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撩精身娇体软病娇大佬沦陷中(黎悦陆北朝)完整版阅读_黎悦陆北朝全本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叫做《小撩精身娇体软病娇大佬沦陷中》,是作者“江南的雪”写的小说,主角是黎悦陆北朝。本书精彩片段:被迫替嫁,第一天,黎悦便被名义上的丈夫陆北朝狠狠的警告了一番,她平淡的应了声好

小说:小撩精身娇体软病娇大佬沦陷中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江南的雪

角色:黎悦陆北朝

现代言情小说《小撩精身娇体软病娇大佬沦陷中》推荐大家一读,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江南的雪”。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黎悦坐在床上,忐忑不安。暮色渐浓,村里偶尔有鸟禽叫声,更显寂静,这个时间点大部分人已入睡,对黎悦而言这却注定是一个难眠之夜。从繁华的都市一路奔波来到日后的新家,除去她一身染着泥土的婚纱与木门上的大红喜字,看不出一丝新婚夜的气息。说不委屈,那是假的。可黎悦还是静静的坐在床上,听到轮椅划动的声音,她慌张地坐好身体,屏气凝神

评论专区

国际供应商:格局小,行事没计划,想到哪是哪,赚钱太轻易了,当然花钱也很轻易,刚招来的财务,相处没超过24小时,拿200万给人家做活动资金,呵呵,这主角脑子也有坑啊,不晓得怎么安全长大的

诡秘地海:主角很莽,就像知道自己不会死一样,几乎停也不停的去那些动不动就死人的岛,然后靠着各种巧合再莽出来,阅读体验很不好而且,主角与莉莉都不怎么在乎莉莉的朋友……很是神奇

我的美梦异能:做梦做个女儿出来,买一送一,现实中还送个老婆.创意不错,就是狗粮能不能换个口味?

小撩精身娇体软病娇大佬沦陷中

第1章 替嫁残疾老公

黎悦坐在床上,忐忑不安。
暮色渐浓,村里偶尔有鸟禽叫声,更显寂静,这个时间点大部分人已入睡,对黎悦而言这却注定是一个难眠之夜。
从繁华的都市一路奔波来到日后的新家,除去她一身染着泥土的婚纱与木门上的大红喜字,看不出一丝新婚夜的气息。
说不委屈,那是假的。
可黎悦还是静静的坐在床上,听到轮椅划动的声音,她慌张地坐好身体,屏气凝神。
轮椅的声音由远及近。
黎悦的身躯微微颤抖。
她的目光却不受控制地,从他锃亮的皮鞋,黑长裤,黑色衬衫,一点点移到那张冷漠的脸上。
他比想象中更英俊,却也更加冷酷!
即使坐在轮椅上,气势却不减,那双冷酷逼人的黑眸让人难以直视。
原来传言并不假,一场车祸摧毁了他的骄傲与家族继承权,只能在这小小的村落里养伤。
而陆苏两家一直有婚约,苏家舍不得宝贝女儿嫁给这种人,于是就想到了家里的佣人,黎悦。
替嫁的代价是会给她妈妈三十万医药费,她无法拒绝!
黎悦深吸气,想到两人的命运都是如此的悲惨,不由对他多了一分同情,慢慢起身,去扶他的身躯,温言细语:“我扶你上床休息吧。”
“呵……”她似乎听到他冷笑的声音,随后一股大力反扣住她的手腕,黎悦失重,猛地跌落至他的怀里,接着温热的唇就粗暴地贴上来。
她睁大了眼睛,而吻她的男人深冷的眸里没有一丝温情,甚至是粗暴地敲开她的唇齿,他的气息干净清冽却也猛烈,黎悦平时第一次如今与男人亲密,不由微微颤抖,却闭上眼努力去接受。
下一秒她却被豁然推开,一屁股坐在地上。
逆光看着她的男人高高在上,嘲讽阴冷的语气:“既然不愿意,就滚回你的苏家做你的大小姐!”
“我,我没有。”
他眼底的厌恶刺痛了她,黎悦轻声解释:“我只是第一次,不太习惯。”
第一次?
他黑眸底的玩弄更甚,资料上苏家大小姐玩的要多开放就多开放,现在反而装起纯情来了。
男人双眸阴骘。
若不是需要一场婚姻演给那群吃人不吐骨头的人看,他怎会容忍这样的女人靠近自己。
黎悦抿唇,站起身,朝着他的俊颜靠近。
他的面容妖孽,近看也毫无瑕疵。
她紧张的闭上眼,去寻他的唇,男人却忽然出声:“扶我上床。”
黎悦心一松,扶起他上床,只是期间她明显感受到他藏在衬衫下强有力的肌肉,不由出神,即使多久未锻炼,肌肉也不会消失吗?
“还愣着做什么?
你这么着急,不就是为了现在吗?”
陆北朝深如古井的眸子凝视她。
黎悦没想到他都这样了,竟然还可以?
“可不可以,你试试不就知道了。”
男人似乎能看穿她的心思。
她面上一窘,轻声温语道:“我先去洗个澡,一天没洗了,很脏。”
他沉默,她就当作是默认,去烧水洗澡了。
龟速洗完,天已经黑了。
等她换上睡衣回到床边,男人已脱下衣服,闭着眼睛不知睡没睡。
黎悦心里有丝庆幸,轻手轻脚地上床关上灯。
她刚刚钻进被窝里。
一只修长宽厚的手就扶上她的腰。
瞬间,黎悦浑身僵硬,该来的,还是要来…… 他的气息灼热,洒在她的后颈,黎悦浑身紧绷,等着男人下一步的动作。
不知过去多久,她感到他呼吸变得均匀。
这是,睡着了吗?
黎悦瞬间松口气,紧绷情绪放下,劳累了一整天,她终于沉沉睡去。
…… 第二天阳光透过窗棂洒在男人英俊得鬼斧神工的脸上,他抬手挡了下阳光,从床上起身,被子滑落,八块腹肌展露无余,荷尔蒙气息爆棚。
陆北朝穿好衣服,自主下床。
若旁人见了,定会诧异,他的双腿修韧有力,完全不像瘸了的模样。
这个乡下的小二楼并不大,一圈下来,陆北朝并未看见黎悦身影,唇角一抹冷笑。
这时一个男人敲门而进。
穿着朴素的男人对他毕恭毕敬:“四爷,您的身体康复的差不多了,是否要回去了?
真没想到,二少竟然出手如此残忍,兄弟手足,他却设置车祸想置你于死地!”
若不是当初陆北朝反应迅猛,恐怕现在早已经是一具尸体!
他腿确实受伤了,干脆将计就计来到了这么一个偏远的小村子,为了让他们以为他真的瘸了,从而放松警惕。
陆北朝面色冷酷,眸底冰冷的潮水翻涌。
即使坐在轮椅上,骨子里散发出的气场却依旧宛若帝王,沉冷出声:“他们现在怕是开心的不得了,我也不介意让他们多开心一会儿。
等着他们露出马脚,届时,再平定陆家!”
陆六点头,又疑惑地看了一圈:“嫂子呢?
还没有起来吗?”
他嘴角勾起一抹嗜血冷笑:“跑了。”
陆六的脸色顿时阴沉下来:“当初是苏家求着和陆家联姻的,现在,您一出事,苏家就着急撇清关系,一字不提。
但老爷子可不会就这样放过他们。
这苏大小姐若是跑了,苏家,在江城再无出头之日!”
“让人去查,若真跑了,按家法处置。”
陆北朝淡漠慵懒的嗓音,眼神却冷。
陆六马上点头。
陆家家法,非死即残啊。
他推着陆北朝往村子最深处走,这里空气清新,环境优美,每日他们都会在这里进行晨练。
如今,陆北朝的身体已经恢复得七七八八。
两个小时后,陆六重新推着他回去,未入大门却已闻到香味。
陆北朝拧眉,进入院子,只看见木桌子上摆了几样早餐,薯饼,皮蛋粥,小菜,还有女人忙里忙出刚端出来的豆浆。
她额头黑发**,俏丽的面颊白里透红,阳光下,黎悦看着他展颜一笑,还有几分羞赧:“抱歉,发现家里没有柴火了,出去捡树枝花了一点时间,不过正好刚刚做完了。”
陆北朝好看的唇微抿。
黎悦注意到他身后的男人,便打招呼:“这是你的朋友吗?”
陆六赶紧道:“嗯,我是他的朋友,嫂子你喊我小六就可以了。”
“嗯嗯,那坐下一起吃饭吧,正好我做的有多的。”
黎悦过来推陆北朝,随后坐在他的身旁,陆六却不敢乱来,看了眼陆北朝得到同意才坐下。
陆北朝看着一桌热气腾腾的菜。
她竟然……是去捡树枝烧火做早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