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生,我们离婚吧》尚乔白闻延全本在线阅读_尚乔白闻延热门小说

书荒的小伙伴们看过来!这里有一本“尚乔白”创作的《先生,我们离婚吧》小说等着你们呢!本书的精彩内容:谁都没想到闻延会提出离婚一向逆来顺受,对他言听计从的妻子变了样,刚出轨的尚乔白有些慌,开始犹豫拒绝离婚娶新欢这件事儿  闻延却态度坚决,提出离婚的第二天,就威逼利诱带着人把离婚证办了  从此,尚乔白就成了她过往生命里路过的一只蟑螂,看到要么无视要么踩死的存在  有人问闻延:放弃教授太太的位置会不会后悔?闻延优雅回应:再香的饽饽,发了霉、长…

小说:先生,我们离婚吧

类型:小说推荐

作者:尚乔白

角色:尚乔白闻延

热门小说《先生,我们离婚吧》是作者“尚乔白”所著。小说精彩片段:闻延查了好一阵子,才终于可以确定,03年的京城地区,已经不是3+文理大综合模式了,而是变成了3+文科综合或者理科综合。且从03年开始,高考开始变成了每年6月份,提前了一个月。她今年报名的话,只能参加04年的高考……04年高考政策有没有变化来着?闻延总觉得好像发生了什么事情,又实在是想不起来。网上查的消息又不可能预知未来。更别说现在的网络,远没有后世那样发达……她叹了口气,最后干脆也不去想那么多了……

评论专区

穿越者事务所:我比较喜欢作者上一本书,这本太平淡了

茶味恋爱日常:比上一本好了太多,甚至让人觉得不是同一个人写的。路憨憨真可爱啊。

灵气逼人:废话太多了。每个反派都特么有故事,一堆 大道理,又不是来看坏人是怎样炼成的,还夹私货,一堆 光伟 正

先生,我们离婚吧

第43章 一看就像诈骗案的苦主

  闻延查了好一阵子,才终于可以确定,03年的京城地区,已经不是3+文理大综合模式了,而是变成了3+文科综合或者理科综合。

  且从03年开始,高考开始变成了每年6月份,提前了一个月。

  她今年报名的话,只能参加04年的高考……

  04年高考政策有没有变化来着?

  闻延总觉得好像发生了什么事情,又实在是想不起来。

  网上查的消息又不可能预知未来。

  更别说现在的网络,远没有后世那样发达……

  她叹了口气,最后干脆也不去想那么多了。

  反正都已经决定了要开始重新高考的,就算困难重重,勇敢克服就是了!

  好在,今年开始,已经是可以网上报名了。

  她给许常未发了个消息,告知她自己决定重新高考,希望他能够给一些参考书方面的建议。

  这个时间,许常未大概是正在上课,所以并没有及时的回她消息。

  闻延也不心急,又兴冲冲的跟喀莉莎开始包粽子。

  喀莉莎甚至突发奇想,非要包个玫瑰花馅儿的粽子……

  “我觉得这一定会是黑暗料理!”闻延道。

  玫瑰虽好,可也不能什么都加呀!

  但喀莉莎执意如此,她也只能顺着人了。

  她相信,就算这个粽子会很难吃,老师也会毫不犹豫的全部吃掉。

  以往家里有什么做的很难吃的食物,都是爸爸用极其无奈的表情,违心夸着她跟喀莉莎阿姨,然后全部吃光。

  闻延想着想着就忍不住的笑……她干嘛总是把爸爸跟老师放在一起作比较呢?

  毫无意外的,中午饭,喀莉莎跟闻延吃的是粽子。

  对于裹了玫瑰花的粽子,喀莉莎果然弃如敝履:“我倒也不是觉得这粽子难吃,实在是它煮出来之后的样子太可怕了……我是一个对颜值有追求的人!”

  闻延还能怎么办,当然是给许常未留下来当晚饭啦!

  “这个蛋黄的粽子就非常好吃!这个甜甜的豆沙也非常好吃……”喀莉莎把每个口味的粽子都咬了一口之后赞不绝口:“这个什么都没有的粽子加了蜂蜜也超好吃!哦,我亲爱的延宝儿,你可真是个天使!你的这双手,一定是被上帝亲吻过的……太美味了,就像你爸爸一样!”

  她目光中饱含怀念,像是带着两个人的份量去逐个消灭粽子。

  “可惜了,这粽子实在是太容易让人吃撑,不然我还很想尝尝你做的月饼……”

  喀莉莎揉了揉肚子,很是不舍得离开餐桌,同闻延一起收拾厨房。

  “那个明天吃也一样的,可以放一段时间!”闻延柔和的笑着道。

  等收拾好了厨房以后,喀莉莎上楼工作,闻延则去了书店。

  刚到书店门口,就接到了许常未的电话:“我刚刚列了个书单,你现在在哪里?家里吗?我让你师兄给你送过去……”

  闻延:……

  “我刚刚到新华书店门口。”她略有些无奈道。

  “我让你师兄过去!”许常未道。

  说完他就火急火燎的挂了电话。

  闻延原本以为过来的人会是安钧,毕竟寻常都是见他被许常未使唤,倒是没怎么见过其他人。

  没想到这一次过来的人,竟然是苏项闻……

  “是你?”

  两个人惊讶的异口同声。

  苏项闻笑了笑道:“原来你就是老……许教授赞不绝口的得意门生啊!”

  闻延嗯了一声,依旧很是好奇的看着他。

  “安、安律师突然有些急事,所以托我给你送一下东西。”苏项闻笑着道。

  今天他倒是穿得体面了一些,虽然衣服还是一眼就能够看得出来是旧的,明显是洗的看不出来颜色的样子。

  闻延也没有多想,只以为他是安钧的什么苦主……甚至脑补着他可能是个做生意被人骗到欠下巨额债务的小老板。

  估计还是跨国诈骗案。

  不然的话,也不会找安钧这个国际律师打官司了。

  更何况,前些年属实算得上是野性时代,皮包外资不要太多,诸多大厂小厂的老板都在寻求企业制改革寻求外商投资……

  所以她觉得她的脑补越发合情合理,一时间看向苏项闻的目光里,多了几分惋惜。

  苏项闻只觉得这个传闻中的小师妹,表情很是丰富。

  他一时有些舍不得走的同人搭话:“我看你上面写的这些,好像都是一些高中参考书……是给家里的弟弟妹妹们买吗?”

  “不是,是给我自己买的,我打算重新高考。”闻延也没有什么避讳的。

  自打决定了重新高考以后,从前那种束缚着她的学历自卑,好像一下子就被打破了。

  她已经可以很坦然的说出,她没上过学、没有学历的事情。

  或许很多人会觉得奇怪,02年……还不至于唯学历论,她如此耿耿于怀实在不合常理。

  可她毕竟是走完近一个世纪的人。

  她经历了那种从没有到有的鄙视链……

  甚至后来的诸多次失业,都是因为她没有学历,做的又不是什么技术工作,年纪稍微大了一点,就变成了“没有价值”的人。

  在一次又一次的更换工作里,学历就像一颗钉子,死命扎进了她的心里。

  只要一听到就浑身生痛。

  “你要参加高考?”苏项闻着实是惊讶到了。

  他颇为意外的看着人:“可你不是许教授的得意门生吗?”

  “我读的京大函授班,正好今年的课,是许教授带……”

  闻延淡淡的笑了笑:“许教授无意间看到了我做的翻译,觉得我值得培养,生了惜才之心,就多指点了我一些。”

  她道:“我想考许教授的研究生,所以就来参加高考啦!”

  这话说的半真半假,苏项闻却百分百的信了。

  他苦笑了一下,也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颇为感慨:“许教授确实……对学生一直都是慷慨相助、不图回报。”

  闻延笑了笑,倒是没有接话。

  苏项闻却又道:“不过,京城今年的高考政策略有变动,而且,你最快也是今年报名参加明年的高考吧?许教授推荐的这些书,虽然很实用,但是有一些已经不适用于明年的政策了……”

  他说着,特别热情的帮人指出书单上的几本书来:“你不要误会,我、我就是……我们村子比较偏僻,也比较贫穷,我们村里,包括附近的镇上都没有学校,而且从我们村里去镇上路也比较远,很多家长就不愿意把孩子送去学校,尤其是女孩子。”

  苏项闻抿了抿唇,有些难为情:“我大学毕业之后,就回到了我的家乡,在我们村收拾了一间教室出来,亲自担任老师。村里的孩子,无论大小,都在这一间教室里面上课,所以……所以我会特别关注这些信息。”

  他微低着头:“我希望他们都能够有机会,走出这个贫穷又偏僻的村子,去更大的城市里寻找更广阔的未来!”

  “很伟大!”闻延真心实意道。

  苏项闻苦笑了一下:“伟大谈不上,最多也就是年少轻狂吧,以为自己有很大的本事,大到足以改变这个世界的本事,结果到头来,什么都不是……”

  “没有人成功的考出去吗?”闻延问。

  “当然有……”

  苏项闻看着人,随即再次苦笑:“有一个女生,去年考上了冀城大学。”

  “那很棒啊,这也说明你的坚持并非是没有意义的,是真的有本事!”闻延道。

  苏项闻摇了摇头:“但是最后她并没有去上学……”

  “啊?”闻延讶异的看着人:“为什么?”

  “因为家里没钱。”苏项闻苦笑了一下:“我们村子很穷的,人均年收入不足八百块钱,出去上学,学费就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就算解决了学费问题,还有生活费……那孩子的父母一听说上学要那么老些钱,就说什么都不同意她去读书了,让她有那个时间不如跟他们出去打工。”

  他表情越发的苦涩:“兴许是她父母把她说动了吧,后面无论我怎么说会想办法供她读书,她都坚持不去,最后跟父母出去深城打工了,听说现在日子过得也还不错。”

  也许就是这件事儿,让他信念产生了动摇。

  “所以我觉得,或许,我真正需要做的,不是在村子里建一间简陋的教室,而是赚钱,让村子里的人都赚钱,这样他们就不会在诸多条路摆在面前时,唯有赚钱一条路可选。”

  苏项闻笑容苦涩的说了一声抱歉:“对不起啊,我话太多了……”

  “没事。”

  闻延笑了一下:“我觉得你的这个想法也对。”

  苏项闻笑了几声,神情无奈:“我觉得你实在是不太会安慰人。”

  “那大概是因为我没有在安慰你!”闻延道。

  苏项闻点着头,嗯了一声:“那……需要我帮忙为你推荐参考书籍吗?”

  “可以啊!”闻延没有拒绝。

  倒也不是有多相信苏项闻,就是觉得,多一个备选方案也不错。

  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走进书店,苏项闻很是认真的帮人挑选参考书,连带着把许常未书单上列的那些也找了出来。

  “你这是文科跟理科的全部都要买?”苏项闻看着有文有理的一堆书,忍不住好奇。

  闻延嗯了一声:“我也不确定最后会选择文科还是理科,大概要先看下哪个对我来说更简单些?”

  “你以后不打算从事翻译的工作吗?”苏项闻问。

  闻延摇了摇头:“或许是不打算的,也或许会当个副业吧。”

  她以后是肯定要做生意的。

  翻译大概会当个爱好,打发时间顺便赚点钱就好,专职从事就算了吧!

  “许教授知道你的这个决定吗?”苏项闻笑着问,隐隐有些幸灾乐祸的样子。

  闻延眨巴眨巴眼睛:“知道啊!他当时还气的不得了呢!还特意拿了他一个曾经最最最得意的门生出来举例,说对方有多么的不务正业,多么伤他的心。”

  苏项闻:……

  说不上来是为什么,他有一种错觉,好像闻延嘴里说的这个人是他似的。

  他有些哑口无言,只能笑着应对,帮闻延挑完了书之后,他才又重新找了话题:“我有一些自己之前做的笔记,还有一些我自己总结出来的比较常出现的习题,你要不要看看?”

  说完,他不免挠了挠头,有些不大好意思道:“不过,我家里离京城比较远,估计要晚一些才能拿给你……”

  “好啊!”闻延道:“那我就提前先谢谢了!”

  苏项闻顺势便道:“那我们……互相留个联系方式?”

  他脸上带着一点小小的拘谨,被闻延似笑非笑的看着,很是不好意思的低下头。

  “好啊!”

  闻延笑着伸出手:“把你手机给我!我来输号码!”

  “我,我没有手机……”苏项闻一瞬间的窘迫起来。

  “那……”闻延也很意外,不过她很快就神色如常,拿了纸笔:“我把号码写给你吧!”

  “谢谢!”

  苏项闻很是感激,也很是窘迫。

  闻延笑着说没事儿,把号码写下来以后,递交给人。

  两个人在书店门口分别后,闻延离去的潇洒,苏项闻却看着人背影消失的方向,久久没有回过神。

  他抬手轻轻抚摸着闻延递给他的电话号码纸,终究还是释然离去。

  闻延刚一回到家,就听见许常未在骂人。

  骂的也不是别人,正是据说有事情的安钧……

  “老师,您现在还真是把这里当成自己家了呀,一下班就回来?”闻延哼哼了两声,好像真的很不满似的。

  许常未一噎,瞪了安钧一眼,随即难得有些不大好意思的看着闻延:“那个,今天……”

  他支支吾吾的,最后只憋出来一句:“书单拿到了?”

  “嗯。”

  闻延晃了晃手里的一提书本,又晃了晃另一只手上的青菜:“我拿着这么多书去逛菜市场,沉的要死!”

  “我好像……没给你写这么多吧?”许常未伸手接过书本,不大确定的开口。

  闻延嗯了一声:“有些是那个送书单的小哥哥推荐给我的,他说他比较有经验,还说以后要给我送他做的笔记……”

  她像是毫无防备的开口,脸上挂着浅浅的笑意,实际却不停的来回观察许常未跟安钧两个人的脸色。

  “不行!”

  许常未果然十分的激动,正想要说什么,就被安钧给拦了下来:“老师,年轻人的事情,让年轻人自己拿主意就是了,您都一把年纪了,还是别跟着瞎掺和了!”

  “屁!”

  许常未直接没忍住的爆了粗口,正想要扒拉开安钧,继续跟闻延说什么的时候,喀莉莎正好从外面回来。

  她略皱了下眉:“你怎么又过来了?”

  许常未一噎,好一会儿才冷静下来,深吸了口气,硬扯个笑来:“家里头的水管爆了,屋里头的家具床被全都被泡起来了,我这周课又多,没什么时间去买新的,所以过来借住几天。”

  他说完内心很是忐忑的等着喀莉莎拒绝。

  没想到对方只是淡淡的哦了一声,就跑到厨房问闻延吃什么了。

  闻延笑着说:“我买了一些青菜,还有肉,晚上我们吃冒菜,配着早上剩下的冷油条一泡,好吃的很!”

  喀莉莎高兴的欢呼,随后便帮着闻延择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