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马甲掉不停)洛明珠洛烟儿_(洛明珠洛烟儿)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书名叫做《王妃马甲掉不停》的小说,是作者“酒七落”最新创作完结的一部穿越重生,主人公洛明珠洛烟儿,内容详情为:谁能想到被当成乡下丫头接回侯府的嫡女,竟能够接二连三的拆穿姨娘和庶妹的诡计看起

小说:王妃马甲掉不停

类型:穿越重生

作者:酒七落

角色:洛明珠洛烟儿

《王妃马甲掉不停》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酒七落”。喜欢穿越重生文的网友闭眼入:“老夫人,奴婢昨日亲眼见明珠小姐从库房走出来,不会错的。那簪子定然是明珠小姐……”侯府大堂,一个婢女颤抖着跪在老夫人面前,低着头说着她“亲眼所见”的事实。就在昨日,侯府丢了一只簪子。一支簪子对侯府来说原不算是什么贵重的东西,可偏偏,那支簪子是前些年老侯爷还在世时圣上的赏赐。过几日花朝节,需得戴着那支簪子前去,可昨日照例清点库房时,那支簪子竟是凭空不见了!老夫人脸色难看,看着堂下跪着的一众人等,她顺了顺气,最终把目光转向了被婢女指证的孙女,洛明珠身上……

评论专区

前任遍仙界:这才是女主文该有的气度,佩服

中国A组:老杨的书,总是经典,就是短了点

修真从穿越三年开始:第三十九章章节名叫 七重中期顶峰 明明白白的告诉你这是一篇注水文,等他写个几百万字或许能用来打发时间?干粮带毒

王妃马甲掉不停

第1章

“老夫人,奴婢昨日亲眼见明珠小姐从库房走出来,不会错的。
那簪子定然是明珠小姐……” 侯府大堂,一个婢女颤抖着跪在老夫人面前,低着头说着她“亲眼所见”的事实。
就在昨日,侯府丢了一只簪子。
一支簪子对侯府来说原不算是什么贵重的东西,可偏偏,那支簪子是前些年老侯爷还在世时圣上的赏赐。
过几日花朝节,需得戴着那支簪子前去,可昨日照例清点库房时,那支簪子竟是凭空不见了!
老夫人脸色难看,看着堂下跪着的一众人等,她顺了顺气,最终把目光转向了被婢女指证的孙女,洛明珠身上。
“珠儿,你说。”
“祖母明鉴,昨日孙女并未去过库房。”
洛明珠跪下身,面上是一副被冤枉的委屈隐忍表情,心中却是止不住冷笑。
她当然不可能干这种自降身份的偷盗之事,更不缺一支簪子。
此事到底是谁蓄意诬蔑,便是不用仔细想,都能猜到。
姜姨娘和洛烟儿母女。
那母女二人,十年前费尽心思给她扣上个灾星的名头,把她送到乡下庄子自生自灭十年,如今她才刚被老夫人接回来没几日,她们便坐不住了。
只不过…… 她们母女二人,算是打算错了,她一个人在庄子艰难的过了这么些年,早不是当初那个任由她们拿捏的小姑娘了。
“坐下吧。”
主位上的老夫人听了洛明珠的话,微微颔首,而后转头看向了那跪着的小丫鬟:“你还有什么话可说?”
“奴婢……奴婢……” 那小丫鬟被老夫人锐利的眼神一盯,瞬间便慌了神,旁边坐着的洛烟儿见情况不对,立刻也跪下身,开口道: “祖母,此事非同小可,依孙女看,不能听信大姐姐的一面之词。”
“哦?”
老夫人斜睨了洛烟儿一眼,面上的情绪令人捉摸不透,半晌,直到洛烟儿腿都跪麻了,她才开口发问:“那你认为,该如何做?”
洛烟儿跪在地上半晌,心里暗骂老夫人,面上却依然是温婉和顺的表情:“如今那簪子丢了也不过一日的时间,盗贼定然还没把这簪子带出侯府。
不如搜查侯府的所有房间,定然能找到那支被偷盗的簪子,还大姐姐一个清白。”
“你倒是有法子。”
老夫人忽的轻笑出声,面上虽然是笑着的,可洛烟儿却无端觉得背后发凉。
她垂下脑袋,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
母亲待会儿就会带着“证人”过来,她无须担心。
等到时候“证人”来了,她便可以证明洛明珠偷盗之事,而后顺理成章的把洛明珠赶出侯府!
到时候,她便是侯府唯一的小姐,老太婆便是想为她筹谋也得筹谋,不想为她筹谋也得被逼着筹谋!
洛明珠把洛烟儿的神情举止看在眼里,却并不慌乱,气定神闲的坐在位子上,等着接下来的好戏开场。
整个大堂一时间悄然无声。
忽的,外头一个小丫鬟连滚带爬的跑进来,对着堂上的老夫人便是不住磕头。
“奴婢罪该万死,奴婢罪该万死!
是明珠小姐要奴婢保守秘密的,奴婢也不知晓那簪子竟是圣上赏赐,若是知道,定然不会任由明珠小姐把簪子藏起来……” 小丫鬟一边磕头,一边从怀里拿出一支簪子来,正是失窃的那支。
而她身后紧跟着进来的中年美妇也跪下身,拿着帕子开始抹泪。
“老夫人,妾身见这小丫头慌慌张张的,便拦下来盘问,结果一盘问,竟盘问出来这等事……妾身也算是珠儿的庶母,珠儿做出此等事情,实在是妾身……” “姨娘说,是我偷了簪子?”
见众人都上场了,一直坐着的洛明珠终于站起身,含笑看着跪在地上的姜姨娘。
姜姨娘被洛明珠的眼神一盯,心中无端的有些慌乱,不过旋即,她便迅速反应过来,看着洛明珠,声泪俱下开口,道:“珠儿,你怎可如此失礼!
快跪下请罪!”
“我无错,为何要跪?
姨娘说这簪子是我偷的,可有何证据?”
洛明珠依然气定神闲,不等姜姨娘开口,她便斜睨了一眼那拿出簪子的小丫鬟,轻笑开口:“还是说,姨娘凭着两个丫鬟的指证,便能定了我的罪?”
“你……” 姜姨娘一时语塞,半晌才终于开口:“那还要凭什么?
若是一个人指证,可以说是冤枉了,可若是两个人说,便定然……” “那我再问姨娘,姨娘可知,我是何时进了库房,又何时从库房里头出来?”
洛明珠气定神闲的给姜姨娘挖坑,果真,姜姨娘立刻转头看向了那两个小丫鬟,而那两个小丫鬟也都给出了差不多的回答。
“奴婢是巳时见明珠小姐出了院子的,当时明珠小姐急匆匆的,奴婢还未来得及行礼,明珠小姐便……” “奴婢是巳时一刻见明珠小姐进了库房,至于什么时候出来……奴婢便不知道了。”
见两个小丫鬟都正常发挥,姜姨娘心里便也放松了下来,她转头看向洛明珠,开口厉声责问:“珠儿,你还有什么可说的?”
洛明珠居高临下的看着姜姨娘,却是毫不解释,只是开口又问:“姨娘确定,这两个小丫鬟所说属实?”
“她们与你无冤无仇,还能作假不成?”
姜姨娘自认事情做的利索,并不怕洛明珠盘问:“若是你好好认错,老夫人定然不会怪罪于你,可你若是不承认,侯府可万万容不下你!”
“容不容得下,是你一个妾室说了算?”
坐在主位上的老夫人原本一言不发,听到此话时,却忽的瞥了一眼姜姨娘,虽没再多说什么,却让姜姨娘无端的有一股压迫感。
心中虽咒骂了千百遍老夫人,面上却只能忙磕头请罪:“是妾身失言,妾身只是想着,珠儿也快及笄了,此事若是传出去,于她名声……” “姨娘也知晓,传出去对我名声不好,却依然用此事诬陷于我。”
没等姜姨娘说完,洛明珠便冷笑着开口了。
洛烟儿闻言,立刻看向洛明珠,开口为自己母亲辩驳:“大姐姐,便是你有万般理由,也不能信口雌黄!”
她很确信,洛明珠没有证据。
此事从筹谋到实施,除了她们母女二人便只有那两个小丫鬟知晓,那两个小丫鬟她们已经给了足足的封口费,定然不会说出此事。
“信口雌黄?”
洛明珠无辜的笑着上前:“那姨娘和姐姐可知晓,我昨日在哪里?”
不等二人回答,洛明珠便在两人震惊的目光中,给出了二人答案。
“昨日,我与祖母在佛堂祈福了一整日,从未出过佛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