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糖轩辕谨)团宠农家小糖宝_《团宠农家小糖宝》全本阅读

《团宠农家小糖宝》是作者“ “风中的叶子””的倾心著作,苏糖轩辕谨是小说中的主角,内容概括:老苏家终于生闺女了
  于是,穷的叮当响的日子,火了!
  “爹,我在山上挖了一篮子大白萝卜”
  奶声奶气的小姑娘,把手里的小篮子递到了苏老头面前
  苏老头:“……”
  脑袋“嗡”的一声
  这么多野山参,得卖多少银子?
  “爹,我还采了一篮子蘑菇”
  苏老头:“……”
  身子晃了晃
  这么多灵芝,能置多少大宅子?
  “爹,我……”
  “闺女呀,你让爹缓缓……”

小说:团宠农家小糖宝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风中的叶子

角色:苏糖轩辕谨

你喜欢看古代言情分类的小说吗?一定不要错过“风中的叶子”的一本新书《团宠农家小糖宝》。故事精彩片段如下:苏老太太听到儿媳妇夸自家小闺女,满脸的骄傲藏都藏不住。“娘,小姑取名字了吗?”苏大嫂问道。“你爹取了,小名儿叫糖宝,大名就叫苏糖。”“糖宝?这名字好,甜甜的,真像个小甜宝……”苏大嫂说着,伸手点了点小糖宝的小脸蛋。糖宝眨巴眨巴眼睛,看着一个年轻的妇人,看着她满脸善意的喜爱,不由的抿了抿小嘴……

评论专区

联盟之魔王系统:主角管教妹妹沉迷游戏的方法是教她玩

诸天之从新做人:《盗梦空间》副本写的是什么瞎jb玩意?自己考试不顺,然后不用心瞎写发泄,这样的作者简直是拿自己的职业前途当儿戏,自己作死。

横炼宗师:我就想问, 云中客来 和 云中仙客 是啥关系?

团宠农家小糖宝

第6章:这谁扛的住呀

苏老太太听到儿媳妇夸自家小闺女,满脸的骄傲藏都藏不住。

“娘,小姑取名字了吗?”苏大嫂问道。

“你爹取了,小名儿叫糖宝,大名就叫苏糖。”

“糖宝?这名字好,甜甜的,真像个小甜宝……”

苏大嫂说着,伸手点了点小糖宝的小脸蛋。

糖宝眨巴眨巴眼睛,看着一个年轻的妇人,看着她满脸善意的喜爱,不由的抿了抿小嘴。

她本来就叫糖宝。

“哎哟,娘,小姑是不是饿了?”苏大嫂惊道。

随即,想起什么似的,又道:“娘 ,您是不是还没有奶?”

苏老太太放下碗,摸了**前,一点儿鼓胀的感觉都没有。

她生了这么多孩子了,当然知道这是没来奶。

苏大嫂也是做娘的,一看苏老太太的表情,就知道怎么回事儿。

更何况,苏老太太这么大年纪了,别说现在没来奶了,就算是来了,怕是奶也不够小姑子吃的。

糖宝原本没怎么感觉饿,可是听到苏大嫂一说,小肚肚立刻就觉得饿了。

不过,她也知道现在没得吃。

不由的,瘪了瘪小嘴,眼睛里弥漫上了一层水雾。

委委屈屈的小模样,杀伤力别提多强。

宝宝委屈,宝宝不哭,宝宝饿饿……

苏老太太和苏大嫂,心差点碎了。

这谁扛的住呀!

瓷娃娃一般的精致的小姑娘,委委屈屈的强忍着不哭……

苏大嫂一捂心口,叫道:“哎哟!不行了!我受不了了!娘,我去给小姑要奶喝!老王家儿媳妇还奶着孩子呢,我厚着脸皮去讨点儿。”

为了小姑不挨饿,脸皮算什么?

苏大嫂说完,风风火火的就往外走。

苏老太太也吃不下饭去了,弯腰把小糖宝抱了起来。

“乖宝宝,一会儿就有饭饭吃了……”

苏老太太念叨着 ,差点没掉下泪来。

她也知道自己年纪大了,身子又虚,怕是根本就奶不好孩子。

要是个小子,掺杂着喂点儿米糊子,怎么着也好说,可是闺女……

她哪里舍得?

这不是要她的命吗!

苏老太太正伤心着,外面传来了一阵喧哗声。

大半个村子的人,都向着苏家涌了过来。

没办法,苏家一行人在苏老头的带领下,简直是太拉风了。

苏老头在前面开路,雄赳赳气昂昂的,怀里抱着一个大木桶。

木桶里装了大半桶活蹦乱跳的鱼。

里面的鱼不时的蹦起来又落回去,给人们表演一下空中飞跃,仿佛生怕别人不知道木桶里装的是鱼一样。

苏二虎紧随其后,怀里也抱着一个大木桶。

同样的,木桶里的鱼也是一路走,一路做跳跃表演,招呼着桃花村的村民来观赏。

而最吸引人眼球的,还是苏二虎的脑袋上,顶着一条大鲤鱼,脖子上骑着儿子苏二盼。

苏二盼两只小腿,紧紧的夹着他爹的脖子,两只小手则是死命的搂着大鲤鱼。

再后面是苏六虎了。

苏六虎倒是没有这么夸张,只不过肩上扛着一条大草鱼。

也不知道是累的,还是激动的,小脸通红,走路腿都有些发颤。

就连苏大盼,怀里也死命的抱着一条一斤来沉的鱼。

可以说,大柳树村还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种奇观。

人们平时在河里,连条手掌长的鱼都难以抓到,不成想今天老苏家众人,竟然抓了这么多鱼。

这种玄幻的场景,让整个村子再次沸腾了。

“啪!”的一声,一条鱼表演失误,掉到了地上。

“又蹦出来了!”有人大声叫嚷。

“快!抓住!”

“抓住了……”

一群人弯下腰,七手八脚的去抓鱼。

人们抓到鱼倒是也没有贪下,笑哈哈的又给扔回了苏老头的木桶里。

毕竟,那么大的鱼,谁也不好意思白拿。

“老苏头,你们家这是真的要发了!”一个拿着烟袋锅子的老爷子,笑呵呵的道。

“哪里哪里,就是今天运气好。”

苏老头嘴上谦虚,脸上的笑容那叫一个得意。

“这还不是发了?鱼就是年年有余的意思,你们家这是要年年有余粮了。”老爷子继续道。

“哈哈……借老哥哥吉言了。”苏老头哈哈大笑。

毕竟,吉庆话谁都爱听。

苏老头听的是满脸红光,仿佛年轻了好几岁。

“二盼,把鱼给我行不?”有人逗二盼。

二盼抱着鱼,拼命的摇晃小脑袋,“不给!给小姑姑!”

稚嫩的声音,向人们传达了整个老苏家的信念。

“哎哟,可了不得了,这才多大的小豆丁,就知道把好东西给小姑姑?”

“看来,以后老苏家的小闺女,要被当成小祖宗供起来了。”

“可不是嘛,老苏家可是把闺女盼来了,还不知道怎么娇惯着呢……”

“娇惯着也是应该的,没看到小闺女一来,就带了这么多大鱼?”

“老苏家这个小闺女,怕是个小福星……”

“……”

凑热闹的七嘴八舌,再次把糖宝和苏家发家联系了起来。

同时,也心里念叨着,怎么自家闺女就没有这等好命?

小糖宝的福星光环,就这样在一条条的大鱼飞跃中,实锤了!

苏老头一路走着,一路迎接着一干羡慕的目光,感觉这些年都没有这么扬眉吐气过。

老苏家这些年儿子一个个的生,霉运一年年的来,走到哪儿都被人用同情的目光看待。

现在,终于风光了一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