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少天沈少天《腰前宝剑血犹猩》_(腰前宝剑血犹猩)最新热门小说

最具实力派作家“钟大发”又一新作《腰前宝剑血犹猩》,受到广大书友的一致好评,该小说里的主要人物是沈少天沈少天,小说简介:所有人都以为医术精湛的沈军医,死在了那条八百里红河中,殊不知沈少天被渔民救下,已

小说:腰前宝剑血犹猩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钟大发

角色:沈少天沈少天

小说《腰前宝剑血犹猩》是一本非常好看的奇幻玄幻文,它的作者是“钟大发”。环环相扣的剧情主要讲述的是:白幡。纸钱。丧钟靡靡。一向喧嚣热闹的楚州人民广场,因为军医沈少天逝世一周年祭,变得格外庄严肃穆。寒风骤雨也阻挡不了络绎不绝的本土居民,自发前来祭奠

评论专区

永无安宁:谁看谁傻逼系列

我有一张沾沾卡:最近没什么类似的题材看了,这本凑合着看吧,粮草-

放过地球吧他还是个孩子[综影]:全程作者自嗨,奇怪的是我跟着作者嗨的挺开心的

腰前宝剑血犹猩

第1章 腰前宝剑血犹猩!

白幡。
纸钱。
丧钟靡靡。
一向喧嚣热闹的楚州人民广场,因为军医沈少天逝世一周年祭,变得格外庄严肃穆。
寒风骤雨也阻挡不了络绎不绝的本土居民,自发前来祭奠。
人们身着黑衣,手持黑伞,宛如一块巨大的黑色幕布,于这湿漉漉的广场上缓缓蠕动着。
没有言语。
唯有鲜花与香烛,承载着所有人的悲痛与思念。
“轰轰轰!”
意料之外,却又是情理之中的一阵沉闷巨响,突兀从这阴暗的长空下炸起。
那是战鼓在擂动。
密集的鼓点,迎着猎猎寒风,如惊涛骇浪一般咆哮,似乎要将整座楚州城尽数淹没。
“危急时刻,奋不顾身。
非常时期,手握寒兵三丈铁,冲锋在前!”
踏着鼓点的节奏,一道整齐一划的声音,如闷雷一般横击长空。
音浪滚滚,振聋发聩。
你听,他们还记得你。
你听,他们的战鼓,依旧在为你敲响。
而你,却不在!

你死之后,还有谁能为镇守边关的武川侯保驾护航?
没了你,武川侯还如何毫无顾虑的为这万里山河,横刀怒目挡列强?
无数人紧握拳头,眼眶含泪,轻声哽咽。
偌大的广场,气氛前所未有的压抑,沉闷。
与广场相隔一条主干道的路边上。
一个身穿黑色西装,五官凌厉,身材巍峨,浑身却透着一股迷茫的年轻人,站在一辆轿车前,双眸眯成一条缝,紧紧盯着面前广场上。
“杀尽北漠百万兵,腰前宝剑血犹猩……” 迷茫散尽,年轻人逐渐变得锋芒毕露,“原来,我就是沈少天,我就是武川镇边军中的沈军医。”
一年前。
也就是抗击北漠大军结束后的某一天,他在给一群伤兵巡诊结束返回的途中,突遭一群蒙面人偷袭,寡不敌众之下,拖着伤重的躯体跳入了八百里红河。
从此,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世人都认为,他是被乔装打扮的敌军偷袭致死。
毕竟,就因为他的存在,这支边军人人不畏死,冲锋陷阵义无反顾。
有沈军医在,哪怕还剩下一口气,也会被安然无恙的带下战场,并得到最及时的治疗。
当一支大军人人都将生死置之度外,那么,这必定是一支无敌之师!
事实,也的确如此!

以致于,沈少天成为了北漠必杀榜的头号人物,而作为边军统帅的武川侯,反倒是屈居第二。
外界认为沈少天死了。
实际上,他在落下红河后不久,便被一位渔民救了起来,因为脑部遭受创伤,从而落下了失忆症。
此刻,或许是因为熟悉的战鼓轰鸣,也或许是这数万人悼念的场面刺激,被尘封了整整一年的那些记忆,如潮水一般涌入了他的脑海。
“真的是,北漠那些人干的吗?”
沈少天捏了捏眉心,眸光变得冷冽。
如果没有内部的人通风报信,敌军又岂会知道他的行踪,并提前布下天罗地网,等君入瓮?
只是这么一想,已经准备给枢密院打电话的他,顿时犹豫了。
他希望自己想多了。
但,兹事体大,也不得不防。
等自己暗中调查一番,再另做打算也不迟。
这座广场位于楚江市中心,周围遍布商业大厦,还有一些高端的**所。
而广场左侧,便是一家私人会所。
这是一座两层高的欧式建筑,周身霓虹灯闪烁,与不远处广场上正在进行的悼念,可以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当冷风吹拂,纸钱乘风而起,遍布大半个天空的时候。
会所二楼的露台上,猛然响起了一阵谩骂。
“骨头都烂成渣了,还搞出这么大阵仗,扰了本少兴致不说,简直晦气到了家!”
“信不信小爷捣了你的雕像,掘了你的衣冠冢?”
“不过是一个赤脚医生罢了,还英雄,还万人吊唁,你配得上吗?
我呸!”
露台边沿,一个衣着奢华,怀抱美人的青年,一双眉头紧紧皱起,眸光阴鸷,怒火喷薄而出。
砰!
说完,青年一把将手中的酒杯砸在了地上。
金展。
楚州金家,颇具名气的少公子,历来风流成性,挥金如土,行事作风阴毒狠辣。
“少爷,你准备怎么做?”
一个身穿花衬衫,头发梳得油光发亮的青年胖子,一步踏出道。
金展神色冷冽,“怎么做?”
今天是他三十岁生日,特意来这边宴请几个朋友,一起开心一下,结果酒还没喝几杯,就看到了这漫天飞舞的纸钱。
还有那些,令人心烦意乱的哀乐。
本来大好的心情,瞬间化作了泡影。
现在问自己,该怎么做?
几人在说话的时候,并没有刻意压低声音。
非但整个露台上的人都听到了,就连下面街道上的沈少天,以及一众过路人都听的一清二楚。
嗯?

刹那间,不少路人闻声看了过去,眉眼间露出一抹不快。
逝者为大,而且那可是身背无数战功的沈军医,这样出言不逊,简直没有一点教养。
“呵!
!”
正在思索应该做点什么的金展,恰好注意到这些人的目光,当即冷笑了一声,而后从旁边的托盘上拿起一块毛巾,缓缓擦了擦手。
随手把毛巾往旁边一扔,右手轻轻抬起,旁边的人立马递来一根雪茄,并恭敬的点上。
“呼!”
金展轻吸了一口,烟雾萦绕中,微微歪着一个脑袋,脸上泛起一抹淡淡的笑,“下面这些人,似乎看我很不爽?”
“让他们,都给老子跪下!”
最后,金展吩咐青年胖子,一锤定音。
“好的,少爷。”
这位给人当了七八年打手头目的青年胖子,看起来似乎很笨重,却轻而易举从五六米高的露台上一跃而下。
双脚落地的瞬间,他反手到腰间,抽出了一根甩棍。
青年胖子一个箭步冲进了人群,手中的甩棍如雨点一样落下,砸向了那些路人。
“砰砰砰……” 好几人当场皮开肉绽,头破血流,栽倒在地上哀嚎不已。
而其他人,一个个都被吓懵了,呆愣在原地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你,你干什么?”
不多时,还是一个青年壮着胆子看向露台,“你凭什么打人?”
“呵!”
金展笑了,缓缓吹出一口烟雾,咧嘴笑道:“凭什么?
就凭小爷我开心,这个理由够不够?”
“杨军,断他一条腿!”
金展话音刚落,胖子二话不说,一棍砸了下去,只听到‘咔哧’一声,青年的膝盖应声而碎,栽倒在了地上。
“小爷今天过生日,你们却在这里祭奠一个死人,搞的纸钱满天飞。”
金展端过一杯酒,轻轻晃了起来,低头瞥了一眼,“今天没把你扔到河里喂鱼,已经算是仁慈的了。”
本名叫杨军的胖子一脚踢出,在一阵沉闷的声音当中,膝盖被敲碎的青年,当即贴着地面滑行出去了好几米远。
周围那些本还想做点什么的人,在目睹这一幕后,顿时偃旗息鼓,作鸟兽散。
一个个没命的奔逃,生怕慢了一点,就会步入对方的后尘。
“快看那个家伙,他似乎一点都不怕呢。”
露台上,金展身边一个身材妙曼的红裙女人,朝着沈少天指了指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