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易阿苏)大唐:我的细胞太争气,能自动升级全文免费阅读_(程易阿苏)最新热门小说

书荒的小伙伴们看过来!这里有一本“蒲山”创作的《大唐:我的细胞太争气,能自动升级》小说等着你们呢!本书的精彩内容:一朝穿越,程易成为大唐龙门关一小小校尉
突厥骑兵兵临城下,眼看就要城破身死
“叮!恭喜宿主,您的‘神级自动进化系统’已激活!”
“叮!宿主接触到苍鹰,眼睛自动升级能力‘千里眼’!”
“叮!宿主接触到蚂蚁,力量自动升级能力‘力大无穷’!”
“叮!宿主接触到弓箭手,箭术自动能级能力‘百步穿杨’!”
“叮!宿主接触到海星,身体自动升级能力‘复旧如初’!”
“叮!宿主接触到岩石,皮肤自动升级能力‘铜皮铁骨’!”
“……”
自此,程易外灭强敌、内除奸佞,平步青云走上人生巅峰
程易:真不是我太努力,实在是我的身体有它自己的想法

小说:大唐:我的细胞太争气,能自动升级

类型:军事历史

作者:蒲山

角色:程易阿苏

看军事历史分类的小说,一定不要错过“蒲山”写的《大唐:我的细胞太争气,能自动升级》。精彩片段:武德九年,8月初。秦王李世民发动玄武门之变,射杀李建成与李元吉、软禁李渊,成功登基称帝。与风起云涌、杀机四伏的长安不同。自当初先后击杀200突厥骑兵,与兵临太原府城下的5万突厥大军后,忻州城便彻底安稳了下来。春去夏来,柳条抽出新芽,城外山顶的积雪化成涓涓细流,从山上蜿蜒而下……

评论专区

重生过去当神厨:又是六十年代又是随身空间又是做菜,加上臆想的背景和失了智的人物关系,还以为是晋江女频文,但人家晋江女频文好歹写做菜还有很有几把刷子,这本就实在丢人。

晚唐:合理党粮草,文字也不错。

枕边有你[互穿]:没看完,没啥想法,遇到爱情和渴望家庭的妹子,我祝你们婚姻幸福,像我一样选择单身的妹子,希望你们能享受单身生活。反正我单身挺舒服。哎,我要早点注意禁言功能就好了。

大唐:我的细胞太争气,能自动升级

第6章

武德九年,8月初。

秦王李世民发动玄武门之变,射杀李建成与李元吉、软禁李渊,成功登基称帝。

与风起云涌、杀机四伏的长安不同。

自当初先后击杀200突厥骑兵,与兵临太原府城下的5万突厥大军后,忻州城便彻底安稳了下来。

春去夏来,柳条抽出新芽,城外山顶的积雪化成涓涓细流,从山上蜿蜒而下。

被寒风肆虐了整整半年的忻州城,总算迎来了一年当中最让人舒坦的季节。

此时的忻州城,虽然从外头看去,仍旧一副萧瑟模样。

可城中一切,都早已经鸟枪换炮。

在系统的加持下,忻州城的木匠被程易传授了制作各类家具的技能。

如今忻州城家家户户,都已经拥有了至少四张椅子。

这大半年间,程易安安心心待在忻州城中,让原本破败不堪的边陲小城,发生了日新月异的变化。

已经掌握不少技能的程易,完美解决了忻州城百姓,与衣食住行全部都息息相关的难题。

炎炎夏日,蝉鸣不止。

一座小院中,程易才刚拧开院子里的水龙头,用冷水冲个脸,就听到外面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程易拧紧水龙头,转身向院外看去。

“大人!出事了!”

除黎锋之外的另一名旅帅沈子和,匆匆走到程易面前,面色焦灼开口道。

“莫急,你慢慢说。”

程易擦了擦手,带着沈子和走到一片树荫下坐下。

沈子和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平静了下来。

“大人,突厥大军打到泾州了!”

沈子和尽量冷静开口。

程易眉头微蹙,深邃的目光看向远处,不知在想些什么。

眼见程易没有说话,沈子和也不敢随意开口,只安静等在一旁。

“老沈,想不想去泾州?”

半晌,程易嘴角含着高深莫测的笑意,扭头看向因为自己这一问,而忽然双眼冒光的沈子和。

“想!什么时候动身?”

程易笑着拍拍沈子和的肩膀,落下一个字。

“等。”

等?沈子和自是不知程易要等什么,却也没有多言。

不过,他很快便知道了程易究竟在等什么。

没过一刻钟,攥着一封信的黎锋匆匆跑了进来。

“大人!匡寺卿来信了!”

自当初与匡书来在太原府一别之后,程易与他便偶有书信往来。

因此,程易也知道自从李世民登基之后,匡书来便被调回长安城,做了大理寺寺卿。

接过黎锋递来的信,程易看过之后,嘴角扬起灿然笑意。

李世民不顾朝臣反对,意欲前往渭水与颉利可汗签订盟约,几乎所有朝臣都担心突厥人会趁此机会对李世民动手。

这封来信,正是匡书来派人快马加鞭,送来的一封求援信。

心中不安的匡书来,想请程易率兵前往泾州,为李世民护驾。

看到程易的表情,黎锋和沈子和不由面面相觑。

时机终于到了!

属于他程易的时代,就要来临了!

程易站起身来,抻着懒腰走到树荫外。

午后的炙热阳光洒在程易身上,让他整个人看上去都变得熠熠生辉。

“随我去往泾州杀敌!”

片刻,程易回头看向呆呆站在树荫底下,目光憧憬望着他的黎锋和沈子和,掷地有声道。

“是!”

黎锋和沈子和眼睛一亮,齐声应下。

留了包括一名队正在内的50名将士留守忻州城。

在夕阳西下之时,程易带着已然整装待发的150名戍边将士,迎着如血残阳,朝着泾州城出发了。

……

是夜,延州城外。

“大人,前头就是延州城了。”

经过5天的日夜兼程,行程过半的一行人,抵达了延州城外。

只是,这时候的延州城看上去却多少有些怪异。

夜色才刚刚落下,延州城中已经一片漆黑,城门楼上甚至连巡逻的士兵的都没有。

借着夜色的遮掩,程易带人无声靠近延州城。

“大人,城门关着呢。”

在距离延州城不到十来步的距离,一行人再次停了下来。

程易拧眉看向紧闭的城门,天上卷起阴云,沉沉向下压来。

“下马,进城。”

撂下四个字,程易率先下马,而后贴着城墙攀援而上。

寂静无声的城门楼上,一道人影轻轻落下,没有发出丁点声响。

随后,又有越来越多的人影出现。

直至站在了城门楼上,程易才彻底看清城内景象。

家家户户大门紧闭,除了偶尔几声犬吠之外,竟然始终没有传出任何人声。

程易一言不发,从城门楼上朝着城内一跃而下,随后在城中街道上飞掠而过。

至于余下将士,不需要他的命令,已经分头前往城中各处查探。

……

“头领,咱们得在这地方等多久啊?”

城中一间酒楼内,一盏烛火摇曳着亮起,烛火下,几张明显属于突厥人长相的脸接连出现。

“大汗说了,唐皇身死之时,便是咱们入主中原之日!”

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突厥人洋洋得意说道。

其余人也随之发出阵阵笑声。

嬉笑怒骂间,他们甚至已经开始幻想,将来霸占这片肥沃水土之地后,自己要去找些什么乐子。

“嘭!!!”

就在他们互相插科打诨的时候,酒楼大门忽然被人从外面一脚踹开。

一阵劲风席卷而来,扑灭了那盏摇曳不止的烛火。

碎裂的木屑四处飞溅,转眼间便只剩一地狼藉。

“什么人!”

被唤为头领的突厥人率先反应过来,他手握锃光瓦亮的弯刀站起身来,怒目圆睁朝着酒楼大门看去。

然而,他的眼中却没有出现半个人影。

只一瞬间,他的心就被提到了嗓子眼里。

其他突厥人的反应虽然慢了半拍,却也纷纷抽出腰间佩刀,警惕地朝着四周看去。

“啊啊啊!!!”

忽地,一阵惨叫乍起。

几个突厥人只觉眼前一花,旋即便看到他们的一个同伴,身体横着倒在了地上。

那人痛苦大喊,一双蒲扇般的大手捂在脸上,丝丝猩红从他指缝间蜿蜒而出。

“入主中原?”

漆黑一片的酒楼内,忽然响起一道阴冷的声音。

几个突厥人悚然一惊,转身朝着声音传来看去。

借着微弱的月光,他们看到一个头发乱糟糟的人影,此时正大喇喇坐在他们身后,一双宛如鹰眸的眼睛,正一眨不眨地看着他们。

“你是什么人!”

那头领又问了一遍。

他一边问,一边还不动声色往旁边跨了一步,想要趁对方不备之时,一举将对方擒住。

程易却不欲与这些人多言,他冷笑一声站起身来,缓缓踱步向前走了两步。

令人感到窒息的凛凛杀意,从程易身上铺天盖地倾泻而出。

几个突厥人大惊失色,下一刻便齐齐提刀朝着程易杀了过去。

“找死!”

暴喝声落下,身形犹如鬼魅般的程易,在几个突厥人之间来回穿梭。

随着几道血花飞溅而出,几个突厥兵接连无声倒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