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轻江妄言(爆!顶流女王又被影帝蓄意撩拨了)完结版在线阅读_《爆!顶流女王又被影帝蓄意撩拨了》全集免费阅读

《爆!顶流女王又被影帝蓄意撩拨了》主角晏轻江妄言,是小说写手“一剪月”所写。精彩内容:【双顶流 暗恋 爆笑 团宠 甜宠爽文】
重生后绑定沙雕系统,晏轻在娱乐圈杀疯了!
开局怼黑粉空降热搜,骑着超萌小羊驼走红毯吸粉无数,糊咖摇身变成影视歌三栖开花的人间蛊王
白莲女配酸了:“我要买水军黑她!”
化身羊驼的超护主系统:“he——tui!欺负我家宝贝宿主?我让你直播秃头!”

顶流江妄言尊如神祇,被誉为不可亵渎的高岭之花
摄像师却发现他将新晋顶流女王摁在浴缸里,缠绵缱绻地亲得眼尾泛红,“轻轻,怎么才肯让我得偿所愿?哥哥对你,蓄谋已久”

小说:爆!顶流女王又被影帝蓄意撩拨了

类型:穿越重生

作者:一剪月

角色:晏轻江妄言

热门网络小说《爆!顶流女王又被影帝蓄意撩拨了》是著名作者“一剪月”的最新佳作。小说中具体讲述了:女孩们陆续回到化妆间准备舞台。晏轻的舞衣有些复杂,她正懊恼地闷头捣鼓,忽听一阵敲门声。“笃笃笃——”以为是被导演组叫走的小蓓回来了,晏轻连忙道,“进。”得到允准后的江妄言推门而入。可刚踏入化妆间,白皙光洁的背便撞进他的眼眸,蝴蝶骨性感得恰到好处,似雪般潋滟着漂亮的光泽……但似乎因为舞衣过于复杂……

评论专区

大美时代:舔狗不得好死 见这个作者就喷 不需要考虑

某高坂京介氏物语:在我看来,主角头上绿的发亮,对不起,再见

重生之玩物人生:尝谕的书,推**,唉。这本书还算好,让你在看玩物的时候,推**……

爆!顶流女王又被影帝蓄意撩拨了

第7章

女孩们陆续回到化妆间准备舞台。

晏轻的舞衣有些复杂,她正懊恼地闷头捣鼓,忽听一阵敲门声。

“笃笃笃——”

以为是被导演组叫走的小蓓回来了,晏轻连忙道,“进。”

得到允准后的江妄言推门而入。

可刚踏入化妆间,白皙光洁的背便撞进他的眼眸,蝴蝶骨性感得恰到好处,似雪般潋滟着漂亮的光泽……

但似乎因为舞衣过于复杂。

彩色的绸带缠在她的纤腰与背脊,弄得小姑娘似有几分狼狈。

“小蓓。”晏轻倏然出声。

她揪着缠不明白的绸带,拉链还没有拉上,“你能不能学学生产队的驴别磨磨蹭蹭,快点来帮我呀。”

江妄言没想到她还在换衣服。

礼貌性地敲了门,得到允准后才进来,却不曾想看到这样一幕……

他原本觉得有些不合适准备离开。

但听到女孩的催促声,娇甜软糯的嗓音里掺了几分焦急,终究还是认输般的轻笑了一声……

罢了,就为她当一次流氓。

于是低沉性感的男声在女孩耳畔响起,“怎么弄?”

晏轻背脊微僵,她诧异转眸,便撞进了一双狭长而深邃的桃花眸里。

江妄言低眸望着她的舞衣。

微凉的指尖落在性感的蝴蝶骨上,他稍稍靠近,“是需要拉拉链吗?”

启唇时,灼热的气息洒在她的背上。

晏轻只觉得脊骨都酥了,她立刻转身紧贴墙壁藏好露出的背,绸带飘落到地上,“怎么是你?小蓓呢?”

江妄言弯腰帮她将绸带捡起。

他眉眼平静,语调淡缓,“刚才看到导演组喊她有别的事要忙。”

晏轻:“……”

她狐疑地睨他一眼,“你怎么会来这个综艺,苏锦夏不是说你拒绝了吗?”

他勾唇,敛眸轻笑,“你说呢?”

“我怎么会知道……”

晏轻小声嘟囔,有些恼羞成怒,“但你不知道女孩子换衣服要避嫌?再不出去我就跟节目组举报你耍流氓了!”

闻言,江妄言的眉尾略略一扬。

他懒散地倚着墙壁,“不是需要帮忙?”

晏轻才不需要这个骚男人帮。

她咬了下唇瓣,很努力地够着身后的拉链,像是非要自己把它搞定不可。

但江妄言却慢条斯理地挺直腰板。

他大步走到晏轻身旁,握住她盈盈一握的香肩,稍一用力便将她转了个圈。

晏轻睁大眼眸瞪他,“你干嘛!”

江妄言打量了下她的舞衣,找到拉链的位置,伸手帮她拉了上去。

他饶有兴致地打量着晏轻的模样。

衣裙分离的舞衣,露出纤细柔软的腰肢,他的目光落在那截小腰上……

“你就打算这样上台?”

江妄言的眉梢,不着痕迹地轻蹙了下,明显对她露腰的行为有些不悦。

“露腰怎么了?”晏轻睨他,“现在什么年代了,你在兵马俑第几排?”

她从男人手里抢回绸带,还想自己系,但一只手根本没办法打蝴蝶结。

只能委委屈屈地抬头,“那个……你会不会系蝴蝶结啊?”

江妄言:“……”

他神色平静地看着女孩,没动。

晏轻用指尖轻轻揪着他的衣角,“就看在我们父子一场的份上。”

“父子?”江妄言眉尾轻挑。

她内心哔哔:但必然我是你爹。

可江妄言却想起昨天,晏轻将他惹生气后,转眼就在微信里跪着喊爸爸。

男人的眸光意味不明,“你是指……你是不会向狗男人低头的想都不要想?”

晏轻:“……”

她挤出来的笑容僵在了脸上。

这个要慌,问题很大.jpg

晏轻硬着头皮避开这个话题,轻轻地戳了下他的腰,“你到底会不会嘛?”

“不会。”江妄言转身就要离开。

但就在他刚转身的时候,倏然听到一阵倒吸凉气的声音,“嘶哈——”

江妄言立刻顿住脚步。

可还未等他说什么,柔软的娇躯便撞进了他的怀里,晏轻伸手揪住他的衣领,慌忙道,“别走别走你先别走!”

江妄言眼尾漾起了些许诧异。

看着钻进自己怀里的女孩,他抬手轻揉着她的脑袋,“小学妹今天这么主动?终于知道给学长投怀送抱了?”

“投怀送抱个屁!”晏轻气急败坏。

她轻轻磨着小尖牙,抬起一双精致的狐狸眼,“我的发饰卡在你胸针上了。”

江妄言这才注意到他的胸针。

他平时没有这个习惯,但是毕竟直播上节目,经纪人明淮非要让他戴上这个。

晏轻是异域风情舞,发饰有些长,许是刚刚给她弄拉链时不小心勾到了。

“你把胸针摘下来。”晏轻道。

江妄言眼眸里潋滟过些许波澜,难得抱她满怀,他有些不太想动。

晏轻踢他脚尖,“你快点啊。”

“嗯?”江妄言眼尾轻挑,“男人这里,可没有快点这种字眼。”

晏轻恨不得让坨坨吐他一脸口水。

偏偏坨坨这时候睡着,睡得四仰八叉,一边睡还一边阿巴阿巴。

看出小姑娘内心的小火苗在燃烧。

江妄言低笑出声,不再逗她,“不想疼就乖一点,别乱动。”

晏轻刚才就被扯得头皮痛了。

她白嫩的脸蛋微鼓,只能乖巧地将脑袋埋在他怀里,动都不敢动一下。

可江妄言的动作却慢吞吞的。

他慢条斯理地把玩着那发饰珠串,半天没解出来一点,“是很麻烦。”

晏轻:“……”

“你把胸针摘掉我自己慢慢解。”

江妄言无动于衷,“刚刚有工作人员看到我进来,如果我出去时被发现衣衫不整,胸针还留在了你这里,你猜他们会怎么想?”

晏轻:“……”

这骚男人才是瘟神好吗!

她无法辩驳,“那你就快点弄!”

江妄言仍旧慢条斯理,“哥哥说了,哥哥这里没有这两个字。”

晏轻感觉自己的拳头都硬了。

直到外面传来敲门声,“晏老师你在吗?请问有看到江影帝吗?”

闻言,晏轻立刻便抬起了眼眸。

根本没人看到江妄言进来,导演组发现他不见了,在到处找。

晏轻正准备出声,“他……唔!”

但江妄言却及时捂住了嘴巴。

他低眸,“学妹想被人知道我在帮你换衣服?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倒也不太介意……”

晏轻睁大眼眸,疯狂摇头。

她连忙扒拉开江妄言的手,隔着门朝外面的人回复道,“我没看到!”

工作人员在门口窸窸窣窣,计划着去别处找,顺便提醒了下她注意时间。

江妄言终于将她的发饰解了出来。

晏轻抬手便想揍他,却被江妄言揪住了半系的绸带,男人敛眸帮她系了两个蝴蝶结。

然后微微俯身贴在她的耳边,“学妹加油,别给哥哥丢脸。”

音落,便转身离开她的化妆间。

晏轻气得跺脚,可这个骚男人不仅帮她穿好了舞衣,还帮她系了蝴蝶结,一副助人为乐且清心寡欲的模样……

让她想骂流氓都无从下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