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原张名龙(恶人修仙)全本阅读_(恶人修仙)全集免费在线阅读

奇幻玄幻小说《恶人修仙》,主角分别是赵原张名龙,作者“罗霸道”创作的,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如下:少年:帮我杀了他们老道:修道之人不杀生少年为了复仇,走上修仙之路,本一恶人,谁拦我路,神挡杀神,佛挡杀佛开创一个时代,开创一个恶人流派,掀起恶人流狂潮恶人流,流芳百世,名垂千古……

小说:恶人修仙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罗霸道

角色:赵原张名龙

如果你喜欢看奇幻玄幻小说,一定不要错过“罗霸道”的一本书《恶人修仙》。讲述了​年轻人的名字叫张名龙。少女的名字叫徐晨晨。“名龙师兄,冬季已经来临,看这天气,会有大雪,一旦下雪,千里冰封,这人衣着单薄,草鞋赤脚,肯定熬不过冬天,不如,你和宗主说说……”一阵寒风吹拂,魂不守舍的徐晨晨打了个寒颤,扯了扯身上的雪白貂皮披肩,下意识的扫了一眼赵原身上单薄的秋衣和赤脚,脸上露出怜悯之色。“师妹,非师兄不肯帮忙,实在是无能为力,我们华云宗,惯例都是秋季收徒,就是日常杂工之类的,也需要熟人推荐,像这种身份不明的人,别说是我,哪怕是我宗主出面,也是万万通不过刑堂审核。”张名龙厌恶的看了一眼赵原,本是一个诗情画意的夜晚,硬是被这个叫花子给破坏了,心情极为恶劣……

评论专区

枪·血玫瑰·Necromancer:情节平淡,因为它是《暴风雨中的蝴蝶》的前传,所以加入了书单。

暂命名真实系穿越:干粮,文笔不错, 主角在被亲戚谋夺家产的压力下加入黑道成功反杀。 暂可看。

[综恐]这不科学:女主文,男配生化危机里的克里斯,喜欢无cp和友情线组团打怪的推荐看逻辑合理,风格利落,恐怖氛围塑造的不错,死神来了真吓到我了这本和《这什么鬼东西!》之后迷上综恐,可惜好文太少太少,饥饿

恶人修仙

第三章恶少

年轻人的名字叫张名龙。

少女的名字叫徐晨晨。

“名龙师兄,冬季已经来临,看这天气,会有大雪,一旦下雪,千里冰封,这人衣着单薄,草鞋赤脚,肯定熬不过冬天,不如,你和宗主说说……”一阵寒风吹拂,魂不守舍的徐晨晨打了个寒颤,扯了扯身上的雪白貂皮披肩,下意识的扫了一眼赵原身上单薄的秋衣和赤脚,脸上露出怜悯之色。

“师妹,非师兄不肯帮忙,实在是无能为力,我们华云宗,惯例都是秋季收徒,就是日常杂工之类的,也需要熟人推荐,像这种身份不明的人,别说是我,哪怕是我宗主出面,也是万万通不过刑堂审核。”张名龙厌恶的看了一眼赵原,本是一个诗情画意的夜晚,硬是被这个叫花子给破坏了,心情极为恶劣。

“哎……”少女轻轻叹息了一声,她显然知道一些门派收徒的要求,并没有继续求情。

“师妹,这一路来数千里,你也看到了不少事儿,要管,也管不过来,我们还是走吧。”

“走吧。”

两人把行囊收拾了一下蹬上大马,就在两人行出几步,那少女突然勒住马儿,脱下身上名贵的雪貂披肩扔给赵原。

“这天寒地冻的,你也别去华云宗耽误时间了,趁着还未曾下雪,赶快去西北玉山,拿着这件衣服,找徐家,他们会给你安排一份工作,别的我不敢保证,至少,能够让你熬过这个冬天。”

“谢谢。”赵原站起来施礼。

“不用。”看着少年站起,少女突然有一种异样的感觉,这少年虽然是衣衫褴褛,但是,举手投足之间却是宠辱不惊,气度不凡,特别是那行礼之间,更是不卑不亢,令人不敢轻视。

“师妹,走吧,走吧。”那年轻人本就心情郁闷,见少女居然把名贵披肩送给赵原,心中越发憋屈,只是不停的催促。

“嗯。”

少女看了一眼少年那粗糙皮肤和褴褛的衣服,摇了摇头,很显然,刚才那感觉只是一种错觉而已。

在一阵密集的马蹄声中,两匹巨马扬起漫天的尘土,转眼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一阵冷冽的寒风刮过,天空飘起了细小的雪沫,在篝火的照耀之下,层层叠叠,整个夜空都被白蒙蒙的雪沫占领。

赵原轻轻的抚摸了一下手中柔软雪白的貂毛,心中升起一丝暖意,这是数月来第一次感受到人间的温暖。

赵原听从了少女的建议。

正如少女所说的,冬季已经来临,天空中已经在飘荡着细细的雪沫,如果被华云宗拒绝,山路又被雨雪所封,他要想活着下山都是一个奇迹。

从那张名龙的态度来看,哪怕是华云宗收留了赵原,他也会从中作梗。

做出决定之后,赵原立刻启程,

此地不宜久留,那张名龙在离开之际,看向他的眼神充满了杀机,一看就是心胸狭窄之人,待他和那少女分手,杀一个回马枪也不是没有可能。

八个月的流浪,让赵原吃尽了苦头同时,也让他变得如同猎豹一般警惕,每一步都是小心翼翼,如履薄冰。他深知,只要丝毫的麻痹大意,就会付出沉重的代价。

张名龙那种人,杀死他这样的人就像踩死一只蚂蚁一样,不会有丝毫的心理负担。

按理说,张名龙乃是正道人士,但是,赵原看到了太多所谓的正道人士动辄杀人,草菅人命的事情,他早已经不相信正道人士所吹捧的那一套仁义道德。

在赵原眼里,正道人士比那些邪道人士更卑鄙无耻,他可是亲眼看到几个身着道服的修真者提着血淋淋的长剑从山头下来,当他上山之后,看到的是被洗劫一空的山寨和满地倒在血泊中的尸体,其中,除了老弱病残,还有三岁幼童和被侮辱的妇女。

走出不到一里地,雪沫已经变成了鹅毛大雪,漫天的飞雪把整个天空都变得灰蒙蒙的。

本就天寒地冻,雪花落在树木枯草上根本不融化,很快,大地就蒙上了一层白白的雪花,仿若洁白的地毯。

几乎是下意识,赵原看了一眼背后一溜的脚印,身躯赫然一震。

他想到了一个问题,如果张名龙真的起了杀心,他根本跑不掉,因为,对方可是华云宗的修真者,他可是有杀人的法力,而自己在雪地上留下的脚印更是一目了然,很容易就会被追踪到形迹……

“师弟,快,有个奸细在山脚下。”

正如赵原所料,张名龙已经动了杀心,回到华云宗,把徐晨晨送到客房安顿好之后,立刻心急火燎的冲进了孙海龙的练功室。

华云宗掌门人刘兴旺总共收了九个弟子,开始五人都已经过了百岁,后面四人是近年所收,赐名为“名龙”“扬龙”“四龙”“海龙”,合起来为“名扬四海”。

孙海龙是张名龙最小的师弟,却是天资最高的弟子,四人之中,唯有他达到了银色灵气初级阶段,能够御剑飞行,所以,当张名龙追杀赵原的时候,第一个就想到了孙海龙。

当然,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

孙海龙虽然年少,却是性情残暴,杀心极重。因其手段残酷,草菅人命,被掌门人严加管束,不准踏出华云山,平素也就在华云山附近活动,这山脚之下,恰恰又是他的活动范围。

听了张名龙一通添油加醋的描叙,孙海龙二话不说,一把拉起张名龙,驾驭着飞剑,杀气腾腾的扑向山脚。

孙海龙虽然天资聪慧,但年龄尚小。才十三、四岁,修炼时日不长,法力还谈不上高深,刚刚勉强御剑飞行,加上带了一个人,又逢大雪,天气恶劣,两人在空中摇摇晃晃,一路险象环生,硬是花了半个时辰才赶到目的地。

孙海龙按下飞剑,两人落到了篝火堆边。

篝火似乎才熄灭不久,灰烬还冒着淡淡的青烟。在灰烬的旁边,有一串脚印朝树林里面延伸。

两人对视了一眼,屏住呼吸,一脸兴奋,轻手轻脚的沿着足迹朝树林里面搜寻。

从依然燃烧的篝火灰烬看,很显然,目标才离开不久。

两人沿着足迹一路追踪,才走出不到五百米,几根被雷电轰断裂的大树下面,一堆篝火正冒着淡淡的青烟,显然升火不久,在火堆旁边的树枝上,挂着一件毛色洁白的貂皮披风。

人呢?

两人狐疑的看了一眼周围,没有发现有人离开的痕迹。

“就是这件披风吗?”

孙海龙扯了一把挂在树枝上的名贵披风,突然之间,“呼”的一声,一道劲风扑面而至。

一根拇指粗,顶端被削得锋利无比的竹箭猛然从一蓬灌木丛中弹射了过来。

孙海龙自幼生活在华云宗,养尊处优,目中无人,又被禁足,极少下山,基本是没有生活阅历,更不知道江湖险恶,猝不及防间,居然不知道躲闪,眼睁睁的看着那削尖的树干射了过来……

“师弟,让开。”

眼看着那锋利的树干弹射向孙海龙,站在孙海龙身边的张名龙大惊失色,来不及多想,猛然和身朝孙海龙撞了过去。

“啊……”

一声惨叫声刺破了静谧的树林,张名龙撞开了孙海龙之后,那锋利的竹箭直接贯穿了他的胸膛,把他钉在地上。鲜血在空中飞扬,雪地上,是一片呈放射状的血迹,惊心动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