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战100天:冷枭宠妻如命(天阳温子薰)_《蜜战100天:冷枭宠妻如命》全本在线阅读

小说叫做《蜜战100天:冷枭宠妻如命》,是作者“师滢滢”写的小说,主角是天阳温子薰。本书精彩片段:一场阴谋,她被那个男人吃干抹净,未婚夫当场退婚,她沦为上流社会的最大笑柄不屑解释,冷笑寒心离开六年后,她带着天才儿子耀眼回归人前,他是铁腕狠绝的商业帝国掌权人,清冷高傲人后,他是披着羊皮的狼,独占欲强,霸道热情似火,面对心爱的小女人,只有一个念头,爱,不,完!“谁让我老婆不高兴,我让他全家不高兴,哼”赫连昭霆冷冷的吐出这句话

小说:蜜战100天:冷枭宠妻如命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师滢滢

角色:天阳温子薰

看现代言情小说,一定不要错过“师滢滢”写的《蜜战100天:冷枭宠妻如命》。主要讲述的是:“哈哈哈。”子熏万箭穿心,一颗心被硬生生的撕裂,仰头大笑,笑的眼泪狂流,泪水像断了线的珍珠。最好的朋友跟未婚夫联手背叛她,把她当成傻子般耍的团团转,设下圈套暗算她,害的她身败名裂,害死了她的父母。这一切全是他们算计好的!啊啊啊,这对贱人!去死!“原来感情是假的,信任是假的,一切都是假的。”无边无际的恨意奔腾而出,恨意燃烧,直冲脑门,她生平第一次尝到了仇恨的滋味

评论专区

末世刀兵:这个作者我认为还是很幸福的,每次写书的时候肯定感觉自己已经到达了人生的巅峰,感觉人生已经进入了**……

主神的黑店:扑街们学着点,不怕小说情节崩,崩了就说在作梦!这操作6的不行。

退下,让朕来:冲着女强来的,被白走了,而且作者居然能写出“底部刻着四个龙飞凤舞且狂野的篆书”这样的东西,但凡你知道篆书是什么……

蜜战100天:冷枭宠妻如命

第5章 爱情如烟花

“哈哈哈。”子熏万箭穿心,一颗心被硬生生的撕裂,仰头大笑,笑的眼泪狂流,泪水像断了线的珍珠。

最好的朋友跟未婚夫联手背叛她,把她当成傻子般耍的团团转,设下圈套暗算她,害的她身败名裂,害死了她的父母。

这一切全是他们算计好的!

啊啊啊,这对贱人!去死!

“原来感情是假的,信任是假的,一切都是假的。”

无边无际的恨意奔腾而出,恨意燃烧,直冲脑门,她生平第一次尝到了仇恨的滋味。

好恨,恨的想杀人!

欺骗她的人,去死!

害死她父母的人,去死!

这一瞬间,她打消了死念,一心只想复仇,只想让他们痛哭流涕的跪倒在父母的墓碑前认错,只想灭了这对狗男女!

总有一天,她会让他们后悔!

天阳云淡风轻,好像什么都没看到,“走,走的越远越好,就当我们从来不认识。”

听着绝情的话语,子熏冷笑一声。

“我是不是还要感激你不杀之恩?滕天阳。”

她的语气嘲讽而又冰冷,难掩那刻骨的恨意。

知人知面不知心,认识他十几年,终于看到他的真面目!

只是付出的代价,太过惨烈!

滕天阳愣住了,仿佛不认识眼前的女孩子,她变了!

这一刻,他的心刺痛,明明是他想要的结果,为什么像失去了最珍贵的东西般疼呢?

彩儿心里一紧,气势汹汹的怒斥,“别给脸不要脸,惹毛了我们,你的父母就是你的下场……”

“啪啪。”清脆的巴掌声打断了她的话。

彩儿的眼瞳猛的瞪大,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不敢相信自己的眼晴。

“你打我?天阳,你看看,她居然这么对我。”

要知道以温子熏柔弱的性子,别说打人了,就是骂人也不曾有过。

子熏仰起尖尖的下巴,倨傲冰冷,“你们可以滚了,狗男女。”

她像变个人,从娇娇软软的大小姐,一下子变的尖锐犀利,瞬间成熟了。

生活的苦难是一种催长剂,催人成长,也让人变了心性,变了模样。

滕天阳浑身一颤,心口堵的慌,呆了两秒,他转身就走。

后面传来含恨的声音,“今天不杀我,不要后悔!”

子熏冷冷的看着那个男人的背影,再也找不到半点心动的感受,只剩下满满的厌烦和恨意。

今日的种种,他日必百倍奉还。

滕天阳的脚步一顿,沉默了一会儿,头也不回的走了。

彩儿狠狠瞪了她一眼,急急的追了上去。

“天阳,你真的要放过她?斩草不除根,野火吹又生……为什么这么看着我?”

她暗自心惊,脸色变了变。

滕天阳冷冷的看着她,“她待你不薄,可你做了什么?”

连最好的朋友都能伤害,这样的人品,不足以信任。

彩儿心中有些着慌,急急的辩解。

“她对我没有什么真心,只是拿我当她发善心的标榜对象,我不欠她什么,天阳,我对你是真心的,第一眼看到你就爱上了你,为了你,我什么都能做……”

她在心里骂了子熏几百遍,恨不得除之以快,但男人阴沉的眼神,让她暗自心惊,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滕天阳冷若冰霜,脸色阴沉的如风雪夜,掺着丝丝寒意。

“所以你安排了那一夜?”

彩儿打了个冷战,“那是她自己自甘堕落,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只是走开一会儿……”

虽然中间出了点错,但结果是她想要的,她表示很满意,但这种话打死不敢说出来。

她要的是这个男人的心!

滕天阳冷冷的打断她的话,“有些事情你我心知肚明。”

彩儿看着冰冷的男子,心慌意乱,“不是的,真的不是我干的,我可以发誓……”

滕天阳嗤之以鼻,不屑一顾,“誓言是世间最可笑的东西。”

彩儿嫉妒的不行,全是因为那个没用的女人,“天阳,你……后悔了?别忘了他们是怎么对你的,那是他们的报应……”

死了也不冤!

“闭嘴。”滕天阳脸色大变,眼神犀利如刀,彩儿后背一阵发凉,捂着嘴,眼眶红红的,却不敢哭出来。

六年后,纽约,时尚之都

一缕阳光照进来,晒在女子沉睡的脸上,小脸白里透红,粉**嫩,神情极为恬静。

闹铃不停的响起,她皱了皱眉头,闭着眼晴伸手乱摸,不一会儿,闹钟被砸出去,迅速阵亡了。

门被轻轻推开,一个小小的身影扑进来,蹭着小短腿爬上床,白白嫩嫩的小手轻推熟睡中的女子。

“妈咪,快起床了,上班要迟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