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妻超旺夫的好不好》杨知知杨知知_杨知知杨知知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娇妻超旺夫的好不好》,超级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主角是杨知知杨知知,是著名作者“谷质酥松”打造的,故事梗概:一场意外,杨知知从农科院院士穿成了八零年代的农妇,不仅家徒四壁,还有两个营养不良

小说:娇妻超旺夫的好不好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谷质酥松

角色:杨知知杨知知

看现代言情小说,一定不要错过“谷质酥松”写的《娇妻超旺夫的好不好》。主要讲述的是:“我告诉你,别给老娘装死,这亲你就是定也得定,不定也得定!”杨知知脑中浑噩,耳边尽是女人泼妇般的辱骂,还有嘈杂的孩童哭声。“娘……别死,你快醒醒……你别碰我娘!”“两个白眼狼,老娘供你们吃供你们穿,还不知道跟哪边亲是吧?”王菁骂骂咧咧,挽起棉麻袖子,抡着粗壮的胳膊就要挥过去,“看老娘今天不打死你们!”结果话音刚落,手还没来得及挥出去,突然被人给死死握住,那股劲生疼,别的她一下哀嚎起来。只见躺在床上的杨知知不知何时坐了起来,眉头紧皱,声音凌厉,“你想干什么!”王菁先是一愣,随后啐骂了一句,“我呸!老娘就知道你个贱种是装的,还不松手,疯了你了?”陆大宝原本黯淡的眼瞬间亮了起来,不可置信道:“娘,你醒了!”陆二宝小脸皱巴着,闻声抹了一把泪,“娘……你终于醒了,我还以为你死了……”娘?杨知知还有些没缓过神来,顺着声音瞧去,炕前正站着两个干巴瘪瘦的小男娃,此刻都一脸激动地看着她,很是雀跃。这一瞬,无数记忆涌进脑中。现在是1980年,也就是改革开放大时代背景下的第二年,原身杨知知则是沙河村里一个普通农户家的二媳妇,丈夫早年进省城打工,却迄今未有下落,而她则被迫和大嫂王菁同住屋檐下,多年来受了不少欺负……

评论专区

兴汉室:这书政治权谋非常幼稚。而且很浮夸

别碰我的舰娘:不错的舰娘同人,就是装逼打脸情节有些恶俗。

武侠世界逍遥行:还不错的武侠无限

娇妻超旺夫的好不好

第1章 重生成俩娃她妈

“我告诉你,别给老娘装死,这亲你就是定也得定,不定也得定!”
杨知知脑中浑噩,耳边尽是女人泼妇般的辱骂,还有嘈杂的孩童哭声。
“娘……别死,你快醒醒……你别碰我娘!”
“两个白眼狼,老娘供你们吃供你们穿,还不知道跟哪边亲是吧?”
王菁骂骂咧咧,挽起棉麻袖子,抡着粗壮的胳膊就要挥过去,“看老娘今天不打死你们!”
结果话音刚落,手还没来得及挥出去,突然被人给死死握住,那股劲生疼,别的她一下哀嚎起来。
只见躺在床上的杨知知不知何时坐了起来,眉头紧皱,声音凌厉,“你想干什么!”
王菁先是一愣,随后啐骂了一句,“我呸!
老娘就知道你个贱种是装的,还不松手,疯了你了?”
陆大宝原本黯淡的眼瞬间亮了起来,不可置信道:“娘,你醒了!”
陆二宝小脸皱巴着,闻声抹了一把泪,“娘……你终于醒了,我还以为你死了……” 娘?
杨知知还有些没缓过神来,顺着声音瞧去,炕前正站着两个干巴瘪瘦的小男娃,此刻都一脸激动地看着她,很是雀跃。
这一瞬,无数记忆涌进脑中。
现在是1980年,也就是改革开放大时代背景下的第二年,原身杨知知则是沙河村里一个普通农户家的二媳妇,丈夫早年进省城打工,却迄今未有下落,而她则被迫和大嫂王菁同住屋檐下,多年来受了不少欺负。
这原身是十里八乡出了名的软性子,谁见到都能嘲上两嘴,她和两个儿子又寄人篱下,没什么挣钱来路,孤儿寡母日子过得很不好。
可现如今王菁居然趁大哥不在,便打算偷偷将杨知知卖给邻村的傻子改嫁,原身听到消息后,自然不愿意,当场羞愧自尽。
杨知知有些头疼,这原主也是孬,怂什么?
大不了就打起来,还真能让她个婆娘为所欲为了不成?
“哎哟喂,贱蹄子,你你你……还不松手!”
手上那股劲越来越大,疼得王菁太阳穴都在抽搐,另一只手转瞬就想打过去。
可电光火石间—— “啪——”的一声,那嘴巴子倒是先挨到了自己身上。
王菁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摸着自己瞬间肿起老高的右脸,嗓音尖锐,“你疯了?
你居然敢打老娘?”
这杨知知从前哪天见了她不是唯唯诺诺叫嫂子的,今天居然还敢和她动手?
再说她哪来的这么大劲!
“打的就是你!”
杨知知冷斥一声,直接将她搡到了地上,只见那肥厚的身体“砰”的倒地,附近地面都晃了三晃,趴在地上好半天都没起来。
她一个农科院的院士,平时在院里除了跟男人们下地搞新品培育,就是到处锄地浇水施肥,要是说她劲不大,恐怕那群男院士们第一个都要不服。
大宝二宝见状都看傻眼了,不知道自己柔柔弱弱的母亲怎么会变得这么厉害。
“娘……好厉害……”二宝眨了眨眼,一脸惊讶。
大宝有些警惕地将二宝朝自己身后藏了藏,抿唇一言不发。
“行!
行!”
王菁疼得龇牙咧嘴,心底明显没刚才有底气,面上却依旧不输,咬着牙扶着墙根爬起来,“老娘治不了你,还治不了这两个死兔崽子?
你给我等着!”
说罢,直接在杨知知面前一手拎起一个瘦骨嶙峋的男娃,用脚踹开了房门,嘴里还在骂骂咧咧的,“等老娘把这两个死兔崽子卖了,看你还敢狂什么!”
“放开我!
放开我弟弟!”
尽管两个孩子费力挣扎着,可挨不过王菁身形肥硕,愣是被拖拽了出去。
杨知知忙要起身去拦,结果因为身体长时间没动,腿涨麻着根本动弹不得,一点也使不起力气。
外面的哭喊声愈演愈烈,“娘……救我们!
娘……怕……” 杨知知闭着眼低声骂了句。
这别人穿越都讲究做什么皇亲贵胄,她一穿越愣是给分到这穷乡僻壤里当两个拖油瓶的妈!
还是正在营救时。
…… 闭眼默念三秒,再一睁眼,杨知知便进到了自己的意念空间里。
还好——超市空间没丢,不算太惨。
这超市空间是她上辈子从生下来就在脑海中自带的,内部里很大,足有四层,一层是药店和零售物件,二层是服装电器,三层是家具自行车大件,四层则是米面粮油五金百货,里面东西应有尽有。
只不过……每天进入超市的时限只有五分钟,且所有东西拿出来后也只有十分钟的使用时间,一超出时间便会自动消失。
来不及多想,她顺着电梯上到了四楼,从里面拿了根趁手的防身甩棍出来,又随手抓了把小零散东西装在裤兜里,直到飞速出空间后,才只用了一分半的时间。
与此同时,身体也恢复几分,摇摇晃晃扶着床沿总算是站了起来,结果下一秒,就听见外面传来车轱辘碾地的声音。
杨知知暗道不好,明白王菁此举怕是要把那两个孩子绑到车上。
她顾不上腿上的无力,强撑着往外跑。
这边,王菁手拿着粗麻绳往俩娃身上绑,咬牙切齿骂道:“别哼哼了,给老娘闭嘴,小心剜掉你们的舌头!”
大宝一双眼忿忿瞪着她,那眼神跟刚才的杨知知颇有四五分像。
王菁看得莫名背后发凉,刚要伸手给他脑袋摁下去,结果背上突然传来火辣辣的剧痛,她脚下趔趄,一屁股栽到了地上。
“哎呦喂——” 这一棍子力气可不小,再加上甩棍的寸劲,肋骨就是不断也要快折了。
王菁梗着脖子扭头,看见居然是她出来了,又惊又怕,“你……从哪找来这么个大棍子,你……你你你……” 话还没说完,杨知知又是一棍子打了上去。
她也是个欺软怕硬的主,见对方拿了那么个硬棍子在身上,脸上写满了惊慌失措,猛地往门口爬,“救……救命啊,杀人了!
杀人了!”
边上两个孩子还被捆着放在推车上,杨知知仅扫了他们一眼,旋即用口型说了句,“别怕。”
二宝还在震惊中没缓过神来,还是大宝紧盯着她,随后抿唇点了点头。
杨知知走上几步,站到了往前爬的王菁身前蹲下,冷声道:“大嫂,你这样叫可没人会来救你的。”
刚才两个孩子惨叫声那么大,边上的邻居能听见早就听见了,偏偏到现在也没人过来,能是怎么回事?
自然是装聋作哑,不想搭理这茬。
喊救命没用,那什么有用?
杨知知冷笑着站起来,从裤兜里翻出打火机,点火之后手一扬,随手扔到了旁边的柴草垛里。
夏天炎热,天干物燥,这些柴草垛火一点就燃。
再加上四周又挨得紧密,原本那一零星火苗瞬间燃起了汹汹大火,“砰”得一下在眼前炸开。
王菁瞧着那处的火势,彻底慌了,瞳孔猛地骤缩,指着她磕磕绊绊骂道:“疯了……疯了,你真是疯了!”
她这下是真害怕了,不管不顾的声嘶力竭大喊:“救命啊!
有没有人啊,着火了,着火了——!”
果不其然,一听是着火,周围逐渐涌动起了些慌慌张张的脚步声,连带着嘈杂的人声,“着火?
哪里,呦,快瞧那边冒烟了!”
“老远就闻见味了,好像是陆家那草宅子,快去瞧瞧!”
估摸着众人快要到场,杨知知上前几步,打开了门。
而好戏,就要开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