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然魏诗雅(偏要成就一世荣光)全章节阅读_(偏要成就一世荣光)全章节在线阅读

今天安利的一篇小说叫做《偏要成就一世荣光》,是以周然魏诗雅为主要角色的,原创作者“北寒冰”,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两年前的今天,十七岁的周然被仇敌追杀,走投无路逃难到了东海,本就孤家寡人,幸得魏

小说:偏要成就一世荣光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北寒冰

角色:周然魏诗雅

强烈推荐热门奇幻玄幻小说《偏要成就一世荣光》,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北寒冰”。小说无错版梗概:“等等,你说你叫……周然?”东海市人民医院急救室外的走廊里。魏诗雅呆呆的望着面前游方道士似的身着麻衣,挎着青布包,约莫十九岁左右,和自己年龄相仿的少年,微微瞪大了眼睛。周然这个名字她有印象,两年前那个被仇人追杀一路逃到东海,被爷爷救下并在魏家躲了小半个月的少年,好像就叫这个名字!见眼前这个漂亮的女孩似乎记起了自己,周然赶忙道:“魏小姐,其实我这次到东海其实是来报恩的,听说魏爷爷病重,我……”话未落地,魏诗雅便蹙眉打断周然:“你的心意我替爷爷领了,但这时候你还是不要添乱的好。”爷爷现在病危,他即便来了又有什么用?况且看他面色发白,时不时咳嗽几声的虚弱样子,没准自己就是个病人!就凭他,怎么报恩?说句不好听的,这时候来东海,也就只赶得上看老爷子最后一眼……恰在这时,急救室的门被打开,魏诗雅和外面围着的众人齐刷刷的围上去焦急询问。“大夫,我爷爷他怎么样了?”这些人大多都是魏家子弟,还有老爷子在东海的至交好友,也有不少是东海各大家族派来慰问实则打听消息的人,各有各的心思……

评论专区

逆流2004:网页出故障了,点一星剧毒老是提示“你没有登录”,但点2345星皆没有问题,故发评声明,本人评的是一星剧毒。

我没想当影帝:干巴巴的华娱小说,提着脑子看了二十章,越看越困,好无聊。

刀笼:虫梦的主角,大抵是从过河之卒起,再到跃涧之马,而后翻山之炮,最后纵横之车。开局一股子生死看淡的江湖气,希望这次不要中后期阳痿

偏要成就一世荣光

第1章

“等等,你说你叫……周然?”
东海市人民医院急救室外的走廊里。
魏诗雅呆呆的望着面前游方道士似的身着麻衣,挎着青布包,约莫十九岁左右,和自己年龄相仿的少年,微微瞪大了眼睛。
周然这个名字她有印象,两年前那个被仇人追杀一路逃到东海,被爷爷救下并在魏家躲了小半个月的少年,好像就叫这个名字!
见眼前这个漂亮的女孩似乎记起了自己,周然赶忙道:“魏小姐,其实我这次到东海其实是来报恩的,听说魏爷爷病重,我……” 话未落地,魏诗雅便蹙眉打断周然:“你的心意我替爷爷领了,但这时候你还是不要添乱的好。”
爷爷现在病危,他即便来了又有什么用?
况且看他面色发白,时不时咳嗽几声的虚弱样子,没准自己就是个病人!
就凭他,怎么报恩?
说句不好听的,这时候来东海,也就只赶得上看老爷子最后一眼…… 恰在这时,急救室的门被打开,魏诗雅和外面围着的众人齐刷刷的围上去焦急询问。
“大夫,我爷爷他怎么样了?”
这些人大多都是魏家子弟,还有老爷子在东海的至交好友,也有不少是东海各大家族派来慰问实则打听消息的人,各有各的心思。
魏家大权向来老爷子一手掌握,假使他撑不到天明,只怕天亮之后,整个东海的各大势力会第一时间进行一次大洗牌!
此刻外面这几十号人各有各的心思,所以根本没人会在意一个小小的周然。
大夫缓缓摇头:“病人呼吸困难,出现短暂心脏停跳,一次除颤已经暂时抢救过来。
家属来签一下病危通知书跟手术同意书……” 这话,彻底击溃了魏诗雅最后的心理防线,瞬间红了眼眶。
身边的父亲魏岳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旋即上前急道:“大夫,我爸他向来身子硬朗,这次怎么会忽然病的这么严重,求你尽全力救他!”
“我们会尽全力去救,但是你们最好做最坏的心理准备,病症很怪异,或许老爷子撑不到天亮之前,趁他还有意识,关于遗嘱之类的东西还是尽早去确认一下。”
这话落地,魏诗雅的二伯魏豹,二伯母辛蕾马上起身,作势要进急救室。
“没错没错,以爸现在的情况,必须尽快确认遗嘱,现在外面强敌环伺,咱们魏家不可一日没有主心骨!”
魏豹一脸悲痛且正义的表情,这话说完,身边那些拥护者马上附和,然而魏岳却上前一步拦住他:“你要干什么?
爸还没咽气呢,想逼宫……” 周围顿时炸了锅!
弟妹辛蕾怒喝:“魏岳你给我让开!
老爷子生前就说过家主之位有德者居之,这些年魏豹的成就有目共睹,就是江山轮流坐也该你下台!”
周围也群起攻之。
“没错,先前魏家家主位你只是代为操持,现在魏氏集团被你经营成这幅鬼样子,我就不信老爷子还能任由你继续毁掉魏家!”
“江山由谁坐你说了不算!
我可是记得老家主以前最看重二爷,你只是个代家主,这么阻拦是想搞一言堂?”
眼看着气氛剑拔弩张,魏诗雅一旁简直怒不可遏。
二伯好赌成性人人皆知,爷爷怎么可能会把魏家的未来交托给他?
而且爷爷向来身体健康,今晚忽然病重这事简直蹊跷…… “魏豹,你,你简直反了……” 作为大哥的魏岳眼看压不住场,老爷子一旦咽气,只怕魏家就彻底乱了,可偏偏此刻事发突然,魏豹早有准备,他连丁点的反抗能力都没有!
眼看就要发生暴乱,他和女儿魏诗雅几近陷入绝望…… 就在这时,一道声音忽然传来。
“不用争吵,魏爷爷的命,我能救!”
这话犹如给平静的水面上扔下一块巨石,瞬间掀起滔天巨浪,所有人下意识的循声望向开口的周然,面面相觑。
这小子谁啊?
连最著名的主刀大夫都判了死刑,他能救?
言语竟如此猖狂!
“周然,你搞什么?”
魏诗雅脸色煞白的低声呵斥,眉头皱的更深,恼怒的望向他,没看到现在这幅剑拔弩张的形势,还来捣什么乱!
“魏爷爷于我有再造之恩,我绝对不可能害他!
况且现在除了我奋力一搏之外,你们难道还有别的什么办法……” 周然的话让魏诗雅顿时哑口无言。
“哪里来的野小子,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少在这大放厥词!
滚……” 魏豹的手下皱眉上前,周围也是一片怒视周然的目光,然而就在这时,魏岳却一步上前,力排众议…… 眼神久久停在周然身上。
“让他试试!”
弟妹辛蕾怒喝:“魏岳!
你安的什么心?
竟然敢让一个不知道来历的小子给老爷子治病?
万一出了什么岔子,谁来担这个责任?”
“我只能冒险一赌,况且以爸的现在情况,难不成还能有更坏的结果?”
眼看着两方仿佛要再度针锋相对,魏豹却忽然眼珠子一转轻咳一声,朝周围使了使眼色。
旋即走上前:“哎,大家先静一静,既然是为了老爷子好,都听大哥一次。”
魏豹开口自然起效,人群虽说疑惑,却还是下意识让开一条路来。
周然推门,开口道:“魏叔叔,魏小姐,麻烦你们一并进去帮忙。”
魏诗雅虽然心中仍然不信,但此刻也只能孤注一掷,一跺脚也跟着父亲魏岳进了急救室帮忙…… 外面,主治医生见状怒发冲冠:“胡来,简直是胡来!
这小子要是闹出了人命,你们可不要把责任甩给我们医院。”
连辛蕾都不由焦急的望向魏豹:“你怎么能答应……” 魏豹笑道:“傻么?
这么多双眼睛都看到是魏岳让那小子进去的!
万一出了什么岔子,自然该由他魏岳一力承担,正愁没他的把柄,他这不是自己往坑里跳!
况且你看那小子自己都是一副病怏怏的样子,他懂治病?”
旋即,又双眸一眯再度开口:“而且退一万步讲,纵然他真的是一方神医,我也有十足把握,他绝对治不好老爷子的病!”
…… 急救室内,周然望着病床上苍老而又形容枯槁的魏青山老爷子,心里万般滋味。
两年前周然被仇敌追杀逃到东海,濒死之际被魏老爷子所救,躲在魏家半月后送出东海,他一直感念老爷子大恩。
后来他拜入茅山玄门学得一身本事,本以为可以大展拳脚…… 于是他就照着本派惯例给自己卜了此生只能卜算一次的天命卦,没想到却算出自己是天生绝脉,注定命丧二十岁!
眼看着只剩下一年时间,除非找到九阴日出生的卯兔属相女子相结合才能化解,而这样的女子上一次出现还是百年前!
他再度濒临绝望。
恰在这时,东海魏老爷子病重,各方势力伺机而动大洗牌的消息不胫而走,于是周然毫不犹豫的走下茅山…… 纵然自己注定难逃一死,但受人滴水恩当以涌泉报!
哪怕能换得魏老爷子活命,自己的死也值了!
而此刻望着老爷子行将就木的样子,周然简直无法将面前这人和两年前威武有力的那位老者联系起来…… 短短两年,怎会生得如此变化?
眼看着周然摊开针囊,捻出几根银针控制住老爷子的病情,旋即忽然手捏法诀开天目,目光扫向老爷子周身,下一刻心头的猜测再度被证实!
“魏叔叔,时间紧迫,麻烦您马不停蹄回魏家一趟,从现在开始我们必须一直保持不间断的电话联系!
接下来魏爷爷是死是活,都看您的了……” 周然此刻这话落地,不仅是魏岳,就连魏诗雅都是一脸的懵,此刻明明是他站在病床前为爷爷治病,怎么爷爷的生死,会全系在自己父亲身上?
他到底在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