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照苏安大结局》苏安江照完整版在线阅读_苏安江照全本在线阅读

小说《江照苏安大结局》,是作者“江照苏安”笔下的一部​现代言情,文中的主要角色有苏安江照,小说详细内容介绍:《江照苏安》是一部十分受读者欢迎的小说,最近更是异常火热《江照苏安》主要讲述了江照苏安的故事,同时,江照苏安也就是这部小说里面的男主角和女主角他们之间的关系并不是一直亲密,而是有跌跌宕宕的起伏,甚至一度陷入冷战之中不过一起经过许多的故事,最终还是得到了甜蜜的结局…

小说:江照苏安大结局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江照苏安

角色:苏安江照

苏安难得气哼哼的,别脸轻着声:“你为谁都像你一样。”“哦,会讽刺我了,现在没那么害羞了?”江照哑然笑着,又压了压腰,更凑近她,“那刚好跟我详细说说,‘我喜欢你’‘我暗恋你很久了’,有多喜欢,有多久?”“…!”苏安气得仰起脸来睖他。江照正等着,下颌一低就又得逞地亲了亲她的唇瓣。那双好的桃花眼乎弯得潋滟,不正经又深情:“快哄哄我,就说很多年了。”“……”苏安一僵,下意识地低落了眼,心慌地偷偷攥起手心

评论专区

仙聊:还可以呢

我的手机连接游戏仓库:看了四章,原本的期望是周星驰,没想到却是邓超

杂牌救世主:一堆超欢乐的妖怪啊神兽啊

江照苏安大结局

江照苏安大结局第30章  

苏安难得气哼哼的,别脸轻着声:“你为谁都像你一样。”
“哦,会讽刺我了,现在没那么害羞了?”
江照哑然笑着,又压了压腰,更凑近她,“那刚好跟我详细说说,‘我喜欢你’‘我暗恋你很久了’,有多喜欢,有多久?”
“…!”
苏安气得仰起脸来睖他。
江照正等着,下颌一低就又得逞地亲了亲她的唇瓣。
那双好的桃花眼乎弯得潋滟,不正经又深情:“快哄哄我,就说很多年了。”
“……”苏安一僵,下意识地低落了眼,心慌地偷偷攥起手心。
江照只当她是被他的话打趣得害羞:“真不说?”
“不说。”
“不说我听,想反悔已经来不及了。”
江照笑着垂低了眼,故意凑近她耳边吓她,“暗恋人渣是会付出代价的,栀子。”
苏安被他气息烫得轻轻一缩,抬眼,认真纠正:“你不是。”
“就这里,你再想想。”
“?”
苏安懵了秒,脑海里某段雾气蓦地一消。
她想起墙外那簇挂他外套的矮枝,还有那天晚上她踮着脚将它挂上去,听到的低声玩笑。
【我又不喜欢这一捏就碎的,有什么好忍不住。
】【行。
】【谁碰她,谁人渣。
】苏安滞住,微微蹙起眉心。
想起那晚独自离时的心情,她心又涨得酸涩,就仰起脸来江照:“那你那天还说,你不喜欢…不喜欢我这的。”
江照微微一怔,随即挫败地哑了声笑:“我这是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苏安仍蹙着眉:“你不喜欢就算了,我不勉强你。”
江照眼神晦得微深,颧骨轻了下,最后却只抑一声叹笑:“我们栀子什么时候学会欲擒故纵了。”
“不是,我是认真的,”苏安轻声,眼神认真里藏着点难,“江照,我不会绑着你的,你不用觉着要我负责。
果有一天你觉得…没兴趣了,那你要告诉我,我会自己的。”
“什么,往哪儿。”
江照散漫着笑,问松散,只颧骨像错觉似的轻轻抽了下。
苏安低了低眼,沉默了会儿她轻声说:“那我应该会按照我的想法,找一个喜欢我的,而不是我喜欢的人。
我妈妈说,那样的人更容易和我一辈——”苏安的话没能说完。
江照忍了好一会儿终究还是没能忍住,他抬手轻轻勾起女孩的下颌,迫得她微微仰脸,难湿漉的眼瞳就茫然地上了他的。
细碎垂下的额发旁,那双桃花眼的眼睑被情绪抑得微微泛红。
江照气却笑了:“苏安,你再这样欺人太甚,下回你就算哭出声求我,我都不停了。”
苏安被江照眼底那点情绪弄得有些慌:“我怎么欺人太甚了,明明是你欺负我。”
“我要是真欺负你,你现在还站得住?”
“?”
江照直回身去,漆黑眸子低低睨下,攀着她九分长裤下『露』出一截的纤细雪白的脚踝,一点点厮磨上来,最后停在她眼。
江照问:“知道我那时候为什么说你一捏就碎么?”
苏安默了默,有点不服气地轻声抗辩:“我没有你为的那么虚弱。”
“不,一捏就碎的意思是,”江照慢条斯理地上,缓低了身,在她细白下颌旁欲吻未吻,“我怕将来怎么都觉着不够,会忍不住把你一直,一直弄死在床上。”
“——”苏安呆住了。
她长了十八年,从来没听这样偭规越矩离经叛道的放浪话。
江照,江照他简直——“人…人渣。”
栀子骂人都轻得磕绊。
亲眼盯着女孩的脸颊艳丽到所未有的嫣『色』,江照得逞地一笑,他晦着眸子直回身:“所我刚刚说了,暗恋人渣是会付出代价的。”
苏安还在那句话的镇压下,心慌地躲他眼神:“什么代价。”
江照喉结轻滚了下,只笑:“你猜。”
苏安憋住。
哄好女孩,江照收敛了那些恣肆的情绪:“不在那之,我们有正事要做。”
“嗯?”
“你还记得,你是怎么到『主席』台、又是怎么被我拉来的吗?”
“嗯,当然是跑……”话声消止。
一两秒后,苏安惊愕地低下头,向自己的左脚脚踝。
宋昱杰是在接到苏安的心理医生的电话后,第一时间赶到心理诊所的。
从停车的院内到诊所会诊的小洋楼里,一路他都是跑来的,在诊室外面停下时更是气喘吁吁。
原本宋昱杰克制不住就想推门去,但猜想里面还在会诊中,不能打扰,他只好忍耐下急躁的心情。
宋昱杰深吸了气,调整着呼吸转来,想去窗旁。
到此时他发现,门外廊的长窗,正站着一个起来二十左右的年轻人。
个子很高,骨架修长,方正扶着窗框微微俯身,像在窗外探到一半的花草。
被午后薄薄的阳光藏得半明半昧,肩颈线条凌厉优越,那张清隽侧颜起来轮廓立体而漂亮。
是那气质非常出众、见就绝不会忘的年轻人。
而宋昱杰总觉着他有点眼熟。
不知道是这边的视线存在感太强,还是年轻人的五感敏锐,宋昱杰正在审视思索的间隙,视线里的年轻人直起身,神情冷淡又散漫地转来。
“?”
读懂年轻人那个反问眼神的同时,一道思绪划宋昱杰的脑海。
见这张生得优越的年轻面庞,他一瞬间就想起了这个年轻人叫他觉着眼熟的原因和方的身份。
恰到好处的惊讶和善意展现在宋昱杰的笑容里:“原来是江先生,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您。”
“……”江照眼睑微敛。
他不认识面的中年人,但从剪裁得体的定制西装来显然是公司高管之类的职务;又这样称呼他,那基本确定是生意场上那些和江家有来往或者想要结识的企业和事务所的高管。
总之,他无关。
江照懒淡下眉眼情绪,朝方点了点头,算作回礼。
“这间诊所是我朋友的,”宋昱杰不为忤,“江先生来这边,是有什么事情要办?”
江照眼神微,刚准备的脚步又落回来:“我陪我女朋友来。”
“噢,这样。”
宋昱杰和善地笑着应下,脑海里却已经始飞速地捋起江家的那些交际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