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婳秦砚《许你来世》_林婳秦砚全集阅读

精品现代言情小说《许你来世》,赶快加入收藏夹吧!主角是林婳秦砚,是作者大神“果果虎”出品的,简介如下:当初被养在秦砚身边时,圈内人都在笑话她连个备胎都算不上只因林婳长了一张勾人的脸

小说:许你来世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果果虎

角色:林婳秦砚

《许你来世》小说是作者“果果虎”的倾心力作。以下是《许你来世》内容介绍:秦砚跟小明星的绯闻被爆出来的时候,林婳正守在林父的病床前。一个电话,她就得抛下医院里的事,打车往酒店赶。跟往常一样,她得帮秦砚解决外面的那些女人,好在这种事做多了,自然也就得心应手了。林婳从网约车上下来的时候,天空已经下起了毛毛雨,她没带伞,只能用包包遮住头顶,不让雨水淋在脸上。用秦砚的话说,女人的脸就是男人的门面,所以无论什么时候,林婳在秦砚面前,都得保持最漂亮的一面,尤其是在“捉小三”的时候……

评论专区

修真老师生活录:神经病一样的写手

我爱上了一具女尸: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不飞则已,一飞冲天,祝成神

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开局似曾相识,剧情全是老一套,就无脑引仇恨打脸,唯一区别就是主角不是废柴。

许你来世

第1章 捉奸

秦砚跟小明星的绯闻被爆出来的时候,林婳正守在林父的病床前。
一个电话,她就得抛下医院里的事,打车往酒店赶。
跟往常一样,她得帮秦砚解决外面的那些女人,好在这种事做多了,自然也就得心应手了。
林婳从网约车上下来的时候,天空已经下起了毛毛雨,她没带伞,只能用包包遮住头顶,不让雨水淋在脸上。
用秦砚的话说,女人的脸就是男人的门面,所以无论什么时候,林婳在秦砚面前,都得保持最漂亮的一面,尤其是在“捉小三”的时候。
林婳进了酒店后,没有急着去楼上的总统套房“捉奸”,而是先去卫生间把身上的雨水擦干净,然后又仔仔细细的补了个妆。
林婳长相属于勾人心魄那种类型,只是眼角微微上挑,不笑时会透出一股威严,秦砚的爷爷说她是富贵人家的长相,所以才会同意她留在秦砚的身旁。
房号秦砚的助理早就发给她了,她站在门前敲了几声后,一位二十出头的小姑娘从里面把门打开。
正是那位新晋小花,最近的流量本来就很猛,现在跟秦砚的绯闻又被爆出来,咖位怕是又可以往上爬一爬了。
对方不认识她,但却因为她出众的长相愣了一下,“你找谁?”
林婳没理她,推开房门径直往里面走。
小姑娘顿时就急了,一把扯住她,恼怒的问,“你谁啊?
怎么随便进别人的房间?”
林婳垂眸看了一眼小姑娘扯着她的手,“不是随便,这是我老公的房间。”
就在这个时候,秦砚围着一条浴巾从浴室走了出来。
男人宽肩窄腰,是标准的倒三角身材,哪怕是世界顶级男模,在他面前怕是都自愧不如。
他看了林婳一眼,漫不经心的问:“你怎么才来?”
林婳抽出被小姑娘扯着的胳膊,笑着说,“怕来的太早,你们还没结束,毕竟我自己老公是什么能力,我是知道的。”
小姑娘的眼圈顿时就红了。
林婳从包里抽出一张卡,递到小姑娘面前,“拿着,以后找男人之前,先擦亮自己的眼睛。”
小姑娘不甘心,她没接,她要的可不是一张卡,她红着眼看向秦砚,吸了吸鼻子,声音柔柔弱弱的,“秦总······” 秦砚随手捞起衣架上的睡袍,披在身上,额头发丝的水顺着他轮廓分明的脸颊汇成水珠,滚落到锁骨,延至若隐若现的胸膛,慵懒与性感浑然天成。
他点了根烟,随意的说道,“没看见我老婆来捉奸了吗?”
小姑娘怎么会不知道秦砚的身份,一个随便玩玩的女人罢了,怎么可能成为秦砚的妻子,她声音娇软,“可是秦总您又没结婚。”
秦砚坐在藤椅上,吐出一口烟,脸色冷了几分,他说:“张导那部戏女主角你来,出去。”
小姑娘惊愕,虽然不甘心,但到底不敢惹怒面前的男人,毕竟她的身价跟前途,全部拿捏在这个男人的手上,咬了咬唇,只能三步两回头的拿着自己的东西走了。
房门被关上的同时,秦砚朝林婳伸出了手,“过来。”
林婳握住他伸过来的手,脚下一个跄踉,人已经被秦砚单手抱住,圈进了怀里,坐在了他的腿上。
男人用夹着烟的手,勾起了林婳的下巴,静静端详片刻后,说,“今天晚上的妆化的不错。”
林婳:“毕竟对方是新晋小花,不能被她比下去。”
秦砚松开她的下巴,吸了一口烟后问她,“明天老爷子跟二房的人问起来,你要怎么说?”
林婳神情乖巧,“跟以前一样,只说秦总是逢场作戏,我也要检讨,是我魅力不够,没能好好拴住秦总的心。”
听她这么说,秦砚玩味的笑了声,他掐灭手上的烟,掐在她细腰上的大掌紧了紧,薄唇贴到她耳边哑声道,“谁说你魅力不够?
现在,我就想要你了。”
他说完,不等林婳反应过来,已经抱着她从藤椅上起来,大步朝床上走去。
林婳窝在他的怀里,闻到的,却是整个房间里充斥着另外一个女人的香味。
那个女人就在片刻前,被他压在这张大床上。
林婳突然开始犯恶心。
秦砚将她放在床上压上来的时候,林婳第一次做出了拒绝他的动作。
她双手用力的推开了秦砚。
秦砚眸光沉了一下,“不想给?”
不过是短短的一瞬间,理智最终战胜了情感,她不能拒绝秦砚,更不能惹怒他,她需要秦砚的钱给她的整个家续命。
林婳:“我怀孕了,医生说前三个月是危险期,不能同房。”
林婳说这话的时候,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秦砚,她知道她的身份没资格怀上秦砚的孩子,秦砚也从来没想过让她怀上他的孩子。
“怀孕?”
秦砚随意的重复了一遍,回想着是哪一次那么不小心没做措施。
秦砚的反应越是平静,林婳就越是心惊胆战,她先一步解释,“是上次安全期,你没戴。”
“哦。”
秦砚像是想起了这件事,他翻身坐在林婳的身旁,拉起林婳的手亲了一下,就像是在玩弄自己的宠物,不带一丝感情的说道,“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