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思君念》苏子衿萧落尘完整版阅读_《君思君念》完整版阅读

小说《君思君念》,超级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主角是苏子衿萧落尘,是著名作者“凉粉”打造的,故事梗概:成亲整整五年的时间,苏子衿一心帮助心上人登基为帝,哪想男人成功后,反将她一脚踹开

小说:君思君念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凉粉

角色:苏子衿萧落尘

热门小说《君思君念》是作者“凉粉”所著。小说精彩片段:庆丰元年,大寒。新帝登基半年,今日却不上朝,只因皇后临产,爱妻心切陪伴左右。朝臣人人称赞新帝重情重义,帝后情深,却不知此时凤栖宫却是另一番光景。“姐姐,你说你是何必呢,都要死的人了还让皇上为难。看在咱们姐妹一场的份上,我劝你还是早些放弃,得个痛快才是……

评论专区

钢铁火药和施法者:如果大家都有机枪那还有谁会发明石矛呢?很多作者会解释魔法只有少部分人能掌握但只要有魔法就有一个明确的目标。现实历史上能出现文艺复兴很大原因就是人们不再相信上帝。在一片充满魔法的土壤上是长不出科技的

锦衣为王:穿到明朝,从锦衣卫干起,最后大权在握,无感情戏。

大明1617:回楼上说的,商人是理由吗?商人就能当奴才光荣吗?还说别人,你的屁股就歪了好不?我敢说,你绝对不爱国。还是老话,穿明不灭清,鸡鸡切干净,穿清不造反,菊花套电钻。

君思君念

第一章

庆丰元年,大寒。
新帝登基半年,今日却不上朝,只因皇后临产,爱妻心切陪伴左右。
朝臣人人称赞新帝重情重义,帝后情深,却不知此时凤栖宫却是另一番光景。
“姐姐,你说你是何必呢,都要死的人了还让皇上为难。
看在咱们姐妹一场的份上,我劝你还是早些放弃,得个痛快才是。”
淑妃苏灵珊站立在八步床前,得意的看着床上满头大汗,恨她恨得咬牙切齿的苏子衿,心里那叫一个痛快。
苏灵珊不说姐妹一场还好,一说起姐妹情深苏子衿就恨不得扑上去狠狠的将她那副嘴脸撕碎。
她将她当做亲妹,护在身边,细心照顾,便连自己最爱的男人都分她一分,却没成想从头到尾她都在步步算计自己。
从她怀孕起就向她投毒,导致她如今无力的躺在这床榻之上,哑嗓无言,犹如砧板上的鱼肉,任由这对狗男女宰割。
她恨!
恨苏灵珊多年的伪装算计,更恨此时此刻坐在那帷幔后面到最后还拿自己做好名声的萧落尘!
当然,她更加恨自己,恨自己识人不清,没有认出萧落尘假脸之下的阴险**,识不出他靠近,宠溺,疼爱自己不过是为了登基为帝,为了把她腹中活生生的孩子绞碎,拿去换那不知为何物的钥匙。
“淑妃娘娘说的对,皇后娘娘你都大限将至了,拖着对谁都不好,难道你想要肚子里的孩子化为一滩血水吗?”
站在床尾,看着苏子衿那紧紧闭着怎么都掰不开的双腿,春兰没有半分好气起来。
苏子衿一边紧咬着牙把最后的力气用在腿上不让稳婆掰开,一边恨意重重的眼眸撇向春兰,吓都春兰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一步,不敢再看苏子衿一眼。
瞧着春兰这没有半点气节的样子,苏子衿心底浮起一丝冷嘲,嘲笑春兰更是嘲笑自己被鬼蒙了眼,错把这白眼狼当成了心腹。
任由她怀疑谁都没怀疑到她身上,最后才发现被她出卖得彻底。
现在想来一切的一切都是源自春兰,若不是信任她,她不会同情苏灵珊把她当做亲妹,把她姨娘扶正;不会在那么危险的时候错见萧落尘落入温柔陷阱;不会到母亲死了才知道事情发生;不会让舅父一家马革裹尸;不会让二弟尸骨不剩过去的总总,漫上心头,恨意更深。
恨太多,悔太多,可奈何现如今她却什么都做不了,便就连这腹中即将要出生的孩子她都护不了几时了。
孩子啊,莫怪娘心狠,便是让你化作我腹中一滩血水,也断不能让萧落尘那心狠毒辣之人如了愿。
“怎么还不生!”
苏子衿正想发狠催动内力让毒入腹,可还未来得及帷幔之外便传来了萧落尘不耐烦的呵责声。
紧接着声还未落帷幔便被急急撩开,苏灵珊反身迎去。
“皇上,姐姐她…” 苏灵珊的话才刚刚出口,萧落尘就注意到苏子衿眼中浮起的一丝恨绝,夫妻五年,他虽然不爱她可却熟知她性子,更清楚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她这样的眼神代表的是什么。
一把推开苏灵珊,一个健步冲到苏子衿床前,反手一指,快准狠的封住苏子衿的穴道,让她半分内力都运不起来。
“好你个苏子衿,朕是小瞧你了,中了软筋散混合的西堤花毒还能催发内力。”
一字一句从萧落尘的牙缝之间飚出来,细长而阴冷的眼眸似刀子要把苏子衿千刀万剐。
看到这熟悉的脸,陌生的眼神,苏子衿心里恨浓得化不开。
原本虽然识透了萧落尘的恨绝,可总以为五年夫妻怎么都有情,没成想他就连这最后的寻死机会都不给她!
萧落尘!
你好狠的心啊!
五年!
我全心全意投身于你,为你出谋划策,为你笼络权臣,为你打下江山,为你家破人亡…你却如此待我!
虽然苏子衿如今不能言语,可萧落尘却能看出她眼神里的恨,怨,不过这对于他来说都无所谓,他不会有丝毫的愧疚,苏子衿对于他来说不过就是个棋子,一个已经完成了任务的棋子。
只可惜这颗棋子到了最后却不听话了,那就不能留了。
“好!
既然皇后如此心狠想要杀掉朕的孩子,那朕也不得不下狠心了。”
萧落尘冷哼一声,眼中划过一丝狠绝。
“传刘太医来,剖腹取子!”
剖腹取子!
四个字犹如一颗天降巨石,狠狠的砸在苏子衿心头,把她最后的一丝希望都砸了个稀碎。
不!
不!
不能把孩子交给他!
我的孩子!
不!
即使苏子衿心中撕心裂肺的呐喊,可却发不出一点声音,有的只是那眼里的恐慌,害怕以及急迫之下流出的眼泪。
无声的挣扎是没有半点用处的,不到半盏茶的时间刘太医就带着医箱赶到,对萧落尘无声的行礼之后取出早已经准备好的锋利小刀,对准苏子衿高高隆起的肚子。
看到那锋利的刀刃在烛光里闪烁着阵阵寒光,苏子衿害怕极了,她怕的不是痛,她怕的是她的孩子接下去要经历的痛苦。
刘太医手起刀下,只听“滋啦”一声类似锦布撕开的声音,殷红的血溅起半尺高,剧烈的疼痛让苏子衿险些背过气去,无声之下只能发出一声闷哼。
刘太医见血不慌,眼疾手快的从腹中取出孩子,不消片刻孩子便发出了一声响亮的啼哭。
“皇上,是位皇子。”
刘太医将孩子提到萧落尘面前。
“送下去,绞了,莫耽误了时辰。”
萧落尘看都不愿看一眼,他觉得恶心。
眼见着小小的孩子像一只湿漉漉的小猫一样被提出帷幔之外,意识已经涣散的苏子衿无力阻拦。
转过眼,看着厌弃看着自己的萧落尘和苏灵珊,心里的无力化作滔天的恨意。
萧落尘,苏灵珊,你们竟然狠心至此!
我苏子衿便是死也要化作厉鬼,要你们不得好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