眉头微蹙。
如果,你担心她,就去陪她吧,毕竟……”没有,你别胡思乱想。”
傅沛薄唇抿成一条线,眉头却皱成了川字。
一想到林婉婉,他便心中烦躁不已。
该死的,他刚刚居然还担心那个贱女人?
两年前,他发生车祸危在旦夕的时候,一遍一遍叫着她的名字,可她在哪?
居然,和别的男人在床上!
今晚,就算是她林婉婉死了,他都不会有一丝波动!
周遭的空气瞬间降至冰点,气压低到叶朵儿呼吸困难。
她知道傅沛生气了。
于是,她搂住男人的腰,将头靠在他的怀里蹭了蹭:“阿沛,我抱着你睡,你会不会不舒服?
要不,躺下?”
肚子里的孩子没了,她少了一个钳制傅沛的点。
如今,她必须赶快再造一个才行,绝对不能让林婉婉有机可乘!
傅沛没有动,只是不冷不淡地回应道:“睡吧,我没事。”
他并不喜欢和叶朵儿有过多的身体接触,现在这样已经是极限了。
可他一闭上眼,脑海里便又浮现出那个女人说要离婚的场景。
为什么又会想起她?
他明明已经不爱了,为什么心却仿佛被针扎了一般,让他难以呼吸。
就在这时,卫崇推门,有些急迫地说道:“先生,集团找您开紧急会议。”
怎么了?”
说是雷电击中了电网,城东全部停电,还有部分地区山体滑坡,送货的都联系不上,怕是出了事。”
闻言,傅沛眉头皱得更紧了,他将叶朵儿的头放在枕头上,便起身走了出去。
出了病房之后,卫崇睨了傅沛一眼,小心翼翼地说道:“别墅也在城东,不知道夫人……”他故意不说完,就为了看傅沛的反应。
他始终坚信先生对夫人还有爱,只是被叶朵儿插了足,从而才失去了判断力罢了。
傅沛楞了一下,冷笑道:“那个女人命硬,死了不!”
先生……”不等卫崇说完,傅沛冷冷凝着他一眼,便吓得他将想说的全部咽了回去。
傅沛开完会已经是凌晨两点了,此时外面的雨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他随手打开新闻,便看到山体滑坡的视频,而那个位置就在别墅所在附近,他的心猛地一抽。
那个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