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宫墙深深》夏菱禾禾全章节阅读_红色宫墙深深全章节阅读

现代言情小说《红色宫墙深深》是作者““糖炒栗子”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夏菱禾禾两位主角之间虐恋情深的爱情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0”哦?可是有什么妙人?”皇帝不是个风流好色的性子,翻牌子的次数并不多,去后宫娘娘那儿也是雨露均沾很大程度上后宫如此和谐,皇帝的作用功不可没大抵是知道陛下不是自己可以左右之人,也没什么例外,大家也就接受了”有个万家的小娘子,瞧着倒是颇有些不同,皇上可以瞧瞧”若说这话的是其他妃子尚有争宠陷害嫌疑,但欣娘娘绝无可能几位娘娘相处不错,连带我也知道些……

小说:红色宫墙深深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糖炒栗子

角色:夏菱禾禾

小说《红色宫墙深深》是网络作者“糖炒栗子”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以下是《红色宫墙深深》内容概括:就像现在,明明我才是主角,但是娘娘们已经把我忘在脑后了。我也不恼,反正最后娘娘们也是为了我好。”禾贵人安,母后她们又在争论什么?”稚嫩懵懂的正太音响起,我低头就看见那个有些胖墩墩又一脸正色的小太子。小太子说话清楚有条理,但是带着小孩的奶音非常可爱…

红色宫墙深深

第7章 在线试读

好多好看的衣裳!”
欣娘娘对我和对太子公主一样,只要我们做的好,她就会给奖励。
别说,娘娘出手的衣裳不仅好看还特别舒服。
欣娘娘答应给我做的衣裳是部落的衣裳,我很喜欢。”
两件儿衣裳算什么奖赏,禾禾,祁娘娘让人给你做好吃的!
什么乳酪什么三酥鸡,你想吃都有!”
娘娘们不争宠爱,却喜欢在一些不必要的地方争嘴,好像这样多有趣似的。
就像现在,明明我才是主角,但是娘娘们已经把我忘在脑后了。
我也不恼,反正最后娘娘们也是为了我好。”
禾贵人安,母后她们又在争论什么?”
稚嫩懵懂的正太音响起,我低头就看见那个有些胖墩墩又一脸正色的小太子。
小太子说话清楚有条理,但是带着小孩的奶音非常可爱。
太子不觉得自己可爱,总把敦厚明理,博学笃行挂在嘴边。
我不觉得这个小萝卜头真知道是什么意思,但是碍于小萝卜头的面子,我也没拆穿他。”
太子殿下下学啦,快吃些茶,臣妾同你细细讲。”
子承点了点头,小胳膊小腿自己攀上了凳子,坐稳之后才小小叹了一口气,正色起来。
听我讲完了事情经过,子承十分认真地抿了一口茶,然后同我讲话。”
既然父皇有要求,禾贵人当认真对待,不负母后父皇期待才是。”
小家伙,还给我训话呢。
看着他一本正经的模样,我起了怀心思。”
若是我做到了,那太子殿下给奖赏吗?”
小萝卜头愣了,显然没想到我这个大人跟他讨赏。
0”好,若是禾贵人做到了,孤也许禾贵人一个赏赐。”
讨了两个赏赐,我欢欢喜喜回了自己的宫殿。
在后宫是极好混日子的,御花园,娘娘们的住所我都可以去。
就算不出门也好玩,娘娘们送的画本子,还有陛下布置下来的课业全都足够我消磨时间。
我是胎穿的,从穿来的第一天起,我就好好保护着自己的身份。
至于什么碰到王爷皇子,成为皇后宠妃什么的我完全不考虑。
草原上的日子很潇洒很快活,哪怕是来了中原,我也只想规规矩矩过日子。
生活不是小说,不会给人开金手指。
我们所认为的古人,远比我们要厉害。”
主子,今日该去欣娘娘那里了。”
夏菱也是部落的人,父王为我挑选一同入京的人,夏菱入了选,她是个孤儿没什么牵挂。
其实她也不叫这个名字,是入了宫改的,之有我还保留着原来的名字。
从前提起欣娘娘我欢喜的很,哪个女子不爱新衣服穿,可如今呢?
欣娘娘教我女工,我才知道做一件衣服是这样困难,一天下来帕子上针线少,血点多。
偏偏在女红上,欣娘娘是极严格的,不许我插科打诨,我感觉她都不喜欢我了,不然怎么我手指全是孔了,欣娘娘还派人来寻我。”
夏菱,你去给外面的人说我病了,我真的不想去。”
稍微咳了两声,夏菱朝我挤眉弄眼,我只得露出个不如不笑的表情。
看来欣娘娘是准备周全了,我不去也得去。
为了梳妆的时候,夏菱附在我耳边细细给我讲了,欣娘娘吩咐了尚衣局不能给我做衣服,需得她同意才行。
另外今日来请的宫女,居然还带上了新入宫的医官。
穿的跟团子似的,我坐进了小轿。
不得不说,除了位份不高,在其他方面我是有优待的。
只是我并不想要,这些年,族人在我脑海中的映像越来越模糊。
遗忘一个人最先忘记的是声音,我已经记不清父王母后唤我的语气了。
部落新上任的首领与外邦勾结,陛下一直想要铲除但是不得其法。
欣娘娘在主殿,还住了一个贵人两个常在。
一路上都有欣娘娘的宫人引路,我倒是不用和她们相见。
[禾禾来了,先坐下暖和暖和吃些烤栗子,手指头僵硬着怎么绣的活花儿呢。
]我正想请安,却被欣娘娘一把拉过,猝不及防手里被塞了一个手炉。
杏脸桃腮,一双眸子似乎承载万般柔情,脖颈纤长,胖一分则太肉,瘦一分则太干瘪,欣娘娘有种独特的美,叫人难以忽视。
[禾禾,你知道吗,那个姓万的秀女。
]不消一刻,欣娘娘就凑了过来,同我讲她听到的消息。
[秀女之中,陛下第一位召见了她,准备的可充分了呢,不把同殿的秀女放在眼里。
只可惜,陛下只是召见,并没有宠幸她,人家也不恼呢。
]我十多岁的年龄,欣娘娘也不避讳与我说这些,毕竟在宫里头的乐子也就这么些了。
[万答应是哪家的,能教养出这样的女子,或许家中不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