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漓鸽容焱小说在线免费阅读》宫漓鸽夏浅语_夏漓鸽容焱小说在线免费阅读全集免费在线阅读

看过很多现代言情小说,但在这里还是要提一下《夏漓鸽容焱小说在线免费阅读》,这是“夏漓鸽”写的,人物宫漓鸽夏浅语身上充满魅力,叫人喜欢,小说精彩内容概括:

小说:夏漓鸽容焱小说在线免费阅读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夏漓鸽

角色:宫漓鸽夏浅语

这一幕也被其她人看见,夏浅语打量着那个陌生的男人,他的身上虽然没有很明确的华丽饰品,穿着也简单休闲,看得出他的衬衣料子极好,一定是出自某个高定牌子。男人气质温和,一举一动都透着矜贵,风度是从小跟着一个人的环境形成的,夏浅语敢肯定,这男人来头不简单,而且是最低调的那种类型。她也肯定那男人和宫漓鸽并无男女之情,且不说男女之情的眼神不同,他和宫漓鸽一同进来,却保持着绅士的距离。如果宫漓鸽是他的女人,女人有攀比心,男人自然也不例外,尤其是宫漓鸽这样的美女,他一定会向所有人宣告两人的关系,而不是如此彬彬有礼。夏浅语自认为自己看人,尤其是看男人的眼光还不错,不知道这男人和宫漓鸽是什么关系,能和宫漓鸽一起进来,夏浅语已经将他列为目标

评论专区

我能制造万物:讲真。这斯。断句就离谱。一句话断成了好几段。句号。瞎吉儿乱用。我都快换不过气来了

英灵变身系统[综英美]:男主无cp,综英美入坑之作,我非常喜欢,马甲流,fgo的马甲,主角金手指大,影帝坚决不掉马甲,我很喜欢,仙草

火影之最强震遁:这本小说最大的优点就是完全不水一路爽到尾,用仅仅1059840个字就写完了整部火影,这个起点也只有一本这样的小说吧。

夏漓鸽容焱小说在线免费阅读

夏漓鸽容焱小说在线免费阅读第58章  

这一幕也被其她人看见,夏浅语打量着那个陌生的男人,他的身上虽然没有很明确的华丽饰品,穿着也简单休闲,看得出他的衬衣料子极好,一定是出自某个高定牌子。
男人气质温和,一举一动都透着矜贵,风度是从小跟着一个人的环境形成的,夏浅语敢肯定,这男人来头不简单,而且是最低调的那种类型。
她也肯定那男人和宫漓鸽并无男女之情,且不说男女之情的眼神不同,他和宫漓鸽一同进来,却保持着绅士的距离。
如果宫漓鸽是他的女人,女人有攀比心,男人自然也不例外,尤其是宫漓鸽这样的美女,他一定会向所有人宣告两人的关系,而不是如此彬彬有礼。
夏浅语自认为自己看人,尤其是看男人的眼光还不错,不知道这男人和宫漓鸽是什么关系,能和宫漓鸽一起进来,夏浅语已经将他列为目标。
齐霜和她的小姐妹炸开了,“霜儿,你看那贱人身上穿的礼服,那是米亦大师的作品。”
“怪不得我觉得这么好看,竟然是米亦大师的……”就连齐霜眼里也流露出一抹妒忌,她深知米亦大师的礼服不是那么好买的,却穿在宫漓鸽的身上。
夏浅语不动声色将她的目光收入眼底,在一旁挑拨道:“是呢,别人花了三千万给她拍下的。”
齐霜脸色更难看了,连她都没有注意到自己声音在颤抖,“三,三千万?”
她本以为自己这条提前半年定下的高定白纱裙已是惊艳,可在宫漓鸽那条清纯却不失高贵的裙子面前,她就像个没发育好的儿童,人家的价格还甩了她几百条街。
夏浅语叹了口气,“原本我看上了这条裙子,我妈准备给我拍下来,后来有人出了三千万送给她了。”
“不要脸的贱货,果然到处勾引男人。”
齐霜也是女人,此刻更多的是妒忌,宫漓鸽的身材长相远胜在场的女性,她一来就成了焦点。
“姐姐她很漂亮呢。”
夏浅语悠悠道。
齐霜却是恨得更加咬牙切齿,“一个喜欢抢别人东西的贱人,穿得再漂亮也掩盖不了身上的骚狐狸味道,我呸,我一定要扒下她这层皮。”
夏浅语知道齐霜的脾气,表面上却还一脸担忧之色,“小霜,你可不要乱来,今天是你爷爷的生日宴。”
“放心,我一定不会乱来。”
齐霜将酒杯里的酒一饮而尽,夏浅语不想让宫漓鸽看到她和齐霜走得过近,打了个招呼离开,去的方向正是谭汛身边。
谭汛摆明了没有任何社交的**,一到场就找了个角落待着。
夏浅语要接近男人从来都不是直来直往,她先是端着一份糕点一副被人欺负的委屈样子坐到谭汛不远处,正常情况下谭汛一定会注意到她,没有男人能无动于衷。
她有种感觉,即便是这个男人不如宫漓鸽背后的人,他也一定比齐烨要好。
只不过男人一直低着头看着手机,对于周遭的事物毫不关心,夏浅语在那表演了半天他也毫无感觉。
这种感觉就像是给瞎子抛媚眼,夏浅语气得不轻,脸上还得维持着表情,既委屈又落寞,男人只要一抬头就可以看见。
夏浅语又等了一会儿,见他还沉浸在手机的世界里,像他这样的装扮也很难引起其她名媛的注意,这个角落只有夏浅语和谭汛,夏浅语只得用了那招老得不能再老却对男人十分有效果的招数。
她端着酒杯,假装脚下一滑,直直的朝着男人怀里跌来,要知道她和齐烨的初见也是如此。
她哪里知道,谭汛的注意力虽然都在手机上,余光时不时就会从他细长的眼尾扫向夏浅语,只不过被眼睫所遮,并未被夏浅语看见。
夏浅语端酒朝着他走来的一瞬,谭汛就已经起身,夏浅语哪知道他会临时起身,扑了个空不说,酒杯砸到地上发出碎裂的声音,原来想的画面不翼而飞,男人就站在一旁冷眼瞥着她,她感觉自己就像个笑话。
但脸皮厚比城墙的夏浅语立马开口:“先生,对不起,我刚刚脚滑了,你……”她抬头撞入男人的眼眸,他的瞳孔是棕色的,站在宫漓鸽身边之时,眼里是温暖的光,然而此刻,那棕色眼瞳只有漫无边际的寒冷。
“平地也能摔,夏小姐真是厉害。”
谭汛叫出她的名字,那样的眼神仿佛早就洞悉一切,包括她的身份,来意。
男人轻描淡写就看破了自己的伪装,什么温润如玉,什么绅士谦和,都只是假象。
夏浅语脸上的表情变了又变,最终谭汛没有给她回答的余地,抬腿朝着另外一边的沙发走去,尽管他什么都没说,他的眼神却是将什么都说遍了。
她难堪得像是只小丑,一定是宫漓鸽在他面前说了什么,所以他才会这种神情。
宫漓鸽,又是宫漓鸽!


夏浅语觉得自己快疯了,她内心深处的那只野兽仿佛要撕裂她的肉体爬出来,狠狠将宫漓鸽吞噬干净,然而她却不得不维持着理智,只能等,等一个好机会,将宫漓鸽彻底打入深渊。
为了这一刻,她必须要耐着性子慢慢等。
谭汛不动声色观察着这个女人,见她很快就恢复了淡定,她没有再靠近自己,脸上平静得就像是一泓湖水,只是那平静的湖水下是怎样的风起云涌也就只有她才知道了。
这个女人,不简单,这是谭汛对她的评价。
宫漓鸽和谭汛分开,齐霜带着她的小姐妹就将宫漓鸽给包围了,“宫漓鸽,你这不知羞耻的女人,这么快就按捺不住去勾搭男人了。”
她的视线落在宫漓鸽身上的礼服上,眼底仿佛有一簇火在烧。
“就凭你这种野鸡也配穿这种精致的礼服?
抢别人的东西就那么开心?
识相的就将礼服给我脱下来。”
齐霜实在是厌恶这样趾高气扬,一点都不怕自己的人,她就该跟过去一样卑微,穿着最丑的衣服,唯唯诺诺的跟在自己身边,而不是现在这样的光芒万丈!
宫漓鸽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挑眉看她:“看来上次的教训齐小姐还不够,怎么?
还想要再来一次?”
一提到那天的耻辱,齐霜立即变了脸,“你还敢提那天,你信不信我……”“齐小姐,看样子你还没有学乖。”
宫漓鸽缓缓朝着她走去,在她身边停了一瞬,“不过没关系,我有的是时间,有个问题我好奇很久了。”
对上宫漓鸽眼底的笑意,齐霜没来由心底一慌,“什,什么问题?”
“你的烂摊子,齐家能给你收拾几次?”
说完她迈着优雅的步子离开,以齐霜的心性,不管是上辈子还是这辈子,她都不会轻易放过自己,今天这么好的场合,齐霜更准备了一出好戏。
只不过,这一次难堪的人会是谁呢?
宫漓鸽扬唇一笑,她拭目以待。

点此继续阅读《夏漓鸽容焱小说在线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