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花溪萧烨阳)九岁嫡女要翻天_(颜花溪萧烨阳)完整版阅读

热门小说《九岁嫡女要翻天》是作者“颜文涛”倾心创作,一部非常好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颜花溪萧烨阳,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1v1,双洁,甜宠)西凉威远王府虎头虎脑、年仅5岁的小王爷萧沫希见自家娘亲又扔下他跑到田野去了,包子脸皱得都鼓了起来小王爷哀怨的看了一眼身边的爹爹,老气横秋道:“父王,你当初怎么就看上了我那没事就喜欢往外跑的娘亲呢?”萧烨阳斜了一眼自家人小鬼大的儿子,随即做出思考状是呀,他怎么就喜欢上了那个女人呢?沉默半晌……“谁知道呢,脑子被门夹了吧!”同命相怜的父子……

小说:九岁嫡女要翻天

类型:武侠修真

作者:颜文涛

角色:颜花溪萧烨阳

强推热门武侠修真小说《九岁嫡女要翻天》,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颜文涛”。书中精彩内容是:”李夫人知道红梅借给朱教谕后,就特意过来和她解释过,说她爹在官场上行走得艰难,平时不得不费些心思笼络身边的同僚下属,要不然,一个没有根基的县令,是很难开展工作的。这事,她理解。王满儿:“可是,红梅是林师爷鼓动老爷借出去的。”闻言,花溪放下手中的针线,沉吟了一下:“满儿,你说双馨院那边的人怎么就不知道…

九岁嫡女要翻天

第54章,拦截 在线试读

红梅被借给朱教谕的事,不知怎么的就传到了花溪耳中。

对此,花溪并没有什么反应,该做什么还做什么。

王满儿诧异的看了一眼花溪:“姑娘,你不生气吗?”她可是知道,为了让两盆红梅早点开花,大姑娘每晚临睡前都会花时间侍弄一番。

花溪神色淡淡:“红梅我已经送给娘了,只要娘没不乐意,我就不生气。”

李夫人知道红梅借给朱教谕后,就特意过来和她解释过,说她爹在官场上行走得艰难,平时不得不费些心思笼络身边的同僚下属,要不然,一个没有根基的县令,是很难开展工作的。

这事,她理解。

王满儿:“可是,红梅是林师爷鼓动老爷借出去的。”

闻言,花溪放下手中的针线,沉吟了一下:“满儿,你说双馨院那边的人怎么就不知道消停一些呢?”

王满儿没什么顾忌,直接说道:“还不是老爷纵容的。”在私底下,她和姑娘说话没那么多顾忌,只要没外人在,她是可以畅所欲言的。

花溪又拿起了针线,现在她已经能绣一些东西了,虽然还是不好看,不过,总算是可以认出绣的是什么东西了。

“是啊,根源在父亲那里呢。”

要不是便宜爹平时对林师爷多有纵容,他怎么敢那样做?

王满儿叹了一口气:“大户人家就是这点不好,总是避免不了妻妾之争。
以前和爹跑镖的时候,没少听说深宅后院里的阴私事。”

“不是正妻将妾室发卖打死了,就是妾室得道,反过来欺负打压正室。
更狠一些的,还祸及子女,连胎儿和小孩子都不放过。”

听到这话,花溪愣了一下。

她没想到,前世只会出现在小说、电视中的一幕,竟会真的出现在现实生活中,而且距离她还是那么的近。

一直以来,她都觉得男人是很理性的,像什么宠妾灭妻这样的蠢事,是不会发生的。

不说别的,正妻能掌家理事,应酬交际,为家族繁荣兴旺做出贡献;而小妾呢,除了以色侍人,风花雪月,并不能给男人带来实质性的利益,只要男人不是脑子有病,都应该知道要如何对待正妻和妾室。

可现实和理论是存在差距的。

现实中,很少有男人能清晰的正视自己的一切,尤其是古代的男人,女人只是男人的附属,他们更喜欢被人奉承,以此满足他们大男子主义的心理。

妾室地位低下,她们要想过得好,势必会更懂得邀宠和讨好男人,于是,一些定力不强,或是心理有某些阴暗面的男人就被妾室的温柔小意攻略下了。

李夫人不美吗?不,即便她比林姨娘还要大上几岁,可两人站在一起,姿色上,绝对是李夫人更甚一筹。

李夫人不贤惠吗?颜家能有今天,颜家上下谁敢说没有李夫人的功劳?

可为何颜致高就是更中意林姨娘呢?

花溪仔细思考过,觉得有三方面的原因,一是她娘的出身,在这个等级森严的封建古代,商人大多数是被士人看不起的。

二是,她爹心中的不甘。

年少中举,本可以娶一个门当户对的妻子,举案齐眉、红袖添香的,可因家底薄弱,他不得不娶一个他自己都看不起的商人女,这让心高气傲的他如何甘心?

三是,便宜爹心中自卑。

在这个时代,男人养家本是天经地义的事,可他呢,却要靠着妻子的嫁妆生活和打点仕途,这是对他能力的极大否定,让他在面对妻子的时候,总是有些底气不足。

有了这三个原因,再加上林姨娘刻意的投其所好,便宜爹要偏向双馨院那边就不奇怪了。

“哎!”

花溪叹了一口气,继续埋头练习针线活。

她家这种情况一时半会儿是没法改变的。

红梅外借,正房没什么反应,可双馨院这边却不干了。

林师爷亲自去朱教谕家取回红梅,并邀请了朱家小姐朱秀云一起到县衙后院玩耍。

朱秀云和颜怡双关系不错,欣然同意。

林师爷抱着红梅并没有送到前院给颜县令,也没有送还给后院的李夫人,而是直接抱着朝双馨院走去。

之前在县衙的时候,颜县令并没有点名道姓是哪个女儿培育的红梅,于是,看到林师爷朝双馨院走去,朱秀云就想当然的以为红梅是颜怡双的。

而颜怡双得了林姨娘的吩咐,早早就出来迎接朱秀云,半路上两人相遇了。

“秀云!”

“怡双!”

自从不上课后,两人就没在见过面,如今一见,立马欢喜的抱在了一起。

林师爷笑道:“怡双,还不请秀云到亭子里去坐坐。”

颜怡双神色一愣,看了看不远处四处通风的亭子,心中纳闷,天气这么冷,舅舅怎么让她们留在外面?

不过,向来听舅舅话的她,没怎么想就笑嘻嘻的拉着朱秀云的手朝亭子走去。

朱秀云也没反对,反而是高兴的说道:“怡双,等会儿,你可得让我好好看看红梅,我爹带回去后,我想近距离看看他都不给,生怕我把红梅弄坏似的。”

颜怡双想着红梅现在在小舅舅手中,给朱秀云看看也没什么,刚好她也看看。

红艳艳的红梅开得正盛,她也想看。

林师爷笑着跟在两个小姑娘身后,三人很快就进了亭子,林师爷将红梅放在亭中的石桌上,两个小姑娘立马围了过去。

没一会儿,收到朱秀云来了县衙后院消息的颜怡欢、颜怡乐也来到了亭子里。

四个小姑娘就叽叽喳喳围着红梅就嬉笑了起来。

林师爷笑看着四人,目光不时往松鹤院方向看去。

他早就打听清楚了,这个时候,颜大姑娘已经陪颜老太太遛弯结束了,一般都会从这条路返回正院。

果然,没过多久,花溪和王满儿的身影出现在了林师爷的视线中。

“姑娘,你看,是二姑娘他们,还有朱教谕家的姑娘,她应该是来还红梅的!”

王满儿眼尖,一下就看到被几人围在中间的红梅了。

花溪也看到了亭子里的人,不过,她的目光更多的是投向了留在亭中的林师爷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