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青青沈从安》沈从安叶青青_叶青青沈从安全本免费在线阅读

正在连载中的现代言情《叶青青沈从安》,深受读者们的喜欢,主要人物有沈从安叶青青,故事精彩剧情为:她已经明白他把爱情留给了最初的遇见,独自面对了自己这个婚姻枷锁五年所以,纵使结婚五年,他们也始终是两个世界的人口袋里的手机突然传来一阵阵响动,打断了叶清清思绪她拿起点开微信页面,就见沈从安儿时玩伴们建的群聊在不断刷屏满屏的都是艾特沈从安的消息而群里最活跃陆景淮:“沈从安赶紧出来,你白月光来了”…

小说:叶青青沈从安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沈从安

角色:沈从安叶青青

七月流火,横江别墅。叶清清坐在沙发上,目光在桌上《月光下的你》的剧本和手机上徘徊。屏幕中是沈从安好友陆景淮刚发的朋友圈。照片里,热闹的包厢到处洋溢着欢乐。她的丈夫沈从安身边坐着一个陌生女人,两人举止亲密犹如情侣

评论专区

环城术士:四成自嗨,三成私货,两成水分,一成内容。书荒凑合跳着看。

次元干涉者:宅系无限流,各种梗,但看不出来也完全不影响阅读。无常识的三无纯真少年的无限之旅……从来不说谎、观察能力爆表、不懂得沉默是美德、信奉不懂就问的男主角非常萌

大道独行:挺有意思的修仙文7.0分

叶青青沈从安

叶青青沈从安第1章  

七月流火,横江别墅。
叶清清坐在沙发上,目光在桌上《月光下的你》的剧本和手机上徘徊。
屏幕中是沈从安好友陆景淮刚发的朋友圈。
照片里,热闹的包厢到处洋溢着欢乐。
她的丈夫沈从安身边坐着一个陌生女人,两人举止亲密犹如情侣。
搭配的文字:“最好的重逢是最初的遇见。”
突然,手机铃声打断了叶清清的思绪。
是助理。
她掩去眼底的落寞,按下接听键:“喂?”
“叶导,剧本的事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叶清清看了眼剧本上,没有立刻回答。
《月光下的你》是个毫无亮点的三角恋剧情,但女配的故事与她何其相似。
甚至连男主的人设经历,都和沈从安如出一辙。
叶清清抿了口酒:“约一下作者,见过她我才能决定。”
刚挂了电话,门就被推开。
沈从安回来了。
他见送叶清清拿着手机,嗓音淡漠:“每天守着,你不累吗?”
嘲弄的语气刺的叶清清喉头发紧。
他们婚前约定过,无论有什么事,晚上必须回家。
她以为这样两个人就可以多一些相处的时间。
可在沈从安的眼里,这不过是对他的约束。
沈从安坐到沙发上,酒气随着他的靠近越来越浓。
叶清清起身去厨房倒了一杯蜂蜜水,递给他。
沈从安接过,并没有喝:“酒会为什么不去?”
叶清清一顿:“剧组事有点多。”
敷衍似的回答让沈从安面色一沉:“随你。”
叶清清垂眸,心中涌起丝苦涩。
他从不知道,他的酒局不会有人告诉她是何时何地。
而她也知道,抱怨只会惹来沈从安更多的厌恶。
无言了一阵,沈从安起身准备上楼,叶清清突然开口:“我看到陆景淮拍的照片了。”
她顿了顿,声音染上丝沙哑:“你身边的女人,是何若曦吗?”
沈从安停住脚,没有说话。
这么久以来,叶清清头一次问他的私事。
半晌,他才点点头。
叶清清忘不掉这个名字,因为它是沈从安心底的刺,是她无法触及的过去。
“她回来,你应该很开心吧?”
她扯出个略显惨淡的笑容。
“你什么意思?”
沈从安蹙眉,言语间已透出几许不悦。
气氛突然变得压抑。
看着男人沉下来的眉眼,叶清清知道他生气了。
“你早点睡吧!”
她默默拿起蜂蜜水杯,朝厨房走去。
沈从安看了一眼她的背影,转身上楼,丝毫没有注意桌上的药。
卫生间。
叶清清照常将一把白花药丸咽下。
她看着镜中自己苍白的面色,耳边突然回响起医生的话。
“叶小姐,您的癌细胞扩散的很快,作为医生,我建议您最好尽早住院治疗!”
叶清清不知道自己还能活多久,又能陪沈从安多久。
但她知道,自己会先一步离开他的生活……次日。
叶清清按照助理约好的地址和时间,找到了约好的咖啡厅。
指定的位置上坐着一个长发女人,正低头翻看着杂志,一副端庄温雅的模样。
似有察觉,女人抬起头来唇角勾起一抹笑:“叶小姐,好久不见。”
看到那张脸时,叶清清整个人僵在原地。
对方合上杂志,朝她伸出手:“我是《月光下的你》的编剧,何若曦!”
咖啡厅,空调冷气十足。
“久等。”
叶清清落座,她的态度客气又疏离。
何若曦笑了笑,将点好的咖啡递过来:“没关系,我也想找叶小姐聊一聊。”
两人的第一次见面,无形的硝烟弥漫。
“我听霆烜提起过你,过去这五年谢谢你一直陪着他。”
何若曦没有提起《月光下的你》,却挑起了一个更加尖锐的话题。
叶清清看着她,声音不疾不徐:“那何小姐现在是以什么身份来谢我?”
何若曦笑容一僵,掩下眸底的怒意。
她确实是想借剧本来试探叶清清,但没想到对方会这么直接。
“我们都是亲身经历过《月光下的你》的人,所以才能更加了解故事中人的感受。”
何若曦放下咖啡杯,看向叶清清:“爱情和婚姻也许会是两个世界,但相爱的人,一定都会在原地等待彼此。”
听出她话里的嘲讽,叶清清冷声开口:“何小姐的心意,沈从安知道吗?”
何若曦没有回答,但已经摆出了胜者的姿态。
叶清清从没想到有一天会被另一个女人来宣誓对丈夫的主权。
而她作为妻子,只能像个被排除在外的旁观者。
忽然,一股热流涌上鼻间。
紧接着一滴殷红砸向桌面,破碎后又很快晕开。
何若曦看着鼻尖突然涌出鲜血的叶清清,眸色微变:“你流鼻血了。”
叶清清抬手摸去,才知道自己不知何时竟流了鼻血!
她忙从包里抽出纸,狼狈收拾着手上和鼻间的血迹:“老毛病了。”
“剧本我会再考虑考虑。”
抛下这一句话,她起身快步离开。
炎炎夏日,午后阳光更加炙人。
叶清清走在街边,呼吸间空气炽热得让她窒息。
她忙从包里掏出一把白花花的药片干咽下去。
苦涩充斥喉间。
叶清清强撑着走到街头长椅边坐下休息,闭眼间耳畔却不断浮现何若曦的话。
倘若沈从安与何若曦是两个相爱的人,那她叶清清这五年算什么,他们爱情的见证者?
天边太阳慢慢西沉,她也恢复了力气,起身朝律师事务所走去。
接待叶清清的是位姓许的年轻律师,在听到叶清清要立遗嘱时,他脸上满是诧异:“叶小姐……”“这份遗嘱我希望许律师在我死后才公布出来,另外我今天的到来希望贵律所同样保密!”
叶清清犹豫半晌才继续开口:“我死以后,沈氏的股份物归原主,而我个人所有财产捐赠社会……”直至晚上八点,许律师才停下敲键盘的手。
此时遗属上已是密密麻麻的字迹,叶清清确认过后,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横江别墅。
刚打开门,冷气袭来,叶清清心里那股窒闷才得到缓和。
客厅里,坐在沙发上的沈从安抬眸看向她:“叶清清,这次是你没有遵守约定,你去哪儿了?”
面对他的质问,叶清清脚步一顿,随后她径直走到男人的对面坐下。
她定定看着眼前这个自己嫁了五年的丈夫,徐徐开口。
“我去见了何若曦,她还写了本书,是你和她的爱情。”
沈从安微愣,脸色顿时不悦:“你非要抓着过去不放?”
叶清清苦笑。
知道再说下去,他们又会吵起来,这一次她没有辩解。
她已经明白他把爱情留给了最初的遇见,独自面对了自己这个婚姻枷锁五年。
所以,纵使结婚五年,他们也始终是两个世界的人。
口袋里的手机突然传来一阵阵响动,打断了叶清清思绪。
她拿起点开微信页面,就见沈从安儿时玩伴们建的群聊在不断刷屏。
满屏的都是艾特沈从安的消息。
而群里最活跃陆景淮:“沈从安赶紧出来,你白月光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