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界唯一的小帝姬)白柔离醉全章节在线阅读_白柔离醉全文阅读

白柔离醉是现代言情《神界唯一的小帝姬》中的主要人物,梗概:白柔本是神界唯一的小帝姬,在她还是一颗龙蛋的时候,竟被魔尊抓去拜了天地成了亲从

小说:神界唯一的小帝姬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雪糕刺客

角色:白柔离醉

小说《神界唯一的小帝姬》是一本非常好看的现代言情文,它的作者是“雪糕刺客”。详情概述:“宝贝妹妹,你看这件织女亲手做的娟纱金丝折仙裙如何?你穿上肯定好看!”齐宿拿着一条裙子,献宝似的在一颗金蛋旁晃悠。一旁的仙子看不下去了,提醒道,“太子殿下,小帝姬还没出生呢,您和她说话,她也听不见呀。”齐宿白了小仙子一眼,将衣裙挥袖间便收入了空间里。这种事他自然知道,用不着别人提醒。齐宿已经等了九千九百九十年

评论专区

放过地球吧他还是个孩子[综影]:脑洞清奇,搞笑又不低俗。漫威DC一锅炖,变形金刚赛亚人也能掺和进来。虽然杂乱但不显臃肿。话又说回来了,搞笑文你能指望什么呢?搞笑,好看。这就足够了

修真从穿越三年开始:书其实还算能看,这个分段实在是忍不了。一句不长的话能分个四五段,加上这作者灌水上瘾废话多,显得非常的拖沓。整体感观很差,书荒可以打发时间。

我绑定了生活系统:看到女主的性格塑造简直是让人窝火,一口气憋在胸口那种……一方面是很喜欢这种靠着自己努力点点滴滴改变向上的,但是另一方面看到女主这种性格憋屈到爆……最后还是忍不住弃了

神界唯一的小帝姬

第1章

“宝贝妹妹,你看这件织女亲手做的娟纱金丝折仙裙如何?
你穿上肯定好看!”
齐宿拿着一条裙子,献宝似的在一颗金蛋旁晃悠。
一旁的仙子看不下去了,提醒道,“太子殿下,小帝姬还没出生呢,您和她说话,她也听不见呀。”
齐宿白了小仙子一眼,将衣裙挥袖间便收入了空间里。
这种事他自然知道,用不着别人提醒。
齐宿已经等了九千九百九十年。
再有十年,他的宝贝妹妹就能破壳而出,与他相见了。
而事实上,金蛋里的白柔是能听到的,不仅能听到还能看到。
九千九百九十年间,她都能看见眼前华服锦袍的男子一口一个宝贝妹妹地冲着她喊,与她诉说近日的趣事。
没错,在此之前白柔渡劫失败穿越了。
她穿成了一颗蛋。
不是网站炒鸡蛋也不是凉拌松花蛋,是六界真神留下的唯一一颗龙蛋!
身份尊贵,生下来就是神中贵族,那种一出生就站在别人终点线上的顶级仙二代。
但白柔曾经是妖籍,她苦苦修炼上千年,每天励志做百件好人好事才勉强混了个最低级的散仙。
刚准备进入神界开启社畜生活,结果却因为渡雷劫失败咔嚓没了,然后她就变成了这颗蛋。
世人总说福祸相依,这或许就是她的福报。
晚上,神界的宫殿里静谧无声。
宫灯却昼夜不分的亮着,小仙子们也都轮流守护在白柔这颗蛋的身旁。
这毕竟是神界中唯一的小帝姬,不能有任何差池。
可就在这时,宫灯变得忽明忽暗,一股浑浊的气息充斥在整个大殿。
“终于找到了,你这龙蛋还挺能藏啊。”
犹如鬼魅般低沉富有磁性的男声响起,白柔也被这个声音惊醒了,她的心脏开始止不住的抽痛着。
虽然宫殿内悄无声息,但周遭魔气四溢,小仙子们感应到后都吓白了脸。
魔界对于她们来说,是炼狱,而魔界的人对于她们来说,是炼狱里的修罗。
一个魔界的特殊法阵在白柔这颗金丹的下方逐渐凝结,周遭蔓延起黑色的雾,遮盖了所有人的视线。
随即,白柔也感觉到一阵天旋地转。
小仙子们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却发现金蛋不见了!
小仙子们乱成一团。
“快!
快去禀告殿下,小帝姬被魔界的人给劫走了!
!”
而白柔却感觉自己在疯狂的下坠,这种失重的感觉让她十分难受。
不知过了多久,她感觉自己掉进了一个人的怀里,一双大手握住了她,将她轻轻举起。
映入眼帘的男子长着一张邪肆的俊脸,一身张狂到极致的红袍,鲜艳如血,衣襟轻敞开,眼梢之下,暗藏嗜血戾气。
白柔望着他,只觉得这个人有些眼熟,但是她却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此时,一个清冷的女声缓缓响起。
“魔尊,一切都已经准备就绪,婚礼可以开始了。”
白柔闻言瞪大了眼眸,魔尊?
眼前的人便是曾屠杀万妖的邪佞暴戾魔尊离醉!

关于他嗜血暴虐屠杀自己妖族子民的传闻,白柔可是听齐宿说得耳朵都起茧子了。
紧接着,白柔的视线便被离醉随手挑起的一个红盖头给遮住了。
外面跟着响起了吹落打鼓的声音。
离醉一手托着他,一边轻声道,“小帝姬,今日便是你我大喜之日,你记住,从今日起本王便是你的夫君了。”
白柔:“……” 哪有人还没出生就被抓去成亲的!
离醉带着白柔进了自己的魔宫大门,地上的红毯透着血色一般的亮泽,周遭的一众大妖们跪成一排。
“恭喜魔尊大人喜得良缘!
愿魔尊大人与小帝姬琴瑟和鸣,永结同心!”
一路上都是整齐划一的恭喜声,震耳欲聋,白柔忍不住捂住了耳朵。
而魔界的空气浑浊,让她这个仙体十分不适应。
不知走了多久,离醉停了下来,随即便听到喜娘的声音。
“夫妻对拜!”
直接掠过了跪天地与高堂,对于离醉来说,婚礼只是一个形式而已。
他要的,只是让神界蒙羞。
“送入洞房——!”
喜娘高喊着,白柔两眼一抹黑,只听到离醉低低的笑声。
那笑声充满了蛊惑性,她竟然意外觉得有些好听?
随即又是一阵天旋地转,白柔红色的盖头被人挑起,白柔发现自己被放置在喜床之上。
视线所及之处,是已经精心布置过的婚房,到处挂着鲜艳的红绸,只是这房间太大,显得有些空旷。
离醉伸出手轻轻地抚摸着眼前的这颗金蛋,白柔很是无语,只觉得他有什么大病,正常人会和一颗蛋成亲?
而她还得要十年之后才能破壳而出,他难道要守着自己十年?
随即让白柔意料不到的事情发生了,离醉的手指按在金蛋的顶端,从他那黑色的指甲末端溢出强烈的魔气。
魔气一股脑的横冲直撞,白柔的身体也忍不住颤抖起来。
完了!
蛋要碎了!
他竟然用魔气强行破坏外壳,想让她提前出世?

离醉也察觉到了白柔此时此刻正在忍受着痛楚,另一只手安抚般地在她的蛋壳上抚摸着。
他倒是想要看看这神界金枝玉叶的小帝姬到底长什么样子。
是不是真的如神界那般自吹自擂是六界中最美丽的女子。
白柔在蛋壳内蜷缩着身体,强烈的魔气灌入让她的仙体有些承受不住。
终于,咔嚓一声,蛋壳碎裂了一个口。
离醉的眼眸微眯,继续伸手灌入更加猛烈的魔气,白柔像是被无形的一只手硬生生地从里面拽了出来。
一道灿然的金光从蛋壳中溢出,离醉忍不住被这道光刺得闭上了眼。
白柔被金光托举起来,随后魔气吞噬了那光,她也被狠狠地摔在了床榻上。
离醉迫不及待地看向她。
只见床榻上的人肤白如雪,海藻般的银发遮盖住半张脸,露出那半张精致绝美的脸庞,蓝色的眸子清澈明亮,湿漉漉的望着离醉,那水眸中隐有怒意。
的确很好看,美得让人忍不住屏息凝视。
然而下一秒离醉发现了端倪,那银色的长发被没由来的清风拂过,露出了另外半张脸。
青紫色的胎记像是藤蔓一样遍布整个左脸,左眼似也被染上了胎记的颜色,是暗沉的紫色,与右脸的风华绝代简直天差地别!
离醉忽然面色一沉,一个瞬身掐住了白柔纤细的脖颈。
他睨着少女,眉心凝聚起一抹冷意,“长得如此丑陋,也配被誉为六界最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