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安安池渊(太子妃演戏上瘾了)_《太子妃演戏上瘾了》完整版阅读

看过很多小说推荐小说,但在这里还是要提一下《太子妃演戏上瘾了》,这是“哭泣小猫”写的,人物黎安安池渊身上充满魅力,叫人喜欢,小说精彩内容概括:

小说:太子妃演戏上瘾了

类型:小说推荐

作者:哭泣小猫

角色:黎安安池渊

小说《太子妃演戏上瘾了》是由网文作者“哭泣小猫”所著。本文精彩内容主要讲述了:“你只要以死相逼,太子殿下肯定就会放弃纳那个贱人进门了。”少女如同抓住救命稻草一般,“真的吗?”女子锦帕掩面,盈盈笑道:“我是你堂姐我还能骗你不成?”……昏昏沉沉的睡梦中,黎安安喃喃呓语:“这是哪一集?让我瞅瞅……”她缓缓睁开眼,映入眼帘的便是镂空雕漆的窗扉,织金镂花的幔帐,空气中还弥漫着淡淡的紫檀香薰气,以及跪在寝殿里的一众神色慌张的宫女太监……黎安安神思略顿,她这是梦还没醒?她闭上眼又睁开。我去!这是什么整蛊综艺节目,她明明在家看古偶剧看得昏天黑地,怎么会在这儿?见到黎安安醒来,贴身宫女春泉旋即扑上前喜极而泣大声道:“太子妃您终于醒了,您当真是要吓死奴婢了!”黎安安一愣,“太子妃?什么太子妃……”见她一脸茫然,春泉吓得惊慌失措,“太子妃您这是怎么了,是我春泉啊,您难道不记得了?”春泉?太子妃?黎安安迟疑。等等!这不就是她昨晚正追的那部电视剧吗?女主奉旨成婚成为男主的太子妃,因男主纳妾之事,被堂姐教唆上吊。按照下一集预告,她假意上吊没死,但最终还是死了

评论专区

魔神刻印:吐槽不如前作,感情戏也显得很平淡苍白,有些情节也不是很合理,前作人物乱入也不好。但是,看在行文有趣和勉强合格的后宫份上,可以入口。

无头学姐异闻录:很不错的小圆同人

摄政大明:这么毒的书问啥评分这么高?那小妾逆天了吧,智商在哪?

太子妃演戏上瘾了

第1章 要纳就纳两个

“你只要以死相逼,太子殿下肯定就会放弃纳那个贱人进门了。”
少女如同抓住救命稻草一般,“真的吗?”
女子锦帕掩面,盈盈笑道:“我是你堂姐我还能骗你不成?”
…… 昏昏沉沉的睡梦中,黎安安喃喃呓语:“这是哪一集?
让我瞅瞅……” 她缓缓睁开眼,映入眼帘的便是镂空雕漆的窗扉,织金镂花的幔帐,空气中还弥漫着淡淡的紫檀香薰气,以及跪在寝殿里的一众神色慌张的宫女太监…… 黎安安神思略顿,她这是梦还没醒?
她闭上眼又睁开。
我去!
这是什么整蛊综艺节目,她明明在家看古偶剧看得昏天黑地,怎么会在这儿?
见到黎安安醒来,贴身宫女春泉旋即扑上前喜极而泣大声道:“太子妃您终于醒了,您当真是要吓死奴婢了!”
黎安安一愣,“太子妃?
什么太子妃……” 见她一脸茫然,春泉吓得惊慌失措,“太子妃您这是怎么了,是我春泉啊,您难道不记得了?”
春泉?
太子妃?
黎安安迟疑。
等等!
这不就是她昨晚正追的那部电视剧吗?
女主奉旨成婚成为男主的太子妃,因男主纳妾之事,被堂姐教唆上吊。
按照下一集预告,她假意上吊没死,但最终还是死了。
过程不知道,但预告里给她的尸体来了个大写。
七窍流血,中毒而死。
黎安安卷着被褥哭得梨花带雨,“我怎么死了呢……我怎么穿越成一个要死的人了呢!”
春泉只当是黎安安上吊后惊魂未定,随即婉声安慰道:“您怎么会是要死的人呢,您可是将军府嫡出小姐,皇上钦定的太子妃啊,就算皇后要太子爷纳妾,您也是正妃啊!”
黎安安抽噎着。
她哪里知道其中的曲折,哪里知道她的悲惨!
穿越也就罢了,还非得是这短命的角色!
她还没活够,可不想上线即下线!
内殿里少女的哭声洪亮高亢,池渊刚迈进门的左脚为之一顿。
他侧眸看了看身边的侍从白影,“这就是你口中的,气若游丝,命悬一线?”
白影一脸窘迫,匆忙摇头道:“来禀告的宫女说太子妃上吊自尽快要断气了,所以卑职才……” 池渊冷哼了一声,径直朝殿内走去。
一入屋里,那哭声更加嘹亮,可谓是中气十足。
穿着月白色襦裙的少女跪坐在床榻上,泪眼摩挲,一边哭一边念叨着要死要活,一双杏眼濡湿,沾着晶莹泪珠的羽睫更加惹人怜爱。
黎安安只顾着嚎,根本没注意站在寝殿多时的池渊。
哭声越发聒噪,池渊实在无法忍受,走上前开口:“哭够了吗,哭够了就……” “怎么刚来就要死呢,死状还那么惨。”
黎安安依然继续放声痛哭,对他的存在视若无睹。
池渊皱眉,神情愈加凝重。
他抬手一把捂住那张喋喋不休的嘴,将她压在床上。
“唔!”
嘴被死死捂着,黎安安哭声戛然而止,此时她茫然的目光才看向站在眼前的男人。
他身着墨蓝色锦袍,身姿修长体态翩然,神姿清雅,如同高岭之花一般华贵。
眼中深邃,犹似潭水一般令人难以望穿。
风姿韶举的太子殿下正用极为冷漠的目光注视着她,“还没哭够吗。”
房中寂静片刻…… 黎安安的内心又掀起一阵狂风骤雨。
“他!
他!
他居然……捂住我的嘴床咚我?
他是要闷死我吗!”
“什么杀不杀,床咚不床……” 池渊本想质问黎安安,可手下的动作却不自一停。
慢着。
他的手正捂着她的嘴,那方才说话的是?
他定定地看着她。
黎安安被吓得内心狂打鼓。
“完了完了,他还瞪我,眼神凶神恶煞的,难不成他是要在众目睽睽下杀了我?”
池渊下意识地松了手,后退一步。
他……他是能听到她的心声?
天下会有如此离奇之事?
见状,黎安安以为他是要动手了。
刚想再嚎,就被他一声呵住:“不许哭。”
他声音极具威慑力,吓得黎安安直发抖。
现在被打死是死,后面被毒死也是死。
她是现在死,还是跟着流程走慢慢死啊?
可似乎怎么死都不太好受。
池渊自然是将她的心事听得一清二楚,随即开口:“不要想着寻死觅活,你乃东宫太子妃,日后母仪天下做六宫表率,若是自戕,便要株连九族。”
黎安安一怔。
又是诛九族?
她脑海中不禁回响起那首荡气回肠的战歌。
离心碎!
空留人人不归,望穿秋水!
…… 望穿秋水?
难道她是在怨恨自己成婚当日未洞房便抛下她去了军营?
可他的确身不由己,不过她气恼也是理所当然,新婚不过数月,母后便要他纳妾。
听下人说,她闹这一场就是为了纳妾之事, 正好,他无纳妾之意,不如借她的口推了此事。
想罢,池渊随即开口:“孤明白,既然你不想孤纳妾,那便……” “不不不!
纳妾之事乃是皇后娘娘懿旨,我岂敢违背,更何况我觉得纳一个不行,得两个!”
黎安安骤然起身,语气激动道。
“太子殿下日后乃是九五至尊,自需充盈后宫,既然早晚都的有,那不如借此机会一举得俩!”
她细细地想过了。
若要转移矛盾,那就要让一山容二虎。
只有两只虎都在,她才能坐山观虎斗,才能平安无事彻底扭转剧情,太子这个烫手山芋才能摆脱干净,社会才能平稳发展!
听着她的慷慨心声,池渊嘴角微微抽搐。
她竟将自己比作烫手山芋?
她可真真是有胆子有谋略。
黎安安越想越觉得此计可行,随即朝外吩咐道:“你们快去回禀皇后娘娘,就说太子殿下同意纳妾,要两个,两个!”
看她兴致高昂,池渊也不欲阻拦。
他倒要看看自己这位太子妃要掀起什么风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