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医妻又在虐渣(姜洛初夜墨寒)_姜洛初夜墨寒全集免费阅读

《小医妻又在虐渣》,以姜洛初作为故事中的男主角,是网络作家“姜洛初”倾力打造的一本现代言情,目前正在火热更新中,小说内容概括:一场陷害,姜洛初意外和一个陌生男人发生关系,不仅失去清白,她还弄丢了家族重要的信

小说:小医妻又在虐渣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百九笑

角色:姜洛初夜墨寒

现代言情小说《小医妻又在虐渣》的作者是“百九笑”。故事梗概:“放开我!”姜洛初羞愤挣扎。将她按在床上的男人力气大的吓人,躯体滚烫,眉宇间尽是不受控制的痛苦之色。若非此刻‘受害者’是她自己,姜洛初还真想好好欣赏下,这位以俊美、薄情、高冷、厌女而闻名南城的第一权贵,私下如此不为人知的一面!“夜墨寒,你再不放开,我就……”“闭嘴!”男人低吼一声,动作稍微有些停滞。他此刻难受的厉害,意识逐渐被吞噬,急需找个发泄口。眼前主动送上门的女人,刚好可以缓解他……

评论专区

从桌游开始[无限]:..

凤穿残汉:终于有女作者明白三国是一个社会改革试验场

领主能看见备注:还不错。 主角记忆缺失,外挂是系统备注

小医妻又在虐渣

第1章 南城第一权贵

“放开我!”
姜洛初羞愤挣扎。
将她按在床上的男人力气大的吓人,躯体滚烫,眉宇间尽是不受控制的痛苦之色。
若非此刻‘受害者’是她自己,姜洛初还真想好好欣赏下,这位以俊美、薄情、高冷、厌女而闻名南城的第一权贵,私下如此不为人知的一面!
“夜墨寒,你再不放开,我就……” “闭嘴!”
男人低吼一声,动作稍微有些停滞。
他此刻难受的厉害,意识逐渐被吞噬,急需找个发泄口。
眼前主动送上门的女人,刚好可以缓解他。
尤其这女人身上,还有一股莫名熟悉的味道。
以至于他都没注意到,这女人竟然完整的喊出了他的名字…… “闭嘴你大爷!”
姜洛初咬牙低骂一声,再也忍不住,将藏于指缝中的过量镇定剂,直接扎在男人身上。
紧接着,男人身体一僵,黑眸恢复几分清明,然后直直的倒下,昏睡过去。
“真TM重……” 姜洛初费劲巴力从男人身下爬出,不解气的在他身上踹了两脚,又拿出手机拍了几张他的‘丑照’。
才整理整理自己的衣衫,狠狠的呼了口气,朝着门口道:“进来吧。”
夜墨寒的助理叶风立马推开门,“姜医生,夜总情况怎么……你用镇定剂了?”
姜洛初语气淡淡,“用了。”
叶风脸色有些难看:“不是提醒过你,非必要时刻,不能使用镇定剂么!
夜总的病越来越严重,镇定剂一直在加量,万一出了什么问题,你担待的起么!”
姜洛初冷冷一笑,“那我出了问题,你又担待的起么?”
叶风:“……” 他还真担待不起。
这位姜医生,是夜老爷子花重金寻来的,他只知道是南山神医的唯一亲传弟子,至于其他的,还真不太清楚。
而南山神医,大概是这世间,唯一可以救夜总的人了。
“叶助理,别告诉我刚才房间里的声音你没听到,你心里想的什么,我一清二楚。
下次再有这样的事,你就等着夜墨寒把自己折磨死吧!”
“……对不起。”
叶风面上有丝窘迫,低头道歉。
南城不知道有多少女人想爬上夜总的床,他原本还想着,这位姜医生的运气真好,可以借着给夜总看病,而夜总又没那么反感她,顺利的发生关系。
万一运气再好点,怀了夜总的孩子,说不定还可以成为夜夫人。
这样老夫人交给他的任务,也算完成了。
是他的想法太小人了。
“抱歉姜医生,不会再有下次了。”
叶风又认真的鞠了一躬,明显的尊敬起来。
姜洛初抬抬手,“算了。”
见她往房间外走,叶风连忙跟上,“姜医生,那我家夜总?”
“暂时还死不了。”
“那能治么?”
姜洛初停下脚步,转过身,一双极为漂亮又睿冷的眸子,平静的看着他:“能治,看我心情。
但我现在心情非常不爽,所以请你离我远点,ok?”
叶风见状,很识趣的离开。
此刻夜家别墅二楼的走廊里,只有姜洛初一个人的身影。
她朝左右看看,见四周都没人,有些急切的朝着最里侧的房间走去。
根据得来的情报。
这二楼最里侧的房间,住着夜家的二少爷夜星辰。
一个曾经火遍半个地球的娱乐圈顶级男神,亿万票房影帝,各奖项**得主。
只可惜三年前,一场意外,让他成了植物人。
他夜家二少爷的身份,也就此暴露,引起了轩然**。
而姜洛初之所以会同意师父的要求,来夜家为夜墨寒治病,实际上就是冲着夜星辰来的。
她想知道,夜星辰,是不是这三年来,她一直在寻找的人!
“姜医生,你在这做什么?”
姜洛初的手刚碰到门把手,身后就响起了叶风疑惑的声音。
她故作镇定的转过身,微微一笑,“有些累了,想找个客房休息。”
“您的房间在夜总隔壁,请跟我来。”
姜洛初问:“这间不可以么?”
叶风有些为难:“这是二少爷的房间。
虽然二少爷前些日子被送到了国外进行治疗,但他的房间……” “我懂,麻烦带路吧。”
姜洛初接过他的话。
—— 躺在客房的床上。
姜洛初深深的呼了口气。
早知道夜星辰被送到了国外,她直接去国外多好,何必答应来这夜家。
一想到她刚才在夜墨寒的房间,站在床边观察他的病情时,被突然拽到床上,她就忍不住想再给夜墨寒扎两针。
死男人,力气还真是大。
这时南山神医打来电话,笑呵呵的问:“宝贝徒弟,夜家小子的病,看的如何了?”
姜洛初一脸无语,“臭老头,你是不是怕看不好,砸了你神医的招牌,才非让我来的?
他就一典型的综合症患者,我看啊,无药可治。”
“怎么说?”
“狂躁症,睡眠障碍症,衍生出的精神类疾病。
要么是家族有遗传,要么就是受过刺激,不过奇怪的是……他发病时的瞳孔,是全黑色的,不像个正常人。
如果是简单的精神类疾病,以夜家的实力,医治倒不难。
所以我猜,药物对他的病没有作用,需要别的医治方法。”
南山神医哈哈笑了两声,“不愧是老夫的亲传弟子。
你说的没错,药物对他起不到任何作用,至于如何医治,就先交给你了。
为师最近有事,要先失联一段时间了。”
“不是吧臭老头,你这就……” 听着电话里‘嘟嘟嘟’被挂断的声音,姜洛初将手机往头顶的床面上一扔,哀怨的叹了好几口气。
她想去找夜星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