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萱戚延《农女空间:糙汉相公又野又撩》_(农女空间:糙汉相公又野又撩)全本免费在线阅读

火爆新书《农女空间:糙汉相公又野又撩》逻辑发展顺畅,作者是“杜萱”,主角性格讨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杜萱似是不敢确定似的,又问了一遍,“你……刚说你要我买什么?”戚小宝的小手轻轻攥着她的衣服,手指摩挲着她衣服上摞得厚厚的,都有些发硬了的补丁稚嫩的声音说道,“我没什么想要的我想要娘能给自己买身新衣裳,娘衣裳上好多补丁,我都摸到了”杜萱觉得自己真是不争气啊,居然被个屁大的孩子,说得红了眼圈她小声嘀咕道,“让你顾着自己呢,帮……

小说:农女空间:糙汉相公又野又撩

类型:小说推荐

作者:杜萱

角色:杜萱戚延

热门网络作者“杜萱”的新书《农女空间:糙汉相公又野又撩》推荐大家阅读。内容精选:她小声嘀咕道,“让你顾着自己呢,帮我来操的什么心……”杜萱只觉得心里头暖暖的,虽然孩子爹脑子有问题,说话也不中听,但也算是歹竹出好笋,小宝真是个好孩子。她拎着竹鼠准备去县里卖了,走出自家院子没多久,就把竹鼠都扔空间里去了,就手上拎着一只装装样子。途经村子中间时,正好就碰上从地里回来的杜蓉。杜蓉手里捏…

农女空间:糙汉相公又野又撩

《农女空间:糙汉相公又野又撩》免费试读第19章 在线试读

杜萱似是不敢确定似的,又问了一遍,“你……刚说你要我买什么?”

戚小宝的小手轻轻攥着她的衣服,手指摩挲着她衣服上摞得厚厚的,都有些发硬了的补丁。

稚嫩的声音说道,“我没什么想要的。我想要娘能给自己买身新衣裳,娘衣裳上好多补丁,我都摸到了。”

杜萱觉得自己真是不争气啊,居然被个屁大的孩子,说得红了眼圈。

她小声嘀咕道,“让你顾着自己呢,帮我来操的什么心……”

杜萱只觉得心里头暖暖的,虽然孩子爹脑子有问题,说话也不中听,但也算是歹竹出好笋,小宝真是个好孩子。

她拎着竹鼠准备去县里卖了,走出自家院子没多久,就把竹鼠都扔空间里去了,就手上拎着一只装装样子。

途经村子中间时,正好就碰上从地里回来的杜蓉。

杜蓉手里捏着两把蔬菜,一把是小白菜,长得真是……小白菜地里黄啊,瞧着就可怜得很,另一把则是一种苦菜,这种苦菜不怎么好吃,但是好活,所以起码没有小白菜那么可怜。

以前杜大家的菜地,都是原主照看的。

就连杜萱都不得不说,原主虽然脑子有包就知道发花痴,但勤快是真勤快,尽管是被伯父家压迫的,但是真勤快。家里的菜地被她照看得长势喜人,农忙的时候也会跟着伯父叔父和堂兄弟们下地干活。

她被从家里一赶出来之后,照顾菜地的活儿就落到了杜蓉头上。

杜蓉就把菜地照看成这个样儿了,小白菜蔫儿头耷脑的。

杜萱看着她手里的蔬菜挑眉的表情,落在了杜蓉眼里,就跟挑衅似的,杜蓉顿时就怒了,以前杜萱哪里敢对她露出这样的神情?

“杜萱!你这是什么意思!”杜蓉怒道。

杜萱歪了歪头:“??”

“你是在笑我吗?”杜蓉更怒了。

杜萱指了指自己的嘴,“你哪只眼睛看到我笑你了?还是你觉得自己长得很好笑?”

“你!”杜蓉抿了抿唇,她毕竟是杨氏的女儿,别的不说,在嘴皮子方面可以说尽得杨氏真传了,也不顾自己还是个没出嫁的姑娘。

扯了扯嘴角就冷笑道,“你别和我扯这些有的没的!我知道你嫁给傻子之后是被睡舒服了,嘴皮子都变利索了!也不知道你这嘴上活儿,是怎么练出来的!”

杜萱简直惊呆了。我去你大爷的,你搁这儿跟我讲黄段子呢?!

杜萱觉得自己耳朵快得癌了。

但这种人最让人无语,三句话不离屎尿屁生殖器,你又不可能把自己拉到同一档次去和她一样撒泼,但是又着实气人。

杜萱懒得理她,只赶紧加快脚步想走人。

但杜蓉哪里能放她走?尤其是看到她手里拎着一只滋儿哇乱叫的竹鼠,赶忙说道,“你忙着去哪儿?又打算拿着肉菜去便宜哪个野男人?我娘说得没错,你就是个小浪蹄子,不老实得很!”

杜萱简直无语了,这样的人,嘴巴怎么不长毒疮呢?

她又实在不可能和这样脏的嘴对骂,索性就加快脚步,就跟那遛狗似的,领着杜蓉在村里头过了一圈。

就杜蓉这气儿一上来就收不住的大嗓门,村里这样过一圈之后,也算是人尽皆知了。

然后杜萱才去了村头,打算跳上王麻子的骡车走人,哪怕自己多给点车钱都好。

哪知,王麻子今儿不出车!

杜萱脚步不停,直直就朝着县里方向走,反正原主以前也没少走这条路。

杜蓉这会儿倒是没跟上来,就站在村口一手抓着小白菜叉在腰上,一手抓着苦菜朝杜萱的方向指着,“你跑什么呀!你就是心虚了吧!你给我等着,你有本事别回来,回来了我娘饶不了你!”

杜蓉也是真没什么脑子,她是杨氏的女儿,自然从小就耳濡目染,这些难听的话也能张口就来。

但杨氏是个农妇,孩子都生了几个了,说话难听点难听点,大家就当她是个泼妇。

可是杜蓉还是个姑娘啊,一个黄花大闺女,说话就这么的……奔放,谁敢要呢?

本来就因为杨氏太泼妇又计较的原因,根本就没人敢来提亲,但好歹会有人看在这杜大家这么爱贪便宜,起码家底还是有的吧,来考虑一下要不要牙一咬眼一闭,上门来提亲。

现在杜萱这样遛狗似的,牵着这头疯狗绕村一周,让大家都见识了一把杜蓉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好本事。

估计就连那些原本觉得杜大家的家底厚,要么就凑合一下的人,也完全熄了心思了。

其实真要说起来,如果不是被伯父卖给了傻子当媳妇儿,原主可能连嫁都嫁不出去,还幻想着薛良骏?做梦呢?

杜蓉起码还能被看在杜大家的家底厚的份儿上,考虑一下。

原主更是连这个可能都不会有。

杜萱往县城走去的路上,一路走一路烦躁得不行,任谁被疯狗一通追咬,都会满心烦躁,因为不管怎么样,你也不可能去咬狗一口啊。

“法——克——!”杜萱低骂了一声,抬脚用力踢了一脚地上的小石子。

一枚小石子被踢得飞了出去。她好歹激活了神农玉,多少能给体质上带来改变,就算那神农玉没有效果,她玄炎戒里的桃源空间本来就自带灵泉水,喝了也是能强身健体的。

所以这一脚可以说是力足足的。

咔哒一声,被踢飞的小石子就弹到了一架停在土路边的马车上。

也不知这马车在这儿停了多久了,先前杜萱根本就没注意到。

但在她把小石子踢到人家马车上之后,原本没有什么存在感的马车,顿时有了存在感,从马车后头倏然就冲出几个黑影,来势汹汹。

“什么人?!”

“胆敢偷袭?”

“放肆!”

杜萱目瞪口呆看着他们闪到自己跟前,以及……那很快就朝自己横过来的刀刃,她眼睛瞪得大大的,瞳孔紧缩。

赶紧闪避开来,心如擂鼓,呼吸都急促了几分。

还没来得及喘匀气,就赶紧先喊道,“你们有病吧!我一个农妇,能做什么?你们瞎吗!”

不巧的,好像真说中了?