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简桐商寂白《杀你还需要理由》_(杀你还需要理由)全文在线阅读

小说推荐小说《杀你还需要理由》,主角分别是赵简桐商寂白,作者“爱吃西瓜奶霜”创作的,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如下:重生前,赵简桐恋爱脑上身,错爱渣男,成了商寂白世子登基为皇的垫脚石,这个世子不仅

小说:杀你还需要理由

类型:小说推荐

作者:爱吃西瓜奶霜

角色:赵简桐商寂白

热门小说《杀你还需要理由》是作者“爱吃西瓜奶霜”所著。小说精彩内容概括:

评论专区

九星之主:占个位置,保持了水准

无论魏晋:溜了主角献祭智商召唤出了男主

戈地图在1985:咋跑到独阅读希望还有更新吧

杀你还需要理由

第1章 大雪之下,她全族皆灭

南莅朝四百八十三年,深冬。
漫天雪花似要将整个上京城掩埋,皇宫内白雪之下是殷红的血。
“商寂白,求你,放过他们。”
赵简桐着一袭红色喜衣。
跪爬在城墙下,眼泪涟涟地望着玄衣矜贵男子。
青年男子唇齿微启:“杀。”
今日是腊月二十六,是商寂白举行登基大典之日,亦是赵简桐嫁给他这一日,卦象上说大吉。
赵氏一族人,悉数从上京南门浩浩汤汤地入了皇宫,却未瞧见御林军统领周长亓面色比往常更加阴翳。
随后,上京四门全部被关。
位于城墙之上的商寂白穿着南荆国最尊贵的玄色上衣,振臂一挥,无数的御林军从四面八方冲了出来,将宛若困顿之兽的赵氏一族一一砍杀。
家主赵冀微愣,复红着眼,赤手空拳和御林军缠斗,长而尖锐的钩镰枪刺穿了他的胸膛,被人活生生地从胸膛勾出一颗跳动的心脏。
他瞠目而视,重重跌落在地,血流了一地。
长兄赵恒位列骠骑大将军,从小随着家父一生戎马,骁勇无敌,此刻却被数名御林军包围且被长矛刺穿,那些御林军稍微一用力,将他被戳出窟窿眼的身躯高高举起,再重重摔下。
紧接着,便有人上前用大砍刀宰掉了头颅。
次兄赵聪,向来温润如玉,一身书生意气,再瞧见长兄那颗带血的头颅后,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城墙上的弓弩手并没有因此放过他,数以万计的箭矢从天而降,将他刺成刺猬。
次兄幸也不幸,赵氏一族,其他的老弱妇孺被箭矢刺中了眼睛,耳朵,大腿……不能立马死去,只能像个无头苍蝇一般在围墙里痛哭哀嚎。
赵简桐瞧见了祖母,那已年过七旬的老夫人,眼眸中噙着泪水,却依旧一身正气,傲然挺拔地站在正中心对着商寂白破口大骂。
“南荆国的野种,叛国贼,走狗,杀千刀的。”
商寂白薄唇微微上扬,斜睨的眼神深邃幽黑。
他从身侧弓箭手的手上夺过武器,一箭直直的从老夫人的喉咙处射穿。
赵简桐绝望无助地嘶吼着,冲过去抱住祖母,等着她再昂头时,望见了城墙上和赵柔并肩而立的商寂白。
他故意留了她性命。
故此,她才能一边叫嚣着,一边将簪子藏在袖口,跪爬上城墙。
赵家为南莅朝苦心作战几十年,到头来却成为了老皇帝心中的毒瘤。
为了使整个赵氏家族在上京活下去,赵家做了一个决定,拥力有野心的郡王商寂白为皇。
却没想到,此人更狠。
她平视着他,下意识地抚摸着自己的肚子,两个月前她为他解除魅毒,已然有孕。
她以为商寂白真心爱她,想在大喜之日后告之他,却没想到大喜之日会是这样。
她眼眸冷冽,紧咬双唇朝着他的胸膛狠狠刺去。
那人侧目看了她一眼,迅速将手中的三叉戟淡漠又决绝地刺向她腹部,复又挑起她的躯体,高高举过头顶。
三叉戟刺穿了她的腹部,鲜血殷殷的流淌,她和她腹中孩儿谁都活不了。
“为……什么?”
她一张口,鲜血便喷涌而出,溅在了那人棱角分明桀骜不羁又俊逸的脸庞上。
他不说一言。
在他身侧,吓得浑身发白的赵柔,她的亲妹妹无助道,“姐姐,皇上他说赵氏一族阴险狡诈,既能反太子一族,日后也会反他,还不如趁早绞杀,一劳永逸。”
赵简桐猛得又呛出一口鲜血,凌乱的染了鲜血的发丝在风中飘荡,“你……为何在他身侧?”
赵柔眸光一转,染上一层阴冷,“皇上要立我为后,我同意了。
这辈子我又一次踩在姐姐头上,尽管是用全族人的性命换取,我也甘之如饴。”
哦,原来是这样。
她闭上了眼睛,讥笑声中带着不甘和无尽的恨意。
成王败寇,赵家输得一败涂地。
她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只感觉身体像是软踏踏的棉花,卑微而又落寞地坠落。
商寂白冰冷的眸盯着和三叉戟一起落下的红衣女人,那人重重地摔在地上,脑袋开瓢,将那张倾城绝色的脸庞衬得恶心起来。
他眸色倏然清明,汗水浸润了衣衫,只靠在城墙大口干呕起来。
魔君商燕腾空而现,望着解除操控的商寂白,冷笑一声,“怎么了,是心疼那个女人了?
先前魔界和灵族大战,损失惨重,如今正需要这些人类来填补。”
商燕大手一挥,在他挥起的黑色,魔气中凭空出来一个洞,众多的恶犬,血鸦飞速而下,蚕食着赵氏一族的躯体。
商寂白如鸦羽的长睫微微颤动。
良久,他道:“父君,你得到了你想要的一切。”
“如今南荆国已在你手,你想要多少人类便有多少人类。”
商燕仰天大笑,侧目时多看了一眼清醒无比的儿子,他雄厚的大手重重地拍在其肩膀。
克制的傲慢还是从语气中泄露出来。
“寂白,你我是父子,不分彼此,这天下是我的、自然也是你的。”
站立于城墙之巅的少年,眸色暗淡。
那颗完全清醒过来的灵魂,待眸光扫到那具崩裂的女尸时,止不住悲恸。
只需须臾,他便亲眼瞧见血鸦将赵简桐的身躯撕咬得只剩下一堆森红碎骨。
他闭上双眸,似是再也忍受不了一般,飞奔而下,将一堆残骸揉碎在怀里。
他终是爱上了赵简桐。
他想成为南莅朝的帝王,也想让赵简桐做皇后,他要和她携手共治天下。
谁知,父君用“魔血”控制他。
“父君,你已得偿所愿。”
“我也该为自己而活。”
商寂白撕碎了自己躯体,与她长眠于皑皑白雪中。
生命的最后一刻,他想,他亲手杀死了她的家人,那少女变成厉鬼也不会饶恕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