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门娇宠将军娶一送二)简晓凝简晓凝全本在线阅读_农门娇宠将军娶一送二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书荒的小伙伴们看过来!这里有一本“嘉绿山的爱”创作的《农门娇宠将军娶一送二》小说等着你们呢!本书的精彩内容:简晓凝是小说《农门娇宠:将军,娶一送二》的女主角,小说内容是由著名作者“嘉绿山的

小说:农门娇宠将军娶一送二

类型:小说推荐

作者:嘉绿山的爱

角色:简晓凝简晓凝

小说推荐分类的小说《农门娇宠将军娶一送二》推荐各位书友一读,这本书的作者是“嘉绿山的爱”。完结内容主要讲述的是:六月盛夏,烈阳高照。东岳国以东的白河村,岳家今日办喜事。“夫妻对拜……啊呀,新娘子怎么了?快快快,把新娘子扶起来!”证婚的刘大娘看见新娘子倒在地上,慌忙叫人。唔……吵死了!简晓凝觉得太吵了,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是被新郎官岳尘渊抱着一路奔跑的,她正懵的时候,脑海中瞬间涌出来了一段不属于她的记忆。原来她路过网吧楼下被牌匾砸死以后,就穿越了……

评论专区

独步山河:前期还是看着蛮爽的。一路追着看。可惜中期力量体系崩盘,作者前作里的人物居然出现了,我我勒个擦,吓尿。

大英公务员:递出照片。“你给看看,这个面相能当首相吗?”

巨舰大萌:大萌看起来甚有旧日本帝国之感。

农门娇宠将军娶一送二

第1章 嫁了个丑男

六月盛夏,烈阳高照。
东岳国以东的白河村,岳家今日办喜事。
“夫妻对拜……啊呀,新娘子怎么了?
快快快,把新娘子扶起来!”
证婚的刘大娘看见新娘子倒在地上,慌忙叫人。
唔……吵死了!
简晓凝觉得太吵了,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是被新郎官岳尘渊抱着一路奔跑的,她正懵的时候,脑海中瞬间涌出来了一段不属于她的记忆。
原来她路过网吧楼下被牌匾砸死以后,就穿越了。
原主跟她的名字一样,叫简晓凝,是个温婉居家,清秀可人的好姑娘。
有一个刚确定恋情的恋人,是村北的李壮壮,虽然他人长得是不怎么好看,又高又胖的,但是老实本分,憨厚。
奈何,岳家上门提亲,给了一两银子聘礼,祖母就把她给卖了,这个新婚夫君岳尘渊是个鳏夫,还带着两个儿子。
她就是在拜堂的时候,气顺不过来,眼看着快要礼成了,气血攻心,直接给气死了。
等简晓凝回过神来的时候,她人已经被放在床上了。
“闺女,你怎么了,别吓娘啊……” 穿着朴实的农妇郝燕焦灼的抓着简晓凝的手,话还没说全,眼泪就吧嗒吧嗒的顺着脸颊落下来了。
她表面上是自言自语,实则是冲着自己的婆婆刘翠芬说,“我就说这小子是命中带克。
他克死了前妻以后,又来投奔岳大娘,没几天岳大娘就病死了。
身为侄子不守灵堂,非得说什么家乡有习俗,用喜事冲白事,多晦气!
现在拜个堂,给我凝儿也克晕了!
呜呜……” 郝燕心里难受,她还想说退亲的事情,可婆婆那凶神恶煞的眉眼,让她怎么都说不出口。
简晓凝的父亲简林是典型的乡下老实人,不过,再老实也看不过自己女儿受这般委屈。
他小声嘀咕了句:“不行就退了这门亲事吧……” 郝燕一听这话,连忙跟着大声附和:“是啊,他命中带克,没准儿哪天克死了我家闺女,这门亲事就应该退了!”
婆婆刘翠芬瞬间脸色铁青:“退亲?
老三媳妇儿,大房三房一家都能交出来家用,你们三房每次交家用都磨磨唧唧的。
这也就算了,大房生了两个儿子,三房虽然死了一个大儿子,可还有个小儿子,你生了个啥?
生了三个赔钱货!
如今有这一两银子聘礼作为你们往日拖欠家用的补贴,你还想退亲?
呸!”
一提到生了三个丫头的事情,郝燕立刻闭了嘴巴,哪里还敢出一口气儿。
刘翠芳掐着腰,骂骂咧咧的,“家里那么多张嘴吃饭,不是钱啊?
我告诉你,你们二房这个月的家用还没交上来,明天我就让老大媳妇过来拿!
吃个喜宴吃出来这么个事,真是晦气,赔钱货就是矫情!”
简晓凝听着这话顿时气的脸都青了,女儿是赔钱货?
你不是女人!

你家里那么张嘴吃饭,跟我们有什么关系?
这祖母也太欺负人了吧?
因为家里房子比较小,她爹这一房生了三个丫头片子,为了给孙子腾出来住处,她一家就被赶出去住以前的小房子来了。
这还不算,大房三房交了家用起码住在一起还能用到,可是她家交了家用还得自食其力,天下哪有这个道理!

刘翠芬带着人走了以后,郝燕鼻子一酸,哭道:“闺女,娘没用,你说你这么漂亮的女娃,怎么就嫁给了这么个命中带克的丑男!
娘要是有钱,也不至于让你沦落到这个地步,都怪娘的肚子不争气,一个儿子生不出来!
现在这个也不知道是儿是女!”
郝燕想想心里就委屈,眼泪吧嗒吧嗒的落。
丑男?
简晓凝忍不住瞄了一眼她的新婚夫君岳尘渊,此人小麦色的肌肤,剑眉星目,模样倒是英俊的很。
虽然一眼看上去不是那么帅,可是有一种骨子里的气质,英气逼人。
他整个人站姿挺拔,颀长的身躯,肌肉分明。
嗯?
一个乡野农夫,能练出来这么精壮的体魄吗?
岳尘渊被郝燕说的,脸色也不是很好,但还是忍住了怒气,轻声道:“娘,今日宴席已经散了,凝儿既然没事,您也早点回去休息吧。”
简晓凝嘴角轻扬,这岳尘渊的脾气还是不错的啊,换做是别人这么数落我,我早就炸毛了。
简林走过去扶着妻子说:“燕啊,孩子都说没事了,今天是人家洞房花烛夜,你别凑热闹了,咱回去吧。”
郝燕回头瞪了自家男人一眼,“你就是这样,你要是硬气一点,凝儿能嫁了个丑男吗!

女儿怎么就是赔钱货了?
是赔钱货,她还对大嫂家的简莲那么好!
她就是欺负我!”
郝燕越说越气,眼泪一把鼻涕一把,还小声凑到简晓凝耳边说:“别跟他圆房。”
简晓凝愣了愣神,看了她一眼。
她这是多讨厌这个女婿啊?
简林哪敢吱声,他是个憨厚老实的人,一辈子本本分分,孝敬父母,疼爱妻女,可这性格,就是不硬气,软趴趴的,他娘说啥就是啥,即便知道母亲偏心眼儿,也都受着了。
岳尘渊去送她爹娘离开,简晓凝就趁机理顺一下原主的记忆,等都理顺的差不多了,她便翻了一下嫁妆,拿了一套干净的里衣去水房泡个澡。
岳大娘的家跟原主家就隔两户,非常近,因为岳大娘是个寡妇,膝下无子,又特别喜欢小孩子,所以小时候她经常来玩,家里什么构造她都清楚。
从远处看见水房的时候,她发现水房是亮着灯的,烛光透着窗棂摇摇曳曳,古香古色的。
简晓凝心道:这姓岳的还挺体贴,还知道在水房里留个灯!
于是走过去推开房门。
门一开,就见到浴盆里有一个男人站了起来,她定睛一看,这不是岳尘渊么!
她的目光不由自主的往下移动…… 岳尘渊反应过来后,立即把衣服披上了,眼底闪着厌恶,所有女人看见他都是一个德行!
透露着两个字:贪婪!
和当年想往他身上扑的那些莺莺燕燕一个模样!
简晓凝虽然只看了一眼,但这一眼也足够她看的清楚了,浴盆上的水雾太高了,她就只看到了上半身,八块腹肌,结实的肌肉比穿上衣服的时候,视觉效果更甚!
简晓凝忍不住赞道:“身材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