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茗王丽娟)重生八零发家致富_(重生八零发家致富)完结版阅读

穿越重生《重生八零发家致富》,讲述主角夏茗王丽娟的爱恨纠葛,作者“风芒”倾心编著中,本站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二十一世纪集团女高管,夏茗淡定地表示这都是小case!且看她斗极品、考大学、创业养家,在八零年代一路开挂逆袭,走上发家致富路!事业哪有我重要?夏茗看着自己存折里的一长串数字,笑了……

小说:重生八零发家致富

类型:穿越重生

作者:风芒

角色:夏茗王丽娟

强烈推荐热门穿越重生小说《重生八零发家致富》,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风芒”。小说无错版梗概:电光火石之间,男人扣住她的腰肢,将她死死往怀里按,同时身体一转,带着她往地上滚。宽阔结实的后背,拦在了毒蛇攻击的最前方。夏茗瞪大了眼。她惊险地看到,那条毒蛇飞射下来,张着大口,一口毒牙扎进男人的肩膀。血珠迸溅,洒到她脸颊上,温热温热的……

评论专区

镇守府求生指北:披着舰娘皮的都市文,而且就两字无聊.

快进到3077:装比文。

宿主:黑天魔神的新書,套路跟尿性老讀者都很熟悉了,這邊只想分享本書的一句名言佳句「世界上最好的化妆品其实是凡士林,文明时代的时髦女性永远不会明白这个道理。」

重生八零发家致富

第6章暧昧

电光火石之间,男人扣住她的腰肢,将她死死往怀里按,同时身体一转,带着她往地上滚。

宽阔结实的后背,拦在了毒蛇攻击的最前方。

夏茗瞪大了眼。

她惊险地看到,那条毒蛇飞射下来,张着大口,一口毒牙扎进男人的肩膀。

血珠迸溅,洒到她脸颊上,温热温热的。

千钧一发之际,夏茗不知道从哪里涌上来的勇气,猛地朝毒蛇的七寸抓去,硬生生把毒蛇给拽了出来。

那毒蛇几近癫狂,扭摆着蛇身,蛇尾一甩,就要朝夏茗的手腕缠上来,却被夏茗抢先一步,狠力将蛇给丢开,重重地掷在一旁的石头上。

她动作快,受了伤的男人,行动比她更敏捷更快,几乎在看到她动作的一瞬间,反手就射出一枪。

“呯!”

伴随着枪响,毒蛇砸在石头上那一瞬间,还没来得及反扑,就被男人的子弹,精准无误地击中了七寸。

血溅当场。

那蛇身和蛇尾,疯狂抽搐扭动,渐渐地,没了动弹。

死透了。

夏茗长松一口气,感觉到压在她身上的男人,浑身紧绷的肌肉,也渐渐放松下来。

这男人实在太高大了,目测身高超过一米九,即使放松下来,一身精悍的肌肉还是硬邦邦的,隔着衣衫都能感觉到,压迫感十足。

这么大个男人压在身上,还一身的血腥,压得夏茗有点喘不过气。

她抬起头来,想开口让男人挪开身体,别压着她,却对上男人冷厉的眸子。

夏茗这才注意到,这个男人的脸,俊美得过分。

五官轮廓分明,眉骨、鼻梁、下颚,每一道线条,硬朗到近乎锋利,剑眉星目而又铁血冷厉。

那双鹰隼般犀利的眸子,寒光迸溅,森冷而不近人情。

只不过,他身上的气场太强悍,目光太锐利,再加上一身浓重的血腥,宛如血海中走来的杀神,生生让人胆寒,而忽略了他俊美的容貌。

此刻,那双犀利的眸子,正近距离地盯着她。

他目光很复杂,像是在打量,又似乎是在审视,带着几分提防,和一种莫名的势在必得。

就好像一个出色的猎手,在盯着志在必得的猎物。

夏茗看不透他在想什么,被他这么盯着,只感觉心里毛毛的,但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竟没有刚才那么害怕了。

她能感觉到,这个男人,虽然自带森冷威严的气场,但对她,似乎并没有杀念。

这让她暗暗松了一口气。

她避开了男人的目光,小手推了推他的身体,小声说:“你起开,压到我了。”

话音刚落,男人身体一震,刚刚放松下来的肌肉,倏然紧绷。

察觉到自己的失控,男人死死盯着她那两片唇,冷厉的目光中,缓缓注入一股莫名的炽热。

“闭嘴!不许说话!”他嗓音低沉,语气却很烦躁。

像是对夏茗的不满,又像是懊恼他自己因为一道声音而失控。

夏茗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自己娇柔酥软的声音,对一个成年男人来说,是个多么刺激的存在。

尤其现在荒山野岭,又孤男寡女的,他还压在她身上,而她刚才那句话,在这样的场景下,显得极为暧昧。

这种嗓音,这样的姿势,这种话……

此情此景,比欲拒还迎的引诱,更让人误会。

夏茗顿时恨不得咬断自己的舌头,也很识相地闭嘴了。

气氛,暧昧而尴尬。

男人死死盯着她,因为压在她身上,他俊美的脸离她很近,近到温热的呼吸,夹杂着陌生的阳刚气息,洒在她的鼻尖上。

酥**痒的,很撩人。

也很危险。

那道仿佛能洞穿一切的视线,大喇喇地凝视着她。

越看,他眉头皱得越紧,但眼睛里的目光,却燃着莫名的火。

复杂而犀利的目光,难以捉摸。

夏茗被他看得浑身不自在。

在前世,她不乏追求者,但她一心扑在事业上,没有和任何男人有过亲密的身体接触,此时此刻的亲近,是前所未有的第一次。

不是不知道怎么应付,而是这个危险的男人,她恐怕真应付不来。

夏茗脸颊渐渐泛起了红晕,突然有些手足无措,她虚张声势地瞪了男人一眼,张口想说句什么,让男人别盯着她看。

一想到自己那娇媚的嗓音,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她瞅了男人一眼,发现男人依然在盯着她看,幽暗深邃的眸子,看不透在想什么。

他的目光,让她感觉不太舒服,她皱了皱眉,小手推了推他的肩膀,示意他挪开身体,别再压着她。

她真的快要喘不上气了。

男人双眼一眯,紧紧盯着她几秒后,竟然真的翻了身。

夏茗赶忙起来,挪到和男人有几步距离的地方,才长舒一口气,坐了起来。

她避如蛇蝎的举动,似乎惹来男人的不满。

他面色一沉,意味不明地冷哼了一声,倒也没说什么,只是抓着枪坐起来,靠在一旁小憩。

夏茗没敢明目张胆地观察他,她扫了一眼四周,发现她的竹篓和摘下的梨子,都还好好的,摔在一旁的鸟窝,又碎了两颗蛋。

而梨树下,躺着两条毒蛇的尸体。

一条被打了两枪,一枪中腹部,一枪中七寸之处,而另一条稍小一点的毒舌,则是直接中了七寸,一枪毙命。

等等,两条毒蛇?

怎么是两条?

夏茗震惊了,不可置信地看着那条“多出来”的毒蛇尸体。

一旁的男人,似乎察觉到她的惊愕,冷笑道:“那两条毒蛇,都看中了鸟窝,正要厮杀抢食,结果你跑上去截胡找死,成了它们的眼中钉。”

夏茗一时间,竟说不出话来。

她不自觉摸了摸自己破皮渗血的脖子,后知后觉地意识到,她在树上时,这男人用枪指着的,不是她的脖子,而是她身后的第一条毒蛇。

他命令她别动,是因为她身后有毒蛇,她若是轻举妄动,会惹来毒蛇的攻击。

结果她没领悟到这一点,还作死地举起手,想要对他做出投降的动作,反倒是给了身后的毒蛇可乘之机。

关键时刻,他射出第一枪,那颗几乎擦着她的脖子飞出去的子弹,一枪命中目标,击中了她身后那条毒蛇的七寸。

而她摔下树后,手里还抱着鸟窝,对第二条更大的毒蛇来说,她依然是抢食的死敌,这才有了之后发生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