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思远王思微(大明王朝1566有洁癖)完结版免费在线阅读_(大明王朝1566有洁癖)热门小说

《大明王朝1566有洁癖》,是作者大大“舟楫”近日来异常火爆的一部高分佳作,故事里的主要描写对象是王思远王思微。小说精彩内容概述:不是如果,而是肯定有洁癖,古今皆然与今人动辄拿酒精擦门把手,进仨屋换三次拖鞋的行为相比,面对高致病的生存环境,古人在讲卫生方面的“过度操作”,不在今人之下(明)仇英《竹林七贤图》(局部)(图源:

小说:大明王朝1566有洁癖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舟楫

角色:王思远王思微

小说《大明王朝1566有洁癖》是一本十分好看的现代言情文,这本小说的作者是“舟楫”。文章精彩片段如下:荆公终日不梳洗,虮虱满衣,当是月老错配。(冯梦龙《古今笑史·怪诞部》)食色性也,夫妇之间,本不应如此敏感。王安石还算幸运,遇到了吴氏这样,虽然嫌弃,倒还能相伴一生的“冤家对头”。可前面说到的那位倪瓒先生,在家庭生活中,就没有那么从容有趣了…

第4章 在线试读

活物,比如,猫。
有一次她受大女儿请求给大女婿做件衣服,即将完工之时,不巧来了只猫趴在了衣服边上,老太太一把将衣服扔到了浴室里,也没再给人。
冯梦龙评价吴氏和王安石是“月老错配”,但就倔强执拗的性格而言,两人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吴氏)尝为长女制衣赠甥,裂绮将成,忽有猫卧其旁,夫人将衣置浴室下,任其腐败,终不与人。
荆公终日不梳洗,虮虱满衣,当是月老错配。
(冯梦龙《古今笑史·怪诞部》)食色性也,夫妇之间,本不应如此敏感。
王安石还算幸运,遇到了吴氏这样,虽然嫌弃,倒还能相伴一生的“冤家对头”。
可前面说到的那位倪瓒先生,在家庭生活中,就没有那么从容有趣了。
倪瓒曾看上一赵姓歌姬,待入房闱之际,又怕这小娘子不清洁,叫她反复洗了几次澡,且用手从头摸到脚,边摸边闻,始终觉得哪里不干净,只能叫她再洗。
结果洗来洗去,本来一夜欢愉的好事,捱到天光大亮,只能做罢。
家里人吃五谷,难免溲溺。
在上厕所这件事上,倪瓒也显得非常苛刻。
他建了一座豪华二层厕所,下层填土,中铺鹅毛,“凡便下,则鹅毛起覆之,不闻有秽气也。”
后来,他因故入狱,果然因洁癖惹怒狱卒,狱卒竟把他锁到马桶旁边,加以折磨,后经人多方疏通求情,才得以出狱。
所谓物极必反,过犹不及,也真是应在了这位老先生的身上。
如果洁癖者恰好成为了一方的父母官,那这种“管理大家”的麻烦,就显得更大了。
与王思微同为南朝齐人的刘澄,在遂安当官,尽管他为官廉正,甚至还懂点医术,能为治下的百姓偶尔看个病。
但他有个毛病——太爱干净。
要求百姓必须每天打扫城池内外,还要做到路上没有草杆,水里也没有小虫或者是排泄物。
这个标准,让百姓们苦不堪言。
后来,果然因为民怨极大,被免去了官职。
(刘澄)为遂安令,为官廉正,善医术。
性好洁,令百姓扫除郭邑,剪除道路杂草,民不堪其劳,坐免官。
(《南史 · 儒林传》)从文坛魁首到书画宗师,从官员楷模到高贤野逸,这些追求洁癖的古人,往往生活富足,所以才能恣意放纵个人的执拗偏好,不受外物拘束。
有钱就任性,自古皆然。
那些无需为追求油盐酱醋茶烦恼的人,对完美精神生活的遴选,以超强“洁癖”的外在形式,告诉世人:举世皆浊我独清。
讽刺的是,有些一生追求清洁的人,人生结局却“并不清洁”。
比如,还是这位倪瓒老先生。
他一直活到元朝灭亡,直到明洪武七年(公元1374年),倪瓒因中秋夜凉染病,便到好朋友名医夏颧那里就医,住在了夏家。
结果倪瓒一病不起,于当年初冬死于夏府,享年74岁。
据说其临终前身患痢疾,秽不可近。
一代孤高清洁之士,却死在了自己重重污秽之中,实在有世道弄人之感慨。
通过“洁癖”这个窗口,可以看到古人奇形怪状的“人生侧写”,反映的,恰是古代士大夫内心“道德清洁”的极端物化,和他们对那个污浊不公平世界的怪诞控诉。
但,表达孤高出尘也有界限。
正之,是可爱的个性;反之,则是矫情的病态。
从古到今,不独“洁癖”,生活中很多爱好或者习惯,都不能过分,所谓“不逾矩”“不越位”才好。
孔子说: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而己有所“欲”,也不能凭借自己的任性、财富甚至权力,滥施于人。
古人诚不我欺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