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颜惜和司霆)司霆舟苏颜惜_(司霆舟苏颜惜)热门小说

司霆舟苏颜惜是现代言情小说《苏颜惜和司霆》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苏颜惜”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他声音很大,强装出的强词夺理,想要掩藏心中的不安:“都离婚了还把戒指留下来!玩这种引人注意的小把戏,以为我看不懂吗?”…

小说:苏颜惜和司霆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苏颜惜

角色:司霆舟苏颜惜

或许,她是被绑架了。她咽了口口水,不敢去看对方的脸,生怕对方撕票:“大……大哥,你想要多少钱?我……我都可以给……”“你这小娘们儿,要是拿得出钱,还会在这里吗?”金发大哥嗤笑一声,从旁边扯了件衣服,扔在她身上:“赶紧把衣服换了,待会儿可有贵客要来,你可别弄砸了。你爹欠的一千万赌债,每天都还在这利滚利呢!”见苏颜惜还呆愣愣的,他失了耐心,径直冲苏颜惜走了过去,一把抓起她的长发,将人提了起来。苏颜惜痛极了,却又有些为这痛感着迷。在那片一望无际的黑暗里,她一直下坠,什么感觉都没有

评论专区

逍遥侯:看了开头

五百个郭靖:一本比一本鲁迅了,虽然个人对这种路数不太感兴趣,但对于有想法,有能力,在比民国更404的环境下,还拐弯抹角暗戳戳坚持走鲁迅道路的作者,还是很钦佩的

武者之道:甄芙倩表示鸭梨很大…

苏颜惜和司霆

苏颜惜和司霆第44章  

或许,她是被绑架了。
她咽了口口水,不敢去看对方的脸,生怕对方撕票:“大……大哥,你想要多少钱?
我……我都可以给……”“你这小娘们儿,要是拿得出钱,还会在这里吗?”
金发大哥嗤笑一声,从旁边扯了件衣服,扔在她身上:“赶紧把衣服换了,待会儿可有贵客要来,你可别弄砸了。
你爹欠的一千万赌债,每天都还在这利滚利呢!”
见苏颜惜还呆愣愣的,他失了耐心,径直冲苏颜惜走了过去,一把抓起她的长发,将人提了起来。
苏颜惜痛极了,却又有些为这痛感着迷。
在那片一望无际的黑暗里,她一直下坠,什么感觉都没有。
而此时,就连痛感,都让她觉得如此鲜明。
“我告诉你,今天要是还开不了酒,我就把你送到红窝去。
开酒办不到,张开腿总办得到吧!”
金发男人恶狠狠的威胁了她几句,将苏颜惜扔在地上,骂骂咧咧的转身离开了。
苏颜惜被这状况弄蒙了,她跌在地上,一侧头就看到了穿衣镜。
这一看,她便愣住了。
镜子上的女人,丹凤眼、樱桃唇,肤色白皙,眼角还有一颗红色的小痣,虽然与她有五分相似,却非常明显的不是她。
苏颜惜一瞬间几乎以为自己撞鬼了,连忙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然后镜子里的人也跟她做出了同样的动作。
难道她是借尸还魂了?
在经历了攻略系统那般崩坏的事件之后,苏颜惜觉得这也不是不能接受。
或许是老天爷也觉得她太惨,不忍心收她,所以才给了她一次全新的生命。
可现在的她,又是谁呢?
她心头充满了慌张,正要爬起来,手边摸到了什么冰凉的东西。
她拿起来一看,发现竟然是手机,手机上写着2025年的字样。
苏颜惜大吃一惊,她死去的那年是2022年。
现在再睁开眼睛,竟然已经过去了3年吗?
正在这时,外头又传来了一道娇媚的女声:“丽音,你衣服换好了吗?
换好了就赶紧出来化妆呀!
别耽误时间了!”
第十二章推门进来的,是个穿着短裙的中年女人,脸上的妆容很精致,只是带着一股风尘味。
她一进门,看见苏颜惜还没换衣服,就有些生气了:“小苏,不是司姐我说你,既然都已经决定要做了,怎么还装模作样的?”
司姐双手抱臂,靠在门框上,语气中带着一股见惯风尘的凉薄:“今天来的可是贵客,要不是因为你这张脸投了贵人的缘,才轮不到你。”
苏颜惜花了些功夫,算是勉强弄清楚了此时的状况。
如今的她叫苏丽音,还是个二十出头的小姑娘。
因为父亲欠了巨额的赌债,被送到了海城最有名的夜色阑珊会所陪酒。
夜色阑珊的大名,她是听说过的。
司霆舟偶尔会去夜色阑珊喝酒,每次都带回来一身混杂的烟酒香水味,她无可奈何。
如今她的身份,与以往的自己可谓是天差地别。
因父亲是个赌鬼,欠了巨额的赌债,她被父亲送到夜总会来陪酒还债。
苏丽音长相姣好,外表条件还算优秀,却因为为人木讷、放不开,所以两次都被选进了包厢,却没能开酒,也没有收入。
债主要挟她,如果这次还不能开酒,就要把她送到红窝去。
红窝,顾名思义,就是比夜色阑珊尺度更加开放的场所。
苏颜惜弄清楚这一切之后,靠着墙半晌没说话。
虽然她在司霆舟身上吃尽了苦头,却也没有想过,有朝一日自己会落到这般境地。
她想从这里逃跑,可门口就守着两个铁塔般的壮汉,想跑是显然不可能的。
苏颜惜冷静了片刻,回到那换衣间里,挑了一件低调的黑色短裙换上了。
那裙子正面虽然还算齐整,可背面却是超大的露背装。
司姐看到她换上了衣服,将她拉到一旁:“都穿了露背的裙子,背怎么能不露出来呢?
去换上个乳贴!”
苏颜惜心里羞耻极了,半晌都没动。
司姐眉头一皱:“怎么?
不听话了?”
苏颜惜只好将那东西换上,然后坐在化妆镜前化妆。
她本来想给自己化个平平无奇的丑妆,以免被那所谓的‘贵人’选中,结果才刚刚拿上眉笔,就被司姐劈手夺了过去。
“今天,老娘亲自伺候你上妆。”
司姐笑嘻嘻的,不顾她轻微的闪躲,用粉刷在她脸上扫来扫去:“我跟你说,今天来的这位贵客,说不定就能让你一步登天。
你万一之后要是走了大运,可别忘了,是司姐我给你送来了这场天大的前程。”
苏颜惜心中苦笑,可面对现场的状况,她也不敢多说什么。
化好了妆,她被带离包厢,又有个中年男人走了过来,对着她的脸细细详端,然后对司姐说:“眉毛,要再细一点儿。”
司姐利索的给她改了妆,这才让那中年男人满意的点头,带着苏颜惜离开房间。
离开房间的前一秒,苏颜惜路过穿衣镜,看了一眼自己的脸,心头大吃一惊。
原本这张脸与她自己的脸,大概只有五分相似,可化完了妆之后,活脱脱有八分相似,若非这衣着风格跟她前世区别太大,几乎就是一个模子里印出来的!
第十三章夜色降临,苏颜惜神色不安的坐在沙发上,听着那中年男人对她的叮嘱。
中年男人姓丁,是这家会所的老板,也是她父亲输钱的那家**的幕后负责人。
如今却对她十分和气:“小苏,今天丁哥我呢,送你一场天大的前程。
你如果把握好了,别说你父亲的赌债,日后你的荣华富贵可在后头!”
“但是,你要是敢坏我的事……”丁老板变了脸色::“那可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苏颜惜被这般再三警告,心里已经很清楚,今天要来的这位‘贵客’对丁老板来说,肯定很重要。
只是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这张脸,心里莫名有了些不好的猜测。
时间过去了三年,有谁会对她念念不忘呢?
是顾长沐吗?
但顾长沐很少来夜色阑珊这种地方,更别说被会所的老板专程准备美人用来讨好。
“丁……丁哥,我明白您的意思。”
苏颜惜点了点头,小心翼翼的问:“能不能告诉我,今天要来的那位贵客,到底是谁呢?
我……我心里也有个底。”
“呵,那位贵客,我就算说了,也不是你这样的人能认识的。”
丁哥摸了摸她的肩头,看着她的眼神倒不带**,如同看着一颗发财树:“如果他看上你了,自然有你的好果子吃,没看上你,你再怎么讨好也没用。”
苏颜惜深吸一口气,心里暗骂了一声。
丁老板却以为她紧张,爽朗的笑了一声:“别紧张,我答应你,只要你不作妖,今天本本分分的按着司姐跟你说过的那些流程来做,无论那位贵人有没有看中你,我都不会难为你。”
苏颜惜点了点头,心里却很清楚,这只是想让她放轻松的谎话罢了。
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很快就到了晚上十点。
丁老板已经姿态殷勤的去接人了,过了不知多久,他行色匆匆的过来,叫了一排姿态妖娆的姑娘,又让苏颜惜过来:“你站第一个。”
穿过铺着大理石地板的豪奢长廊,苏颜惜看着眼前的包厢,神色中难掩抗拒之色。
其实她不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
很久之前,在她的前世,她和司霆舟刚结婚的时候,她也曾好奇过他晚上到底在哪里,为什么总是那么晚才回来。
于是,她就跟着司霆舟,悄悄的到了夜色阑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