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煜佟清和小说 赵煜被赐毒酒后废后她开挂了全本精彩阅读

精品现代言情小说《被赐毒酒后废后她开挂了》,赶快加入收藏夹吧!主角是赵煜佟清和,是作者大神“云苒”出品的,简介如下:赵煜、佟清和分别是小说的男女主人公,小说名为《被赐毒酒后废后她开挂了》,精彩内容

小说:被赐毒酒后废后她开挂了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云苒

角色:赵煜佟清和

热门网络作者“云苒”的新书《被赐毒酒后废后她开挂了》推荐大家阅读。内容精选:元熙二十七年,三月春冷,黑黢黢的深宫内院,只闻得雨声潺潺,及偶尔响起的春雷阵阵。延禧宫内早已乱作一团,宫人们来来回回地忙碌著,脸上皆是焦躁与害怕之色。“芳兰姐姐!太医呢?这都快一个时辰了,小主怕是要难产……“芳兰嘴唇发白却没有作答,听着屋内小主一声声的哀嚎,神色越加惊疑不定。又是一声闷雷,她打了个寒颤,这才低声道:“太医们不会来了。”“小主腹中可是龙胎!他们怎么敢……”小宫女似是不敢相信……

评论专区

俺寻思这挺科学的:土著主角,对我来说有毒。金手指是梦见其它科幻类作品的发明,并制作出来,例如用放大灯放大振金10g变无限。制作了一个机器人妹妹,鲁班锁,让动物说话围巾柯南的滑板,麻醉针等等。

超级生物工厂:请问作者骨科跟书高分有什么关系?(摸不着头脑)

元神真仙:太监了,但量大,而且修仙小说等级跨越之后,故事连续性不高,所以不用太在意太监。这本书的修仙,等级看的出来,老虎再装,还是老虎,现在一堆书,装的太过了。这本书让我现在还能回忆起来,很不错的。

被赐毒酒后废后她开挂了

第1章 楔子

元熙二十七年,三月春冷,黑黢黢的深宫内院,只闻得雨声潺潺,及偶尔响起的春雷阵阵。
延禧宫内早已乱作一团,宫人们来来回回地忙碌著,脸上皆是焦躁与害怕之色。
“芳兰姐姐!
太医呢?
这都快一个时辰了,小主怕是要难产……“ 芳兰嘴唇发白却没有作答,听着屋内小主一声声的哀嚎,神色越加惊疑不定。
又是一声闷雷,她打了个寒颤,这才低声道:“太医们不会来了。”
“小主腹中可是龙胎!
他们怎么敢……”小宫女似是不敢相信。
芳兰是知道内情的,她右手紧紧握拳,水葱似的指甲几乎要掐进肉里。
半晌,她方松开了手,似是下定决心般地长出了一口气。
“我去找皇上,如今只有那位,能救我们小主了。”
…… 同样的细雨缠绵,雷声偶惊,承露宫内却是另一番光景。
贵妃清和一早用过晚膳,此时正慵懒地斜倚在罗汉榻上,看着前些日子没看完的半本诗集。
外头忽然传来了太监响亮的声音——“皇上驾到!”
今夜下著雨,按说皇上不会特意来此。
清和怔了怔,忽而想起一事。
她一边起身往门口迎去,一边问了身旁的大丫鬟一句:“延禧宫那位,是不是快生了?”
大丫鬟算了算日子:“是,应就是这两日了。”
“那便是有人告状去了,这是过来兴师问罪的。”
清和未及多说,就看见赵煜自雨中快步走入屋内。
“你!”
赵煜冷著一张脸,漆黑深邃的眼中满是怒意,甚至没等清和请安,他就对着她扬起了手来。
清和下意识地侧过脸,但等了片刻,这记耳光并未像预料中落到自己的脸上。
赵煜的手微微颤抖,他摊开的手掌缓缓握拳,最终仍是垂到了身边。
清和稳了稳心神,依著规矩请了安,余光中瞥见赵煜身后的人群里果然有个熟悉的宫女身影,心中顿时了然。
“朕竟不知,朕这后宫已经姓佟了!”
赵煜逼近清和,他的身上沾染著雨水的气息,但脸上满是厌恶的神色。
清和心颤,她稍稍后退一步,语气上却没有软上分毫。
“皇上是来兴师问罪了。”
赵煜不语,只是狠狠盯着她,那眼神似是能将她生吞活剥。
“求娘娘救救我家徐贵人吧!”
屋内沉默了片刻,忽而有一人从后面扑到前头来,正是清和方才瞥见的芳兰。
芳兰匍匐在地,鬓角的头发黏腻腻的贴在脸上,神色仓皇。
“求娘娘开恩,让太医去瞧一瞧我家小主吧!
小主这胎实在是生不下来啊!”
清和冷冷瞪她一眼:“你不去太医院,来本宫这儿做什么!”
芳兰以额贴地,一时竟分不出滴在地上的是雨水还是冷汗。
“太医院的人忌惮著娘娘您的心思,没有人肯去看小主……奴婢也是实在没办法了,这才去求了皇上。
娘娘,奴婢求您了,您发发慈悲,若是再没有人去,小主怕是要不好……” 她这戏倒是演得情真意切,清和鄙夷地冷哼了一声。
“本宫劝你说话慎重,太医院非本宫管辖。”
芳兰闻言,低声啜泣了起来,仍跪着不住磕头。
清和心中厌烦,再看赵煜还是那般冰冷暴戾的模样,不禁苦笑了下。
“皇上心中也认定臣妾有罪。”
赵煜紧拧著眉头,仿佛不认识眼前的女子。
“朕本不愿相信,可如今徐贵人快要难产而亡了,太医院竟一个人都没去!
贵妃,朕与你相处多年,你何时变成了如此阴狠毒辣的性子?”
“阴狠?
毒辣?”
清和与他对视片刻,陡然笑出了声,她如同魔障了一般,竟是笑得眼泪都流了出来。
“皇上!”
清和步步后退,娇艳的脸上满是憋屈。
“臣妾敢问一句,当年臣妾难产的时候,皇上在哪儿?”
“徐贵人在臣妾饮食中下药,害臣妾差点疯癫的时候,皇上又在哪儿?”
“她虚与委蛇,如何从一介宫女爬上您的龙床,您也忘了?”
赵煜神色微变,眼中的戾气稍稍减了几分。
他凝视著清和:“你如今这么做,究竟是为了对朕的真心,还是为了复仇?”
清和静静回望着他,心中酸涩的情绪一波又一波地涌上心头。
真心吗?
她有过。
初承宠的时候,她也曾真心希望,虽然她的夫君不能只是她的一心人,但也希望可以两情相悦、琴瑟和鸣。
可是当她发现自己不过是他用来笼络佟氏的筹码时,她的真心就不值钱了。
她真的很想问问赵煜,如今做这副深情的样子给谁看?
若是深情,她身处冷宫差点儿饿死的时候,他在做什么?
她被人欺凌失掉所有尊严的时候,他又在做什么?
经历过了那么多事,她还怎么敢再去爱眼前这个人?
清和回忆著种种过往,倏尔轻笑了下。
“真心?
君恩如水向东流,臣妾的真心,早就被皇上丢了。”
赵煜脸上也有些许沉痛之色,他叹口气,似乎有些不知该如何是好。
他对清和是在意的,这分在意已经超过了他后宫的任何一个女子,可是为什么偏偏是她让自己无从决断?
“朕对你……” 芳兰跪在一旁听着二人的对话,见状,咬咬牙硬著头皮求道:“求娘娘怜恤!
求娘娘怜恤!
娘娘,小主也曾服侍过您,求您看在主仆一场的份上,救她腹中龙胎一命!”
清和一脚将她踹开:“笑话!
打你们当年出了承露宫的门儿,就该料到这一日!”
“贵妃!”
赵煜喝止了她,眼中有震惊有怀疑,也有难以决断的犹豫。
顷刻,他闭上眼长叹了一口气,再睁眼时,仿佛已敛去了所有的情绪。
“贵妃佟氏,嫉妒成性,冷漠无情,骄矜自傲,赐……酒。”
他身旁的太监立刻端了一壶酒上来,清和看着,心中一片死灰。
“原来皇上早就准备好了。”
“你若是肯认错,朕……” 话音未落,清和却已经准备去取酒杯。
她的大丫鬟大惊失色,立刻上前拦住。
“娘娘!”
清和却看她一眼,摇了摇头,挥开了她的阻拦。
她笑着走上前去,为自己斟了一杯。
她的夫婿,如今要赐她毒酒。
十年相伴,何来真心?
她以为的夫婿,不也是旁人的枕边人?
“哐当!”
杯子落地。
清和跌坐在地上,听着帘外雨潺潺,渐渐失了神。
那年她入宫,好似也是这样的雨,连绵不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