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利争锋(姚泽宋楚楚)_(姚泽宋楚楚)完整版免费阅读

以姚泽宋楚楚为主角的现代言情小说《权利争锋》,是由网文大神“一路向东”所著的,文章内容一波三折,十分虐心,小说无错版梗概:小科员发现上司与人妻的秘密,因祸得福,从此平步青云,桃花不断,暧昧无双书中有娇俏警花、妩媚人妻、漂亮空姐、性感女上司,展现最真实暧昧的生活大剧

小说:权利争锋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一路向东

角色:姚泽宋楚楚

最近比较火的一本小说《权利争锋》,作者是“一路向东”。本书精彩片段:“姚镇长就打算让我一直站在这里?”姚泽回过神,暗想,不知道谁家媳妇,如此动人。他报以歉意的微笑,说道:“不好意思,快请进,你是**的工作人员么?我刚调来,很多人都还没认清楚呢。”少妇深情款款的摇曳着身姿走进去后,对着姚泽说道:“姚镇长客气啦,我叫柳嫣,在镇**负责管理档案,前几天您要的档案就是我喊人送来的,没想到姚真长如此年轻呢,我们镇上来了您这么个年轻帅气的镇长,以后镇上的姑娘可有福气呢。”姚泽笑着摇头,心想这柳嫣还真有意思,都还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品性就敢和自己开玩笑,这样只能说明两种可能,要么她身后有些背景,不用忌惮自己,要么就是她初为人妇,涉世未深不懂人情世故。姚泽有些疑惑,问道:“柳嫣同志,你找我有什么事吗?”柳嫣笑眯眯的走到姚泽红木办公桌边,将一个粉红色的手机拿了起来,在姚泽面前晃晃,轻声说道:“中午帮你打扫办公室卫生的时候,手机忘记拿了,刚才要打电话才想起来

评论专区

心跳领域:没什么明显的毒点,但也没什么亮点,干粮

大魏读书人:简介劝退,酸儒读读书写个诗就修为突进天花乱坠?做你的春秋大梦吧,把人家勤学苦练,出生入死的修行者当傻子?

西班牙1492:作者宫中小头目

权利争锋

第16章:戏弄

“姚镇长就打算让我一直站在这里?”

姚泽回过神,暗想,不知道谁家媳妇,如此动人。他报以歉意的微笑,说道:“不好意思,快请进,你是**的工作人员么?我刚调来,很多人都还没认清楚呢。”

少妇深情款款的摇曳着身姿走进去后,对着姚泽说道:“姚镇长客气啦,我叫柳嫣,在镇**负责管理档案,前几天您要的档案就是我喊人送来的,没想到姚真长如此年轻呢,我们镇上来了您这么个年轻帅气的镇长,以后镇上的姑娘可有福气呢。”

姚泽笑着摇头,心想这柳嫣还真有意思,都还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品性就敢和自己开玩笑,这样只能说明两种可能,要么她身后有些背景,不用忌惮自己,要么就是她初为人妇,涉世未深不懂人情世故。

姚泽有些疑惑,问道:“柳嫣同志,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柳嫣笑眯眯的走到姚泽红木办公桌边,将一个粉红色的手机拿了起来,在姚泽面前晃晃,轻声说道:“中午帮你打扫办公室卫生的时候,手机忘记拿了,刚才要打电话才想起来。”

姚泽本以为自己办公室是苏蓉给打扫的,看到柳嫣拿起手机,才发现他桌子角落刚才一直躺着个手机自己没看见。

姚泽笑了笑,说:“怎么还麻烦你来打扫我的办公室,太不好意思了。”

柳嫣满带笑容的说道:“小事情,今天发现给你遗漏了一份农村的档案,给你送过来时,看你烟灰缸堆满了烟蒂。就随便帮忙打扫了一下。”

“额,是这样啊,那真是谢谢你了,改天有时间请你吃饭。”

说完,姚泽低下了头继续写他的工作方案,这意思其实就是在送客了,他觉得女人越是殷勤恐怕越没什么好事,自己刚来淮安工作,的工作还没开展就混的一身骚,那不是给沈副市长丢脸吗。

柳嫣仿佛听出来姚泽的意思,尴尬的笑笑:“小事而已,姚镇长太客气了,为领导服务不是应该的嘛,那领导你忙吧,我就先走了。”

姚泽拿着钢笔在纸上写着计划方案,轻轻嗯了一声,没有抬头。

见姚泽态度冷漠,柳嫣气愤的踏着黑色高跟鞋,咯噔咯噔的走了出去,精致的脸蛋上透露出不满,色泽红润的小嘴嘟囔道:“神气什么啊。好心当作驴肝肺,哼!”

等柳嫣出门以后,姚泽微微抬头,心想:“漂亮女人就如鲜艳可口的水果,有些果子外表美丽内在也甘甜可口,而有些水果外面漂亮内则却是剧毒无比,不能胡乱品尝啊。”

下班后,姚泽到小餐馆炒了两个菜,打包提着回招待所,最近精神太过贫劳,他打算吃了晚饭就睡觉,休养生息好迎接马上要面临的挑战。

因为姚泽刚来淮安镇不久,没分配到住房,所以暂时只能住在**招待所。

柳嫣下班后去幼儿园接了三岁大的女儿,顺道的在菜市场买了些丈夫爱吃的菜,然后骑着电动车回家。

回到家时,见丈夫已经回来,坐在沙发前,闷不做声的抽烟,昨天才清理干净的烟灰缸,今天又装了一半的烟蒂,柳嫣就有些不高兴,微微蹙气柳眉,责备道:“成伟,少抽点烟,像你这样抽烟身体怎么受得了,再说女儿还这么小,别让她吸你的二手烟。”

阮成伟见自己老婆牵着儿女站在门口,不满的看着自己,于是讪讪一笑,赶紧将烟给熄灭了,“老婆我错了,以后尽量少抽烟就是,快点做饭吧,我都饿死了。”说完,他伸出手对自己女儿笑道:“妍妍,快到爸爸这里来,爸爸今天给你买了好多好吃的。”

阮妍妍小脸兴奋的朝着阮成伟身上扑去,然后两人挠着痒痒,疯闹在一起,柳嫣看了两个活宝快乐的模样,脸上也露出温柔的微笑。

换上秀气的拖鞋后,柳嫣提着从菜市场买回来的菜去厨房忙乎去了。

柳嫣正洗着菜,一双手臂从后面搂住了她,只听见耳边细语传来,“老婆,最近工作怎么样,累不累啊?”

一股热浪敲打在她耳际,她敏感的闪躲了一下,嗔怪的说道:“别胡闹,小心被女儿看见,影响多不好。”

阮成伟笑眯眯的松开手,站在旁边帮着摘菜,说道:“没事,女儿去书房写作业去了,对了,你有没有见到新来的副镇长啊?”

柳嫣漫不经心的点点头说道:“见过了啊,特别年轻的一个小伙子,不过我觉得他这人人品有问题。”

听了柳嫣的话,阮成伟微微皱着眉头,有些不高兴了,“老婆,可不许瞎说,人家刚来任职,怎么就惹到你了,这话可千万别传出去了。”

柳嫣见自己丈夫小心翼翼的模样,就有些生气,“在自己家里有没个外人,说说怎么啦,整天小心翼翼的,也不知道你在怕什么。”

阮成伟将洗好的生菜装进盘中,微微叹息一声,黯然的说道:“你不懂,别看一个小小的镇**,里面暗藏的道道多着呢,说不准一不小心,你老公这个人大主任的头衔就被别人摘了去。”

柳嫣别过脸,看了自己丈夫一眼,诧异道:“有那么夸张吗!我怎么没感觉到?”

阮成伟微微翻了个白眼,“你们女人哪懂这些,不过我可跟你说啊,一定别得罪了那个姚镇长,他的背景可能不浅,如果能够跟他交好关系那就最好不过。”

说道这里他又叹了口气,说道:“你啊,以后别太小孩子气,在**工作不同别的地方,说不定那句话说错了,得罪了领导人家就给你穿小鞋,让你翻不了身。就说我吧,当初我和老书记的小儿子一起追求你,最后你虽然选择了我,但是这可不就把人家书记得罪了,你可不知道他给了我穿了多少小鞋,下了多少绊子。”

柳嫣听丈夫这么说,心里有些不乐意,寒着小脸,说道:“怎么得,合计着我你还怪起我来了是吧?你有没有良心啊。要不是当初我爸帮你的忙,你连个主任都当不了。”

阮成伟见柳嫣要发飙,哪敢在发牢骚,赶紧点头说,“是,多亏了咱爸的帮忙。不过,咱爸要是在镇长的位置上晚退几年就好了,这样我的日子过的也舒服些,说不定还能混个副镇长当当,哎,都是命啊。”

柳嫣觉得自己丈夫今天有些奇怪,不由得柔声问道:“成伟啊,你今天怎么呢,怎么老感觉你怪怪的?”

柳嫣哪里知道阮成伟的心思,那天姚泽到镇上来报道的时候,他就见过姚泽,看看人家年纪,比自己还小都已经是副镇长了,自己比他大了好几岁还混的一塌糊涂,不过他在嫉妒姚泽的同时,又深感姚泽背景深厚,堂堂县长亲自送他一个副镇长来任职,这是什么概念,恐怕在市里都有门路。

从那天起阮成伟就抱了讨好姚泽的心思,因为他很清楚现在镇上的形式。

老书记孙有才他已经得罪了,没什么可指望的,镇长胡建平有个侄子也在**混着,万一空了副镇长的位子那有自己什么事,他胡建平肯定是想方设法的让自己侄子上去。

直到姚泽来得那天,他才仿佛又看到了新的契机,本来已经快要认命的心再次浮动起来,只是不知道如何和这个副镇搞好关系,太过殷勤人家会觉得你有所图谋,太过生疏的话姚副镇长对自己也没什么好的看法,思前想后几好天,他才想到自己老婆就在姚副镇长的眼皮子低下,让她去和姚泽套套近乎也是个不错的办法。

阮成伟沉思之间,见柳嫣疑惑的眼神,便回过神笑着说道:“没事,就是最近的工作有些烦闷,别担心,过几天就好了,不过老婆,一定要记住我的话,和姚副镇长搞好关系,这对我很有帮助的。”

柳嫣虽然不懂丈夫的意思,但见丈夫如此郑重,她只好乖巧的点头答应一声。

姚泽将带回来的饭菜吃完之后,到浴室洗了个热水澡,刚躺在床上,手机便嘟嘟响起。

一封未接短信被姚泽打开:“先生,请问你需要特殊服务吗?”

呃……

姚泽看到这些刺眼的字,不由得愣了一下,翻看手机显示,确定是江平的号码,心想,难道是有人在戏耍自己。

于是姚泽微微一笑,将手机按的咯噔咯噔响,“你都有哪些特殊服务?”

叮叮,信息很快的回复过来,“吹拉弹唱,样样精通,而且价格实惠,包你满意。”

姚泽看了信息就哈哈笑了起来,回复道:“说的老子都激动了,谈谈价格吧。”

那边停顿一回,再次发了过来:“你想怎么玩呢?”

姚泽笑着坐起身子,喃喃自语道:“装的还蛮专业嘛。”于是继续回复道:“能否发个照片过来看看先,钱不是问题,但是我要先看看你长的对不对的起观众,如果你长的和那个什么凤一个戳样,那我岂不是吃亏死了。”

叮叮,‘小姐’回复道:“讨厌,人家长的很漂亮的,要身材有身材,要模样有模样,绝对不会让你失望。”

看着一连串的无语符号,姚泽开心大笑起来,然后关了手机,安安稳稳的躺在床上,美美的睡了过去。

月色朦胧,在一处高档小区的住宅中,一名美艳女子身披轻纱站在落地窗前,月光淡淡散在她白色的轻纱上,被遮挡的白芷肌肤在月光的照射下若隐若现,充满了异样的美感。纤细白嫩的手指轻轻夹住水晶高脚杯,动作优雅的抿了口红酒后,性感红颜的嘴唇微微上扬,嘴里轻声呢喃道:“臭小子,敢耍老娘,咱们走着瞧。”

星期一早上,镇**召开例行会议,孙有才坐在条形方桌的中间,镇长胡建平和副镇长姚泽分别坐在两旁,下面就是写各个单位的领导,派出所所长李俊阳,镇人大主任阮成伟,粮食所所长、水电站站长等。

孙有才今天的心情明显不是很好,阴沉着老脸,声音中透露出一丝沙哑来,姚泽知道他是被县委给狠批了一顿,心里不大痛快。

他拿眼见瞥了姚泽一眼,轻哼一声,然后道:“会议由我开个头吧,省里农业改革的发展将试点落在咱们镇这是好事啊,这说明咱们在全省起了带头作用,上面专门派了姚副镇长这种农业大学的人才来咱们镇,就是为了将咱们镇的经济和农业给提上去,以后姚镇长有什么需要大家还要尽力配合才是,我丑话先说在前面,谁要是敢不配合姚镇长开展工作,看我怎么收拾他。”

姚泽听了心里不由得发笑,这套话,明面上倒是很好听,但是里面隐藏的含义只要不是个傻子都能听的出来。

从此话中也不难听出,那天李俊阳说他一手遮天,的确是个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