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晓东甘红(重启1990之资本帝国)完整版在线阅读_王晓东甘红全集阅读

都市小说小说《重启1990之资本帝国》,主角分别是王晓东甘红,作者“帅炸天的小徐”创作的,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如下:五十出头的小市民王晓东陡逢人生大变,在痛苦和屈辱中窝囊的死去,再睁眼时,竟回到了1990年的春节
一个原本只想赚钱复仇的中年大叔,却靠着前世的信息积累,在这个滚滚而来的大时代里,中流击水,浪遏飞舟,创造了一个庞大的资本帝国!
他的名字有如流星划过天际,经过开始的绚烂之后归于平静
他陨落了么?
不!
我们总能在一些名人访谈中找寻他的蛛丝马迹,比如比尔盖茨在面对镜头时说的那句意味难明的话…

小说:重启1990之资本帝国

类型:都市小说

作者:帅炸天的小徐

角色:王晓东甘红

热门网络小说《重启1990之资本帝国》是著名作者“帅炸天的小徐”的最新佳作。小说中具体讲述了:分头是真没见过这么不知好歹的,心里也来了火气,当即扔骰子分牌。王晓伟浑身颤抖,手心里全是汗,哆哆嗦嗦地看牌,然后开牌。王晓伟是九点,分头是一副对子。还是输了!王晓伟顿时面如死灰。分头看向王晓东,见后者不说话,就让李二去拿菜刀……

评论专区

慢慢仙途之仙灵界:最喜欢的书之一

火影之最强:火影的同人水准实在太差,凸显了这本本是平庸的书的强大。

凤穿残汉:女主争霸。男作者怕种马,女作者怕生娃,至理名言啊有没有!!坑的我都想打0分算了,良心来说还是仙草

重启1990之资本帝国

第019章 沾了不醉才叫戒!

  分头是真没见过这么不知好歹的,心里也来了火气,当即扔骰子分牌。

  王晓伟浑身颤抖,手心里全是汗,哆哆嗦嗦地看牌,然后开牌。

  王晓伟是九点,分头是一副对子。

  还是输了!

  王晓伟顿时面如死灰。

  分头看向王晓东,见后者不说话,就让李二去拿菜刀。

  “大哥!”李二面露为难之色。

  他们就是想赚点钱,王晓伟又不是欠账不还,没必要搞这么大吧!

  “让你去就去!”分头说道!

  李二只好去厨房把菜刀拿了进来。

  “兄弟,你自己来,还是我来?”分头问道。

  王晓伟不说话。

  他看向自己大哥,发现王晓东正神色平静地看着自己。

  那神色就像在说,你求我啊,你求我我就救你。

  也许是少年人那可笑的尊严撑着,也许是遗传自老王家血液里的犟种,王晓伟硬是没吭声。

  分头见状一把抓过王晓伟的手,让李二和另外一个小弟把他按住,手起刀落,在王晓伟杀猪般的惨叫声中,菜刀狠狠地剁了下去。

  王晓伟浑身哆嗦着,抽搐着,冷汗瞬间浸**衣服,就像犯了羊癫疯。

  大叫了半天,想象中的剧烈疼痛却并没有袭来。

  睁眼一看,菜刀砍在了炕革上,离自己的手指只有几毫米的距离。

  一把黑黝黝的手枪,不知何时,顶在了分头的脑门上。

  而枪把子,在王晓东手里。

  “大哥!”王晓伟懵逼地看着眼前这一幕,不知该如何是好。

  王晓东却问道:“老三,还赌么?”

  “不赌了,大哥,我再也不赌了!”瞬间经历大悲到大喜的王晓伟哭着说道。

  他实在不敢想象,没了一只手后,自己的日子会变成什么样!

  话说回来,他刚才没有被吓得尿裤子,王晓东还是有几分满意的。

  分头的身子停在空中一动都不敢动,面上却硬装着平静地问道:“兄弟,这是什么意思?拿个烧火棍吓唬我?”

  砰!

  王晓东朝窗外砰的就开了一枪,然后问道:“现在还是烧火棍么?”

  分头立马服软道:“兄弟,兄弟!你还年轻,千万别走到犯罪的道路上!”

  王晓东不理他,继续教育弟弟道:“十赌九输,为啥,因为**有鬼。开始的时候让你们赢,是为了放水养鱼。”

  “不把你们的瘾头勾搭足了,上来就输钱,把你们都吓跑了怎么办?”

  “你说是不是?”王晓东用枪管敲了敲分头的脑袋。

  分头笑了笑不说话。

  王晓东说道:“我今天来,就是给我弟弟上一课,你们这赌局爱怎么开怎么开,别人爱怎么耍怎么耍,我管不着。”

  “现在课上完了,道具还给我吧。”

  分头把赢来的五千多块钱全还给了王晓东,王晓东这才收起枪,说道:“谢了。”

  说完,王晓东点出五百块钱,递给对方道:“这五百块钱,就当兄弟们的辛苦钱,顺便买块新玻璃。”

  “杨二乐杨所长是我叔叔,你去打听打听,就说是甘红对象,他肯定认。”

  没正式拿到出国名额之前,甘红肯定会捏着鼻子认的,所以王晓东这面虎皮扯的丝毫没有心理压力。

  说完,王晓东捡起掉在炕上的弹壳,带着王老三离开。

  临出门的时候,分头在后面说道:“王老三是吧,你大哥教你个道理,哥哥我也教你个道理,你记住了。”

  “人要懂得见好就收,赌桌上是这样,说话办事也是这样。”

  “今天本来大可不必闹成这个样子的,都怪你太贪心。”

  见王老三发呆,王晓东给了他一个爆栗,说道:“还不谢谢人家。”

  “谢谢哥。”王老三赶紧说道。

  王晓东觉得这个分头有点意思,问道:“我叫王晓东,认识一下?”

  “许朕!”分头说道。

  “我记住了。”王晓东点点头,带着王老三走了。

  走到外面,还拿砖头把刚才那块子弹穿过的玻璃打了个稀碎。

  屋里,李二问道:“大哥,就这么让他们走了?咱这一下午不白陪人家磨手指头了。”

  另一个小弟说道:“你傻啊,没看人家手里拿着枪呢。”

  “去年崩了那么多,我就不信他真敢开枪,不怕进去吃枪子啊!”李二犟道。

  许朕一巴掌拍在李二脑袋上,骂道:“草,感情枪口没顶在你脑门上,你不害怕!站着说话不腰疼的东西!”

  另一个小弟问道:“大哥,王晓东持枪的事儿,咱们要不要报警?”

  许朕像看傻逼一样看着对方,说道:“这屋里就咱们仨看见他拿枪了,玻璃也敲碎了,弹壳也捡走了,你拿啥报警?”

  “捉贼拿赃,捉奸拿双,况且人家还是个大学生。别到时候人没搞定,给自己蹭一裤兜子屎。”

  “况且,也没白玩,人家不给你留了五百辛苦费么。这钱我拿三百,剩下的李二拿一百五,最后五十买点酒菜,晚上喝点。”

  “好咧。”听见喝酒,李二立马来了精神,拿着钱就出去。

  李老爹从隔壁屋子出来问刚才咋的了,李二赶紧说道:“哎呀爹啊,啥事儿没有,马大小子放了个屁,把玻璃崩碎了。”

  “啥屁啊,威力这么大!”李老爹一边检查地上的碎玻璃一边说道。

  李二赶紧说:“哎呀爹,你别割到手,快起来我买完菜回来就收拾了。”

  没看出来,流氓李二还是个孝子,反而是某些衣冠楚楚的人,大多是狼心狗肺之徒。

  回去的路上,王晓东语重心长地对王老三说:“老三,戒赌就像戒酒一样,不是不沾就戒了,是沾了不醉才叫戒。”

  “戒赌呢,就是你赢了可以起身走,那就是戒了。”

  王老三品着自己大哥的话,默默地跟在他身后往家走。

  回到家,把钱重新交给东妈。

  东妈点了一遍,问道:“咋少了五百?”

  王晓东说:“不是输的,交了个朋友,您放心吧,老三以后不会赌了。”

  见老三坐在那里沉默不语,东妈也就不再说什么,把钱藏起来后,进外屋做饭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