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妃传》宋鱼墨南九心全本在线阅读_宋鱼墨南九心全集在线阅读

古代言情《南妃传》,讲述主角宋鱼墨南九心的爱恨纠葛,作者“叶阿凉”倾心编著中,本站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一朝之间,南平王府被灭,身兼血海深仇的南平王府大小姐南九心侥幸存活,开始了复仇之路……

小说:南妃传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叶阿凉

角色:宋鱼墨南九心

小说《南妃传》是一本非常好看的古代言情文,它的作者是“叶阿凉”。环环相扣的剧情主要讲述的是:南九心看着眼前这个草包,不由一阵心寒,想平川王何等人物,竟然生出这种文不成,武不行的孬种!“若不是看在你是义父的儿子,怕你毁了义父的名声,我早就将你绳之以法了!”南九心一脚踹倒了刘玄航,睥睨道。刘玄航疼的龇牙咧嘴,还未反应过来,便被南九心拎了起来,绕着一条小路来到了后花园里,南九心阴恻恻的看着刘玄航,刘玄航只觉得心里一阵发毛。南九心阴沉的说道:“今天就放了你,不过……”南九心咻咻点开了刘玄航的穴道,然后猛的一脚将刘玄航踢入水池里,瞬间激起阵阵水花南九心看着水池里挣扎刘玄航戏谑道:“好好洗洗你的猪脑子吧。”随即一个转身轻点几下脚步,便消失在了浓墨的夜色中。刘玄航在水里奋力挣扎,被猛呛了几口水,却不敢大声呼叫,奋力的划水来到了岸边……

评论专区

大楚怀王:一个能把侯写成候的作者。文笔功底之差可见一斑……——这本书我只能减掉一星了,1年前的评论还能遇上了个煞笔杠精,绝了,逮着我就是人身攻击~

神级高玩:越看越没意思,剧情单调就算了,本来就是打发时间的爽文。结果呢,作者越写越纠结,越写爽点越少,一本爽点不足的爽文和不入流的小白文有什么区别?

刷钱人生:除了玩女人还是玩女人,作者想像中有钱人的生活就是玩女人,拿了一个外挂,不想着充实自己,就靠着刷钱过上酒醉金迷的生活。我只能说屌丝有钱了还是屌丝,特别是作者想像中的

南妃传

第5章

南九心看着眼前这个草包,不由一阵心寒,想平川王何等人物,竟然生出这种文不成,武不行的孬种!

“若不是看在你是义父的儿子,怕你毁了义父的名声,我早就将你绳之以法了!”

南九心一脚踹倒了刘玄航,睥睨道。

刘玄航疼的龇牙咧嘴,还未反应过来,便被南九心拎了起来,绕着一条小路来到了后花园里,南九心阴恻恻的看着刘玄航,刘玄航只觉得心里一阵发毛。

南九心阴沉的说道:“今天就放了你,不过……”

南九心咻咻点开了刘玄航的穴道,然后猛的一脚将刘玄航踢入水池里,瞬间激起阵阵水花

南九心看着水池里挣扎刘玄航戏谑道:“好好洗洗你的猪脑子吧。”随即一个转身轻点几下脚步,便消失在了浓墨的夜色中。

刘玄航在水里奋力挣扎,被猛呛了几口水,却不敢大声呼叫,奋力的划水来到了岸边。

一头长发已经散落在脸上,显得很是可怖,华丽的衣服也被石头割破了好几处,喘着大气无比狼狈的趴在石头上,脸色苍白且眼神狰狞的看着南九心离开的方向,一双大掌死死的握成了拳头,狠狠的砸向石头,鲜血缓缓流下,显得无比妖艳。

“此仇不报,我刘玄航誓不为人!”

……

“啊切!”回到房间里的南九心狠狠的打了个喷嚏,随即拧了拧鼻子,将四处的门窗锁好便躺在了床上,心里却早已经盘算好如何教训教训一番刘宇文氏。

翌日,南九心早早的就起了床,找着管家问了自己的马车在哪里,便差人将东西都搬了下来,送到了后花园那里。

平川王每日都有在后花园小恬的习惯,而今日南九心也打听到了除了自己,其他人都在后花园里,早早的平川王就派人请南九心去后花园,南九心却以有事推脱。

后花园内,刘玄航脸色苍白的看着那座池子,不由得想起昨日发生的一切,心里早已经怒火中烧,而刘宇文氏一大早便知道了刘玄航昨日的遭遇,狠狠的骂了一顿刘玄航,却并不知道刘玄航将她出卖了。

远远望去,花园里一片阖家欢乐的美好画面,若不是出了昨日那件事情,南九心倒还真觉得平川王一家挺好的。

南九心刚刚走到后花园,刘玄朗便看见了她,温顺一笑。

“大哥,看什么呢?笑的那么开心。”刘玄钰顺着刘玄朗的目光望去,突的捂嘴笑道:“估计也只有九心能让你笑的这么开心了。”

“你去多陪陪父王和母亲,跟在我身边做什么。”刘玄朗冷着脸说道,刘玄钰吐了吐舌头,朝着平川王和平川王妃小跑去。

南九心招呼着伙计将东西搬来了后花园,倒也引起了平川王的注意。

“九心拜见义父。”南九心行礼道,平川王立马扶起,看着南九心身后巨大的屏风说道:“这个是送给本王的?”

“这是给母亲的,您的东西还在后头呢。”南九心俏皮的笑了笑,落在刘玄航的眼里,却是觉得一阵做作,哼,昨儿个晚上那么凶残,这会儿到了父王这里却是这般小孩子气,可真会装!

“哟,九心这姑娘可真有孝心啊,这么大的屏风,做工又是这般的细致,少也得几百金吧。”刘宇文氏也被那屏风吸引,走了过来,摸着用丝线织成的柔和屏风,眼里不由得有些嫉妒。

“姨娘说笑了,这屏风也不过是个千金的玩意儿。”南九心将刘宇文氏的嫉妒收入眼底,语气柔和的说道,却是将刘宇文氏气的不小,刘宇文氏一脸黑一脸白。

平川王妃听着南九心这句话,看着刘宇文氏吃瘪的样子,不由得噗呲笑了出来,收下了这份礼物,随即差仆人送回了房间里。

“九心就记得你母亲,记不得义父了吗?”平川王佯做生气道,脖子伸的老长,却是想看看还有什么玩意儿,南九心笑着拿出一个锦绣盒子,打开道:“这是山谷那边特有的茶叶,师父说您爱喝,便让我给您带来了。”

“茶!”平川王看着锦绣盒子,仿佛看到了至宝一样,接了过来,眼睛里露出了满意的神情,捧着盒子跑到一边儿去了。

“玄朗,玄钰,这是送给你们的玉佩。”南九心拿出两块色泽剔透的玉佩说道,随即走向刘玄航。

刘玄航忍不住后退一步,却被南九心一把拉住,吓得刘玄航伸手抵挡在前面,刘玄航突然觉得有些不妥,急忙放下了手,看着南九心有些畏惧道:“你……你想干什么?”

南九心邪魅一笑,拿出两块色泽普通,但却是毫无瑕疵的玉佩,放在刘玄航手里道:“这是给你和玄珏的礼物,可不要让人说我不公平。”

刘玄航看着手里极为普通的玉佩,又看了看刘玄朗腰间那块上好的羊脂膏玉佩,脸色不由得黑沉,而刘玄珏却是瞪了南九心一眼,也不收下。

“呵呵,咱们九心可真偏心啊,给玄朗玄钰的玉佩都是上层的,给我儿子女儿的却是次品,老爷~”刘宇文氏眼里闪过一丝愤怒,却是发嗲的说道,说着便扑到了平川王的身上。

此时平川王正抱着自己的宝贝茶叶仔细观赏,突然身上多了个重量,不由得眉头一皱。

“姨娘这是污蔑九心了,礼轻礼重都是九心的一份心意,再者,那两块玉本来就是不可多得的精品,也只有两块,我只能给玄航和玄珏选过别的玉佩了。”南九心眨巴着眼睛委屈的说道,就差挤出两滴猫屎了。

“再一个,玄朗和玄钰再怎么样都是嫡长子和嫡长女,自然要将好的给他们。”

“当然,玄航和玄珏的玉佩虽然比玄朗和玄钰的次了一点,却也比我们平川街上的那些玉佩要好得多呢。”南九心笑的很是天真无邪,直教刘玄航气的差点吐血!

平川王听了也忍不住训斥刘宇文氏:“送东西都是孩子的一片心意,有什么礼轻礼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