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局皇子,征伐万朝小说免费阅读)魏青青商天正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_魏青青商天正完整版免费阅读

《开局皇子,征伐万朝小说免费阅读》这部小说的主角是魏青青商天正,《开局皇子,征伐万朝小说免费阅读》故事整的经典荡气回肠,属于现代言情小说下面是章节试读。主要讲的是:“你可是他的八王哥啊!”“他只是路过你的青州,你杀他做什么?”青州王夏春一脸无所谓的样子:“生在帝王家,都是孤家寡人,本王没有兄弟姐妹”女将贞子嘴角直抽抽:“姐夫,你们是亲兄弟,是亲人啊!”…

小说:开局皇子,征伐万朝小说免费阅读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魏青青

角色:魏青青商天正

“哈哈哈”青州王夏春笑得杀意四射:“贞子,那你又是在等谁?”“你等的人,就是我要杀的人!”女将贞子一脸震惊:“姐夫,他可是你亲弟弟啊!”“你可是他的八王哥啊!”“他只是路过你的青州,你杀他做什么?”青州王夏春一脸无所谓的样子:“生在帝王家,都是孤家寡人,本王没有兄弟姐妹。”女将贞子嘴角直抽抽:“姐夫,你们是亲兄弟,是亲人啊!”青州王嗤之以鼻:“你真以为帝王家的兄弟是亲人吗?”贞子眉头紧皱:“难道不是吗?”“哈哈哈”青州王看着远处缓缓而来的荒州王府车队,头上金冠直摇:“若我太子哥哥有人君之相,有手段,能掌控这个天下,能让我们几兄弟为他卖命,那我们九个兄弟就是真的亲兄弟。”“但是,太子无德无能,志大才疏,御人无方,没有人君之相,掌控不了这个天下!”“所以,他就不是真龙。”“这天下,我们几兄弟都可争争。”“亲兄弟,就是本王坐上龙椅的绊脚石!”这时

评论专区

弗雷尔卓德的孤狼:又是失忆破梗,你以为这是十年前吗

我家橱柜通抗战:除了屁股正其他一无所有

挽明:完结

开局皇子,征伐万朝小说免费阅读

开局皇子,征伐万朝小说免费阅读第78章  

“哈哈哈”青州王夏春笑得杀意四射:“贞子,那你又是在等谁?”
“你等的人,就是我要杀的人!”
女将贞子一脸震惊:“姐夫,他可是你亲弟弟啊!”
“你可是他的八王哥啊!”
“他只是路过你的青州,你杀他做什么?”
青州王夏春一脸无所谓的样子:“生在帝王家,都是孤家寡人,本王没有兄弟姐妹。”
女将贞子嘴角直抽抽:“姐夫,你们是亲兄弟,是亲人啊!”
青州王嗤之以鼻:“你真以为帝王家的兄弟是亲人吗?”
贞子眉头紧皱:“难道不是吗?”
“哈哈哈”青州王看着远处缓缓而来的荒州王府车队,头上金冠直摇:“若我太子哥哥有人君之相,有手段,能掌控这个天下,能让我们几兄弟为他卖命,那我们九个兄弟就是真的亲兄弟。”
“但是,太子无德无能,志大才疏,御人无方,没有人君之相,掌控不了这个天下!”
“所以,他就不是真龙。”
“这天下,我们几兄弟都可争争。”
“亲兄弟,就是本王坐上龙椅的绊脚石!”
这时。
青州王夏春身后,一个身穿彩衣,摇着羽扇的中年男子,一脸病态的出声提醒道:“王爷慎言!”
“有些事,在大庭广众之下,不能说。”
青州王不悦的瞪了彩衣中年男子一眼:“王师傅,这里都是本王的人,都是本王的心腹,没有什么不可以说的。”
“你太谨慎了!”
“我就是想告诉贞子,你纵横学派的学说天下最强,能一针见血,将帝王家之事讲得很透彻!”
“这些话说起来刺耳,但,事实就是这样!”
贞子女将军闻言,瞪着那骚包的彩衣病态男问:“王师傅,离间天家兄弟的感情,也是纵横学说里的一部分吗?”
王师傅矢口否认:“赵贞子姑娘,天家感情不是我纵横学说能够离间的。”
“天家无情,只有利益,这是我纵横学派观察历朝历代的帝位之争,最后总结出来的。”
赵贞子两颗小虎牙紧咬红唇,压低声音从牙缝里冒出:“姐夫,这个纵横派的妖人,是不是一直蛊惑你去争夺太子之位?”
王师傅对这句话大为不满,就像一只被踩到尾巴的猫:“谁是妖人?”
“赵贞子,你虽然是王妃的亲妹妹,赵家门阀的千金,但也不能乱侮辱人!”
“我,王赐福,乃是纵横学派的亲传弟子,胸怀天下,学富五车,原本只想游戏红尘,做一个与世无争的隐士!”
“但无奈,这天下治理得乱糟糟,民不聊生,人们都在期盼明主出世,好好治理这大商天正下,带领他们过上好日子!”
“而王爷,就是这个明主!”
“王爷,乃是天人之相,命星是天上的帝星,只是被红尘气掩盖着,无人发现!”
“那一日,我入青州,立即被王爷身上的天子之气所慑,不得不入青州王府,擦去王爷命星上的红尘,让明主现世间!”
说到这里,王赐福一脸神棍之色,噗通跪在青州王面前:“王爷,龙子也!”“这青州就是潜龙地,王爷在此厉兵秣马,坐看天下风云,只要时机一到,就能够潜龙出渊,直击帝都,夺取天下!”
“王爷,才是大商的真命天子!”
“恭喜王爷,贺喜王爷,未来大业可成!”
“哈哈哈”青州王被骚包的王赐福说得心花怒放,意气风发风发:“王师傅说得好!”
“龙生九子,只有一子可成真龙!”
“那条龙,就是本王!”青州王一脸迷之自信,伸出手指点了一圈:“本王登上龙椅的那天,就是你们升官发财的那刻,所以,你们要好好努力,将本王送到龙椅之上。”
“是!”
青州王左右的文官武将均一脸讨好之色:“我等一定尽心尽力辅助王爷,成就大事!”
此刻。
赵贞子一双凤眼喷火,恨不得杀了骚包的王赐福:“妖人,你蛊惑王爷,我一定会告诉我姐,杀了你!”
王传福一脸无所谓!只要青州王信他的鬼话,他就死不了!
此时。
赵贞子扫视了一遍青州王身边的马屁精,芳心中满是失望。
她宁肯这个姐夫如那个呆子一般,半天嘴里蹦不出一个字,也不愿他狂妄自大,不知道自己的本事有多大,带着一群没有能力,只凭嘴巴阿谀奉承混饭吃之辈而不自知。
真是作孽啊!
赵贞子慢慢静下心来:“姐夫,如果你真的下定决心要争太子位,贞子也不拦着你!”
“但是,你为何要杀荒州王?”
“他被远封大荒州那个荒凉贫瘠之地,人又痴傻,有生之年,能不能再回帝都都说不一定。”
“他,绝对不会是你争夺太子位的障碍!”“与你之间也没有利益纠葛!”
“你为何要杀他?”
赵子贞真的想不通!青州王眼皮一抬:“贞子,你最近在青州城是否听到过什么流言?”
赵贞子不置可否:“什么流言?”
青州王冷冷的道:“我的这个九弟在出帝都后,就不再装痴卖傻了!”
“他带着魏青青那个美人儿,杀匪立志,一路散粮散财,收买民心不说,还立志了圣人之志,口吐王道霸言!”
“现在,有流言说,他才是我们九兄弟中那条真龙。”
“朝野上下,已经有不少人蠢蠢欲动,想要去投奔他了!”
“这样的兄弟,你说是不是我夺位路上的绊脚石?”
赵贞子眉头一皱:“这个流言我听过。”
“但绝对是假的。”
“帝都已经有官文下来,说那些话是他友人所说,与他无关。”
“至于杀匪之事,是魏家暗中出手为之!”
“他一路上散钱财粮食救百姓,也是皇帝陛下的旨意,他不做,就是抗旨!”
青州王一脸疑惑:“我咋没有看到这个官文?”
骚包王赐福脸色一僵,凑上去一脸谄媚之笑:“王爷,这种强行为他辩解的官文,看了无意义,我擦屁股了!”
“我家圣女传信来说,这个荒州王心机深沉,身边有高手相助,让您这次务必要活捉他,然后,让我家圣女来审问,定能得到关于圣人智慧的秘密!”
“圣人智慧?”
赵贞子无奈的道:“姐夫,商天正虽然从小不和我们一起玩,但我们都知道他从小呆傻,何来圣人智慧?”
关于商天正从小痴呆,青州王是知道的。
其实,他也不太确定商天正变聪明了!
不过。
王师傅说得对,想要成大事,就必须心狠。
宁肯错杀!也绝对不可放过!
帝位之争,绝对不可大意!
这时。
荒州王府的车队已经近在眼前。
商天正骑着马直冲青州王而去,脸上满是仓皇之色:“八王兄,救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