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暖姜风《傅爷暖妻得哄着》热门小说_(傅爷暖妻得哄着)全集免费阅读

热门小说《傅爷暖妻得哄着》近期在网络上掀起一阵追捧热潮,很多网友沉浸在主人公姜暖姜风演绎的精彩剧情中,作者是享誉全网的大神“姜暖”,喜欢现代言情文的网友闭眼入:这天,姜暖穿着一条藕粉色的长裙去面试,面试的老总穿着西装,人模狗样的,可姜暖总是感觉到这位老总的眼神令她十分不舒服她避开他的目光,继续做自我介绍张总却按下了旁边的开关,窗帘慢慢地合上……

小说:傅爷暖妻得哄着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姜暖

角色:姜暖姜风

推荐一本网络作者“姜暖”的新书《傅爷暖妻得哄着》,这是一本现代言情小说。本书的精彩内容:这张脸出现在公司,肯定会引来非议。“……”姜暖咬了咬唇,挣扎一番,最终答应,“可以,没问题。”傅司言回家顺路把姜暖送到了医院。姜暖道了谢,关上门…

傅爷暖妻得哄着

《傅爷暖妻得哄着》免费试读第9章 哪个才是真正的你子分第1章 在线试读

这话细听起来,有些伤人。

姜暖听闻后,沉默许久,还是点了头,“好,我答应。”

傅司言看着她精致漂亮的脸看了一瞬,继而挪开目光:“化个妆,你这张脸不能用,会有麻烦。”

不仅仅因为和安九月太像了,也是因为她已经上过发布会。这张脸出现在公司,肯定会引来非议。

“……”姜暖咬了咬唇,挣扎一番,最终答应,“可以,没问题。”

傅司言回家顺路把姜暖送到了医院。

姜暖道了谢,关上门。

身后传来傅司言淡淡的嗓音:“明天就可以来上班了。”

傅司言回了家,打开门,就看见玄关上放着一双女人的红色高跟鞋,明晃晃地放在正中央,有点扎眼。

他蹙了蹙眉,接着就看见安九月从厨房中走出来,看见他,笑着扬了扬手里的饭勺:“司言,你回来啦?饭菜马上都好了,你洗个手就可以来吃饭了。”

“你怎么来了?”傅司言换了鞋往里走,下意识地想脱西装外套,触手却是顺滑的衬衫触感,他指尖一停,才反应过来外套给姜暖披走了。

他缩了下指尖,放下手,安九月已经把饭菜放在桌上,自己靠过来,手顺着傅司言的胸膛往上去:“听说你去别的公司谈合作了,累不累?”

她身上浓烈的香水味蹿入傅司言的鼻内,刺激得他下意识地避开安九月的手。

安九月的手空空落在半空,有些尴尬:“司言?”

傅司言没搭话,安九月以为他还在芥蒂热搜的事,她这次来这里就是为了试探一下傅司言的反应,于是她也就缩回手,垂下头,声音满含委屈:“司言,你还在介意热搜的事情吗?那个人真的不是我。”

傅司言听闻,只淡淡应了一声。

安九月有些害怕了,又摸不准他的想法,抿了下唇,再次靠在了傅司言的身上,踮起脚尖,红唇正要压上,傅司言却微微扭开了头。

安九月的唇落空,搂着她脖子的手也被男人拽了下来:“你先走吧。”

安九月瞪大了眸,这下是真心慌委屈了:“司言,我们马上就要结婚了,你真的这么对我吗?难道你忘了小时候我为了……”

她语带哽咽,眼眶发红。

“我是有点累了,你先乖乖回家,嗯?”傅司言心头一动,上前抬手摸了一下安九月的长发,低声说完,便一个人走进了卧室。

安九月站在客厅中央,和她做的菜一起,看起来孤零零的。

她有些委屈也有些难堪,眼眶骤然红了,可也知道傅司言这么说今晚是真的不会再出来和她一起,只好憋着满腔难过,拎起包走了。

概是疯了,又或者是被安九月的香水味刺激到了,他忍不住想起姜暖身上淡淡的体香,和他上次不小心抱错人怀中温暖柔软的感觉。

不知道为什么,安九月的靠近让他提不起一点兴趣,反而姜暖那女人不经意几次就撩得他有些心猿意马,让他忍不住回想起来那一晚上的感觉。

他喉结上下滚动几下,打开卧室内的一瓶酒,灌了几口,压低了眉眼低斥一声。

然而,不可避免的,蹿入脑海中的,还有女人被润湿了纱裙而突显出来的身体曲线,以及女人披着他深黑色外套和藕粉色衣裙对比的颜色冲击。

就这么想着,傅司言渐渐感到下腹聚集了一团火,他脸色一变,起身走进浴室。冰凉的水流洒下来,冷得他蓦地眯起了眸。

第二天,姜暖准时出现在了傅氏集团门口。

她一走进门,周围就爆发出一阵细碎的讨论声。

“我天,这谁啊?长得真是……”

“一言难尽。”

姜暖知道自己化的这妆确实是一言难尽,还是尽量让自己忽略掉这些声音,前台有人过来:“你好,请问是姜小姐吗?”

前台小姐姐面上温柔带笑,像是毫不在意她这么丑一样,可姜暖没忽略掉她眼中一闪而过的鄙夷和厌恶。

这看脸的世界。

姜暖暗暗叹了口气,回答:“是的。”

“跟我来吧,傅总在办公室等您。”前台领着她一路往傅司言办公室去。

一路上议论的声音不绝于耳。

“我们公司竟然还招这么丑这么老的女人?”

“但是看起来好像…身材还不错。”

“这是要带她去哪?”

“……我的妈呀,她去的是,傅总办公室???”

前台小姐姐把她带到地方就离开了。

姜暖站在办公室门口,深呼吸了一口,抬起手敲门。

“进。”傅司言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冷淡。

姜暖推开门走进去。

傅司言正在看文件,抬眸扫过去一眼,手里还在转着签字笔,就这么扫了一眼,手里的签字笔就“啪”的一声掉在桌上。

姜暖皮笑肉不笑:“傅总,如你所愿,我来报道了。”

傅司言沉默了一瞬,缓缓开口:“你对自己真下的去手,丑是真挺丑的。”

面前的姜暖皮肤比之前黑了不止一个色号,漂亮的眼眸被一副巨大的黑色眼镜遮盖住,还点上了很多小雀斑,丧心病狂到连皱纹都给画上了。

小美女瞬间变成老太婆了,怪不得别人一点疑问的声音都没有。

姜暖扯扯嘴角:“这不是依照傅总的吩咐做的吗?”她摸了摸下颌,“应该做的还不错。”

傅司言缓缓站起身,盯着她的脸,没什么情绪地勾了勾嘴角:“是不错,最起码没人能认得出来。”他顿了顿,淡笑,“但是漂亮的地方还是变不了。”

姜暖听这最后一句话,下意识地拢起眉心,有些不安的感觉:“傅总,你这是什么意思?”

傅司言迈开长腿,缓缓朝她走过去,五官线条微微绷着,透着一股冷峭的意味。

姜暖看着他,感到一种莫名袭来的危机感,她的脚步缓缓往后退:“呃…傅总?”

傅司言没搭话,一步一步朝她靠近。

姜暖退无可退,背脊紧紧贴在冰凉的墙上,她“咕咚”一声咽了下口水,感觉到那晚上熟悉的男性气息再一次如大海般磅礴地围住了她。

她身体僵直,动也不敢动一下。

傅司言微微勾起唇,抬起手,勾下姜暖架在鼻梁上的黑色眼镜。

乌黑明媚的双眸没了遮挡,湿润得泛着光。

姜暖被他看得有些心慌,也不知道他想干什么,细细的眉尖轻拢着,不敢有一丝放松。

傅司言把她的黑色眼镜扔到一边去,双眸紧紧盯着她,缓缓低声,嗓音带着哑:“眼睛还是很漂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