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颜惜和司霆舟(苏颜惜顾长沐)全文阅读_(苏颜惜和司霆舟)最新热门小说

火爆新书《苏颜惜和司霆舟》逻辑发展顺畅,作者是“苏颜惜”,主角性格讨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可以安静,司霆舟心头的莫名烦躁又涌上心头电话在此时响起,他第一时间抓起手机——可来电却是苏珍珍压下心头那莫名的失落,他划开接听,电话那边传来苏珍珍温柔的询问:“阿浔,今天是七夕,你能不能陪我一起过?”苏珍珍的声音很温柔,刻意压低了嗓音,跟苏颜惜异常相似…

小说:苏颜惜和司霆舟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苏颜惜

角色:苏颜惜顾长沐

苏颜惜就像在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一样,再也没有出现在司霆舟面前。反而司霆舟,疯了前面半个月,现在整个人的状态都不对。司氏集团总裁办公室。宋智将咖啡杯放下,担忧的看着司霆舟:“你最近是不是不太舒服?刚刚在董事会议上,你竟然走神了七次。”而且,工作的时候也时常发呆

评论专区

影视世界暂住者:没撑过四合院,神一般的舔狗

天道方程式:人妖共存?我连黑人都接受不了

海贼之黑暗大将:还算厚道的同人小说,虽然主角过于无敌,但是整体剧情展开与其他人物塑造还基本到位,只要能习惯原著那些牛逼的角色依次被主角解决,这本书就是一部阅读体验不错的佳作。

苏颜惜和司霆舟

苏颜惜和司霆舟第42章  

苏颜惜就像在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一样,再也没有出现在司霆舟面前。
反而司霆舟,疯了前面半个月,现在整个人的状态都不对。
司氏集团总裁办公室。
宋智将咖啡杯放下,担忧的看着司霆舟:“你最近是不是不太舒服?
刚刚在董事会议上,你竟然走神了七次。”
而且,工作的时候也时常发呆。
这在司霆舟这个工作狂身上,几乎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你多虑了。”
司霆舟回过神来,神色冷淡。
宋智凑到他跟前:“你该不会是在想苏颜惜吧?”
“怎么可能!”
司霆舟冷哼一声,“赶紧滚,少在这胡说!”
宋智离开之后,办公室安静下来。
可以安静,司霆舟心头的莫名烦躁又涌上心头。
电话在此时响起,他第一时间抓起手机——可来电却是苏珍珍。
压下心头那莫名的失落,他划开接听,电话那边传来苏珍珍温柔的询问:“阿浔,今天是七夕,你能不能陪我一起过?”
苏珍珍的声音很温柔,刻意压低了嗓音,跟苏颜惜异常相似。
“不了,我晚上有事。”
司霆舟蹙眉拒绝。
挂了电话,他再也没有了工作的心情。
在这个无数情侣共度的甜蜜之夜,他凭什么要一个人呆在冷冰冰的办公室里?
司霆舟拉上宋智,去了一家常去的酒吧喝酒。
时间慢慢走到十一点,司霆舟已有些醉了。
宋智将他扶上车,对司机说:“去绿城花园。”
“不。”
司霆舟闭着眼,半晌才开口,“去沁绝园。”
第九章回到沁绝园,屋子里漆黑一片。
苏颜惜这女人这次倒是沉得住气,快两个月都不露脸。
司霆舟打开灯,站在客厅,抬头看着那盏极为华丽的琉璃灯。
结婚那年,苏颜惜专程去港城,在一个拍卖会上花了300万买下来的,献宝一般指给他看。
“这个灯点亮,投影是一颗爱心,是不是很烂漫?”
灯是很漂亮,可他看她不顺眼,回应得很戳心:“烂漫没有,很烂倒是真的。”
那之后,她没再和他交流装修的事。
越想越烦躁,司霆舟觉得自己果然不该来这里,无论过了多久,苏颜惜的东西还是令人讨厌。
司霆舟回客卧洗了个澡,路过开门的主卧时,却发现了不对劲。
他和苏颜惜的卧室里,原本挂着一幅巨大的婚纱合照。
那照片还是她P的,她说:你不配我拍婚纱照,我自己P张图做个梦,也算弥补遗憾了吧。”
可现在,墙上光秃秃的。
司霆舟开始翻找家里的东西,发现屋子里,竟然没有任何苏颜惜的私人物品!
床头柜上,有一点星芒在闪亮。
他走过去,看见了一枚戒指。
正是苏颜惜自己设计的那枚素圈戒指。
司霆舟捏起那枚婚戒,不知为何,只觉得胸口闷得发疼。
疼痛的感觉不断蔓延,让他四肢百骸,似乎都缺了力气。
他握紧了那枚戒指,戒指将他手心烙得生疼。
他握着钻戒,摇摇晃晃找人。
一间房一间房找。
“苏颜惜,我知道你躲在屋里,给我出来!”
“苏颜惜——”从屋内找到屋外,他的声音在空荡荡的房子里回荡,莫名凄凉。
宋智还没有离开,听到司霆舟的声音,连忙下车。
司霆舟坐在门卡台阶上,神色落寞又愤怒,还有着些许难以分辨的委屈。
“大晚上的,你又发什么酒疯?”
宋智想将他扶起来。
司霆舟挥开他的手,喃喃自语:“我想去找她。”
“谁?”
宋智刚问出口,便意识到自己问了一个多余的问题。
还能是谁呢?
当然是那个被他伤到痛彻心扉,现在已经消失了踪影的女人。
宋智不知该去哪里找苏颜惜,最后只能将司霆舟带到了苏颜惜外婆居住的海边小院。
清晨,小院门口。
外婆拄着拐杖,缓缓走出来。
一个多月不见,老人仿佛老了十岁,那股子精气神就像是消散了一般,着实是个风烛残年的老人了。
司霆舟心中莫名不安,坐在车里,几乎不敢去看这位老人。
下一秒,司霆舟看见顾长沐从外婆家出来!
苏颜惜,竟然邀请了一个外人住进了外婆家?
她都没有邀请过他!
司霆舟气极了,当即下车,冲到了顾长沐跟前:“苏颜惜呢!
你让她出来!”
他声音很大,强装出的强词夺理,想要掩藏心中的不安:“都离婚了还把戒指留下来!
玩这种引人注意的小把戏,以为我看不懂吗?”
顾长沐满脸怒容:“你赶紧走,这里没人想见到你!”
司霆舟一把将他推开:“叫苏颜惜出来,把戒指拿走,别让她的东西脏了我的地方。”
第十章顾长沐再也忍不下去,挥起拳头,狠狠给了司霆舟一拳。
“你混账!”
司霆舟顶了顶腮帮子,咬紧了后槽牙,抓着顾长沐的肩膀,在他小腹狠狠来了一拳。
“你算个什么东西!”
司霆舟眉眼间满是戾气,“我找苏颜惜,要你来多管闲事!”
“你来找她做什么?”
顾长沐比他更疯狂,“一个破戒指,你不想要就扔掉!
用得着故意来恶心人?
!”
两个身高一米八几的大男人,就打成一团。
外婆看着两人那装若疯狂的模样,拐杖在地上跺了几下:“住手!”
老人家已是风烛残年,谁也不敢让她动气,只好不情不愿的停下。
“外婆,您让苏颜惜出来一下。”
司霆舟揉了揉腮帮子,看着老人的眼神里,有着不自知的渴求。
可这一次,一向对他十分慈祥的老人,却连一个好脸色都不愿意给他。
拐杖抬起来,狠狠的戳在地上:“你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还想见她!
八年前,我就不该让颜惜救你!”
司霆舟愣住,以为自己听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