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晓峰李依依)玉手捡漏王完结版免费阅读_《玉手捡漏王》全本在线阅读

主角是陆晓峰李依依的精选奇幻玄幻小说《玉手捡漏王》,小说作者是“七宝琉璃”,书中精彩内容是:陆晓峰本已经和女友走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只可惜一次巧合,他发现了女友的惊天秘密

小说:玉手捡漏王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七宝琉璃

角色:陆晓峰李依依

奇幻玄幻分类的小说《玉手捡漏王》推荐各位书友一读,这本书的作者是“七宝琉璃”。完结内容主要讲述的是:“你是病人陆家成的家属吧,这是病危通知书,请签字吧!”“病人正在重症监护室抢救,接下来还需要大量的费用,病人家属要做好准备!”陆晓峰站着重症监护室门外,整个人完全呆住了,他突然反应过来,拉住了医生,压低声音问道:“医生,大概还需要准备多少钱?”医生道:“重症监护室每天的费用五千块,再加上后期治疗费用,至少要准备三十万!”陆晓峰回头,见到母亲坐在监护室外的椅子上,已经泣不成声。陆晓峰很想找个角落嚎啕大哭,但他知道,自己是家里的顶梁柱,自己必须要承担这一切!他走到母亲身边,抱住了母亲,安慰道:“妈,你就放心吧,我去找李依依把钱要回来!”“我们一定会把爸拉回来的,我们一定会好起来的!”母亲张素衣抱着陆晓峰嚎啕大哭起来,她从来没有这么无助过!陆晓峰刚刚毕业于中海大学考古系,他跟女友李依依谈了四年恋爱,毕业后,陆家就张罗要为陆晓峰准备结婚!这两个月以来,陆家给了李依依二十万的彩礼,还把首付的新房子加上了李依依的名字!只是没有想到,李依依在掏空陆家之后,突然提出悔婚!父亲陆家成为了给陆晓峰攒钱,最近一直在工地打工,他接到李依依悔婚的消息,从十多层的脚手架上跌落下来!包工头把陆家成送进监护室之后,留下两万块钱就跑路了!为了给陆晓峰结婚,家里已经掏空了家底,还欠下了三十万的外债,这时候,如何能够再拿出三十万来应急?张素衣抱着陆晓峰,她拿出了一只龙形玉佩,“晓峰,如果实在拿不到钱,就把这块玉佩卖掉吧!”陆晓峰知道这是祖传的玉佩,但他没有任何办法!他不可能眼睁睁地看着父亲死去!陆晓峰站起身来,开始给亲戚们打电话。他先打给了二叔,二叔接通了电话。“二叔,我爸从脚手架上掉下来了,我想找你借钱……”不等陆晓峰说完,二叔直接打断道:“又借钱?”“陆晓峰,你难道不知道你爸为了给你结婚,付出了多少?”“家里的钱都被你爸借走了,我这里实在拿不出来了!”陆晓峰刚想多说一句,对面已经挂断了电话。陆晓峰把头顶在医院的墙壁上,用力撞了几下,他悔恨到了极点,当初怎么就瞎了眼,看上了李依依这种人!陆晓峰又接连打了几个电话,只是大家各有难处,没有人愿意借钱给他

评论专区

魔改全世界:我不讨厌私货,但也不要拿键盘侠级别的私货来水,明明是都市异能幕后大佬类的书,偏要拿先秦两汉宋明的私货来水,就是那种“任何提及儒家、宋明相关话题下,都会出现的,慷慨激昂的键盘侠睿智私货”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重生游戏流始祖,虽然现在来看很毒,但是还是不错的,主要是游戏不错,虽然没玩过。

朕,隋炀帝,不服:拉拢关陇贵族?这个没毛病,毕竟关陇贵族奋六世之余烈,出皇帝而御宇内,插手地方皇宫而威震天下,都快集体姓赵了。作者意在隋朝时创立民主议会乎?

玉手捡漏王

第1章

“你是病人陆家成的家属吧,这是病危通知书,请签字吧!”
“病人正在重症监护室抢救,接下来还需要大量的费用,病人家属要做好准备!”
陆晓峰站着重症监护室门外,整个人完全呆住了,他突然反应过来,拉住了医生,压低声音问道:“医生,大概还需要准备多少钱?”
医生道:“重症监护室每天的费用五千块,再加上后期治疗费用,至少要准备三十万!”
陆晓峰回头,见到母亲坐在监护室外的椅子上,已经泣不成声。
陆晓峰很想找个角落嚎啕大哭,但他知道,自己是家里的顶梁柱,自己必须要承担这一切!
他走到母亲身边,抱住了母亲,安慰道:“妈,你就放心吧,我去找李依依把钱要回来!”
“我们一定会把爸拉回来的,我们一定会好起来的!”
母亲张素衣抱着陆晓峰嚎啕大哭起来,她从来没有这么无助过!
陆晓峰刚刚毕业于中海大学考古系,他跟女友李依依谈了四年恋爱,毕业后,陆家就张罗要为陆晓峰准备结婚!
这两个月以来,陆家给了李依依二十万的彩礼,还把首付的新房子加上了李依依的名字!
只是没有想到,李依依在掏空陆家之后,突然提出悔婚!
父亲陆家成为了给陆晓峰攒钱,最近一直在工地打工,他接到李依依悔婚的消息,从十多层的脚手架上跌落下来!
包工头把陆家成送进监护室之后,留下两万块钱就跑路了!
为了给陆晓峰结婚,家里已经掏空了家底,还欠下了三十万的外债,这时候,如何能够再拿出三十万来应急?
张素衣抱着陆晓峰,她拿出了一只龙形玉佩,“晓峰,如果实在拿不到钱,就把这块玉佩卖掉吧!”
陆晓峰知道这是祖传的玉佩,但他没有任何办法!
他不可能眼睁睁地看着父亲死去!
陆晓峰站起身来,开始给亲戚们打电话。
他先打给了二叔,二叔接通了电话。
“二叔,我爸从脚手架上掉下来了,我想找你借钱……” 不等陆晓峰说完,二叔直接打断道:“又借钱?”
“陆晓峰,你难道不知道你爸为了给你结婚,付出了多少?”
“家里的钱都被你爸借走了,我这里实在拿不出来了!”
陆晓峰刚想多说一句,对面已经挂断了电话。
陆晓峰把头顶在医院的墙壁上,用力撞了几下,他悔恨到了极点,当初怎么就瞎了眼,看上了李依依这种人!
陆晓峰又接连打了几个电话,只是大家各有难处,没有人愿意借钱给他。
所有人都知道,陆晓峰被骗婚了,家里欠下几十万的窟窿,这时候陆家成病危,前面借出去的钱已经打了水漂,谁也不愿再借钱!
陆晓峰把头顶在墙壁上,泪水模糊了双眼,他恨自己太没用,不能救回父亲!
都是他害了父亲,如果不能把父亲救回来,他会悔恨一辈子!
陆晓峰摸着电话,终于拨通了他一直不情愿打通的那个电话。
“李依依,我爸从脚手架上摔下来,正在重症监护室,你能不能把钱还给我?”
陆晓峰低声下气道。
李依依那边传来冷漠的声音,“陆晓峰,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这二十万是你给我的补偿,老娘给你睡了四年,你补偿二十万算什么?”
“行了,陆晓峰,不要再给我打电话了,我不想听到你的声音!”
“嘟嘟嘟……” 陆晓峰把手机贴在耳朵边,听着手机里传来的忙音,他软软地瘫倒在地上!
尽管只是打了几通电话,陆晓峰却感觉自己耗尽了力气!
片刻,陆晓峰重新站起身来,他攥着玉佩,朝外走了出去。
这时候正紧急,他一时间找不到李依依,只能先去把玉佩卖掉。
走出中海中医院,向东走出数百米,陆晓峰见到一家“春秋”典当行,他走了进去。
“我要典当这块玉佩!”
陆晓峰道。
店员扫了一眼玉佩,拿出一张单子放到陆晓峰面前,开口道:“你填一下单子!”
陆晓峰拿起笔,正要开始填写,他却听到了熟悉的声音。
店员看到来人,连忙恭敬道:“老板好!”
陆晓峰循声看过去,见到李依依正和一个男子搂搂抱抱走出来。
李依依身着黑色包臀裙,露出雪白的肩颈,面上浓妆,看起来很妖艳。
李依依贴着男子一起走,看到陆晓峰,她身体陡然僵了一下,随即又恢复了正常。
“李依依,你把钱还给我!”
陆晓峰冲着李依依道。
董文杰穿着花色衬衫,戴着墨镜,他把墨镜朝下推了推,觑眼看向陆晓峰,“这就是你说的那个一直纠缠你的前男友?”
李依依点头,皱眉道:“陆晓峰,你来这里做什么?”
“你到底要纠缠到什么时候?
那些钱都是你送给我的,现在分手了还要找我要回去,你到底是不是男人啊?”
陆晓峰闻言愣了一下,他索要的是二十万彩礼钱,李依依分明是想要吞掉这笔钱,这怎么可以!
一时气急,陆晓峰伸手想要去抓住李依依,却被董文杰拦住了。
“小兄弟,事情可不是你这样做的。”
董文杰看起来有三十多岁,他的胳膊上纹龙画虎,看起来有几分凶猛。
李依依现在是他的女人,正是新鲜的时候,对这个一直纠缠李依依的前男友,他早就想找机会教训了。
董文杰扫了一眼柜台,看到了龙纹玉佩,开口问道:“你来这里典当玉佩?”
“这个能值多少钱?”
“最多也就一万。”
店员回道。
陆晓峰皱眉,没有开口,他也知道这个玉佩虽说是传家宝,但的确价值不高。
董文杰随意的将玉佩拿在手里掂了掂,轻蔑的看着陆晓峰,“一万?
我听说依依说,你现在很缺钱,一万怕是不够吧!”
“不过,我这人心善,可以给你十万。”
“但从现在开始,你就要在依依面前消失,如果再让我看到你纠缠依依,我就打断你三条腿!”
陆晓峰面上有些犹豫,李依依拿走了他家二十万,现在只讨回十万,更赔了玉佩,亏的太多!
但是,如果他跟对方扯皮,恐怕一分钱都拿不到,父亲的病急等着用钱,根本等不起!
陆晓峰咬了咬牙,点头道:“可以!
现在就交易!”
董文杰掂着玉佩,突然露出了玩味的笑容,“你纠缠了依依这么久,是不是该给她道歉?”
“我也不为难你,你跪下来,诚心给依依道个歉!”
听到这话,陆晓峰感觉浑身血液瞬间冲到了头顶,这人一开始就是为了故意羞辱他!
陆晓峰双眼赤红盯着董文杰,久久没有动作!
董文杰笑了笑,“我数三下!”
“三!”
“二!”
“噗通!”
陆晓峰跪在了地上,浑身发抖!
他必须要拿到钱,他一定要救父亲!
“对!
不!
起!”
陆晓峰咬牙道。
“哈哈哈!”
董文杰猖狂地大笑。
李依依看向陆晓峰的目光,更是充满了不屑,她仰着雪白的脖颈,用下巴对向陆晓峰!
她再一次证明,这个男人就是个窝囊废,一辈子都不会有出息,她的选择没有问题!
董文杰朝着柜台敲了敲,店员从保险柜里拿出十万块现金放到了柜台上!
一沓现金一万块,一共十沓!
董文杰拿起一沓现金,放在鼻尖嗅了嗅,“这就是金钱的魅力!”
“啪!
啪!
啪!”
董文杰抓起一沓现金,拍在陆晓峰的脸上,随即扔在他的脸上!
尽管并没有用力,但是陆晓峰却感觉像是被烧红的铁烙在了脸上。
董文杰又抓起一沓钱,扔在他的脸上!
一沓接着一沓,每一沓钱从陆晓峰的脸上撒落,都让他感觉到无尽的屈辱!
这些钱打在脸上,哗啦啦落在地上,散落一地!
最后一沓钱飘落在地,典当行完全安静了下来。
董文杰抓起柜台上的龙形玉佩,面上不屑,嗤笑道:“这样的货色,竟然好意思拿到典当行?”
说罢,玉佩从董文杰手中落下,掉在了大理石地板上。
“啪!”
玉佩应声而碎!
“哈哈哈!”
董文杰重新把手放到了李依依的腰间,肆无忌惮的大笑起来,“真是垃圾!”
陆晓峰跪在地上,把所有的钱捡了起来,耳边传来董文杰与李依依的说笑声!
这笑声像是一把钝刀,割在他的心脏上。
看着地面上的玉佩碎片,陆晓峰浑身发抖,他捡起来碎片,放在了右手掌心紧紧的攥着!
陆晓峰站起身来,朝外走了出去。
身后传来董文杰肆无忌惮的大笑声。
陆晓峰死死地攥着玉佩碎片,碎片割伤他的右手掌心,鲜血沿着他的手指一滴一滴地落在地上。
他并没有注意到,掌心有光芒亮起,一瞬间又消失!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陆晓峰回过神时,他已经到了医院,手上的鲜血已经干涸,掌心的碎片消失不见了。
可陆晓峰却顾不上这些,他连忙把钱存进账户,这些都是父亲的救命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