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婉婉傅沛《傅少的冷情娇妻》_(傅少的冷情娇妻)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现代言情《傅少的冷情娇妻》,讲述主角林婉婉傅沛的爱恨纠葛,作者“林婉婉”倾心编著中,本站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林小姐,肺癌三期,你只剩下不到半年的时间了” 肺癌? 林婉婉瞳孔一震,她才27岁,怎么会有肺癌,还是晚期? 她颤抖着双手,不可置信:“医生,你确定?”…

小说:傅少的冷情娇妻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林婉婉

角色:林婉婉傅沛

完了,跑不掉了!那道曾经令她痴迷的声音,如今仿佛恶魔低语,令她害怕不已。她不想和他回去,不愿看到他和叶朵儿卿卿我我。她厌烦了。林婉婉从地上爬起来,向后退,摇着头,明明已经脸色苍白,却很坚韧地说道:“不,我不和你回去,傅沛,我要和你离婚!”离婚?她还在心心念念离婚?傅沛长腿一迈,便拽住了林婉婉的手,将她狠狠往自己身边一扯,另一只手顺势掐住她的脖子。林婉婉,我说过了,离婚,想都别想!”你欠的债还没还清!”林婉婉被掐得喘不上来气,本就肺癌让她呼吸困难,如今更是感觉肺部快要爆炸了

评论专区

十宗罪:看了两章,毒到了,一个家庭可以买下地铁系统的富家女,出门居然没事先规划路线?乘地铁居然不带保镖?而且开头几章,这浓郁的翻译风格,夸张而不符合逻辑的人物剧情设定,然后你特么告诉我这是悬疑推理小说?

异体:想象力丰富的异能文

18世纪全面战争:暴兵流,从法国开始征服欧洲文笔一般,私货太多

傅少的冷情娇妻

傅少的冷情娇妻第4章  

完了,跑不掉了!
那道曾经令她痴迷的声音,如今仿佛恶魔低语,令她害怕不已。
她不想和他回去,不愿看到他和叶朵儿卿卿我我。
她厌烦了。
林婉婉从地上爬起来,向后退,摇着头,明明已经脸色苍白,却很坚韧地说道:“不,我不和你回去,傅沛,我要和你离婚!”
离婚?
她还在心心念念离婚?
傅沛长腿一迈,便拽住了林婉婉的手,将她狠狠往自己身边一扯,另一只手顺势掐住她的脖子。
林婉婉,我说过了,离婚,想都别想!”
你欠的债还没还清!”
林婉婉被掐得喘不上来气,本就肺癌让她呼吸困难,如今更是感觉肺部快要爆炸了。
她紧蹙着眉头,强忍着喉咙里的血:“我……到底欠了你什么?”
是因为叶朵儿流产了?
又或者因为叶朵儿那一刀?
可不论哪一件,她都不曾做过,只是他不会信罢了。
明知顾问!”
傅沛不给她喘气的机会,就那么一路掐着将她抵在了车上,阴鸷的眸子死死瞪着她:“林婉婉,别挑战我的耐心!”
他的耐心?
他何时给过她耐心?
林婉婉将口中的血咽了回去,双目瞪大仿佛马上就要窒息的时候,傅沛终于松开了手。
不等她反应过来,傅沛便将她直接推进了车里,紧跟着他自己也坐了进去。
林婉婉捂着嘴咳嗽了几声,肺部一阵疼痛,她蹙眉蜷缩在车窗边。
还在装?
你不去当演员可惜了!”
听着傅沛凉薄的嘲讽,她苦笑一声,这就是自己爱了这么多年的男人么?
半晌,林婉婉终于缓过神,扭头看向傅沛,语气里说不出的绝望:“你刚刚是想杀了我么?”
傅沛嘴角噙着不屑地笑:“杀了你?
你不配去死!”
回到别墅,傅沛将林婉婉从车上拽下来,一路拖拽着上了楼,然后将她狠狠扔在卧室的地上。
他居高临下,俯瞰着她,眸子里充斥着冷漠与厌恶。
林婉婉,你在这里好好反思,要是再逃跑,我会让你失去一切!”
林婉婉感觉身体仿佛要散架了一般,她忍着疼,抬头对上那双阴鸷的眸子,可她却没有一丝示弱。
阿沛,我早就失去了一切。”
她失去了眼前的男人,失去了林家,失去了父母,也失去了弟弟,她还有什么可失去的?
仅剩的不过是一副肉身,但也很快就要没了。
傅沛睨了她一眼,冷笑一声:“你不想见你弟弟?”
弟弟?
林婉婉的眸子猛地亮了起来,咬牙从地上爬起来:“你知道我弟弟在哪?
你快告诉我!”
傅沛将门重重一关,并没有给林婉婉一句回音。
林家是没了,可林婉婉还有大小姐的自尊,还有她疼爱万分的弟弟,以及她向往的自由。
他可以夺去的还很多!
林婉婉慌忙去开门,却发现门被从外面反锁了,根本打不开。
她拼命地敲打着门,撕心裂肺地喊着:“阿沛,快告诉我弟弟在哪里!”
可门外却没有人回应她。
他要把她关到什么时候?
傅沛下楼看到卫崇,脸色阴沉可怖。
一个女人都看不住,你还有什么用?”
卫崇低垂着头:“先生,我不知道夫人会从窗户爬出去……”这一点,他是真的没想到,平日里看起来那么柔弱的夫人,怎么会想到爬窗。
听到卫崇说林婉婉是爬窗,傅沛瞬间怒火中烧,为了离开他甚至不惜爬窗?
傅沛回头冷冷看了一眼楼梯,便转身朝外走去:“走!”
卫崇有些担心地问道:“先生,不留个人在这里么?
夫人还得吃饭……”傅沛扭头瞪了卫崇一眼,便将他吓得立马住了嘴,应道:“知道了。”
上车之后,卫崇问道:“先生,去哪里?”
医院。”
叶朵儿才流产,又被林婉婉捅了一刀,身体很虚弱,正是需要安慰照顾的时候。
一想到叶朵儿被捅了一刀,傅沛便更是愤怒。
林婉婉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善妒?
这么恶毒了?
明明是她对不起他,怎么还永远一副无辜的样子?
越想,傅沛便越是觉得心中烦躁。
到了医院,他径直走到叶朵儿的病房,里面还没熄灯。
听到开门声,叶朵儿看将过来,见到是傅沛,连忙放下手里的书想要起身。
阿沛。”
傅沛上前扶住她:“别动,你身体现在很弱。”
叶朵儿摇摇头:“没事,医生水平很高,说不定过两天我就活动自如了。”
别闹。”
叶朵儿越是懂事,傅沛便越是厌恶林婉婉,她为什么就不能懂事一点?
阿沛,婉婉……怎么样?”
叶朵儿很聪明,她知道傅沛喜欢什么,讨厌什么。
他喜欢懂事听话的女人,所以她就只需要乖巧地待在他身边便好。
只要时机到了,傅太太的位置迟早是她的。
傅沛皱了皱眉,为叶朵儿盖好被子之后:“问她做什么?”
叶朵儿缠着傅沛的胳膊,吸了吸鼻子:“阿沛,我没有别的意思,我是怕你为难她,毕竟她是我的朋友,也……是你明媒正娶的老婆。”
说罢,她叹了一口气,苦笑道:“我始终是个小三,上不了台面。”
叶朵儿怀孕的时候,他便答应要给她一个名分,可如今孩子没了,名分也没给。
这一点,他觉得亏欠了叶朵儿。
朵儿,等过两天你能出院了,搬到半岛去住,我会给你一个名分。”
叶朵儿心中一喜,小心翼翼问道:“你要和婉婉离婚么?”
不离。”
叶朵儿一怔,不离哪来的名分?
就连林婉婉都想要离婚了,傅沛为何不肯?
难不成是对她还有情?
想到这里,叶朵儿的心不由地揪起,看来她还得加把劲!
那我过去,好么?
而且让婉婉照顾我……”傅沛凉薄地说道:“她没资格拒绝。”
她最在乎弟弟了,只要以为弟弟在他手里,林婉婉一定会对他言听计从。
可他却不知道,此刻的林婉婉早已因为肺癌而咳嗽不已,洗漱台上全是鲜红的血,就连站着都很勉强。
林婉婉抬起头,看着镜子里那个憔悴不堪的自己,苦笑道:“我真的还能活半年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