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愿情深似酒浓)墨敬霆苏暮晚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_墨敬霆苏暮晚全文在线阅读

很多网友对小说《但愿情深似酒浓》非常感兴趣,作者“苏暮晚”侧重讲述了主人公墨敬霆苏暮晚身边发生的故事,概述为:苏暮晚坐在公交车上痴痴地看着雨滴顺着车窗滑落,脑海里一直萦绕着医生的话脑癌晚期,最多还有三个月——她的手落在熟悉的电话,拨打过去,电话里传出男人好听却冰冷的声音:“有事?”苏暮晚攥着诊疗单,嘴角强扯出一抹笑意:“没事,就是想问问你今天能不能回来陪我”…

小说:但愿情深似酒浓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苏暮晚

角色:墨敬霆苏暮晚

栖霞区的天空上,乌云滚滚,大雨不期而下。苏暮晚坐在公交车上痴痴地看着雨滴顺着车窗滑落,脑海里一直萦绕着医生的话。脑癌晚期,最多还有三个月——她的手落在熟悉的电话,拨打过去,电话里传出男人好听却冰冷的声音:“有事?”苏暮晚攥着诊疗单,嘴角强扯出一抹笑意:“没事,就是想问问你今天能不能回来陪我。”“我说过很多次,没事不要给我打电话。”电话那头苏暮晚听着男人不耐的声音,以及女人娇滴滴暗喘,心蓦然一紧

评论专区

地球最强男人的战记:中后期满地节操啊

木叶之团藏:开头睡小南根据各人节操可以算剧毒or卖点,别把注意力放到这点上的话,本书确实写出了故事独特的发展线,与其他火影同人比起来独一档,就同人而言算是粮草。

美食供应商:让人吃一次就离不开,多少钱都要继续吃的,难道不是毒品吗???

但愿情深似酒浓

但愿情深似酒浓第1章  

栖霞区的天空上,乌云滚滚,大雨不期而下。
苏暮晚坐在公交车上痴痴地看着雨滴顺着车窗滑落,脑海里一直萦绕着医生的话。
脑癌晚期,最多还有三个月——她的手落在熟悉的电话,拨打过去,电话里传出男人好听却冰冷的声音:“有事?”
苏暮晚攥着诊疗单,嘴角强扯出一抹笑意:“没事,就是想问问你今天能不能回来陪我。”
“我说过很多次,没事不要给我打电话。”
电话那头苏暮晚听着男人不耐的声音,以及女人娇滴滴暗喘,心蓦然一紧。
她掐着手机的指尖泛白,恍惚地应下:“对不起,打扰你了。”
电话那头挂断,传来忙音,苏暮晚迟迟没有放下电话,车窗映着她的脸,上面不知何时爬满了泪痕。
她知道墨敬霆不爱她,身边莺莺燕燕从未断过,她很清楚,只是不敢拆穿。
她承认自己懦弱,怕拆穿后,仅剩的三个月婚姻都保不住。
……弋江别墅。
苏暮晚不到六点就准备了一大桌菜,而后像寻常夫妻一样安静地等着丈夫回家。
墨敬霆有洁癖,不喜欢外人,没有佣人,因此大小事都是苏暮晚亲力亲为。
别墅的欧式摆钟转动着,时间悄然而逝。
桌上的菜已经凉透,她的心也跟着冷了,躺在沙发半梦半醒。
这些天,她感觉浑身都软软的没力气,嗜睡,可又睡得很浅,脑海总喜欢浮现各种奇怪的梦。
身体忽然一重,苏暮晚被按着胸口猛然惊醒,有一瞬眼前一片漆黑,很快就恢复了光明。
男人冷峻的面孔近如咫尺,她可以清晰地描绘出他脸部凌厉的线条,恍然间发现当初那个温柔和煦的少年早已变成了成熟内敛的男人。
她的鼻尖一酸,苍白的唇微张:“敬霆。”
男人的眼底没有任何情愫,大手一把掐住了她的侧脸,炙热粗暴的吻印了下去。
“唔……”男人嘴里辛辣的酒味,让苏暮晚的胃里一阵翻腾,她眼角含泪,不敢将他推开,心里却是密密匝匝的疼,哑然出声:“不要……”她不喜欢他碰过别人之后触碰自己。
“不要?”
墨敬霆大手毫不留情地钻进了苏暮晚的衣服,酒气很重,“你当初不要脸的嫁给我时,怎么没有说不要?”
苏暮晚听后不再反抗,清澈的眼暗淡无光,就像一坛死水。
墨敬霆看着如同死鱼般得女人,顿时倒尽胃口,将她甩开,去往浴室。
苏暮晚摔在冰冷的地板上,听着浴室的水声,眼泪顺着眼角缓缓滑落。
她在情窦初开时便爱上了墨敬霆,算起来,如今已经过去了十年,当初的小姑娘已经长大。
可如今的男人,再也不是那个温柔和煦的敬霆哥哥。
四年前,本该是她的表妹余霏霏嫁给墨敬霆,而她却被人算计,送到了他的房间。
余霏霏负气离开,再回来已经嫁了人。
她记得上次墨敬霆对她施暴,是在得知余霏霏结婚的消息,这次又是为什么?
浴室的水声戛然而止,苏暮晚穿好了衣服坐在沙发上,照常给他准备了温水喝。
男人裹了浴袍,走出来,幽暗的目光落向那杯水,而后又落在了苏暮晚的脸上,沉沉开口:“她离婚了。”
苏暮晚心口一怔,放在身前的手缓缓收紧。
余霏霏离婚了?

“你知道该怎么做。”
墨敬霆将衣服换好,穿戴整齐来到她的面前,声音冷淡。
苏暮晚缓缓抬起头,深深地看着他,眼底悲凉的情绪怎么也藏不住,哑然道:“你想和我离婚?”
她悲楚的眼神一针又一针地刺进墨敬霆的心头,墨敬霆胸口闷闷地,冷峻的脸却多了一分不耐:“我欠霏霏。”
霏霏——苏暮晚清澈的眼中满是死寂,她紧掐的掌心,有鲜血缓缓渗了出来,轻声呢喃:“那我呢?”
你就没有亏欠我吗?
“我会给你一大笔离婚财产,其他的劝你不要妄想。”
墨敬霆冷冷落下一句话,转身要走。
苏暮晚却一把抓住了他的衣袖:“我愿意离婚,只要你答应我一件事。”
“陪我演一场三个月的戏,做一个爱我的丈夫。
像寻常夫妻一样牵手、拥抱、爱我。”
最后两个字她说的很轻,几乎听不清。
墨敬霆却一字不差地听了进去,心里顿时升起了浓烈地厌恶:“你真是无可救药!”
“结婚的时我就告诉过你,这辈子,我都不可能爱你。”
这辈子,我都不可能爱你……墨敬霆离开后,苏暮晚胃里一阵翻腾,身体的难受和心里的疼痛席卷而来,她在大厅里哭得昏天黑地。
将一把把红绿的药丸悉数吞进肚子里,脑海混混沉沉地,眼前被泪水染的一片模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