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萧楚萧(大晋皇太子)_(大晋皇太子)完整版阅读

穿越重生小说《大晋皇太子》震撼来袭,此文是作者“沐浴焚书”的精编之作,故事中的主要人物有楚萧楚萧,小说中具体讲述了:《大晋皇太子》是一本穿越历史文章,其作者是“沐浴焚书”,创作者精心编写的文章,很

小说:大晋皇太子

类型:穿越重生

作者:沐浴焚书

角色:楚萧楚萧

热门网络作者“沐浴焚书”的热门书《大晋皇太子》推荐大家阅读。故事精彩剧情为:大晋。太子府。“太子殿下,你竟敢欺辱重臣之女,淫乱无道,好大的胆子。”刚穿越而来的楚萧,就听见这么一句。随后,一模样尚佳的近身婢女,哭哭啼啼……

评论专区

我是全能大明星:白书被人骂是正常的,但本本书都被人骂冚家铲,这作者你说正常大家是不可能信你的。

在超自然的世界里低调成神:一般

边界之外的世界:作者终于开新书了,不容易,因为上一本书,我不太喜欢。

大晋皇太子

第1章 陷害

大晋。
太子府。
“太子殿下,你竟敢欺辱重臣之女,淫乱无道,好大的胆子。”
刚穿越而来的楚萧,就听见这么一句。
随后,一模样尚佳的近身婢女,哭哭啼啼。
“景大人,这一定是有人冤枉殿下,他智慧未开,怎会懂夫妻床事?”
“放肆,你这狗奴才敢质疑我的话?”
景元蓠暴怒,一个巴掌打过去。
楚萧躺在床上,听着骂声,顿时脑袋一痛。
原来自己是穿越到了历史上并不存在的大晋。
成了大晋的太子。
原主从小聪明伶俐,但十五岁那年,莫名其妙成了个傻子。
关乎皇子该学的治国之策、琴棋书画、文韬武略,由于智商问题,学了一半戛然而止。
包括宫廷礼仪也是统统忘光,成天以整人、玩耍为乐。
而这一次,傻子被人设计,与将军之女杜开颜躺到了一块… 只是原主的记忆,仅停留在晚饭后在房间玩躲猫猫,之后一阵迷烟飘过来,就晕了。
楚萧勾起唇角。
未来电视剧中的各种勾心斗角、宫斗权谋,哪个不比当前的骚操作更骚?
区区大晋,我一上知天文、下知地理,饱读诗书的大学教授还弄不明白?
接收完记忆后,楚萧起来,不着寸缕的走过去。
“欢儿,别哭了,孤行的正坐的端。”
贴身婢女哭的更加汹涌,“殿下,奴婢知道您根本不会行房事…” 哭声戛然而止,欢儿不可思议的看着楚萧,“殿,殿下?
您,您刚说什么?”
“孤不傻了!
好了!”
楚萧笑。
景元蓠大惊,眼中的阴鹜一闪而过,“太子,你是不是早好了?
以傻为由,强行掳来杜开颜行苟且之事。”
“我就算要掳也不可能掳她呀!”
楚萧笑的更欢了。
杜开颜嚣张跋扈,娇奢淫逸,在民间风评极差。
未婚就和各个男人搞出各种绯闻,就是一朵开在大晋的奇葩。
别说掳了,投怀送抱也不要呀!
景元蓠被噎的说不上话来,楚萧指着两个太监又道:“你,还有你。”
这两个人是原主失去意识前,陪他玩躲猫猫的人。
“来吧,说说,孤在晕倒之后你们做了什么,谁教唆的你们陷害孤。”
楚萧大手一挥,面带寒霜,气势凛冽。
整个大晋除了皇帝他最大,此刻释放出的巍峨威压,哪里是两个太监能承受住的,下意识朝景元蓠看去。
“哎呦。”
楚萧冷笑,“孤在问你们话,你们看景大人干什么?
难道你们想冤枉她?
来人,把这两人拖到刑部去严刑拷打,孤还就不信找不出想陷害孤的人。”
“太子饶命,太子饶命,景大人,救我们啊。”
两个太监对着景元蓠就是一通磕头。
景元蓠迟疑,片刻后才道:“我亲眼看见你欺辱杜开颜,何来冤枉,来人,将太子打入大牢,等择日新皇登基在做处置。”
楚萧面色一沉,心中了然她为何迫不及待的定罪。
晋皇楚云为人昏庸,亲小人远忠臣,导致大晋泱泱强国走向末路。
各种天灾人祸层出不穷,在楚云挥霍无度下国库捉襟见肘,连赈灾钱都拿不出。
原本傻子是没有资格成为太子的,可在这即将陨落的朝代,众皇子与各权臣形成多股势力,伯仲之间,便将傻子先推上储君之位。
如今楚云病重,人之将死,悔不当初。
为了弥补过错,他在今晚召见所有儿子,要重选储君,即刻继位。
楚萧本不具任何威胁,但皇帝对这傻之前聪慧异常宅心仁厚的爱子生出希冀。
心知要打破民不聊生的现状,除此子外别无二人。
所以,只要楚萧有一丁点恢复的迹象,他会立马钦点他为新皇。
“景元蓠!”
楚萧猛然暴喝,“你好大的狗胆!
不仅污蔑当朝太子,身为镇守后宫的女子武圣,违反宫规擅自出宫,信不信孤现在就杀了你以正国法?”
说话间,楚萧拔出挂在侧帘的镇邪剑,一股杀意腾升而起。
面对此情此景,景元蓠惊愕。
今夜是皇位争夺战,楚萧却恢复心智,这与二皇子来说绝不是好事。
而楚萧也在打量着她。
女子武圣,景元蓠!
大晋历来重武轻文,凡能达到练武五阶,会被朝廷授予武尊称号,十阶则为武圣。
而景元蓠,便是万中无一的女子武圣,地位仅次后宫嫔妃。
手捏一千女子凤卫军,镇守后宫,保护三千佳丽安全,不得擅离职守。
楚萧用剑端拖住景元蓠的下巴,强迫她与自己对视。
那精致的五官,白皙的皮肤,不输后宫的佳貌,让楚萧的怒火稍稍熄下去一丝。
丢掉剑,楚萧一把扯掉景元蓠的外衫,将她拉入怀中,不着寸缕与柔若无骨的身躯紧贴在一块,让景元蓠眼中寒意瞬间爆发。
“你想干什么?”
“景大人,知道污蔑太子和擅离职守这两条罪是死罪吗?
在后宫独守空闺不好受吧?
才迫不及待的污蔑孤欺辱杜开颜,好来看孤不着寸缕,一解相思吧?
不用那么麻烦,孤现在就可以满足你,解你的空虚。”
景元蓠骇然,浑身绷紧,“你胡言乱语,放开我。”
生为武圣,武力值自然顶尖,只要她想,楚萧就能当场毙命。
但,楚萧是当朝太子,只要皇帝不死,意图刺杀太子,必诛九族。
傻子好摆弄,但他,显然不傻,没有欺辱杜开颜的实质性证据,无法抓人。
“放开你?
你难道不得感谢孤愿意碰你?”
只见她们脸浮怒色,摆出拔刀之姿,又不敢真的拔出刀来。
“你们是后宫女子亲卫吧,今天你们饱眼福了,孤让你们看看你们的景大人是如何在孤身前承欢的。”
说话间猛然用力,将景元蓠的内衬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