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将军黑如碳)汪泉李傲全集在线阅读_大将军黑如碳最新热门小说

《大将军黑如碳》,是作者大大“喜栀子”近日来异常火爆的一部高分佳作,故事里的主要描写对象是汪泉李傲。小说精彩内容概述:又恼,就此,理智之弦彻底崩断。我一把扔了将军的披风,准备开始撒泼胡闹,“李傲!”“夫人,我在!”大将军轻轻一举,我整个人贴向他,耳际擦过大将军的唇,他喉咙滚动,嗓音低沉,胸膛起伏,语气急促,“我的好夫人,我的小槐枝。”他一手轻轻拍我的后背,一边继续说道:“为夫错了,为夫要向你请罪,对不起!对不起!”“我不该瞒你、不该骗你,恩人是假的,圣女也是假的,一切都是陛下的旨意,我不告诉你,并非不信任于你,而是此局筹谋太深,我怕你误入陷阱,成了某人别有用心的棋子。”“我配合假圣女玩那无聊把戏,并非假意入套,而是我当真想与娘子亲近,只是时机不当,害娘子操心了。怪我!怪我!”可现如今,谁都不重要了,去他的圣女、去他的陛下!老子都不管了,只要你莫伤心,打我也好、骂我也好都随你,只是切莫如此,为夫看着心疼,是我李傲没本事,近日总要惹娘子生气,让娘子平白受了不少委屈。”“槐枝,槐枝,我很早以前便于你相识,只是诸多误会加深,我不敢同你相认,你可切莫——切莫不要我。”大将军言辞激烈,一脸紧张,再没有往日的威风雄壮。我努力压着情绪,稳住声音,低声道:“将军,无论你爱我与否,既已成婚,便对我坦诚些吧,我如今已是岁了,不是岁,十年过去,将军就认为我一点长进都没有?”“槐枝,有些事情不告诉你,只是想让你过得轻松些,我怕那些腌臜事惹你心烦。”“可如今呢?如今我便不心烦了么?”“怎么,将军以为一个女子完全依附于男子就是女子最大的幸福、男子最大的成功么?将军以为女子嫁入夫家最大的目的便是寻一安乐窝,天天被夫君哄着骗着至死么,李傲,我出生于辅君之家,自小习得是君王之道,你可知你如此待我,便是我最大的不幸。”将军愣怔片刻,忽得面色一僵,沉声道:“槐枝,我平生征战,向来运筹帷幄,只有你是我唯一的变数,可我从未拿你当棋子,只想着让你依靠,却从未想过亦能够依附于你,是为夫太傲慢了,我李傲,人如其名,如今第一次——为傲…

小说:大将军黑如碳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喜栀子

角色:汪泉李傲

看现代言情小说,一定不要错过“喜栀子”写的《大将军黑如碳》。主要讲述的是:怪我!怪我!”可现如今,谁都不重要了,去他的圣女、去他的陛下!老子都不管了,只要你莫伤心,打我也好、骂我也好都随你,只是切莫如此,为夫看着心疼,是我李傲没本事,近日总要惹娘子生气,让娘子平白受了不少委屈。”“槐枝,槐枝,我很早以前便于你相识,只是诸多误会加深,我不敢同你相认,你可切莫——切莫不要我。”大将军言辞激烈,一脸紧张,再没有往日的威风雄壮。我努力压着情绪,稳住声音,低声道:“将军,无论你爱我与否,既已成婚,便对我坦诚些吧,我如今已是岁了,不是岁,十年过去,将军就认为我一点长进都没有?”“槐枝,有些事情不告诉你,只是想让你过得轻松些,我怕那些腌臜事惹你心烦…

大将军黑如碳

第10章 在线试读

又恼,就此,理智之弦彻底崩断。
我一把扔了将军的披风,准备开始撒泼胡闹,“李傲!”
“夫人,我在!”
大将军轻轻一举,我整个人贴向他,耳际擦过大将军的唇,他喉咙滚动,嗓音低沉,胸膛起伏,语气急促,“我的好夫人,我的小槐枝。”
他一手轻轻拍我的后背,一边继续说道:“为夫错了,为夫要向你请罪,对不起!
对不起!”
“我不该瞒你、不该骗你,恩人是假的,圣女也是假的,一切都是陛下的旨意,我不告诉你,并非不信任于你,而是此局筹谋太深,我怕你误入陷阱,成了某人别有用心的棋子。”
“我配合假圣女玩那无聊把戏,并非假意入套,而是我当真想与娘子亲近,只是时机不当,害娘子操心了。
怪我!
怪我!”
可现如今,谁都不重要了,去他的圣女、去他的陛下!
老子都不管了,只要你莫伤心,打我也好、骂我也好都随你,只是切莫如此,为夫看着心疼,是我李傲没本事,近日总要惹娘子生气,让娘子平白受了不少委屈。”
“槐枝,槐枝,我很早以前便于你相识,只是诸多误会加深,我不敢同你相认,你可切莫——切莫不要我。”
大将军言辞激烈,一脸紧张,再没有往日的威风雄壮。
我努力压着情绪,稳住声音,低声道:“将军,无论你爱我与否,既已成婚,便对我坦诚些吧,我如今已是岁了,不是岁,十年过去,将军就认为我一点长进都没有?”
“槐枝,有些事情不告诉你,只是想让你过得轻松些,我怕那些腌臜事惹你心烦。”
“可如今呢?
如今我便不心烦了么?”
“怎么,将军以为一个女子完全依附于男子就是女子最大的幸福、男子最大的成功么?
将军以为女子嫁入夫家最大的目的便是寻一安乐窝,天天被夫君哄着骗着至死么,李傲,我出生于辅君之家,自小习得是君王之道,你可知你如此待我,便是我最大的不幸。”
将军愣怔片刻,忽得面色一僵,沉声道:“槐枝,我平生征战,向来运筹帷幄,只有你是我唯一的变数,可我从未拿你当棋子,只想着让你依靠,却从未想过亦能够依附于你,是为夫太傲慢了,我李傲,人如其名,如今第一次——为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