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的戏精小丫鬟》李景尘言姝暖_王爷的戏精小丫鬟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很多朋友很喜欢《王爷的戏精小丫鬟》这部穿越重生风格作品,它其实是“花朝有叁”所创作的,内容真实不注水,情感真挚不虚伪,增加了很多精彩的成分,《王爷的戏精小丫鬟》内容概括:姝暖做梦都没想到,自己不过是客串一下丫鬟,却被尘王爷李景尘查了个底朝天,还荣升为贴身丫鬟,还要帮他找到王妃才能离开……谁有她命苦?

小说:王爷的戏精小丫鬟

类型:穿越重生

作者:花朝有叁

角色:李景尘言姝暖

热门新书《王爷的戏精小丫鬟》上线啦,它是网文大神“花朝有叁”的又一力作。在这里提供精彩章节节选:“是。”姝暖快步的给表小姐上了茶水,又端上了糕点。
“小丫鬟挺机灵的,去,给本小姐守住大堂,尘表哥一出来,立刻来告诉我。”表小姐娇蛮的命令道。
“是……

评论专区

城堡无双:0.5分。未经考证,生活细节都不知道,也不百度一下纯靠yy。第一章让乞丐撸黑麦,磨面粉,做面包,几个乞丐一天做出100个面包。很震惊啊!您不知道麦要晒干才能磨吗?看了一秒就弃了

残晋:@碧血霸王枪,敢问我在那里乱扯史实了?您就是那个冉闵的粉丝吧。

骑射:我错了,粮草带毒啊,果然远古文就是文青啊,那个傻逼一样的未来人王妃干得叫什么鬼事啊,第八十七章

王爷的戏精小丫鬟

第5章 难以应对的主子们

“是。”
姝暖快步的给表小姐上了茶水,又端上了糕点。
“小丫鬟挺机灵的,去,给本小姐守住大堂,尘表哥一出来,立刻来告诉我。”
表小姐娇蛮的命令道。
“是。”
姝暖顺从的应下,就回去守住大堂。
小荷悄悄的和姝暖咬耳朵,“这就是难以应对的主子们之一,表小姐,谢家二小姐,王爷的远亲。”
“爱慕王爷?”
姝暖顺嘴一问。
“小暖,”小荷吓到了,“怎么说的这么直接?”
“哦。”
姝暖点点头,心想:可不是嘛!
王爷的长相的确让人色令智昏。
这时屋内有了动静,小荷将帘子撩起,是忆安走了出来。
忆安指了指姝暖,“王爷叫你。”
“是。”
姝暖看了一眼花厅的表小姐,跟着忆安进了大堂。
大堂内,就只有王爷一人坐着喝茶,千山和忆安分别站在两旁。
“王爷。”
姝暖施礼。
“表小姐来了?”
李景尘的声音温润如玉。
“是。”
“送走她。”
说的没有一丝犹豫。
“啊?”
姝暖愣住了,“王爷,表小姐已经等很久了。”
“你是谁的丫鬟?”
王爷黝黑的眼眸盯住姝暖。
“本王还要和马侍郎商量科举之事。”
“是,王爷。”
姝暖领命出了屋子。
“盯住了。”
李景尘给千山使了个眼色。
姝暖皱着眉出了屋子,看了看一脸期待的表小姐,无奈的叹了口气。
“表小姐,王爷说让您久等了。”
姝暖笑着说。
“可是尘表哥忙完了?”
表小姐说着就站起了身,要走向大堂。
“表小姐!”
姝暖立刻拦住了表小姐。
“怎么?
还有事?”
表小姐不耐的问。
“表小姐肯定是想将最完美的一面呈现给王爷吧?”
姝暖柔声的说,“奴婢斗胆猜测,女孩子家的妆容,发饰和衣裳都要呈现的完美无缺。”
“你是说我家小姐现在仪容有失?”
表小姐身边的丫鬟轻蔑的看着姝暖,“就你的样子,还敢说我家小姐?”
“这位姐姐严重了,”姝暖慌张的看了那丫鬟一眼,“奴婢怎么敢说国色天香的表小姐不美?”
“那你?”
“这位姐姐,请让奴婢把话说完。”
姝暖对着表姐施了一礼,“表小姐,您下了马车,一路上疾步而来,朱钗已经移位,鬓角已有乱发,刚从石凳上坐起,裙角已沾泥土。
您看是也不是?”
表小姐一听,伸手去摸朱钗,的确是有些松散,扭身看看衣角,些许淡淡的黄色,衬着绿色的衣裙,甚是明显。
“这可怎么办?”
表小姐十分懊恼。
“不知表小姐可听奴婢一言?”
姝暖适时的开口,脸上的笑容恰到好处。
“说!”
“王爷主监科举,近日不会离开长安,表小姐何必急于一时?
虽说您现在依旧貌美如花,但奴婢相信您不愿在王爷面前有任何的瑕疵。”
“你的意思,我下次再来?”
表小姐狐疑的看着姝暖,“表哥让你来的吧?”
“表小姐,奴婢只是提议,毕竟女为悦己者容,您若是想现在就去见王爷,奴婢为您领路。”
姝暖说的义正言辞,并侧开身子,准备引路。
“这…….”表小姐有些不知所措。
身旁的丫鬟小声提议道,“小姐,不如这次就算了?
奴婢听说马家大小姐最近也要来拜访……”
“她?
什么时候?”
“奴婢听说,马大小姐可是命丫鬟随身携带胭脂水粉的。”
“哼!
走!
下次再来。”
表小姐不甘心的看了看大堂的方向,气哼哼的离开了。
姝暖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还好还好。”
“走了?”
李景尘勾唇一笑,“这丫鬟有点用处,下次再有这事,让她去。”
“是,王爷,千山传消息说,那姚进近日频繁进入一家名叫‘闻香’的酒坊,也和其他举子走动频繁了起来。
至于那名‘贵人’,只打听到是高官家的管事。”
“老二那没什么动静?”
“二皇子近日去城郊的宅子散心了,科举之事他并无插手。”
“千山回来,让他立刻来见本王。”
亥时。
“爷,那丫鬟今日就守在大堂门口,端茶送水,未去过别的地方,现在下人房休息,属下派人盯着了。”
“没有任何异常?”
“没有。”
李景尘想了一会儿,“这还是个沉得住气的丫头,再和她说些其他的消息,总有她主子感兴趣的。”
一连几天,姝暖送茶水的时候,忆安和千山有意无意的说一些朝廷中的事。
姝暖很是莫名其妙。
“爷,那小丫鬟每日作息很是规律,没有与外人接触。”
“哦,”李景尘思索了一下,“让她入屋伺候。”
“爷!”
忆安出声阻拦,“会不会太过冒险?
毕竟…….”
李景尘抬手制止忆安的话,“不必,本王身边是需要一个丫鬟了。”
姝暖一脸懵的被调为王爷的贴身丫鬟,这一连几天连跳几级,可把徐管家给急坏了,“王爷!
这丫鬟瘦瘦小小,长相也不讨喜,奴才给您再选几个机灵的吧?”
“徐管家,就她吧,本王院中也不需要太多的下人。”
李景尘好笑的看着一脸忧虑的徐管家,就这么个要什么没什么的小丫鬟,自己的品味没这么低,“好了,徐管家,忙去吧。”
徐管家看着李景尘油盐不进,只能警告的看了姝暖一眼,施礼离开。
姝暖更是懵了,这样,她还怎么偷懒去客栈寻人?
“小丫头?
小丫头!”
李景尘将茶杯放在桌子上,见姝暖不应,提高了音量。
“哎,哎!
王爷有何吩咐?”
姝暖连忙跪在地上。
“不必紧张,”李景尘带着笑,“叫什么啊?”
“奴婢小暖。”
“起来吧。”
“是。”
“忆安会告诉你做些什么。”
李景尘声音平缓。
“是。”
姝暖看着随和的李景尘,觉得自己怎么后背发凉。
屋外小荷的声音传来,“王爷,表小姐前来拜访。”
李景尘皱了皱眉,抬眼看了看姝暖,“小暖,说本王不在。”
姝暖心中暗骂,面上还是恭顺的应下,随即出了屋。
“走,看好戏。”
李景尘招呼忆安和千山,凑近屋门口坐下。
姝暖出了屋就看见了一脸怒气的谢二小姐,当下扬起笑,“表小姐,给您请安!”
“哼!
小蹄子,上次被你骗了,这次,我怎么都要见到尘表哥!”
谢二小姐伸手就要推开姝暖。
姝暖就势就摔在门框上,“噗通”一声倒在了地上,掩面抽泣了起来。
谢二小姐伸出的手还没收回来,就这样愣在了当场。
“大、大、大胆!”
谢二小姐身边的丫鬟反应了过来,“你竟敢讹诈我家小姐!”
姝暖带着哭音,“奴婢怎敢?
表小姐是主,奴婢是下人,主子打下人是理所应当。”
“哼!”
谢二小姐收回了手,“你知道就好,赶紧让开!”
“但是,这是尘王府,奴婢是尘王府的下人,”姝暖擦擦眼角的泪水,抬头望着谢二小姐,“表小姐,打狗还要看主人啊!”
“你!”
谢二小姐不屑的看着姝暖,“就是尘表哥在,也不能为了你一个下人把我怎么样!”
“表小姐,奴婢知道,王爷是您的表哥,但是连奴婢一个下人都知道,娶妻当娶贤……”
“你是说我恶毒?”
谢二小姐恶狠狠地看着跪着的姝暖。
“奴婢不敢。”
姝暖温顺的低着头,声音细细柔柔,和谢二小姐的高腔大调形成鲜明的对比。
谢二小姐身边的丫鬟拉拉她的衣袖,“小姐……”
“怎的?”
谢二小姐还是瞪着姝暖,“你还敢告状不成?”
“奴婢怎敢?”
姝暖显得很是卑微,“今日是王爷不在,若是王爷在,也是站在表小姐这边的。”
“尘表哥不在?”
谢二小姐明显不信,“我要进去看看!”
姝暖纹丝不动的挡在前面,“表小姐,若是王爷在,这么大的动静,王爷早就出来了。”
“哼!
今日就算了,下次我定当在尘表哥面前告你一状!”
谢二小姐气哼哼的扭头离开。
“奴婢恭送表小姐!”
姝暖恭恭敬敬的施礼。
小荷看着谢二小姐离开后,上前拉姝暖起来,“你……”
姝暖立即摇摇手,指指身后的帘子,自己站起了身,拍拍身上的尘土,进了屋,“王爷,奴婢已经送走了表小姐。”
李景尘坐在原来的位子上,似笑非笑的看着姝暖。
千山的眼睛都瞪圆了,忆安也是直直看着姝暖。
“王爷,可是奴婢哪里有问题?”
姝暖看了看自己,土已经拍干净了啊。
“小暖是吧?”
李景尘对姝暖起了兴致,“入府之前,在戏班待过?”
姝暖心中把李景尘骂了个狗血淋头:不是你让我去赶走你的烂桃花的吗?
什么戏班!
不这样做,我一个丫鬟能拦得住谁!
悄悄瞥了李景尘一眼,面上还是笑着回答,“回王爷,奴婢没有在戏班待过。”
李景尘喝了口茶,“嗯,可惜了。”
可惜你个大头鬼!
姝暖心中暗骂。
李景尘这边打了个喷嚏,忆安赶紧上前,“王爷,需不需要让大夫来看看?”
“不必。”
李景尘看了一眼姝暖,“哪个在惦记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