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云苓萧壁城)穿成绝世丑女_(穿成绝世丑女)完结版免费阅读

小说《穿成绝世丑女》,超级好看的穿越重生小说,主角是楚云苓萧壁城,是著名作者“杪杪”打造的,故事梗概:楚云苓穿越之后,一心寻找回去的办法,奈何眼前的事太多,加之她发现自己根本找不到回

小说:穿成绝世丑女

类型:穿越重生

作者:杪杪

角色:楚云苓萧壁城

小说《穿成绝世丑女》是网络作者“杪杪”写的一本穿越重生小说。详情:文国公府出名的丑女楚云苓成婚了!嫁的还是被誉为西周战神的靖王爷!哪怕靖王在一次与突厥的战争中遇伏,导致双目失明,战神威名仍刻在世人心中。若非楚云苓使了下作手段,这女人哪能配得上他!初春的天色阴阴沉沉,空气中凝结着久久不散的冬寒。靖王府张灯结彩,府中一片火红,却宾客寥寥,格外冷清。“既进了我靖王府的大门,往后便安分守己些度日,若再想耍阴谋诡计,便是文国公府也护不住你!”院内的男人身着红色喜服,愈发衬得他丰神俊朗,英姿勃发。只是他空洞幽深的黑色双眸没有一丝焦距,吐出口的话语比初春未消的冰雪还冷上三分

评论专区

盗香:粮草,还可以的都市武侠,本质是一个稍微有点文青病的小白文,不要太在意作者安排的所谓成功人士必备的悲惨过去,这都是套路,主要还是看主角的杀伐果断和风流韵事。。。

鸿隙:最好的古典仙侠

无限塔防:这篇文脑洞很有意思,死后的人分为黑白两个阵营,男女主在纯白阵营,要求两个阵营进行对抗游戏,获胜的还存在的阵营的人可以获得复活机会,正在追文中!

穿成绝世丑女

第1章 穿越成丑妃

文国公府出名的丑女楚云苓成婚了!
嫁的还是被誉为西周战神的靖王爷!
哪怕靖王在一次与突厥的战争中遇伏,导致双目失明,战神威名仍刻在世人心中。
若非楚云苓使了下作手段,这女人哪能配得上他!
初春的天色阴阴沉沉,空气中凝结着久久不散的冬寒。
靖王府张灯结彩,府中一片火红,却宾客寥寥,格外冷清。
“既进了我靖王府的大门,往后便安分守己些度日,若再想耍阴谋诡计,便是文国公府也护不住你!”
院内的男人身着红色喜服,愈发衬得他丰神俊朗,英姿勃发。
只是他空洞幽深的黑色双眸没有一丝焦距,吐出口的话语比初春未消的冰雪还冷上三分。
“萧壁城,你算什么东西,当真以为我稀罕做靖王妃?”
楚云苓一身殷红嫁衣,脸上一片薄红的面纱,眼神怨毒。
靖王尚未开口,院内长廊下,一个坐在木轮椅上的少年已怒气冲冲地叫了起来。
“你这女人好不要脸,三哥与云菡两情相悦,要不是你下药设计,靖王妃该是云菡才对!”
京城有个众人心知肚明的秘密,丑女楚云苓恋慕大皇子瑞王多年。
那日夜宴上她想下药设计瑞王,却出了意外,阴差阳错上了靖王的床。
听到这话,一旁穿着湖蓝长裙的秀美少女眼神黯淡,轻声安抚少年的怒气。
“御之,别说了……姐姐也是一时糊涂。”
“你装什么假惺惺!”
分明是楚云菡嫌弃萧壁城瞎了眼睛,无缘太子之位,如今想做瑞王妃才故意设计了这出戏!
把她害的如此凄惨,还敢在那颠倒黑白的装无辜好人,恶心至极!
愤怒之下,楚云苓抄起身旁的酒壶便扔出去。
“贱人,去死吧!”
酒壶颇重,没砸到楚云菡,反到落在了木轮椅少年的头上。
府中寂静了一瞬,随即尖叫着乱作一团。
“燕王殿王!
燕王殿下昏过去了!”
靖王听闻动静,左手紧握成拳,额角青筋微微跳动。
尖叫声很快引来了前厅中的福公公,看见头破血流的燕王后大惊失色。
“奴才的天爷哟!
怎么弄成这个样子,皇贵妃娘娘会杀人的!”
靖王当机立断,冷声下令:“来人!
把王妃带去责罚藤鞭二十,行刑后把她扔回房里,本王回来之前不许她随意出入!”
等楚云苓被带走后,靖王声色凝重地低语,“本王已重罚楚氏,还请福公公网开一面,将此事对宫中保密。”
燕王是皇贵妃唯一的儿子,若有半点闪失,所有人都讨不了好。
福公公心有余悸地回过神,犹豫了片刻,看在这二十鞭子的交代上,终是配合地点了点头。
院中,鞭子如雨般飞速落在楚云苓背上。
阴沉的天空终于缓缓下起寒雨,与渗出的血迹混在一起,地上一片殷红,令人触目惊心。
面纱早不知落在何处,露出带着暗红胎记的脸颊。
下人们远远地躲在廊下议论纷纷,神色鄙夷,语气愤恨。
不久后,满身鞭伤的楚云苓被扔进新房,房门被重重关上。
遭庶妹算计,被恋慕之人误解,如今又闯下大祸,楚云苓已是万念俱灰。
活着已无意义,她目光绝望地爬起来,用尽全力撞在床柱上,血流如注。
漆黑墨空中,一颗散发着淡淡红光的天星坠落,划破夜色。
…… 皇宫,养心殿,烛光摇曳。
昭仁帝正皱眉翻看奏折,忽地屋顶一声巨响,一块拳头大小的赤色奇石从天而降,将他的案几穿透。
昭仁帝大惊失色。
他抬头遥望,透过殿顶的大窟窿,可以清晰地看见原本的三颗红色天星只剩下了两颗。
昭仁帝神色震动,语气急切。
“来人,速去请无心大师来!”
天象异动,陨星坠落,属于大周的神女降世了!
…… 云苓苏醒的时候,觉得浑身上下都很痛,尤其是额头。
她心底有些纳闷,她不是因为背叛组织,死在爆炸中了吗?
怎么还会感觉痛?
忽然脑海里钻进许多记忆片段,她怔愣在原地,好半天才消化了眼前的事实。
她竟然穿越了!
既然上天给她重生的机会,她一定会好好活下的!
只是还没欣喜多久,头部紧随而来的熟悉剧痛,让云苓心下万分惊骇。
很快她便感觉到,自己曾经被研究强制开发出的精神力,竟然在这具陌生的身体上再度凝聚!
云苓闭着眼,极力忍耐着痛楚。
不知过了多久,磨人的痛感终于散去,浑身已是大汗淋漓。
她声音嘶哑地呼唤,“有人吗?”
无人应答,只有点点雨滴打在房檐上。
精神力的再生和使用都会极大消耗人体能量,若再不进食,她好不容易得来的第二条命就要没了!
云苓跌跌撞撞地下床想去找东西吃。
途经铜镜,瞥见里面的人影时,云苓差点被吓死。
哪里来的女妖怪!
刚才接受记忆的时候,云苓便知道自己是文国公府的嫡女,从出生起脸上就有块胎记,是远近闻名的丑女。
但她没想到这么丑。
铜镜中的女子一身血污,墨色的发髻凌乱不堪,皮肤倒是白皙细腻,但更衬得脸上的暗红色胎记格外醒目。
只是这一片暗红色……不像是胎记,倒像是毒斑。
云苓叹了一口气,不知道自己算幸运还是倒霉。
刚从惨无人道的神秘组织逃出生天,转眼就成了大周朝靖王府的王妃,身上一堆秘密不说,还捅了个天大的篓子。
罢了,这些事情以后再议,现在最要紧的是找东西吃。
院子外没有守卫,整个王府寂静无声。
路过一个陌生的院落时,云苓看见有个房间还亮着光,隐约逸出饭菜的香气。
她眼神发亮,冒着雨走进去,轻轻推开了房门。
燕王正闭着双眼坐在椅子上,受伤的额头被包扎的像个木乃伊,双腿膝盖以下都泡在一个桶里。
听到房门“吱呀”一声被推开,燕王下意识地睁开眼睛,便见一个披头散发的红衣厉鬼眼冒青光地闯进房中。
“啊……唔唔!”
他想要尖叫,还没叫出声就被什么东西塞了一嘴。
云苓怕他的叫声引来旁人,眼疾手快地塞了一个大肉包子堵住他的嘴。
然后又拿起挂在屏风上的长裤,将燕王绑在椅背上困了个结结实实。
燕王愣了愣,这才认出眼前的人是受了刑的云苓,不是厉鬼。
看清楚云苓拿来绑自己的衣物,燕王的脸腾地红成了猴屁股。
“唔唔!”
他双腿残疾后落了病根,每逢雨夜都要用药足浴,否则便会疼得无法入睡。
为了方便泡脚,他便脱了外裤,此刻只穿着短短的亵裤。
这女人好生不要脸!
燕王唔唔叫唤着,用眼神杀她。
“闭嘴,信不信我直接打晕你。”
云苓不耐烦地往他后脑勺拍了一巴掌,然后坐在桌边,对着已经冷掉的佳肴大快朵颐。
这女人疯了?
居然敢这么对他。
云苓装满饭菜的两颊鼓的像仓鼠,眼神上下打量对方,很快凭着身体的记忆认出了对方的身份。
燕王萧御之,皇贵妃唯一的爱子,年方二十。
两年前和靖王一同在边境中伏,随后靖王双目失明,燕王则双腿残疾,无法站立。
他就是被原身用酒壶开了瓢的那个倒霉孩子,此时额头的伤势已经包扎处理过了。
云苓注意到,燕王脸上渗着一片薄汗。
那是疼的。
她从原身记忆中得知,燕王双腿落有病根,最怕寒凉。
今晚下雨,他便疼了半夜都难以入睡。
想到这孩子才二十岁就得坐轮椅,云苓表以几分怜悯和同情的眼神。
“也罢,就出手治治你这老寒腿吧。”
皇贵妃可不是什么善茬,她得做点什么给自己找退路才行。
如今楚云苓即是她,意外得到这副身子,自然也要解决之前闯出来的祸,摸清身上的秘密。
燕王脸色难堪,根本没把云苓的话放在心上,却不料她竟起身蹲在木桶前,伸出手去摸他的双腿。
这女人!
他只穿了亵裤啊!
他还没成亲啊!
他的清白啊!
“你中过寒毒?”
闻言,挣扎中的燕王怔愣地看着她,瞳孔微缩。
他中过寒毒的事情,鲜少有人知情,楚云苓怎么会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