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颜傅亦深(重生妈咪又甜又乖)_舒颜傅亦深完结版阅读

正在连载中的现代言情《重生妈咪又甜又乖》,深受读者们的喜欢,主要人物有舒颜傅亦深,故事精彩剧情为:前世的舒颜人傻心实,被白莲花欺骗,连亲生孩子都抛弃,还间接害死了三宝,被渣男利用

小说:重生妈咪又甜又乖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云想容

角色:舒颜傅亦深

热门网文大神“云想容”的新书《重生妈咪又甜又乖》墙裂推荐给大家阅读。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废弃的精神病院里,舒颜被困在漫天大火中,呼吸越来越困难。眼前的屏幕中,她的三个孩子被关在笼子里。脸色惨白的小姑娘,已经晕了过去。旁边,长得神似的两个小男孩,拖着虚弱的身体,拼命的拍打笼子,只能发出含糊的声音:“妈妈,救命……”瘦削的小脸被笼子挤压出血,嫩生生的小手上全是擦伤,一直到抽搐着死去,原本清澈的眸子里全是绝望。“孩子!我的孩子!”舒颜发了疯的想要触碰那个屏幕,整个人却将绑着自己的椅子带倒,重重的摔在地上,绑在身上的铁丝在她身上勒出一道又一道的血痕,深可见骨……

评论专区

穿越境界的魔法使:魔法使之夜的剧情处理地比较好。但是从圣杯战争之后就直转而下了。

爵迹:这是小时代那个郭敬明?请容许我轻轻的点一下剧毒

我只想自力更生:刚刚看了简介,没看正文,就想着如果主角最后一番奋斗发现最后还没有当一个拆二代赚钱,应该会很有喜感。

重生妈咪又甜又乖

第1章

废弃的精神病院里,舒颜被困在漫天大火中,呼吸越来越困难。
眼前的屏幕中,她的三个孩子被关在笼子里。
脸色惨白的小姑娘,已经晕了过去。
旁边,长得神似的两个小男孩,拖着虚弱的身体,拼命的拍打笼子,只能发出含糊的声音:“妈妈,救命……” 瘦削的小脸被笼子挤压出血,嫩生生的小手上全是擦伤,一直到抽搐着死去,原本清澈的眸子里全是绝望。
“孩子!
我的孩子!”
舒颜发了疯的想要触碰那个屏幕,整个人却将绑着自己的椅子带倒,重重的摔在地上,绑在身上的铁丝在她身上勒出一道又一道的血痕,深可见骨。
气急攻心,舒颜猛地吐出一大口鲜血。
画面一转,视频上出现了舒悦画着精致妆容的脸。
“我亲爱的姐姐,你喜欢我送你的这份礼物吗?”
舒颜猛地抬头,望向画面里自己温柔善良的妹妹,一身精致的华服将女明星的气场展现的淋漓尽致,身边还站着自己最爱的男人。
为了他,自己一次又一次将傅亦深的真心踩在脚下。
而如今,他却怀抱着自己的妹妹,满脸温柔,甚至,都懒得看自己一眼。
“姐姐不是只想跟择栩哥哥远走高飞吗?”
舒悦冷笑,声音却依旧是娇娇软软的,“当初姐姐巴不得这三个孩子死,我替姐姐动手,姐姐应该感谢我才对。”
眼看着舒颜无力抵抗,舒悦只觉得心里无比痛快。
“为什么!
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舒颜撕心裂肺的喊叫着,最后嗓子被呛哑,只能发出痛苦的“嗬嗬”声。
“为什么?
因为你蠢!
你不配得到舒家的财富,配不上粉丝的狂热,更配不上择栩哥哥这么好的男人!”
“真应该给你的粉丝们看看,她们眼中的全能女神,是怎么趴在我的面前像只狗一样求饶。”
舒悦的表情逐渐扭曲。
“你爸该死,你的孩子更该死!
所有对你好的人,都该死!”
“如今舒家落在我的手上,傅亦深为了保护你众叛亲离!
舒颜!
是你害了他们!”
舒悦尖锐的声音如同魔鬼声声回荡在破败的精神病医院里,一直到网线被烧断,大火将整个房间吞噬,早已经没有逃脱的可能。
“舒舒,小心!”
身后突然传来男人撕心裂肺的声音。
紧接着,他飞身而来,替她挡住被烧塌的房梁。
浓重的血腥味,混杂着男人身上如同神祇般拒人千里之外的冷香。
他强忍着闷哼,流血的伤口却染红了他洁白的衬衫,如同神明落入泥沼,舒颜从没见过他这样狼狈。
舒颜心疼到颤抖,她紧紧的抓住男人的衣袖,感觉着他的呼吸越来越浅,心跳越来越弱。
“舒颜,你这辈子都别想离开我。”
“你就那么想我死?”
“舒颜,我与你,生同衾死同穴!”
男人说过的话还在耳畔回响,还有他临死前,如同濒死的鱼般无力的呢喃:“舒舒,下辈子,能不能——别不要我!”
痛彻心扉的不舍,还有无能为力悔恨,夹杂着烈火焚身的痛苦,近乎让舒颜崩溃。
她用尽全身的力气伸出手,却抓不住失去的一切。
“不要——” 一声惨叫,舒颜猛地睁开双眼,心如擂鼓。
她大口的喘息,一双秋水般清凌凌的眸子里,此时盛满了恐慌和绝望。
迷蒙的双眼渐渐清晰,映入眼帘的便是被水打湿贴在身上的衬衫,衬衫底下令人血脉喷张的腹肌若隐若现。
抬起头,她对上一双如同深渊的眼眸,狭长的瑞凤眼中此时全是冷冽,黑曜石似的瞳孔闪烁着些偏执与病态。
男人此时正钳着她的下巴,满身戾气,仿佛下一秒就要将人生吞活剥。
傅亦深?

舒颜想揉揉自己的眼睛,一只手却被傅亦深钳制的不能动弹。
他明明当时身受重伤,又陪着自己葬身火海。
那令人绝望的大火如今仍历历在目,舒颜死死的盯着傅亦深,一时之间不能确定,这到底是现实还是虚幻。
直到——一声闷响。
舒颜被扔在大床上,脊椎重重的撞在床头柜上,尖锐的痛感让她整个人意识回笼。
一道阴沉而缱绻的嗓音在耳边响起,“舒舒,你就那么想要离开我?”
真实的痛楚让她的眼泪在一瞬间夺眶而出。
她还活着,真的还活着——她重生了,回到了三年前,一切还没有发生的时候。
环视这个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房间,这本该是她与傅亦深的婚房,却被她装饰的像是灵堂。
一水儿的白色,只为了恶心傅亦深。
上辈子,她被傅亦深圈禁在身边,心里却只想着衣冠楚楚的方择栩,为了那个男人,她频频与傅亦深作对。
在这一天,舒颜对方择栩思念成疾,趁着傅亦深不在家偷偷跑出去,想要跟心上人相见,谁知道,却在逃跑途中不小心溺水。
傅亦深在外收到她逃跑的消息暴怒,冒雨将她带回家中,生生折磨了她三天三夜。
想到上辈子那死去活来的三天,舒颜后背一阵发凉。
对上舒颜的眼泪,那明晃晃的抗拒刺的他心口发痛,傅亦深只觉得暴戾的情绪已经快要将自己吞噬殆尽了。
那白皙的脖颈那么纤细,毫不怀疑,只需要稍稍用力——她就永远都不会离开了。
这样想着,他苍白的脸上挂起一抹古怪的笑意,衬着他肩头妖冶的鲜血,如同鬼魅。
“舒舒,说呀。”
他的手掌在用力,说话的声音却轻的像是幽灵:“说,你到底想要什么?”
刚劲有力的大手猛然收紧,他近乎咆哮,“舒颜,是不是非逼我杀了那个男人,你才会爱我?”
看着男人猩红的双眸,伤口处血混着雨水已经打**他大半个身子,他的眼眸中,不仅有癫狂,还有磅礴的如同大海一般深沉的爱意。
上辈子,是她太蠢,看不清真情假意,连累了三个孩子,更害的傅亦深家破人亡。
空气中的血腥味,一如上辈子他带着一身枪伤踉跄着赶到火场,将自己护在身下,舒颜没忍住哭出声来。
“我要你!
傅亦深——我只要你!”
舒颜因为缺氧眼角潮红,用尽所有力气,急急地吐出这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