婿枕江山婿枕江山陈旭罗昭兰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陈旭罗昭兰)婿枕江山婿枕江山最新小说

精品现代言情小说《婿枕江山婿枕江山》,赶快加入收藏夹吧!主角是陈旭罗昭兰,是作者大神“醉朱颜”出品的,简介如下:“哦?莫非王账房没接到父亲大人的命令?”陈旭明知故问,对方若是没接到命令的话怎会给你一名赘婿笑脸?这显然是故意阻挠王账房心里暗骂,这厮当真是个无赖,开口闭口以侯爵的名义压人“在下可不敢违抗侯爵大人的命令,只是想考姑爷一个问题”王账房笑嘻嘻的说道这意思很明显了,回答对问题你就拿钱走人,答不对的话我便有理由阻止原因再简单不过了,你陈旭连最简单的计算都不会,还怎么能花钱?陈旭暗中对付,你王账房……

小说:婿枕江山婿枕江山

作者:醉朱颜

角色:陈旭罗昭兰

强推一本网文大神“醉朱颜”的新作《婿枕江山婿枕江山》,这是一本现代言情的书。内容详情为:陈旭吐了吐舌头,喃喃自语道:“能不能只买最边上那一角……”虽说这块石料通体泛着绿光,但只有最边上那块拳头大小的翡翠可以用来加工,其它部位的都如同薄片,没任何意义。很显然,陈旭这个诉求得不到满足。每块石料都是个整体,切开卖反而不值钱,赌行的掌柜绝不会把这一角卖给陈旭,除非他直接出价三千两银子。陈旭恨得…

婿枕江山婿枕江山

第24章 极品翡翠,旭爷势在必得 免费在线阅读

陈旭盯着那块翡翠看了许久,这才恋恋不舍的收回X光功能,心里暗想道:发财了,要发大财了!

虽说那块翡翠只有拳头大小,但品质绝佳,最起码能卖个万把千两银子。

当然,陈旭对翡翠不甚太懂,具体的价格无法估量。

高兴到极点的时候便是一盆冷水,开了X光的陈旭,只顾着看诱人的翡翠,却没注意到整块石料的大小。

这块石料足足有一口水缸那么大,周身被开了数十个小窗,全都泛着绿光,品质上乘,标价也达到了三千两银子,号称这次交易会的镇店之宝。

陈旭吐了吐舌头,喃喃自语道:“能不能只买最边上那一角……”

虽说这块石料通体泛着绿光,但只有最边上那块拳头大小的翡翠可以用来加工,其它部位的都如同薄片,没任何意义。

很显然,陈旭这个诉求得不到满足。

每块石料都是个整体,切开卖反而不值钱,赌行的掌柜绝不会把这一角卖给陈旭,除非他直接出价三千两银子。

陈旭恨得咬牙切齿,甚至责备淮安侯爵小气,倘若多给自己几千两银子绝对能大赚一笔。

当然,陈旭也制定了一点点蚕食的计划,也就是说,先用最少的银子买一块品质不错的石料,开出翡翠卖了钱之后再买品质更好的,如此一点点积攒到三千两银子。

陈旭的大脑飞速运转着,一个个数字不停的跳动,最后得出一个结论,即便一次不失误,最后也只能换来千八百两银子,毕竟这些石料出绿的可能性极小。

况且,每次都命中的话就会被人怀疑,所以说,陈旭很快放弃了这个念头。

“我需要一个帮手……”陈旭暗自想道,甚至要去旁边的钱庄借钱。

“陈兄?”就在此时,一只大手用力的拍着陈旭的肩膀。

陈旭的思绪顿时被打乱,正要发飙的时候却是一张熟悉的面孔,于是笑呵呵的回应道:“平兄!”

此人名为平修杰,乃淮安四大纨绔之一,名声甚至比陈旭更响亮一些,只不过陈旭前不久变卖了所有田产,一举登上四大纨绔之首的宝座,这让其他三人很是羡慕,俱都跟老爹嚷着要卖田。

所以说,陈旭卖田这件事情在淮安城的富圈内产生不小的躁动,不少富商吓得连忙把自己家的纨绔关起来,免得效仿陈旭。

就连平修杰也足足被关了三天,今日为了参加赌石大会,偷偷翻墙溜了出来。

“听闻陈兄成了侯爵府的姑爷?”平修杰疑惑的眼神中满是羡慕。

赘婿这个身份,在文人公子眼中不齿,但是在纨绔子弟看来却能接受,甚至盼望着能成为侯爵府的姑爷,毕竟罗昭兰长得国色天香。

陈旭不怀好意的笑了笑,自然是把平修杰当成了小肥羊。

这厮家里有的是钱,月余前就在准备这次赌石大会,不准备个万八千量根本不符合身份。

“平兄今日兴致似乎不高……”陈旭盯着愁眉不展的平修杰说道,自然是在一点点的套话。

平修杰赫然长叹:“不提也罢,不提也罢,自陈兄那次风光之后,我等皆要效仿,却被家父关在府中,今日是偷跑出来的,身上只带了一千两银子,方才败了个精光……”

很显然,平修杰正是第一个购买赌石之人,本想着赚些银子再去赌坊挥霍,不料赔了个精光。

陈旭鄙夷的看了对方一眼,暗自道:莫非我陈旭脸上写着借钱二字?这还没开口呢已经被这厮回绝。

“说来也怪,怎地不见吴兄、封兄二人?”陈旭在人群中扫视一番,并非见到熟悉的身影。

他口中的吴兄、封兄也是四大纨绔之一。

吴兄、平兄、封兄……想到这几个名字陈旭一阵唏嘘,却是有种层层递进的感觉。

“一言难尽啊……”平修杰摇摇头道“这二人被关禁闭七日,如今怕是在面壁思过呢!”

如此说来,陈旭的作用当真不小,最起码严重影响了这次赌石大会的进展。

正在陈旭一筹莫展的时候,又出现两个熟悉的面孔。

“哈哈,真正的小肥羊出现了!”陈旭大喜,厚着脸皮贴了过去,挥手道:“萱萱,看样子你还是怀念我的勇猛,今个手里刚好有一万两银子,不知能否春宵一夜?”

方萱萱被气的脸色涨红,恨不得把陈旭的嘴撕裂,但她又没这个本领,无辜的看了萧继忌一眼,似乎在说:别听他胡言乱语!

萧继忌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死死的盯着陈旭,两排牙齿不停的摩擦。

这个晚上,他睡得不好,确切的说,是一晚上没睡。

天黑之后,他派出两名得力下属去暗杀陈旭,等了整整一个晚上都没有消息,心情已经凉了大半。

如今见到陈旭好端端的在这站着,答案已经明了。

“陈旭我奉劝你不要欺人太甚……”萧继忌咬牙切齿的说道,满带威胁之意。

“哦?”陈旭张着嘴巴,装作无辜:“这话还真是稀罕,堂堂千户大人,府尹公子,竟然说我一个平头老百姓欺人太甚?在下花钱狎妓总不用向您报备吧……”

萧继忌自知在口舌上占不了便宜,气冲冲的扭头走到赌行掌柜身边。

“萧公子,您可算来了!”店掌柜谄媚的笑道:“这块镇店之宝还给您留着呢!”

很显然,二人之前已经通过话。

虽说银满庄遍布整个亚朝,淮安城只是分号,但终归要受到淮安府尹的管辖,店掌柜自是要给萧继忌个面子。

早在两天之前,赌行掌柜已经告知萧继忌,此次来了块品质极高的石料,很可能开出天价玉石,希望他能花些银两收购,也算是卖个人情。

萧继忌之所以要娶方萱萱,就是因为上下打点需要大量银子支撑,自然不会放过这次赚钱的机会,于是欣然答应了赌行掌柜的请求。

萧继忌对着最大的那块石料上下大量一番,顿时露出喜色,昂首挺胸的说道:“我花三千两银子买下这块毛料!”

三千两银子是个不小的数目,即便是一些富商,也不会随意挥霍,况且开口的是府尹的公子,更是没人争抢。

许是怕冷了场面,就在双方要成交的时候陈旭扯着嗓子喊道:“我出四千两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