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工具人的我和系统只想赚钱)阮瑶程潇戎_阮瑶程潇戎完整版免费阅读

现代言情小说《作为工具人的我和系统只想赚钱》是作者“阮瑶”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阮瑶程潇戎两位主角之间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再说了,身为这个世界里的男主,要是连这个配置都没有,那才叫她惊讶呢。阮瑶咳了一声,在车上睡了一觉她感觉好多了,只是脑袋还是有点晕,而且喉咙很干,很想要喝水。她看了程潇戎一眼,这男人已经自顾自的往前面走了,丝毫没有要管她的意思。还真是一个冷漠无情的人……

小说:作为工具人的我和系统只想赚钱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阮瑶

角色:阮瑶程潇戎

热门网络作者“阮瑶”的新书《作为工具人的我和系统只想赚钱》推荐大家阅读。内容精选:再说了,身为这个世界里的男主,要是连这个配置都没有,那才叫她惊讶呢。阮瑶咳了一声,在车上睡了一觉她感觉好多了,只是脑袋还是有点晕,而且喉咙很干,很想要喝水。她看了程潇戎一眼,这男人已经自顾自的往前面走了,丝毫没有要管她的意思。还真是一个冷漠无情的人…

作为工具人的我和系统只想赚钱

《作为工具人的我和系统只想赚钱》第8章 穿成虐文女主8 在线试读

接下来两人都没有说话,路上司机把油门踩得飞快,不一会儿就到了程家的大门。

阮瑶从车上下来,看着眼前这豪华气派的别墅,眼里闪过震惊的神色。

当然,这都是她装出来的。

身为一个合格的打工人,阮瑶不仅会赚钱,而且更会花钱,她喜欢存一大笔钱,然后又把它全部挥霍掉,这些年来她去过很多地方,罗浮宫和凡尔赛宫都不知道去过多少回了,所以在见到这200多平方米的别墅时她的内心其实毫无波澜。

再说了,身为这个世界里的男主,要是连这个配置都没有,那才叫她惊讶呢。

阮瑶咳了一声,在车上睡了一觉她感觉好多了,只是脑袋还是有点晕,而且喉咙很干,很想要喝水。

她看了程潇戎一眼,这男人已经自顾自的往前面走了,丝毫没有要管她的意思。

还真是一个冷漠无情的人。

阮瑶想道。

她跟在程潇戎后面,一个老管家正站在门外迎接,待看到阮瑶时眼里不禁出现了几分惊讶之色。

但他也没有多问,而是恭恭敬敬地对着程潇戎弯腰行礼,接过他脱下的外套,然后恭敬地退到了一边。

阮瑶跟着程潇戎走进去,不一会儿就有仆人给她端来了水,她接过来喝了一口,这才感觉喉咙里舒服一点了,她看着那个坐在沙发上的人,小心翼翼地开口说道:

“程先生,你把我带到你家里来是想干什么?”

“闭嘴。”

程潇戎此时正在翻阅手里的文件,他工作的时候不喜欢有人在旁边说话,所以当阮瑶开口的时候不悦的皱起了眉。

阮瑶看着他,恍若被吓到了似的把头偏向一边,掩去眼里的嘲讽。

在大街上二话不说让她上车的是他,把她带回家里的是他,现在不让她说话的还是他。

这个男主,还真是霸道啊。

霸道得无礼。

她心里轻叹了一声,站起来小声说道:

“实在不好意思程先生,我有点不舒服,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回去了。”

程潇戎看了她一眼,只见她脸上带着一丝不正常的红,声音沙哑得厉害,看起来好像很难受的样子。

这都是她咎由自取,谁让她在大街上和人拉拉扯扯的。

想到这他的眸光更深沉了几分,看着她冷冷道:

“今天你哪也不许去!”

“程先生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阮瑶觉得头更疼了一点,她揉揉脑袋,那双漂亮的眼睛看着他,眸子里是深深的不解。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程潇戎翻着手里的文件说:“如果你今天离开程家,那么那份合同作废。”

阮瑶震惊的睁大双眼,脸色白了几分。

她握紧拳头,过了好一会儿有些艰难地开口道:

“知、知道了程先生,我是绝对、不会离开程家的。”

程潇戎看着她,眼里划过一丝嘲讽。

即使面前这人跟她有几分相像,却永远也比不上她,至少那人不会被钱所打动。

明明一脸的不情愿,但一提到要把合同作废就这么紧张,又当又立,简直是让人作呕。

若不是这张和她相似的脸,自己是绝对不会想和这样的人有什么交集。

程潇戎不再多想,开始认认真真的看着文件,另一边的阮瑶则是安安静静的坐在沙发上,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她知道,程潇戎就是故意想要折磨她一下的。

他明明知道自己不舒服,却还是把她带回了家里,还用合同威胁不让她出去,而且她看他的样子,好像并没有要给她找药的意思。

刚刚程潇戎看她的眼神,一定又是想到他那个不可触碰的白月光了。

程潇戎觉得她恶心,正好,阮瑶也觉得他很恶心。

如果真的喜欢一个人又怎么会去找替身,找了就算了,还一边看着她的脸一边嫌弃她,觉得处处都比不上他的白月光,这又何尝不是一种又当又立呢?

阮瑶闭上眼,她靠在沙发上,脸色有一点难看。

“宿主你的感冒好像严重了,这样下去恐怕要住院了咧!”

小精灵在她脑中焦急的说。

“没办法,大哥不放话,我怎么敢出去,那可是一百万呢!”

阮瑶有些好笑的说。

“他真的太过分了!这样的人怎么会成为男主!”

“谁知道,也许读者就是喜欢这一款的呢。”

因为精神不好阮瑶没有再说话,她就这样靠在沙发上睡了一会儿,醒来的时候程潇戎已经不见了,她看着空空的房间,眼里有一丝疑惑。

程潇戎是什么时候出去的?

她怎么一点都没感觉到。

不过她也没有心思想这些,她现在只有一个感觉,那就是浑身都难受。

阮瑶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果然是一片滚烫。

喉咙又干又痛,像是有一根针在扎着似的,与此同时眼睛又酸又涩,这让她忍不住流出几滴眼泪。

感冒真的……太TM难受了!

她站起身,摇摇晃晃的往外走,手扶着走廊的墙,感觉视线都有一点模糊。

脑子里晕晕的,像是一团浆糊,阮瑶很想找个人来问一下路,但不知道为什么,偌大个别墅居然没有遇到一个人。

她晕晕乎乎的走在路上,脸色是相当的难看。

“我实在是想不明白。”

阮瑶靠在走廊的墙上,闭着眼,叹了一口气。

“就男主这个样子女主后面是怎么喜欢上他的?”

他们才第二次见面就把发着烧的女主扔在这里不管了,女主是苦苦撑到第二天早上才被男主大发慈悲送去医院的,为此还住了好几天的院,更不要说后期那一系列虐心虐身的操作,就这种条件下女主还能原谅他并为他生孩子简直就是离大谱了。

“唉。”

小精灵也叹了一口气,说实话它也觉得这样的结局很是令人窒息。

不过目前还是宿主的身体要紧。

“宿主,我检测到二楼的一个房间里面放着医药箱,里面可能会有药。”

阮瑶点了点头,睁开眼看了好一会儿方位后迈动脚步,可还没等她走几步,一股天旋地转的感觉顿时袭来,阮瑶只觉得眼前一黑,然后就晕倒了过去。

“宿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