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攀上傲娇摄政王只为混饭吃》赵书颜萧翎羽完结版免费阅读_(赵书颜萧翎羽)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攀上傲娇摄政王只为混饭吃》是网络作者“代号小菠萝”创作的古代言情小说,这部小说中的关键人物是赵书颜萧翎羽,详情概述:带着特工六大能力的你穿越成亡国公主
伪装成男人进宫做侍卫是隐蔽能力
偷窥当今摄政王洗澡这属于强大的观察力
面对一手遮天的摄政王质问,没有一个字真话,谎话成精,是应变能力
一出事就逃跑是优越的移动能力
至于当朝公主明恋男儿身的你,还是其他王爷对你的崇拜,那纯纯是你训练有素的社交能力

小说:攀上傲娇摄政王只为混饭吃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代号小菠萝

角色:赵书颜萧翎羽

最近非常热门的一本书《攀上傲娇摄政王只为混饭吃》,它的作者是“代号小菠萝”。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起了个大早你就往王宫的方向驶去,信心满满的去到早已打听好能见到负责安排宫内侍卫的韩大人今日会值守北宫殿门外,你还将身上剩下的三十二两银子分出三十两准备贿赂贿赂他,拿钱办事好说话嘛,这样也好方便安排你去一个舒服点的岗位~正美滋滋的想着,这不就到了宫殿门外,你抬头看去,原来这个门还有正经名字:子鄂门。北门共有四个侍卫看守,那个在门里舒服坐着的应该就是韩大人吧。“韩大人!诶呀,你们挡我做什么?我跟韩大人说话!”你被守门侍卫手里的长枪交叉挡住身子,不让你踏过半步。里面的人听外面有人叫喊,还是他的名,好奇的起身来到你的跟前,他上下打量了你一番,一边嘴角翘起,眉头疑惑的皱着,问道:“来者何人呐?”“韩大人,韩大人,我,哦不,草民赵式,刚来盛京不久,却早已听闻大人求贤若渴,仗义果敢,不仅是管的侍卫井然有序为人处事还幽默风趣好相处,我呢,不仅打架斗殴绝了,就没输过,还熟读孙子兵法,并且在保卫王宫这件事上有非常多的见解以及办法,想求大人提携!”“说人话!”“求求大人,在宫里给小的安排个事做吧。”听到你这话,韩大人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你,随即哈哈大笑起来,其他的侍卫也纷纷哄笑……

评论专区

我被妖魔圈养了:网文卢本伟秽土转生了?

初始之书:有点类似《神秘之旅》的第一个世界,主角目前往格斗家方向发展,其中也有“女巫”这一体系,不过我看着像是超能力型。战斗描写还是弱于滚开,没有加隆兽那种拳拳到肉霸气测漏的感觉。

仙子不当人:实不相瞒,我就好这一口,如果主角是黑皮就更棒了

攀上傲娇摄政王只为混饭吃

《攀上傲娇摄政王只为混饭吃》精彩片段

喊出他的大名

起了个大早你就往王宫的方向驶去,信心满满的去到早已打听好能见到负责安排宫内侍卫的韩大人今日会值守北宫殿门外,你还将身上剩下的三十二两银子分出三十两准备贿赂贿赂他,拿钱办事好说话嘛,这样也好方便安排你去一个舒服点的岗位~

正美滋滋的想着,这不就到了宫殿门外,你抬头看去,原来这个门还有正经名字:子鄂门。

北门共有四个侍卫看守,那个在门里舒服坐着的应该就是韩大人吧。

“韩大人!诶呀,你们挡我做什么?我跟韩大人说话!”你被守门侍卫手里的长枪交叉挡住身子,不让你踏过半步。

里面的人听外面有人叫喊,还是他的名,好奇的起身来到你的跟前,他上下打量了你一番,一边嘴角翘起,眉头疑惑的皱着,问道:“来者何人呐?”

“韩大人,韩大人,我,哦不,草民赵式,刚来盛京不久,却早已听闻大人求贤若渴,仗义果敢,不仅是管的侍卫井然有序为人处事还幽默风趣好相处,我呢,不仅打架斗殴绝了,就没输过,还熟读孙子兵法,并且在保卫王宫这件事上有非常多的见解以及办法,想求大人提携!”

“说人话!”

“求求大人,在宫里给小的安排个事做吧。”

听到你这话,韩大人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你,随即哈哈大笑起来,其他的侍卫也纷纷哄笑。

“不是,你哪来的?你以为这里是哪?是你家吗?!”他突然大声怒斥与你,本架着长枪杆子的双手,从衣袖里掏出一个袋子,塞在韩大人手心里。

你谄媚的说道:“韩大人韩大人,通融通融~”你拍足了他的马屁,以及弯眼咧嘴的笑容希望他就满足了你心意,当他看到你袋子里的银钱时,确实态度柔和了下来,他笑了笑,将银钱塞进自己的束腰中。

“啊…这个…这个…”

“大人,赵,赵式。”

“哦!嗯,小赵啊,你是不是还未加冠啊?”他突然如同班主任般的转变你也不知道是不是等于成功了一半,反正目前你的态度是不可以绷不住的。

“回大人,草民才十五,离加冠还有五年呢。”

“哦~难怪,那不怪你不了解了,你呢,有这个保卫王宫为君主尽忠的心非常好,看得出来啊,你是个很有前途的男子,只不过…”

“大人,我这最后还有十两。”你试探的回着话,以为他是嫌你给的少。

“不是钱的事啊!小赵!算了,直接跟你说吧,能进王宫做事的,背后都是有一定家世背景的,就拿他来说吧,你别看他现在是个小小北门侍卫,他爹可是开朝的有功之臣!”

若要说起家世,那你还真不能说。

你尴尬的笑了笑,可如今都这样了,你不到最后一刻不能放弃,不死心的拽着他衣角求起他来。

他被你搞得属实不耐烦了,大袖一挥,声音拔高对你吼道:“你这小子!怎么如此不识趣!像你这样的人不知道全天下有多少吗?每个人向你这样塞三十两就能进宫谋个差事的,那天下还不大乱!”

听到此话,你知道这里这个人没戏了,不过钱还在他那里呢,你便收起了刚才故意惺惺作态的谄媚样儿,伸出手臂讨要银钱来。

“那行吧!大人!既然你不愿我也不好再求大人,还请大人将银钱归还于我,让草民好离去。”

“切,可笑,你当本大人真是什么可以随意交涉的主吗?来人!此贱民硬闯宫殿,罪不可恕,拖出去杖刑五十!”

什么?!这个姓韩的居然如此无赖,你气的就将来架你的侍卫一拳一个的放倒。

“废物!一拳你们就起不来了?起来!给老子都起来!”姓韩的显然不知道你的力气,见这几个侍卫失去战斗能力,拿起了座椅旁的锣敲了起来,哐哐哐,不仅震的你耳朵生疼,还引来了一大队侍卫群涌而来。

你明白了,他这是眼看打不过摇人了呀,他见人越来越多,便停下敲锣,非常不屑的对你讥笑。

你正准备赤手空拳大打出手,就算不能全身而退,那也要对面损失惨重!

双拳刚刚紧紧握住,一道身影在远处经过,谁叫他个子那么高,虽然一群护卫围着他走,你照样一眼就认出他来。

“宁~王~殿~下!宁王殿下!宁王殿下!”

“快把他嘴巴捂上!切莫惊扰到殿下!”姓韩的见你挥手跳跃声大如雷震,慌忙叫人制止你,他可不想引起摄政王的注意!

“殿、呜呜呜…起开!”

一个双臂甩,本来嘴上重重叠叠十几只手的主人都被你弹射开来,你气的更是加大音量大喊!

“萧!翎!羽!”

这三个字蹦出,所有人都静止似的一动不敢动,而喊出他大名时终于引起了他的注意,如同你的身世一般,除了宫内能知道你全名,他也如此,而其他人纷纷跪倒在地。

他正面走来,眼睛直看着你,根本无法从你身上找到一点儿证据能证明你为何能知晓他的全名。

“草民罪该万死,殿下饶命。”你扑通一声跪下,毕竟这传闻十有八九都是真的,你也不想失去宝贵的生命啊!

“韩子烈。”

“卑职在。”

“怎么回事?”

“启禀殿下,这小子硬闯宫殿门,被卑职拿下,准备责罚,岂料他拒不伏法,还将一众侍卫都打倒在地。无奈卑职只能调动宫中侍卫前来将他押出去。”

“他说谎!”

你脱口而出,他垂眸看向你,说道:“是吗?那你倒是说于本王听听,是怎么回事。”

见自己说话的机会来了,你狠狠盯了一眼那个姓韩的,还激动起身,在摄政王殿下面前比比划划。

“事情是这样的,殿下,草民是外乡而来的,因为家父接到一封来自宫内的推荐信,说,韩子烈韩大人,急需人手,希望家父忍痛割爱,让亲儿子离乡背井,踏进王宫深似海,伴君如伴虎…额不是,伴君伴君…伴君一定很孤独!况且不能随意出京,这跟没了儿子有什么区别!可是家父义气当先,为了韩大人,牺牲小儿,但是当我来此,韩大人因我给的好处费少了,收了我的钱不说还要将我乱棍打死啊,殿下!草民冤枉啊,草民深知殿下威名!拿敢硬闯了这座装了尊贵的您的宫殿呀!”

你边比划着,情感充沛,情绪饱满,说到激动之处还眼含泪水,你说了那么多除了给钱不还以外,其他的皆是临场发挥,谎话连篇。

“殿下!殿下明察!绝无他口中所言之事啊!此人没有一句话是真的呀!殿下!明察!”姓韩的跪在地上不敢相信,你怎么如此能编。

不过这萧翎羽没有理会他,而是淡淡的问你:“你说你给了好处费,你居然敢贿赂官员?”

这问的你猝不及防。

一时激动说漏了嘴害的,你内心责怪自己都这时候了还最关心惦记着那钱。

“不是…没有,殿下,我没有贿赂,我说错了,是那个,那个之前韩大人借钱给我爸,然后我替我爸还钱了。”你急的用现代话说,不过他好像也不是很在意这个,反而对你说的现代话露出一丝好奇和疑问。

“殿下,殿下请看,这被打伤的侍卫,都是证据!”

“殿下明察,我等被他打倒在地,现在都感觉眩晕。”

听到此处,他看了眼地上几个人,确实脸上红肿,有的嘴角流血。

“殿下,你别看他干瘦干瘦的,力大如牛!不然卑职也不敢惊动各宫侍卫啊。”

“你打的?”他单眉一动,头略略一侧,你看见一地的侍卫,也不得不承认是自己动的手。

见你点头,他转身离去,并与身旁穿着与其他人不同的护卫交代道:“单辉。”

“下官在!”

“将他安排到成阳宫做殿内侍卫。”

“遵旨!”

说罢,除了这个叫单辉的男人留下,摄政王殿下的人跟随着一同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