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不二刘老头(命被借走了张不二)_(命被借走了张不二)完结版免费阅读

书名叫做《命被借走了张不二》的小说,是一本新鲜出炉的悬疑惊悚,作者“我吃两斤米饭”精心打造的灵魂人物是张不二刘老头,剧情主要讲述的是:十八岁那一年,张不二的梦打破了他平静的人生,本以为就是个无厘头的梦,哪想那个梦是

小说:命被借走了张不二

类型:悬疑惊悚

作者:我吃两斤米饭

角色:张不二刘老头

小说《命被借走了张不二》是一本十分好看的悬疑惊悚文,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我吃两斤米饭”。文章精彩片段如下:我叫张不二,出生在农村,母亲我出生后就走了,父亲长年外出打工,因此我自幼跟爷爷奶奶长大,虽然贫苦,但是很快乐。我出生有人给我算过命,就说我活不过十八,但我还是活到了十八岁,所以命运这个东西,我向来不信,但最近却发生了一些诡异的事情,颠覆了我的认知。我记得那是我高中毕业暑假在家里的一个夜晚,那晚村里有老人去世,爷爷因为懂些风水所以出去帮忙,我陪奶奶看了一会电视便回了房间休息。睡着睡着,忽然一阵风把我吹醒了,睁眼我便看到房间门被打开,夜风很凉,但是盖着被子的我全身热汗,吹得我脑袋昏沉。我记得睡前已经反锁门了的啊,怎么门是开的?我想起身关门,但忽然发现自己根本动不了……

评论专区

我侄子戒心实在太重了:《文青之太监又开新坑》恩,应该用这么名字才合适

太玄战记:恩恩 我是小人 但是起码我不喜欢跟某些人一样绿

道行:矫揉造作的遣词造句,硬把佛道混一谈的设定。

命被借走了张不二

第1章

我叫张不二,出生在农村,母亲我出生后就走了,父亲长年外出打工,因此我自幼跟爷爷奶奶长大,虽然贫苦,但是很快乐。
我出生有人给我算过命,就说我活不过十八,但我还是活到了十八岁,所以命运这个东西,我向来不信,但最近却发生了一些诡异的事情,颠覆了我的认知。
我记得那是我高中毕业暑假在家里的一个夜晚,那晚村里有老人去世,爷爷因为懂些风水所以出去帮忙,我陪奶奶看了一会电视便回了房间休息。
睡着睡着,忽然一阵风把我吹醒了,睁眼我便看到房间门被打开,夜风很凉,但是盖着被子的我全身热汗,吹得我脑袋昏沉。
我记得睡前已经反锁门了的啊,怎么门是开的?
我想起身关门,但忽然发现自己根本动不了。
鬼压床?
这种情况我经常碰到,熟悉得很,闭上双眼,放慢呼吸,静心感受身体,慢慢调动身体的神经,不一会我的小指就能够微微活动了。
一阵微风拂过的我脸上,不知为何,闭着眼的我就感觉旁边有人。
我想着这是自己的幻想,但依旧有些害怕,却又好奇,最终好奇心战胜了恐惧。
我缓缓睁开了双眼。
一张人脸就这样突兀地出现在我的面前,眼对着眼。
那张脸只能分辨出是一个女性,毫无血色,全是伤痕,没有一丝完好的地方,眼神空洞无神。
我的身体一阵过电的感觉,神经瞬间绷断,心都快从喉咙蹦出来,前所未有过的莫大惊悚与恐惧笼罩了我。
尖叫?
我的内心已经在疯狂咆哮,传到嘴边,嘴巴却只是微微动了动,根本发不出任何的声音。
逃跑?
还处于鬼压床状态的我唯一能做的就是疯狂抽动我的小拇指,拼命想要够控制更多的身体部位。
凝重,压抑,我就快踹不过气了,汗液瞬间就浸**我的后背。
我两就这样对视着,过了很久…… 忽然眼前的女人嘴角微微抽动,发出了一丝微弱的音节,但又像很久没有讲过话,只发出了一丝沙哑的声音。
接着她越来越激动,拼命想发出声音,脸部越来越扭曲,甚至用力地掐上了我的手臂。
我想下一刻她就要掐上我的脖子了吧。
结果那女人疯狂地张开了嘴巴,鲜血从她的嘴里涌出,一声“逃”也从她的口中逃了出来,生生地刺痛着我的耳膜。
一滴鲜血滴在我的眼前,瞬间我感觉我的身体可以动弹了,嘴里发出一声尖叫,伴着叫声我腾的一下我从床上坐了起来。
我环视四周。
那女人呢?
再看看房门,也是锁好的。
难道是梦?
意识到是梦,我大口大口地喘着气,边回想刚刚的梦境,总感觉有一丝不对劲。
冷静下来的我,左手臂突然传来痛感!
我撩起袖子一看,一个清晰的乌黑抓印在我的臂上。
我撞鬼了?
虽然我活了十八年没见过鬼,但是那个抓印却是真实存在的。
瞬间一股惊悚感充斥了我的全身。
而这时房间门突然打开,我赶紧抓起床边的保温杯,死死地盯着门后的身影。
“不二,大晚上的你喊什么?”
年迈的奶奶推开门,颤颤巍巍地走了进来。
看到是奶奶,我紧张的心瞬间就放来下来,赶紧过去扶着奶奶,缓了一口气:“奶奶,有没有看到一个女的出去?”
“什么女的?”
奶奶一脸的惊喜,温暖的手紧紧握着我的手,一副家里的猪终于会拱白菜的感觉。
我听完心里一惊,奶奶是在堂厅,如果有人从我房间出去或者进来肯定能看到,奶奶这一说算是认定我刚刚的猜想。
想到这,我尽量平静地跟奶奶解释刚刚的事情。
“刚刚……” 奶奶听完我刚刚的事后,撩起我的衣袖,看到我手臂乌黑的印记时,脸色异常的平静,甚至没有一丝惊讶:“没事,没事,奶奶带你去个地方……” “因果?”
我疑惑地看向奶奶,开口询问。
奶奶没回答,拉着我出去院子外面,说进柴房取个东西给我后再说。
今晚是十五,但是夜空被漫天乌云笼罩着,没有一丝月光洒下来,院子里的东西也只能看到微弱的轮廓。
奶奶也没开灯,就这样拉着我走向柴房的方向。
我没在意,低着头疑惑着刚刚的事情,奶奶所说的因果,跟刚刚的女人,不,女鬼有什么关系呢?
“为什么她会叫我逃?”
我抬头问向前面的奶奶。
奶奶没回我,突然就停住了脚步。
此时突然外面院子传来了敲门的声音 我下意识得问了一句,是爷爷回来了?
我望向黑洞洞的院门,但外面并没有立即回复,我有些疑惑,这时奶奶的声音从外面传了进来:“不二,是奶奶,我没带钥匙,开下门。”
而奶奶明显就在我的面前。
听到这个声音我的第一想法就是:我还在梦里?
我掐了掐大腿,剧烈的痛感明确的告诉我这不是梦。
鬼敲门!
我瞬间冒起浑身冷汗,我急忙询问奶奶外面是谁?
但是奶奶没说话,就这样定定地站着, 我顿时感觉有些不对劲了,连忙用力地甩出奶奶牵着我的右手,但是怎么用力都甩不开,而且她的力气越来越大,我的手腕一阵发疼。
奶奶一个七十多的老人了,怎么会有那么大的力气,我一个十八岁小伙都挣脱不了,我背后升起一股凉意。
“奶奶,快放开我!”
我另一只手也开始上手掰,但是还是掰不动,忍不住着急大吼道。
“不二,你咋了?
开门啊!”
院外的声音再次催促起来,敲门声也变得格外焦急。
我没空回复外面的话,因为月下的阴云散开,我面前的奶奶在这一缕月光照耀下,正在缓缓转头看向我,是那种身子没动,头部一百八十度大旋转的转头。
“鬼啊!”
我惊得大叫。
人在极端环境下被刺激会爆发巨大的潜力,而我此时就是这样的情况。
被这惊了一下,我用尽浑身力气一抽,终于挣脱了那“奶奶”束缚,直直冲向院门。
可外面敲门的就一定是我奶奶吗?
我没有百分百把握,院门口的确是唯一的生路了。
但是就在我犹豫之际,“奶奶”突然高高地跃起,直直地扑向了我。
来不及躲闪的我,直接被“奶奶”重重地压倒在地,而她那张慈祥的脸,早已变得狰狞无比,血口大张,向我咬来。
我急忙抬起双手,狠狠抵住她的下巴,但是对方的力气实在太大,血口还是慢慢地向我靠了过来。
这时院门“嘭”地打开了,而那门后的确实是奶奶,她背着个小包,双手颤抖,眼里透露着焦急关切的神色,那是伪装不了的。
但奶奶看到院子里的情况后,脸色大变,随后从身上掏出一张黄符与一把糯米。
随即把黄符跟糯米扔了出去:“孽畜!
休伤我孙子!”
随着奶奶一声怒吼,空中黄纸凭空燃起,而糯米全撒在了我身上那“奶奶”的身上,接着她开始发出一阵恶臭,在我震惊的目光下渐渐化作一阵黑烟消散了。
我心中充满震撼,原来不止爷爷会倒腾这些神秘的东西,奶奶平时不显山不露水地藏那么深。
还没等我发问,奶奶便脸色凝重地把门给掩了起来,贴了一张黄符在上面,然后转头问我:“不二,没受伤吧?
你怎么把这东西招惹来了?”
我一阵委屈,撩起袖子就跟奶奶解释起刚才的事情。
奶奶听到我说那女鬼的模样时,也是眉头皱成一块,直接上前抓起我的手就查看起来。
我直接往后推了一步,这个场景太熟悉了,我仍然心有余悸。
“真奶奶都不认得,臭小子!”
奶奶直接呵斥我,扯着我进堂屋里面,在柜子里面翻出一些草药。
奶奶这熟悉的骂声,让我感觉又温馨又有些尴尬,居然一开始居然认鬼做奶奶,也是够笨。
为了避开尴尬,我拿起药水边涂边问奶奶:“奶奶为啥那鬼要害我,还叫我逃?”
奶奶听到这话神色慌张了一下,但是又很快平息了,然后转身翻起了,嘴里念叨着:“不二啊,有时候这鬼可比人善啊。”
我点了点头,但是想起刚刚被扑倒时的恐惧又摇了摇头,刚刚可是差点要生吞了我,怎么会好心呢。
“咚咚咚” 这时院门又响起了敲门声。
“是爷爷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