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义的审判)叶晨乔巧_正义的审判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

《正义的审判》是网络作者“乱音”创作的奇幻玄幻小说,这部小说中的关键人物是叶晨乔巧,详情概述:父母的惨死,师父的暴毙而亡,他最敬重的长辈之一梁叔更是被逼的隐姓埋名、忍辱负重,

小说:正义的审判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乱音

角色:叶晨乔巧

最近非常热门的一本书《正义的审判》,它的作者是“乱音”。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好痛……叶晨睁开眼,缓缓从床上坐起身来。昨晚被灌了太多酒,脑袋就跟浆糊一样,转不开。陌生的天花板,陌生的床,身边还睡着陌生的女人。淦,怎么会有个女人?叶晨赶忙掀开杯子,看到自己好好穿着裤子,这才放下心来。可就在这时,房门被一脚踹开

评论专区

镇魂:我很喜欢这个故事

幻想降临现实:综漫战斗大杂烩,希望战斗体系和主角战斗力能控制住,别崩的太快

布衣官道:官场流

正义的审判

第1章 捉奸在床?不,我是被冤枉的!

好痛…… 叶晨睁开眼,缓缓从床上坐起身来。
昨晚被灌了太多酒,脑袋就跟浆糊一样,转不开。
陌生的天花板,陌生的床,身边还睡着陌生的女人。
淦,怎么会有个女人?
叶晨赶忙掀开杯子,看到自己好好穿着裤子,这才放下心来。
可就在这时,房门被一脚踹开。
“叶晨,你这个王八蛋,居然敢背着我在外乱搞?”
打头是个面容精致的女人,她的脸上浮现着浓浓的怒意。
“阿凌,你听我说!
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要我听怎么狡辩是吗?
懦夫,敢做不敢为?”
曹凌的眼中写满了鄙夷之色,“真是的,真不知道当时老爷子是怎么想的,居然要我跟你这种人渣在一起!”
叶晨话还没说完,就被蛮横地打断了。
“败类,人渣!
你狗日的玩儿得挺花啊,连这种货色的都下得去嘴?
也太不挑食了吧!”
他叫陈乐,是曹凌的蓝颜知己。
此时,他怀抱双臂,冷笑连连,不住极尽其能地嘲讽、挖苦。
“连自己的下半身都管不住,你有什么资格当我曹凌的男朋友?”
曹凌更是面若寒霜,“陈乐,给我打他,往死里打!”
话音刚落,叶晨的脑袋便狠狠挨了两拳。
痛觉没让他的思维逐渐清醒了过来,下意识抬起双臂格挡反击。
叶晨不是陈乐的对手,没几拳就给打翻在地了。
正当他挣扎着想要站起身来时,他却感觉后脑勺猛地传来一阵钻心的剧痛!
身体失去平衡,叶晨踉跄倒地!
他努力回头看去,发现竟然是曹凌拿烧水壶砸的。
“阿凌,你……” 被背叛的感觉是如此强烈,充斥在叶晨的心头,萦绕不去。
这分明是有人在给他做的局!
曹凌这么聪明,这么明显的破绽,她怎么可能看不出来?
然而,作为自己的女朋友,在叶晨最需要她的时候,她却选择了背叛。
“你什么你?
叶晨你这个吃里扒外的混账,居然敢背着老娘在外面玩女人?
去死吧,渣男!”
烧水壶又一次狠狠砸向了叶晨的脑袋。
叶晨满心的愤懑,无处宣泄:“阿凌,你听我说,我真是被人陷害的!”
“滚吧!
死渣男!”
曹凌的眼中写满了厌恶,“废物、败类、人渣!”
叶晨只感觉眼前阵阵发黑,他满心不甘,却又无能为力地跪倒在地上,逐渐失去了意识。
…… 砰!
房门被人一脚踹开。
叶晨听到动静,艰难地睁开了双眼。
熟悉的天花板,熟悉的床,熟悉的……嗯?
床边,站着陌生的女人。
她有一头如瀑的长发,高挑的身段以及优雅的气质,美得像是少年情窦初开时迤逦的梦。
女人戴着玳瑁眼镜,眼角有颗泪痣,居高临下地看着叶晨,眉角不易觉察地微微皱起。
“叶晨先生?”
叶晨艰难地从地上坐起身来,后脑勺仍然在隐隐作痛,他伸手摸了摸,满手是血。
“林先生你好,我是苏,我的委托人委托我,正式向你退婚。”
“退婚?”
叶晨惨然笑了笑,“我跟她不过是男女朋友,连婚都没订,何来退婚一说?”
“男女朋友?”
苏挑了挑眉头,随即脸色一沉,“我想你误会了。
我的委托人名叫严颜。”
“十八年前,你师父与苏小姐的爷爷定下婚盟。
但现在来看,显然这个婚盟是很荒谬的,是不适用于你们二人的。”
“所以,我希望你能将当年那纸婚书还给苏禾,解除这场婚盟。”
十八年前,苏禾的爷爷身受重伤,生命垂危,被叶晨师父下山采药时,顺手救了。
为报大恩,更为拉拢叶晨师父,苏禾爷爷便写下了这纸婚盟。
如今,苏家人丁兴旺,早就跻身龙国一流家族之列,而反观叶家,人才凋敝,家道中落,死得就剩下叶晨一人了,独木难支。
叶晨宿醉未醒,又被砸破了头,反应略显迟钝。
他想了许久,才记起来他五岁时,师父临终前交给他的封漆信匣,说是里面装着替他收下的婚书。
至此之后,他便被师父的至交好友梁龙抚养承认。
他没把这事儿放在心上,却不曾想还真有人找上门了。
叶晨缓缓起身:“稍等。”
他拖着沉重的脚步,一瘸一拐地挪向旧衣柜,在里面翻找起来。
女代理人打量着这简陋的房子,一张床、一件五斗柜,一条板凳,没了。
活得如此落魄,这一纸婚盟,足以保证叶晨后半辈子衣食无忧。
即便当个没尊严的上门女婿,也好过在这里吃苦受穷。
所以,他能经受住这等诱惑吗?
“喏,你要的婚书。”
叶晨将精致、古朴的信匣,随手递给了苏禾的代理人。
“作为交换条件,苏小姐承诺将会支付叶先生您一千……” “不用了。”
叶晨摆了摆手,打断了代理人的话,“素昧平生,我不用她的钱。”
代理人一愣,她在来之前想好了各种预案,已经做好了长线跟进的准备,却没想到这么轻易就拿到了婚盟书。
“东西给你了,可以请你们离开了吗?”
叶晨此时的情绪十分低落,并不想与人过多交谈。
代理人抱起信匣,将随身携带的小提箱,从中拿出一枚银针,郑重其事地交到了叶晨手中。
“这是你师父当年所交换的婚盟信物。
既然婚约解除,也该物归原主了。”
叶晨接过银针,虚握手心:“没其他事了吧?”
“再见。”
“对了,叶先生。
曹凌伙同陈乐,故意给你设下了圈套抓奸,目的为了把你扫地出门。
他们二人将于五天后,在名都饭店举行结婚仪式。”
说完,代理人起身离开,贴心地为他把门带上。
叶晨怔怔站在屋内,背叛、谎言、陷害……各种负面情绪让他彻底出离了愤怒。
他紧握双拳,恨声道:“要不是师父封印了我的能力,曹凌、陈乐,我绝不会放过你们这对狗男女!”
要不是师父封印了我的能力,我绝对不会放过你们这对狗男女 盛怒之下,掌心的银针扎破皮肤,挑出一滴殷红的血滴,悄然绽放出出夺目的华彩。
…… 苏禾的代理人,上了停靠在马路边上的加长林肯。
“怎么样?”
“幸不辱命。”
代理人笑道,“那小子倒是有自知之明,没有纠缠,很痛快就交出来了。”
说完,代理人将信匣交给了苏禾。
苏禾表情淡然,并没有看出有什么明显变化。
“苏禾,你要想开些。
即使苏爷爷在世,他也绝对不希望自己的宝贝孙女,嫁给一个废物吧?”
“别说了,乔巧,我知道你的心意。”
苏禾的脸上,强扯出了一个笑容。
“这才对嘛!”
乔巧伸了个懒腰,翘着脚乱晃,“当你的代理人可真累,你得请我吃宴锦堂!”
苏禾笑了笑没说话,她这个闺蜜哪儿都好,就是嘴馋这毛病改不掉。
苏禾打开了信匣,不由愣在了原地。
信匣里,并非只有一张婚书。
而是厚厚一摞!
瞧这规模,少说也有七八张!
苏禾将其拿出来逐一验看,意外发现了个熟悉的名字。
她脸色怪异地抬起头,看着乔巧:“乔巧,你……怎么会跟叶晨也有婚约在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