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品圣手》陈凡陈凡_陈凡陈凡全本免费在线阅读

《超品圣手》是作者“吃糕了”独家创作上线的一部奇幻玄幻,文里出场的灵魂人物分别为陈凡陈凡,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新书上线,都市奇幻小说《超品圣手》推荐给各位书友,这本书的作者是“吃糕了”,小说

小说:超品圣手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吃糕了

角色:陈凡陈凡

看奇幻玄幻小说,一定不要错过“吃糕了”写的《超品圣手》。主要讲述的是:“你把赔偿金给你弟弟买房了?”“蒋琬!那些钱是我的,你有什么权利给你弟弟?”“你知不知道,我妈还等着这笔钱救命啊!”疗养院内。瘫痪在床的陈凡怒斥妻子,声音焦急而嘶哑,手里拿着母亲的病危通知书三年前,他和蒋琬准备结婚,却在路上遭遇富二代醉驾横冲直撞。陈凡护妻心切,毅然推开蒋琬,自己被撞成高位截瘫。本以为婚事泡汤,但蒋琬却义无反顾跟他领了证,让他大为感动。事后,陈凡拒绝私了,态度坚决,势必要让肇事者受到法律的制裁

评论专区

贞观三百年:莫名其妙的港腔是闹哪样?让人一点代入感都没有,差评

我的大明新帝国:文笔垃圾,对话弱智,布景简陋。穿了衣服,照镜子,侍女就问:殿下,满意吗?“因为是节日如何如何。对话如同弱智

真实的幻影:无限流后宫。金手指非常大。剧情里面就是推推推后面过于脸谱化,读起来很乏味。 似乎后面把鸿钧推了。看到一半,感觉越读越觉得是鸡肋,还是弃了。

超品圣手

第1章

“你把赔偿金给你弟弟买房了?”
“蒋琬!
那些钱是我的,你有什么权利给你弟弟?”
“你知不知道,我妈还等着这笔钱救命啊!”
疗养院内。
瘫痪在床的陈凡怒斥妻子,声音焦急而嘶哑,手里拿着母亲的病危通知书 三年前,他和蒋琬准备结婚,却在路上遭遇富二代醉驾横冲直撞。
陈凡护妻心切,毅然推开蒋琬,自己被撞成高位截瘫。
本以为婚事泡汤,但蒋琬却义无反顾跟他领了证,让他大为感动。
事后,陈凡拒绝私了,态度坚决,势必要让肇事者受到法律的制裁。
可新婚妻子却偷瞒着他,私下与富二代一家达成和解,要了五百万赔偿金。
陈凡知道后虽然愤怒,但也无可奈何,总不能跟刚过门的妻子闹翻,最后他把到手的赔偿金,全部交给母亲保管。
所幸妻子贤惠,三年来一直在替他照顾母亲,陈凡对此很愧疚,还计划着用这笔钱犒劳一下她。
可最近母亲突然重病垂危,急需用钱,要知道父亲早年无故失踪,陈凡母子俩自幼相依为命,母子感情深厚至极,所以哪怕卖房卖血他也要帮母亲治疗。
但是到这时候,陈凡才知道那笔赔偿金,早就被妻子用各种理由从母亲手里撬走,一毛也没留下。
面对指责,蒋琬理直气壮地反驳道:“你妈都是绝症晚期了,早晚都要死,何必浪费钱去填这个无底洞,再说你也瘫了,以后也不可能有孩子,把钱给我弟弟买房结婚,以后他的孩子长大后自然会孝敬你,这才是最好的投资!”
陈凡怒斥道:“那是我亲妈!
哪怕只能让她多活一天,我也要救她,你别忘了蒋琬,她也是你婆婆!”
蒋琬看着咄咄逼人的陈凡,脸也冷了下来,指着陈凡鼻子大骂:“你个没良心的东西,老娘貌美如花,大把人追求,愿意给你这个瘫子当老婆,是你几辈子修来的福气,只花你五百万是便宜你了,死瘫子别不知足,小心人财两空。”
陈凡气得脸色酱紫,恨声道:“蒋琬,你可算说实话了,说白了,老子被撞瘫那一刻,你心早就不在我身上了,这三年逢场做戏,不过是为了光明正大吞了那五百万。”
“是又如何,不放告诉你,老娘当年在你瘫了没几天,就在外面有人了,这三年来更是不知道给你戴了多少顶绿帽,其实也不能叫绿帽,毕竟你也没睡过老娘,当然你要是有能力,老娘也不介意给你一次,可是你一个瘫子有那个能力吗?
你就是个连屎尿都控制不了的废物!”
蒋琬也不装了,肆意的嘲讽。
“你!

你!
!”
陈凡话说到一半,胸口一阵疼痛,险些窒息。
他习惯性把胸口的玉佩贴在心脏部位,这是他从小佩戴的玉佩,母亲说是祖传之物。
只要胸口疼痛,把玉佩贴在胸口,就会感觉一阵清凉,会好很多。
瘫痪三年,经常半夜心绞欲死,都是靠这个玉佩。
陈凡自己是医学院高材生,他知道按照医学原理,玉佩其实不能解决偶发性心脏疼痛问题,但是也确实有效。
他深呼吸两口,抚摸了一下玉佩,眼神中怒火慢慢消去。
蒋琬说的没错。
他早就不是那个意气风发的医学院高材生,现在的他连吃喝拉撒都要人照顾,根本就不配拥有爱情和婚姻。
陈凡只能妥协:“看在夫妻一场的份上,你还我五十万,帮我妈把手术费交上,其他的我都不要了!”
蒋琬不屑一笑:“你要不要这么天真,到手的钱我怎么可能退给你,别忘了咱们可是夫妻,那笔钱是共有财产,你就算想打官司也没人理你,更何况就你现在的条件,估计连律师费都出不起!”
“蒋琬,你不要欺人太甚!”
陈凡双目赤红,额头气的青筋凸起。
蒋琬上前狠狠给了陈凡一巴掌,语气嚣张的说:“你个废物跟我凶什么?
说实在的,今天和你撕破脸也挺好,毕竟你妈也快死了,没人能知道那笔钱的去处,还有,过几天我会起诉跟你离婚,你最好老老实实签字,要不然,老娘有的是办法整你个瘫子。”
说罢,蒋琬扭腰离去。
“你别走,把钱还我,那是我妈救命钱啊。”
陈凡悲愤的喊道,却无法用实质的动作阻挠蒋琬,眼睁睁看着女人消失在门前。
噗!
陈凡气愤不已,又担心母亲病情,积郁于胸,他用手再去抓玉佩,突然身体歪了一下,玉佩的绳子突然断掉,掉到了地上,摔出一道裂纹,裂纹呈古怪的圆形,隐隐看去,泛出几道微光。
陈凡着急地探出身体,用手去够地上的玉佩,突然胸口传来一阵猛烈疼痛,忍不住喷出一口鲜血,整个人晕了过去。
就在他晕倒时,胸前家传玉佩被鲜血溅到,发出微弱的莹光。
突然光芒越来越盛,圆形裂纹突然成了一个圆形的图案,隐隐显现一条龙在圆形里游走、转动,随后一阵光芒笼罩在陈凡身上 梦中。
陈凡发现自己置身于一个古朴的宫殿之中。
无数身着白袍之人,面向殿前而跪。
殿前高台之上,有一个石头雕刻的王座,一位老者端坐其上。
“小子,你与我殿有缘,盘龙戒化形隐于人间多年,今日居然在你手里复苏。”
“也罢,盘龙戒既然已经认你为主,那你便可继承老夫衣钵,他日重掌医神殿,完成老夫未了心愿。”
“只是,不知这对你是好,还是坏……一切随缘吧” 随着话音。
陈凡胸口玉佩轰然碎裂,一枚泛着莹光的白玉戒指,漂浮着套入他右手食指。
刹那间,无数光点没入陈凡体内,海量的信息仿佛撑爆他的脑子,体内各处也如同千万刀划过,痛不欲生。
“啊!”
陈凡痛苦的吼了一声,整个人条件反射般的猛地坐起,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他看着自己的双手,满脸震惊。
我竟然能动了?
他小心翼翼下床,试探走了两步,接着又原地小跑。
真的痊愈了?

陈凡猛然想起那个诡异的梦,忙抬起右手,食指上多了一个玉戒指,淡淡泛着白色玉光,而挂在脖子上的玉佩也不翼而飞。
“那个梦是真的!”
陈凡倒吸一口凉气。
他闭上眼睛努力回想。
发现各种斑驳的医学知识,在他脑中浮现。
陈凡面露喜色,有了这些本领,母亲病便不是问题了。
嗡嗡。
被垂直吊在床上的手机响起。
陈凡取下手机,来电人居然是他曾经的女上司。
“陈凡吗?”
对面传来一个略显清冷的女声。
“王主任,我妈怎么样了?”
“你母亲的病情突然恶化,做不了手术了,我等下派一辆救护车去接你,让你见她最后一面。”
“什么?
!”
“不用派车,我现在就赶过去!”
“麻烦王主任请一定要保住我母亲的心跳!”
陈凡顾不得换衣服,以最快速度向外奔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